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身前后名

朱熹:疑似“三俗”

历史大观园 身前后名 2020-05-15 15:56:36 0 朱熹

南宋理学家朱熹是孔孟之后的儒学集大成者,当时读书人考国家公务员,都以他写的《四书集要》为工具书、红宝书,八百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标杆,辛弃疾夸赞他说:“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清康熙帝评价他说:“集大成而绪千百年绝传之学,开愚蒙而立亿万世一定之归。”他甚至红出国门走向亚洲,在日、韩等国也备受推崇。朱熹明里三纲五常,满嘴“存天理,灭人欲”,他的私生活却在不少传言里,疑为“三俗”。

朱熹:疑似“三俗”

朱熹曾经以浙东常平茶盐公事的身份到台州视察工作,看中了“色艺冠一时”的营妓严蕊,但严蕊不搭理他,反而跟台州知府唐仲友打得火热。朱熹本就与唐仲友存在学术分歧与派系之争,这下更是打翻了醋坛子,就写状子告唐仲友个人作风问题,连着打了六份报告,控诉他跟艺妓严蕊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行为不检,伤风败俗。

按说当时这根本不算啥大事,因为宋代规定营妓卖艺不卖身,顶多就是跟客人交流下琴棋书画,但即便如此,在朱熹看来,那就是罪,简直十恶不赦。朱熹还把严蕊抓起来,严刑拷问,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蹲小黑屋,关押了两个多月,逼她承认跟唐仲友有奸情,一心想抓个典型制造冤假错案。无奈严蕊虽然沦落风尘,但是很有职业道德。

为骗取口供,朱熹还哄骗严蕊说:“我说小严哪,你咋那么死心眼呢,早点承认的话,也不过受个杖刑罢了,哪至于受这洋罪呢?”严蕊却刚烈无比,坚决不愿屈服:“我不过是个下等的小姐,即便跟了唐太守,也不至于犯死罪,更何况俺俩是清白的呢!为保自己的小命,就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的事,办不到,我死也不会干!”朱熹实在没辙了,只好把严蕊放了。

这事在当时弄得满城风雨,传播率忒高,连宋孝宗都听说了,评价说:“穷酸文人没事瞎闹腾。”但是朱熹还是坚持跟唐仲友打官司,两个人互相弹劾,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宋孝宗为息事宁人,只好各打五十大板,将两个人都调离原岗了。

朱熹提倡“灭人欲”,他要求女性外出必须用布把脸蒙上,必须整得跟阿拉伯妇女似的。他还要求女性在鞋底装上木块,一走路就咔哒咔哒地响,理由是防止“私奔”。朱熹的种种出位言行,惹来众怒,广大群众强烈批判朱熹的理学有悖人性,反对朱熹的大字报贴得满大街都是。宋孝宗也受不了了,就让他去休假式疗养了。

朱熹要求大众消除欲望,自己却恣情放纵。朱熹被迫“下野”后,到福建武夷山教书,迷上了当地的小寡妇胡丽娘,两人发展了一段地下情,还偷摸着非法同居了。后来,奸情被人揭发,朱熹为维护个人形象,偷偷弄来一只死狐狸,没羞没臊地宣布说:“狐狸精变成了胡丽娘,狐妖作祟迷惑老夫,实在令人生气。”还派人给胡丽娘送去“妇德楷模”“贞烈可风”两块贞洁牌匾,公然给她套上了道德枷锁。就这样,胡丽娘被朱熹始乱终弃,戴着贞洁的高帽子被迫终身守寡。

等到宋宁宗即位后,朱熹成为他的顾问和教师。朱熹进京城后,依然不甘寂寞,背地里勾搭了两个尼姑,还把她们娶作小老婆,弄了套房子金屋藏娇,秘密养了起来。

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监察御史沈继祖当面谴责朱熹,罗列出了他的十大罪状:“朱熹就是个祸害,在家虐待老娘不给饭吃,在台州跟唐仲友争风吃醋诬陷唐蕊,在武夷山调戏小寡妇,在京城勾引俩尼姑做小老婆。这还不算,这货还扒灰,他儿子死后,儿媳妇居然不明不白地大了肚子……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典型‘三俗’,不杀能说得过去吗?”

这就近似于人身攻击了,更关乎古人最重视的气节与人品。然而,面对这般尖锐的斥责,朱熹竟然没有自辩,而是痛快地认了罪,还痛哭流涕地作自我检讨:“我老糊涂了,干的不是人事,皇上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以后会闭门思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宋宁宗看在朱熹当过自己老师的份上,也没严惩他,只是让他卷铺盖滚回老家了事。宋宁宗还宣布道学为“伪学”,一贴上这标签,道学自然再难传播。这事让朱熹斯文扫地,狼狈不堪。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庆元党案”。

没几年,朱熹就在一片“伪君子”“假道学”的唾骂声中,悲怆而死。

朱熹的悲剧,固然有政治斗争因素使然,对他的攻击或真或假,总会成为后人谈论的话题,但他自身是否也会有责任呢?或许一切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shm/122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