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身前后名

沈括:朋友是用来出卖的

历史大观园 身前后名 2020-05-15 15:23:39 0 沈括

沈括因撰写笔记体巨著《梦溪笔谈》名垂青史,他属于文理工兼修、复合型通才、百科全书式的国宝级科学家,《宋史·沈括传》称他“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

沈括:朋友是用来出卖的

完全可以说,沈括是文学家、音乐家、书法家、收藏家、地理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医学家、天文学家、水利学家、兵器专家、军事家等等,就连现在世界各国争夺最紧俏的战略物资石油,都是沈括最先发现并命名的。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说他是“中国整部科学史上最卓越的人物”。现代有人开玩笑说,沈括大致相当于大宋的牛顿加爱迪生加诺贝尔加伽利略,再搭上李四光、黄老邪。

但同时不为人所知的是,沈括也是个猥琐的投机政客,尤其擅长卖友求荣、见风使舵、玩阴招,《宋史沈括传》记录了北宋宰相蔡确对沈括的“高度”评价,即“首鼠乖剌,阴害司农法”。北宋文豪苏轼就曾深受其害。沈括与苏轼曾经同在崇文院任职,两人关系不错。后来,沈括支持王安石变法,受到其重用;苏轼则与司马光等人一起,对变法持反对态度。

据南宋王铚《元补录》记载: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遭到新旧两党攻击的苏轼主动要求下放杭州挂职。第二年,沈括作为特派员去浙江省考察“农田水利法”的执行情况。临行前,宋神宗特意嘱咐他说:“你的老同事苏轼在杭州当通判,你可要善待他哟。”沈括点头答应,果然对苏轼极为“关照”。

见面后,苏轼热情接待了这位政见不同的老朋友,两人很有默契地不谈政治,只叙交情。临回京前,沈括对苏轼说:“现在你在杭州,我在京城,咱哥俩聚一场不容易,你可否把你最近的新作给我留个念想呢?”苏轼也没多想,欣然答应,回去很快就整理了被贬杭州后的一批诗,包括后来引起祸患的《咏桧》《吴中田妇叹》《山村五绝》等,交给了沈括。

沈括回京后,逐字逐句仔细研读苏轼的诗词,并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捕风捉影,把他认为出格的词句用红笔圈起来“上纲上线”,譬如“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唯有蛰龙知”。沈括认为这是诽谤皇帝,皇帝如飞龙在天,苏轼却要到九泉去找龙,居心何其毒也!他把这些“反动论调”实名举报给御史台,想以此向皇帝邀功。宋神宗鄙夷他的卖友求荣,没理他。沈括讨了个没趣,十分丢脸,但他却没就此死心。

没几年,苏轼改任湖州太守,按惯例写了份《谢上表》刊登在北宋官方报纸“邸报”上:“皇上,您知道我土老帽,跟不上那些政坛新贵的脚步,您看在我年纪大、人又老实的份上,让我去管管地方小民……”沈括看后,又心生歪点子,跟神宗告黑状说:“苏轼好坏哦,这《谢上表》满纸怨言,还有他的诗词反动,影响忒坏,不收拾他不行呀。”再次拿出苏轼的诗词老调重弹。

有了始作俑者沈括的冲锋在前,舒亶、何正臣、李宜等变法集团的中坚分子,以沈括圈出的“苏轼反动诗词”为引子,对苏轼展开新一轮的围剿。宋神宗将这件案子发给御史台处理,结果苏轼遭贬,牵连到很多人,这就是“乌台诗案”文字狱。虽然这件冤案的制造者不止沈括一人,但他却是唯一一个出卖朋友的人。

即便出卖起伯乐王安石来,沈括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就调头。王安石当宰相搞变法,沈括马屁拍得山响,逢人就夸新法好,上蹿下跳着推行新法。王安石认为沈括是匹难得的千里马,对他是一再提拔重用。

熙宁九年(1076年)十月,王安石在守旧势力的疯狂反扑下,黯然罢相下台。作为变法派的骨干,沈括怕受牵连,赶紧转变风向,向新任宰相吴充递了份洋洋万言的秘密报告,从政治经济学、自然科学、社会学及法学的角度论证王安石新法的种种恶处。吴充看得头疼,沈括这货左右逢源、双手互博术玩得也太熟练了吧,这也太两面三刀、落井下石了吧!转手就把报告呈给了宋神宗。这一来,就连神宗也受不了沈括了,没多久就将他贬去宣州(今安徽宣城)。

宋哲宗元祐四年(1089年)九月,沈括全家迁居润州(今江苏镇江东)。当时,苏轼任职杭州知州。沈括居然跟没事人一样,隔个仨月俩月就大老远地跑到杭州,觍着脸找苏轼叙旧,每次都恭敬得跟孙子似的,搞得苏轼对这个厚脸皮很无语。

柳宗元有句话说得好:“为人友者,不以道而以利,举世无友。”朋友之间,过多言利,友谊的小船只能说翻就翻了。对于沈括这样的投机者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节操何在!即便他的科学成就再大,屡次出卖朋友的污点却是洗也洗不掉的。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shm/122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