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人臣政客

为什么把荀彧称为三国预言帝?王佐之才荀彧的五大“巫师预言”

历史大观园 人臣政客 2020-05-14 14:15:15 0 荀彧

巫师的预言有两个特点:第一,准,比我们的天气预报至少要准百倍;第二,预言的内容不是彩票号码或上涨的股票,而是战乱、灾难、死亡等。而荀彧的预言能力等同巫师。

为什么把荀彧称为三国预言帝?王佐之才荀彧的五大“巫师预言”

第一个“巫师预言”

这一天,荀彧对家乡人发布第一个巫师式预言:颍川,是战略重地,天下有变,我们的家门口就会成为战场,大家应该尽快离开,不要久留。荀彧家教很好,说话很含蓄,他的话直白一点,就是告诉乡人,不逃走,必死于战乱。大家听了,大都摇摇头,一个二十几岁毛头小伙的话,谁信呢?说不定这小子喝高了,说醉话呢!

也有一些人认为荀彧说得不无道理,但是,恋炕头的当地人,苟安性格在那时已经成熟。当时虽然董卓乱政,但是荀彧能确保必定有战乱吗?即使有战乱,荀彧能保证战乱就在颍川爆发吗?大家谁也没拿荀彧的预言当回事儿,该遛鸟的遛鸟,该闲聊的闲聊,该睡懒觉的睡懒觉。颍川,依旧一片祥和。幸亏荀家是望族,否则,颍川太守一定会以“散布谣言”或“破坏稳定”而治荀彧的罪。

这一天,颍川的安静被一支骑兵部队打乱,人们大惊:莫非荀令君的预言应验了?这支骑兵部队根本不能算是部队,只有几个人而已。看来不像是来破坏和谐的,人们不再惊慌,可是人们困惑不已: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他们是冀州牧韩馥派来聘任荀彧的。这可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在家乡说话无人听的荀彧,居然在冀州是香饽饽。荀彧整装上马,劝告乡人跟他走,大家都说:“你走你的,拽上我们干啥?”荀彧无奈,叹息着,带领宗族离开了颍川。

荀彧走了,颍水依然平静地日夜流淌,鸡依然鸣,狗依然叫,东家的两口子依然吵架,西家的小子依然哭闹,颍川依然是颍川。人们谈起荀彧来,总是嘲笑荀彧有点儿杞人忧天。

第二个“巫师预言”

在第一个预言还没得到应验的时候,荀彧的第二个巫师式预言又从冀州传到了颍川:袁绍难成大事。荀彧的弟弟荀谌跟着袁绍干,他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韩馥搬出官署,韩馥又派自己的儿子把冀州牧的印绶送交袁绍,袁绍代领冀州牧。袁绍同时接管的,还有荀彧。

当时袁绍是关东军盟主,为了对得起盟主这个称号,袁绍又自号车骑将军,他一咳嗽,整个黄河以北就感冒,他一跺脚,半个大汉就晃荡。袁绍代表着当时的社会主流,跟着袁绍干,好处,大大的。何况,弟弟荀谌以及同郡辛评、郭图都在袁绍手下做事,荀彧在冀州,应该说能找到家的感觉了。更何况,荀彧虽然是韩馥聘任的,但是袁绍对荀彧却更加高看一眼,高规格,高待遇。

可是,荀彧的良心大大地坏了,他竟然预言袁绍难成大事。很明显,袁绍在那么高的位置上,不成大事必然要坏大事,跟着这样的人干,没好果子吃!于是,荀彧去东郡投奔曹操了。辛评和郭图连连摇头,说荀彧是脑子进水了,要不就是被驴踢了。

荀谌当然不会说哥哥的坏话,可是他也很难理解哥哥为什么会舍弃袁绍而选择曹操。论地盘,袁绍占据黄河以北大半,曹操仅仅是栖身于兖州,况且还是和张邈共有兖州;论地位,袁绍是反董诸侯联盟盟主,风光无限,曹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地方诸侯;论势力,袁绍兵强马壮,武有颜良文丑,谋有田丰许攸,曹操兵微将寡,只靠曹家班和夏侯班的老老小小支撑;论官职,袁绍是骠骑将军,位列公辅,曹操是杂号奋武将军,根本不在编制之内;论家世,袁绍“四世三公”,名门望族,曹操却是宦官之后。荀谌把脑袋想破,也不理解哥哥为什么要这样选择。陈胜说过:“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在此,我们可以说,荀谌焉知荀彧预言哉!

第三个“巫师预言”

颍川的父老乡亲听说了荀彧预言袁绍无成的事儿,哈哈大笑。

这小子,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巫师吗?第一个预言,颍川必乱,可是至今颍川还好好的呢!现在,这小子又进行第二次预言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我年轻,我怕谁”吗?好在年轻人犯错上帝也原谅,那时颍川人虽然不知道上帝,可是也都没过分地嘲笑荀彧。但是,荀彧依然煞有介事地提出了第三个巫师式预言:董卓不会有任何作为,而且他会死于自己的乱政。

191年,兖州,曹操愁眉不展。他以五千人在陈留起兵,着实有点寒酸,可是,就是这样,他已经是倾家荡产。这一投资着实太大。他手下倒是有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渊等几个心腹武将,也有乐进、典韦等猛将,只是,没有谋士。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谁为曹操谋呢?程昱?程昱也算是一个谋士,有一些谋略,可是,程昱是当地人,似乎只满足在寿张做县令,下了班屁颠颠地回家看老娘,全然不想天下已经大乱。再说,这小子是属刺猬的,脾气暴躁,人缘不好,脑子里不是少根筋,就是多根筋。曹操念叨:你看看人家刘邦,也就是一个流氓无产者,可是有张良为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外,最后建立了汉家基业,啧啧!

无比惆怅中,荀彧来找曹操报到。荀彧来投,天上掉馅饼了!曹操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直嚷嚷:我的张良来了!人们据此说,曹操从一开始起兵,就瞄准了皇帝的宝座,他说荀彧是自己的张良,不就是说自己是刘邦吗?其实,曹操当时就是运用了类比手法,这样说是为了表达他对荀彧的敬仰之情。

当时,“荀氏现象”在全国是人们议论的焦点。所有荀家的人无一例外以火箭式的速度得到提拔,并且提拔后都能得到重用,这就是东汉末年政坛的奇观———“荀家现象”。叔父荀爽被董卓以平原相征召,赴任途中被提成光禄勋,到京后3天升成司空。荀爽从布衣身份启程,仅用了95天便位列三公,而且,这95天,有92天是在路上度过的。堂侄荀攸,刚刚投奔曹操,就被拜为军师,就取得了和刘备军团的诸葛亮一样的地位。

与荀爽和荀攸相比,荀彧则是受到更普遍的青睐。韩馥,派人恭恭敬敬地把荀彧请来,把他作为优秀人才引进冀州;袁绍,奉荀彧为上宾,把他作为首席顾问来用;曹操,与荀彧一见面就确定了他的谋主地位,尊其为谋圣张良。

荀彧见到曹操时,才29岁,虽是名人,但不是大腕,寸功未立,为何备受青睐?“荀氏现象”,还得从荀家的威望来解释。从何进被诛,外戚根基被毁之后,东汉政权一直由宦官和世族交替掌管政权。董卓之乱,揭开了军阀抢权的序幕。城头变幻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每个人都想独领风骚。今天的歌手,哪怕领上一天风骚,也得有粉丝支持;那时的军阀,要想做强做大,必须取得世家的支持。世家代表着舆论、道德、精神、智慧的主流。更关键的是,每一个世家,都有相辅相成的官僚体系,都有着根深蒂固的人脉:同僚,姻亲,故交,门生。

任何时候,家庭背景都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大学生就业,“贫二代”为凑招聘会的门票钱去餐馆洗碗,“官二代”却在叔叔伯伯们的推荐下直接去某单位面试了。荀彧来投,天上掉馅饼了!曹操得到的不是荀彧,而是荀彧背后的荀家,是荀家背后的世家。曹操仰望苍天,大有扬眉吐气之感:荀家也支持我了,我还有什么可自卑的!

有人说他是阉竖后人,不是正统,他指指荀彧说:“瞧,荀家人都跟着我干了,我能不正统吗?”有人说他起兵是作乱,他指指荀彧说:“瞧,荀家人都跟着我干了,我能是作乱吗?”有人说他难成气候,他指指荀彧说:“瞧,荀家人都跟着我干了,我成不了气候吗?”当时,荀彧就是曹操集团的形象代言人,极大地提升了曹操集团的品质。

《三国演义》为了节约笔墨,说荀彧是和荀攸这个“荀家叔侄组合”一起来投奔曹操,这是不符合历史的。荀彧是在191年跳槽来投奔曹操的,荀攸则是在曹操考察后,在192年被拜为军师的。

虽然荀彧是个效应很好的形象代言人,但是,实用主义者曹操并没有把他放在广告部里做展览,而是把他调进了策划部,不,应该是智囊团。当时,曹操集团面临一个问题:红旗还能打多久?诸侯会盟,倡导反董,但是都是在打着诛暴的旗帜扩张势力,哪里有人真刀实枪地与董卓交手?只有曹操替皇帝出头,在汴水与董卓部将徐荣打了一仗,结果大败,差点儿被捉,幸亏曹洪献马才得以逃脱。曹操带着箭伤,狼狈地退回至酸枣。这次惨败,兜头给热血青年曹操浇了一盆冷水,曹操打着冷战,束手无措,打,不是董卓的对手,不打,自己带领的这支军队难道只能用来搞大阅兵?

这时,荀彧站了出来,回答了曹操“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红旗能继续打下去,他做了第三个巫师式预言:董卓如此残暴,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他必定在暴乱中死去!这个预言无异给了风雨飘摇的曹操大军一剂强心针,使大家重新收拾起了斗志。家乡人听说荀彧做出了第三个巫师式预言,都摇摇头:这小子,也就是忽悠曹操这个太监的后代,他还预言过家乡必乱呢,可是,我们的日子不是好好的吗?

他们话音未落,就听到大军的铁蹄声在家门口响起来了!

第四个“巫师预言”

荀彧的第一个巫师式预言应验了!

一支大军窜进了颍川,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士兵的狞笑声、狂叫声、喊杀声,居民的呼救声、求救声、哭泣声,在颍川的上空交织,代替了荀彧在时的读书声。

这支军队来自于西凉。191年,李傕被董卓的女婿牛辅派遣至中牟与朱儁交战,击破朱儁后,进而至陈留、颍川等地劫掠。

一个女人坐在自己被烧成废墟的房屋前号啕大哭。一个骑兵小分队闯入她家,先杀死了她的丈夫,然后,把所有的钱粮洗劫一空,然后,又把她的房子烧了,最后,这伙暴徒扬长而去,骑兵队长的马上,横放着她的女儿。女人坐在丈夫的尸体前,哭累了就骂,不过,她不骂西凉兵,骂自己的丈夫:你这个天杀的,当时荀彧那么劝你离开这个鬼地方,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在第一个巫师式预言应验后不几天,司徒王允与吕布在长安定计杀掉董卓,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荀彧的第三个预言又应验了。

至此,荀彧做出的三个预言,预测袁绍难成大事的第二个预言还未应验,不过,荀彧似乎并不关心预言的应验率,他接着又做出了第四个巫师式预言:张邈必叛。

有了荀彧辅佐,曹操就把兖州交给荀彧,从而能够抽出身来东征徐州。曹操能够有余暇对付铁哥们儿袁术,是因为他有张邈这个铁哥们儿。张邈是曹操还在穿开裆裤时的发小,二人志同道合。曹操西进攻打董卓,无人响应,是张邈给了他五千人马,曹操无立足之地,又是张邈联合陈宫拥戴曹操做了兖州牧。当然,曹操放心地带领几乎是全部的主力离开根据地,还是因为他有了荀彧,他把兖州的大小政务,一股脑地全都交给了荀彧。当时曹操的口号是“有了荀令君,万事不用愁”。

出征前,曹操在鄄城召开家庭会议,传达两项重要决定:第一,若他在战场上壮烈了,一家大小可以投靠张邈;第二,荀彧留守鄄城,凡事都要听荀令君的。第一条,大家没有任何异议,张邈是老朋友了,又是地方官,可以托付;但是家小应有重兵保护,曹操留下来的军队不多,留下来的主力部分又都驻扎在濮阳,由夏侯惇带领,既如此,那大家就应该都去濮阳,为什么留在鄄城呢?曹操不做解释,扬长而去,留下这道思考题让老婆们自主讨论,免得她们在曹操出差的这段时间无事生非。

曹操把家小留给荀彧而不留给夏侯惇,除了对张邈的信任之外,更是对荀彧的智慧的信任。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什么里面出枪杆子呢?智慧里面出枪杆子。

鄄城,大家遥望徐州方向,祈祷曹操能够平安归来。也许是祈祷的力量,张邈的使者刘翊带来了好消息:“吕布来帮助曹使君攻打陶谦,人家也不要什么劳务费,但是你们总得管人家吃饭吧!”大家喜出望外,都嚷嚷着要抓紧备粮犒劳吕布。“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要是有吕布相助,那主公不就如虎添翼?可是,荀彧却做出了第四个巫师式预言:张邈要联合吕布反叛。

周围的人急忙提醒荀彧:“这话可是破坏团结呀,谁不知道曹使君和张太守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荀彧却不管三七二十一,调集军队,加修工事,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有人提醒荀彧:“张邈要是不反,那就是你反了!”荀彧没时间理睬这人,因为他在忙着起草公文,他要求夏侯惇驰援鄄城。

第一个预言,颍川必乱,如果不准,顶多被乡人嘲笑;第二个预言,袁绍难成大事,如果不准,顶多被袁绍鄙夷;第三个预言,董卓必死于乱政,如果不准,人们可能会说时机未到。可是,现在荀彧大嘴一张,上下嘴唇一碰,就预言张邈必反,又是备战,又是调兵,得罪了张邈,破坏了张曹联盟,可是要掉脑袋啊!但是,荀彧却不急不慢地燃起熏香,在袅袅香雾中与程昱开起了战前会议。

几天后,各地消息纷纷传来。对荀彧来说,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张邈联合吕布,真的反了,荀彧的第四个巫师式预言灵验了;坏消息是兖州诸城纷纷响应吕布,为救鄄城,夏侯惇也放弃了濮阳,偌大的兖州,只剩下鄄城、东阿、范县三城还姓曹。巫师式预言不但特别灵验,而且特别“巫师”,不是预知坏事情,就是预知更坏的事情。

荀彧为何能预知张邈必反呢?其实,任何预言都是现实的推导,荀彧对人性太精通了。从人性的角度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张邈的人莫名其妙地说吕布要帮助曹操,而吕布和曹操素无结交,吕布的热心实在可疑。再就是,帮助曹操,吕布什么也得不到,不符合“无利不起早”的人性。还有,当时吕布被袁绍撵得无立足之地,自顾不暇的吕布来帮助曹操,违背了自保的利益底线,只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兖州大地都反了,鄄城也不是铁板一块,城里的诸将、官吏,都与张邈、陈宫暗地里联系。这些人大都是兖州当地人,他们不想兖州牧曹操去打徐州,因为这样就等于引火烧兖州。现在他们的姐夫小舅子表哥干兄弟都归附了张邈,于是,他们内外勾结,密谋在鄄城暴乱,曹操的妻小可都是在鄄城里面啊。他们这样做,也是趋利避害的人性使然。可惜,他们的对手是一个精通人性的巫师———荀彧。

《吴书》上说夏侯惇是曹操的堂兄弟,但是《三国志》对曹操的这一重要社会关系并未提及,虽然这成了一个历史无头案,但是夏侯惇无疑是曹操最信任的人。曹操东征徐州,留下的是最信任的夏侯惇和最器重的荀彧,而夏侯惇是在荀彧领导之下的,这不,荀彧让夏侯惇放弃濮阳驰援鄄城,夏侯惇就乖乖地来了。夏侯惇一到,枪杆子就到了。荀彧把早就拟定好的黑名单交给夏侯惇,说:“这些人密谋暴乱,今夜把他们解决了!”

内奸除了,但是鄄城仍然处于风雨飘摇中。豫州刺史郭贡统帅数万大军兵临城下,城里陷入了更大的恐惧当中。郭贡求见荀彧,荀彧穿上熏香的衣服,前去赴约。夏侯惇慌了,挡在他的前面,说:“荀彧留步,现在你是兖州的主心骨,你去见郭贡,简直就是以狼投虎口,我不让你去!”

荀彧淡然一笑,说:“郭贡与张邈等人,他们之间并无什么亲密交往,现在他这么快就到城下,肯定还没来得及与吕布等人勾结上,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说服他,即使他不被我们所用,那也可以让他保持中立,让我们少个敌人。如果怀疑他,不敢赴约,他一定会生气而投向张邈。”

荀彧带着一身清香,来到了郭贡军营。郭贡本来就是想趁火打劫的,可是现在一看荀彧从容淡定的样子,知道鄄城有荀彧防守,是不容易攻打的,就拔营退兵。关羽单刀赴会并无史实,但是荀彧只身赴会,却有史可稽。荀彧只身深入虎穴,外无一将相卫,内无一刃相藏,一身清香,一身胆气,令人击节叹服。凭着对人性的理解,荀彧知道“破鼓乱人捶”的道理,所以他不能在郭贡面前示弱。

鄄城安全了,可是范县、东阿两城还在吕布的重兵威胁之下,这两座城是曹操的粮食储备处,两城若失,即使曹操大军能及时赶回来救援,也会因为断粮而自败。大军压境,两城随时有可能投降吕布。大军都让曹操带走了,打是打不过吕布。今天,头脑就是财富,那时,头脑就是兵力。凭着对人心的深刻领悟,荀彧断定东阿和范县被吕布重兵包围,城内人心惶惶,对吕布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感,于是,他派程昱去二县做县令的工作。程昱说:“为什么是我?”程昱倒不是犹豫,只是好奇。荀彧说:“你在当地有威望,只有你出面才可以。”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张邈叛乱,肘腋之变,仓促难防,敌我悬殊,本无胜算,荀彧却像一个高明的弈手,他不研究招数,只研究人心,他永远知道对手在想什么,也就知道该用何招来对付敌人,也就永远能抢得先机。

这时的荀彧,是兖州的主角,他运筹帷幄,统揽全局,其智慧谋略,远远胜过赤壁之战里的配角诸葛亮。《三国演义》对荀彧在兖州之乱中的表现,只字未提,是为了突出诸葛亮。

198年,官渡之战,一触即发。河北,袁绍的部下一片惊慌。颜良和文丑无心练功了,许攸顾不上数钱了,田丰也放下了给袁绍写建议书的笔。他们听说荀彧对他们做出了巫师式预言。

第五个“巫师预言”

河北的恐慌不无道理,那时,荀彧的巫师式预言已经闻名全国,凡是他预言过的对手,非死即败。张绣败了,吕布被擒,徐州平定,曹操势力大增,黄河南岸,几乎全是曹操的地盘了。黄河北岸,袁绍坐不住了,陈兵十万,威胁中原。

孔子的二十世孙孔融以圣人的口吻说:“袁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是有智有计的谋士,为袁绍出谋划策;审配、逢纪是尽忠的大臣,为袁绍主事;颜良、文丑,勇冠三军,统领军队。我们打不过袁绍嘛!”孔融的意思很明确,曹操打袁绍,那是鸡蛋碰石头,中国男足碰巴西男足,找死!

荀彧在第二个巫师式预言里,说袁绍难成大事,并离开袁绍投奔了曹操。孔融这样说,很明显是在打荀彧的耳光,荀彧就与他展开了辩论。荀彧说:袁绍军队虽多,但是军法不严,战斗力差;田丰是个愤青,许攸是个腐败分子,审配是个权力狂,逢纪是头犟驴;如果许攸犯了法,审配和逢纪是不会饶他的,这样许攸就会叛变;至于颜良、文丑,则是匹夫之勇,可一战而擒之。至于田丰,必定会因为犯上而不得善终。

与三国名嘴孔融辩论,荀彧提出了自己的第五个巫师式预言,对袁绍左右股肱的结局做了预测。这一预言传到河北,大家想起7年前荀彧曾经预言过袁绍难成大器,但现在看来袁绍已成“大器”。曹操把皇帝迎到许昌,自任为大将军,而任袁绍为太尉,太尉虽贵,但地位在大将军之下,袁绍深感屈辱,上表不受封拜,并且出言威胁,曹操只得派孔融出使邺城,把大将军的名号让给袁绍。看看,袁绍有本事让曹操乖乖地把大将军之位拱手相让,难道还不是“大器”吗?一般人以某人的位置断定他的分量,智者以某人的方向断定他的分量。在荀彧看来,曹操代表了先进战斗力的方向,可是,曹操要想到达目的地,还需要有人策划。

读《三国演义》,人们都知道诸葛亮《隆中对》三分天下,为刘备做好了规划。可是,谁为曹操做规划,人们却印象不深,这是因为罗贯中笔下,诸葛亮的光辉掩盖了其他人的光辉。历史上,荀彧多次为曹操制订战略规划。诸葛亮规划的是一个蜀中,荀彧规划的是整个中原乃至全中国,其历史作用,诸葛亮是望尘莫及的。罗贯中为了突出诸葛亮,当然不能对荀彧的智谋着墨过多。在一次次生死攸关的时候,荀彧拨去曹操眼前的层层迷雾,为曹操指明方向,甚至是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194年,63岁的陶谦大叔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一年,曹操40岁,正值人生壮年,斗志昂扬。与吕布鏖战正酣的曹操,决定与吕布暂停战事,先去攻打徐州。荀彧对曹操的这一决定投了反对票。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rczk/116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