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与传奇 > 人臣政客

吕不韦奇货可居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历史大观园 人臣政客 2021-05-20 11:52:10 0 吕不韦

有钱人的心理就是:钱越多越好,而成本越少越好。在这种逻辑思维模式下,“零和”游戏显然没有“双赢”游戏有诱惑力,“零和”的观念也逐步被“双赢”观念取代。在交换的前提下,效益的增减反映着绝对的优势和劣势。

中国过去是个重农轻商的国度,自古以来,经商便被视为“贱业”。古代的四大行业,所谓“士农工商,四民有业”,商业是排在最后的。一提起商人,人们便会想到“无商不奸”、“为富不仁”之类,从对商业和商人的歧视这个侧面,也说明中国古代的商品经济极不发达。

《史记•货殖列传》是古代唯一一篇专门为商贾立传的作品,这在当时和之后近两千年的时间里,可谓惊世骇俗之作。虽然司马公的思想是先进的,但迫于世俗的压力,他特意将《货殖列传》放到了全书的最后,在《日者列传》、《龟策列传》之后,以示商人连算卦、看相的地位都不如。商贾在社会上的地位很低,商业却仍是致富最快、富有魅力的一个行业。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引用了一句当时的俗语:“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依市门。”这句商谚所总结的规律,可以说亘古不变,直到今天也没过时。

吕不韦奇货可居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在商人的视野中,人都是具有潜在利润的商品。譬如说起当前比较热门的风险投资,稍有历史知识的人便会想起两千多年前战国后期的经国巨贾吕不韦。他一眼就看出这位落魄的秦国太孙“此奇货可居”,是不可多得的“绩优股”,吕不韦要“放长线钓大鱼”。群雄逐鹿的战国时代,商人一般是弱势的。然而一旦商人的哲学与政治的权谋联姻了,其后果往往是震撼视听的。

吕不韦即是一例。在吕不韦出生之时,卫国日渐衰败。为求发展,大约在公元前265午,吕不韦便来到向往已久的赵国国都邯郸。邯郸城的繁华,让吕不韦眼花缭乱。当时秦公子异人正在赵国为人质,战国时代各诸侯国间派人到对方为人质,多数是为相互联合抗秦。而秦与六国交换人质,则是所谓的远交近攻的策略。让异人充当这个倒霉的差使是有来由的,他的父亲安国君原来不是太子,公元前267年,原立太子早逝,安国君才坐上太子之位。然而秦昭王长寿,直到安国君五十三岁时才离开人世。安国君有二十几个儿子,而异人只是其中一个,而且既不是长子又不受宠。异人来到赵国后,在秦赵两国关系友好时,秦王孙异人自然被奉为上宾,可一遇两国关系紧张时,他就成为了阶下囚。

初到邯郸,吕不韦听说有一位秦国贵族困居在此,经过多方探听,他把异人的身世、家庭关系、目前处境及其他方面了解得一清二楚。

吕不韦虽花天酒地,流连于歌楼舞榭之间,却没有忘记他是为获取财富而来的,是要搜索一种能大大赢利的商品,很快这种一本万利的货物被吕不韦发现了。吕不韦是个商人,万事以追逐利润为目标,为什么他却肯在一个落难的王孙身上下这么大的工夫呢?吕不韦在跟他父亲解释时说得很清楚。他问其父:“耕田之利几倍?”父答:“十倍。”再问:“珠玉之赢几倍?”答:“百倍。”又问:“立主定国之赢几倍?”父答:“无数。”于是,吕不韦说:“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余食。今建国立君,泽可遗后世,愿往事之。”后来,当吕不韦见到这位落魄的王孙时,凭他多年经商的经验,一眼就看出:多方寻觅的宝贝就在这里。不由脱口而出,留下一句千古名言——“此奇货可居”。吕不韦赶回家禀告父亲,自己找到了可赢利的奇货。吕不韦打算以所有家产与异人交换他未来的帝国,这是一着险棋,自然从商人的立场和眼光来看,这步棋有着非凡的魔力,等式的两边,一边是万贯家财,一边是大秦帝国。收益一目了然。于是吕不韦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在决定吕不韦与异人交往那一刻起,他已经酝酿好了一个立主定国的计划。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没有吕不韦就不会有后来的秦庄襄王,更不会有后来的始皇帝。如果这样,中国的历史还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吗?纵观中外历史,个人的因素起到了极为重要,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强大的马其顿帝国就是在其领袖人物亚历山大大帝死后马上就分崩离析的。如果没有秦始皇的雄韬伟略,会有日后如此强大的大秦帝国吗?历史不容假设,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吕不韦的惊天大策划成就了日后的大秦帝国,也间接影响了整个中国的历史。

公元前262年,吕不韦又一次来到邯郸,他来到了异人的住所,与异人进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并说他愿意倾其所有资助异人实现远大抱负。异人听后,感恩戴德地说:“如果您的计划能实现,我当了秦国的国王,秦国一定归我俩共有!”吕不韦与异人敲定后,立即照计划执行。他先拿一部分钱财供异人结交宾客朋友,以积蓄力量,准备回国夺权。而吕不韦自己则携带奇珍异宝,向西奔秦而去。来到秦国,他很快就结识了受宠的华阳夫人的胞弟阳泉君,向他们游说了一套可以使他们避灾得福的办法。当吕不韦将在邯郸与异人策划的方案和盘托出时,对华阳夫人说出以色事人,不能长久,年老色衰就会失势的浅显道理。无子的华阳夫人于是决定收异人为儿子,并诱劝安国君立异人为继承人。既然地位变了,异人当然不能再当人质了。吕不韦施展他游说的本领,使赵国同意送异人回国。正当异人和吕不韦欢天喜地打点行装准备回国之际,不料秦赵间长平之战发生了。赵王改变主意,禁止异人回国。

当异人再次被围赵国时,正逢长平之战,吕不韦也找不到逃难的机会。在此期间,吕不韦又成功做成了一笔交易。在邯郸,吕不韦早就选中了一个姿容艳丽又善歌舞的年轻女子与其同居。一天,当这位邯郸姬告诉吕不韦自己怀孕时,他计上心来,当晚就请异人到自己住宅饮酒。贪杯好色的异人得知,欣然赴约,席间见到艳丽动人的邯郸姬陪酒,立即就被迷住了,当即向吕不韦提出将美人赠给他的要求。假装盛怒的吕不韦日后主动将美姬送给异人,使异人感激涕零,把肚怀吕不韦孩子的邯郸姬接回住所。公元前259年正月,邯郸姬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政,称嬴政,即后来的秦始皇。这是吕不韦的一笔投资,它的效益要在异人下一代国君身上收回。

嬴政诞生给历史留下了千古之谜。一些记载说,秦始皇的生母嫁给异人之前,就已怀着吕不韦的儿子,这是精心设计的。另有记载说异人之妻大期而生子政。大期超过十二个月,所以不可能是吕不韦的儿子,说秦始皇是吕不韦的私生子,乃是当时和后来恨秦始皇的人攻击、污辱之词,不足为据。可是仔细考查吕不韦和秦始皇的一生,以及后世的有关资料,可以肯定后一种说法是缺乏根据的。因为:第一,证明嬴政和吕不韦关系非同一般的记载不仅是一两处;第二,即使邯郸姬大期而生政,也不能排除他们有血缘关系的可能,因为吕不韦与邯郸姬的私通,并未因她与异人结婚而中断,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嬴政继承王位之后。异人在邯郸娶姬生子,乐不思蜀。谁料风云变幻,这期间战争又发生了变化,给已淡却回国之心的异人归秦创造了条件。当时秦军正乘胜进攻邯郸,白起率领得胜之师攻击,赵国的覆灭已指日可待。然而当白起攻克上党后,等待秦王发出进攻命令时,秦国内部矛盾产生了。白起迟迟未接到发兵的命令,因而失去占领邯郸的机会,但被困在城中的异人却因此避免了一场厄运。在吕不韦和他用钱财结交的宾客的帮助下,异人成功地逃出了赵国。而邯郸姬和幼小的儿子却留在了邯郸,在豪门势力保护下,才幸免于难,没被赵王捉住。

秦昭王、孝文王先后逝世,随后异人继位,是为庄襄王,吕不韦随即进入秦国的政治舞台,开始展示他的个人才华。庄襄王即位后的第一道命令以吕不韦为本相,封为文信侯,以兰田十二个县为食邑。诏令一出,满朝文武惊呆了,因为当朝百官无一人能如此集官、爵、食邑最高等级于一身。吕不韦本人心里十分清楚,这不过是十几年前在邯郸投资所收回的利益而已。秦国大政实际是完全控制在丞相、文信侯吕不韦手上,国王只是丞相意志的传声筒。秦国由此开始了吕不韦擅权的时代。

吕不韦当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赦罪人,奖赏先王功臣以及对百姓施行一些小恩小惠,这使得吕不韦在秦国臣民中影响深远。他收买人心,泽及罪人、功臣和民,就在此时,又传来一个喜讯,与庄襄王分别六年、留居邯郸的娇姬和稚子从赵国回到了咸阳。这无疑也是吕不韦安排的结果。回到奏国的邯郸姬美艳、妖冶不减当年,庄襄王见美姬回到身边,自然是怜爱有加,从此沉溺于锦被绣帐之中,无心过问政事,吕不韦独断秦国朝政更是畅行无阻。工于算计的商贾从政,处处都显露出他善于把握时机、取得最大效益的才能,消灭东周就是他执政后立起的第一块丰碑。

苟延残喘的东周竟在巩地联合各诸侯国图谋进攻秦国。本来消灭周天子在道义上会受到谴责,此时恰好时机到了,东周君竟图谋攻秦,正给了吕不韦建立功业的机会。吕不韦轻而易举就征服了东周,将其领土并入秦的版图,彻底消灭了统一中国过程中最后的障碍。而吕不韦灭东周,却迁东周君往阳人,不绝其祀,又为自己树起了崇奉礼义、“兴灭”“继绝”的善举,从而赢得士人的好感,也减少了一些姜、姬姓诸侯国的仇恨和反对情绪,为大批士人投奔秦国和顺利完成统一创造了条件。

吕不韦掌权的头一年,秦国在军事上和政治上都显得生气勃勃,秦国的国界已逼近魏国国都大梁,魏国陷于一片混乱之中。后魏国请回自窃符救赵后留居赵国的信陵君,信陵君凭着自己的声望,组成五国联合军事行动,五国联军抗秦,把秦军打得大败,给了春风得意的吕不韦当头一棒。这是吕不韦当政后军事上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失败,从此他用兵更加谨慎。从失败中,吕不韦知道,不除掉信陵君,秦国的军事征服就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吕不韦经过多日谋划,精心安排,到处散布谣言,利用挑拨离间计使魏安麓王解除信陵君的军权,致使信陵君含冤四年后身亡。

正当杏褪残花、园荷点翠之时,秦宫中传出惊人消息:庄襄王去世。对于庄襄王的死,众议纷纷,有人说得病,有人说为吕不韦所害。无论死因如何,事实上他一死,吕不韦在秦国的地位就又发生了变化。秦国首都一片肃穆气氛,渭水南的章台宫,挫铺的悲凉清音阵阵传来,而后宫中则九重笙管之乐与之相呼应,这里在举行紧接葬礼后的秦王政的登基典礼。秦王政登基时才十三岁,是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在典礼过程中,丞相吕不韦始终伴其左右,指示他该如何动作。嬴政继位后,吕不韦除了丞相、文信侯外,又加封了一个特殊封号——仲父。十三岁的孩子当然想不出如此封号,这完全是吕不韦自己出的主意。从此,吕不韦就坐到章台宫大殿秦王御座的右侧,开始处理朝政了。从秦王政即位的公元前246年到公元前237年,都是吕不韦在秦国直接掌权的时代。

秦王政即位之初,当务之急仍然是取得对东方各国的胜利。兼并战争的主要对象仍是韩、魏等国,而与楚国一直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

公元前239年,秦王政二十一岁了,他已经成年,只要举行过加冠礼,他就可以亲政了。而在亲政之前,朝廷的一切大权都掌握在吕不韦手中,嬴政只是一个傀儡君主。每逢上朝处理政事,只能听丞相安排。

在秦王政年幼时,吕不韦每逢处理完朝政,就会去后宫与太后厮守。太后是吕不韦的老情人,她风流成性,肆无忌惮。可是作为丞相的吕不韦为了避嫌,而且因为一心应付政务,因而开始冷淡太后。为了摆脱淫妇的纠缠,吕不韦只得把太后的另一位旧情人嫪毐找来顶替自己,把嫪毐以假宦官的身份安排在甘泉宫,日夜陪太后纵情欢乐。

不久,得了长信侯封号的嫪毐,爵位、食邑的待遇及地位完全可以与吕不韦相抗衡了。嫪毐陪伴在太后身边,势力一天天膨胀,在秦国大有超过吕不韦之势。出身于市井无赖的嫪毐,虽不乏政治上的野心,但除了取悦太后的房中之术外,本无任何才能。他靠太后庇护暴发,建立私党,但其劣根性是无法改掉的。与太后纵欲之后,就在宫外为非作歹,惹得满朝上下愤懑不堪。

随着羽翼丰满,他也想谋权夺位,而且与太后生有一个儿子,密养在深宫中。但他也预感到自身的危机,一方面与吕氏集团对立已趋于白热化,更重要的是,秦王政已二十一岁,可以亲政了。若不能在秦王亲政前控制局势,不仅要败在吕不韦手下,而且有被秦王铲除的危险。

嫪毐、太后、吕不韦、秦王政此刻都在紧张筹划个人的事,顾不得前线的胜负,一场生死存亡、你死我活的斗争即将公开进行。

公元前238年,当秦王政在雍城举行加冠典礼时,嫪毐知道自己与太后的秽行及叛乱的图谋已被发现,于是趁咸阳空虚发动叛乱,利用太后的玉玺调兵。可是秦王政早有准备,嫪毐的叛军还没出咸阳,就遇到由雍城开来的秦军。一群乌合之众很快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嫪毐被车裂于东门之外,并被灭了九族。太后则被减了俸禄,收回玺印,软禁在最远的雍宫域阳宫中。

公元前237年,在嫪毐叛乱势力被镇压下去,吕不韦集团的势力尚未被触动之际,秦国又发现了奸细。秦国一直未察觉韩国派来的水工郑国,是来执行疲秦计划的。郑国人秦修水渠,乃是韩国借修渠企图在经济上拖垮秦国的阴谋。于是秦王发出逐客令,下令限期将秦国内所有外来宾客驱逐出境。当时李斯力阻秦王逐客,上奏了一篇《谏逐客书》,指出逐客的危险结果,后被秦王政接受而撤销逐客令。

公元前237年农历十月,秦王政下令:免去吕不韦相国之职。等到后来,齐人茅焦劝说秦王到雍宫将太后迎接回咸阳,而将吕不韦遣发到河南的封地去了。

吕不韦在河南封地时,并未韬光养晦,而是广交宾客,各国诸侯使者络绎不绝,去拜访他。秦王政害怕他叛乱,便把他发配到蜀地,并写信斥责他。受到威胁的吕不韦害怕被杀,于是饮鸩自杀了。

吕不韦登上秦国丞相之位虽晚,但绝无一般暴发之政客嫉贤妒能的通病,他对元老重臣甚为器重。老将中突出的是蒙骜,这位老将在吕不韦执政十余年中,不居功,不傲上,继续带兵为秦国争城夺地,虽已年迈但威风不减当年。对旧巨不存戒心,对元老毫无成见,是吕不韦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吕不韦用人不拘一格,最有名的是小甘罗,他十二岁就能负担出使之重任。小甘罗首先帮助吕不韦劝服张唐接受出使燕国的命令,后又单独出使赵国,让赵国心甘情愿割五城给了秦国。吕不韦在入秦之前,各国诸侯都大力招揽人才,供养食客,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四公子”,即齐国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楚国的春申君。而吕不韦是秦国历史上第一个认识到士的重要作用,从而大规模招揽宾客,成为打开国门大批养士的政治家。

吕不韦任相国之初,就在相府内建造了数以千计的高堂广舍,聘有众多名厨,在首都和城墙上挂起告示,欢迎各方士人来相府做客。因为吕不韦本人并非秦人,却官至秦相,对希求功名的人士,极具诱惑力。其次,吕不韦权势大,养士之举不会遭人反对和嫉恨。另外,秦国在军事上节节胜利,统一六国是早晚的事情。因此吕不韦告示一发出,有识之士纷纷奔向丞相府里来,很快,吕不韦门下的食客就达三千人。其中有著名的司马空和李斯。

大凡当王的人,大多有两个想法:或长命百岁,永远做王;或留名青史,让后世人永远记住他。而吕不韦是无冕之王,只好退而求其次。很快他就找到了留名的好方法。他门下有三千宾客,不产生实际效益的投入,是商人绝对不愿干的事。于是他把门客召集在一起,让他们编著一本《吕氏春秋》,为他流芳百世。书既要保持各派学者的观点和风格,又要编在一起,成为一部完整的作品,这的确是个难题,但经过一番研究,终于得到圆满解决。这部书形式上统一,内容则多样,真如杂树生花,群驾乱飞,开创了杂家体例。

为了提高作品质量,防止抄袭现成之作,吕不韦又想出一招。公元前239年的一天清早,咸阳城较往日热闹得多,人们纷纷赶往市区,并且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原来咸阳市门上挂着《吕氏春秋》的书稿,旁边有一大堆钱,告示宣布:如有人能对《吕氏春秋》改动一字者,将千金拿走。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好奇的观众越来越少,站在市门前阅读《吕氏春秋》的人也逐渐散去,终无一人将千金取走。其实,并非书中不可改动一字,而是人们不敢改动,害怕招来杀身之祸,告示只不过是吕不韦吹嘘的手段罢了。

吕不韦由商场而入官场,靠的是金钱、巧谋和美色。他是个成功的商人,“贩贱卖贵,家累千金”,牛气冲天。然而在当时,兜里有几个子儿,还牛不到哪儿去!与那些啸傲江湖,纵横六国,奔走于诸侯公卿之间、出入于朝堂内廷之上的策士谋臣、良将贤相相比,吕不韦得靠边点儿去!“要入流”——这才是吕的蠢蠢欲望!

在吕不韦看来,女人纯粹是商品。他自己娶名噪京都的绝色美女,与之同居,有了身孕。而当好色之徒异人在一次来府上喝酒,对这个美艳舞女“一见钟情”即要“横刀夺爱”时,吕不韦起先是假装怒火中烧:想不到自己为了异人散金破家,居然这异人连“朋友妻也要欺”了。之后,吕又装作有度量,“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这就应了老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大概是受到吕的“风物长宜放眼量”的处世哲学影响吧,这个傍过大款的风尘女子绝非等闲人物,居然忍辱负重,“自匿有身”,瞒天过海,后来生下了“子政”——秦始皇。谁知道,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居然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谬种”。在这其中,分明还让我们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力量——欲望,生存之欲,发展之欲,爱之欲,恨之欲!太史公虽然没有道破,但善于写人的他,对人性的审视的揣摩,恐怕是后人所望尘莫及的。不为尊者讳,这是太史令了不起的勇气。

一个在官场角斗中善于玩弄政治手腕的人,一个在情感游戏中善于耍花招把戏的人,他还是能够寻求金蝉脱壳的法子暂时应付一阵的。大概出于权势安稳的警戒,或者出于对封建宗法传统条律的隐忧,又或者是出于自身肉欲的疲软,对吕而言,“太后”简直是“魔鬼”,是“定时炸弹”。于是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搞了个另一个猛男——嫪毐,让他佯装为宦者,入宫满足太后的私欲——这可是欺君罔上的啊!而这位太后的“新欢”的迅速发迹与攀升,很快对吕形成了致命的威胁。这不仅仅是权谋的角逐,更是欲望的争锋!其实,吕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与其说是弱智,不如说是无奈!谁叫他太早地不行了呢?司马迁的叙述很是幽默:吕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在我看来,司马迁不动波澜的叙述向世人展示了人性之恶。还是《易经》中的那句老话——“亢龙有悔”,盛极必衰,少有几个人能摆脱这个怪圈。当那一层薄薄的纸被捅破后,所有尊严荣华都褪色了,都破碎了,都烟消云散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从一个没有政治地位的大商人到权倾一国的强国丞相乃至相国、“仲父”,吕不韦的政治发迹史给后世很多官宦提供了一个进退之术的典型案例。“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飞鸟一旦系上了黄金的羽翼,它也就再也飞不高了。

商场、政坛两栖的大鸟——吕不韦,终于从邈邈云端一头栽了下来。用钱购买的权势,靠美色获得的地位,总是最易霉变和腐烂的。不知道司马迁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在这样一种庸俗社会学的寓意理解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更不可告人的隐秘。因为在今天这个世界,相似版本的故事依然在波澜不兴地上演。如果有,是不是要触及一个简单而又深奥的字——欲。

吕不韦工于心计,敢想敢做,“贩贱卖贵,家累千金”。吕不韦当时并不知道,他的策划和行为毫无疑问地使他成了后世风险投资业的鼻祖。以投机商业的手段投机政治,在进退之中学找机会,由经商而经国,吕不韦的气魄之大、信心之强、眼光之远、心计之深、创意之妙、谋划之秘、办法之多、预见之准、收益之丰……都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说他是古今中外第一风险投资商,当不为过。

吕不韦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值得品味、值得思索、值得借鉴、值得扬弃的东西。尤其是他在进行风险投资时的言行,实际上就是他给后人留下的宝贵“商经”。如他所说的“奇货可居”一语,已经成为一句成语。寥寥四字,便道出了进行风险投资所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

作为商人的吕不韦将政治也当成了生意,他却有所不知,搞政治不同于经商。在专制时代,经商失败,顶多倾家荡产;而搞政治失败,则会家破人亡,甚至会株连九族。所以,最终,吕不韦还是赔了,赔了个家破人亡,赔了个干干净净。他经商成功后的辉煌和经国失败后的悲惨,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rczk/116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