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野史传说 > 历史故事

太平天国博弈——发狂的韦昌辉

历史大观园 历史故事 2020-07-20 12:01:58 0


韦昌辉向天王提出请求:“我们遭到激烈抵抗,尽管不愿意这么做,还是杀了很多人。我甘愿受惩罚,请施加鞭刑。”

西玲感到奇怪,以她对韦昌辉的了解,他并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洪秀全应该比她更了解韦昌辉,但却没有对韦昌辉的请求提出疑问。西玲因此更觉得奇怪了。后来发生的悲剧本可以避免,但却发生了,西玲感到很痛心。

“这次北王来提出的请求,您不觉得怪吗?”

“怪?哪里怪?”天王好像不理解她的意思,至少表情上看如此。

“主动要求惩罚,和平常的韦昌辉太不一样了……”

“西玲,你离开桂平后,北王常阅读《圣经》,学习很努力,跟过去大不一样了。”

“是吗?”西玲觉得难以理解。

根据太平天国的习惯,一旦发生重大事件,首先在天王府前宣读“女宣诏书”,然后在天京城内规定的场所张贴诏书。

“北王韦昌辉因滥杀无辜,处鞭刑四百。”

女宣诏书宣读布告后不到一个时辰,天京城内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人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不愧是万岁爷,裁定公正!”

“东王专横不可宽恕,但北王做得太过火了。”

“不错,做得过头了,应当受惩罚。”

“不知北王会不会服从裁判,令人担心哪。”

“既是天国臣民,就应该服从诏书。”

“天京还有许多东王的部下,主子叫人杀了,天王这么做,大概是为了抚慰他们吧。”

“但愿就此平息就好了。”

“不会就这么平息的。哎呀呀!今后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相信万岁爷!只相信万岁爷一个人!”

天王下诏,向人们宣布:“上天泄露了东王的逆谋,其余党一律赦宥(宽恕),不问罪。”

天京很久没下过雨,空气干燥,人们担心旱灾会带来歉收。可是,在北王杀了东王那天夜里,下起倾盆大雨。

“流的血就这样冲洗干净了,我接受鞭刑,事情就这么结束。这完全是上天的意旨。”北王对身边人道。这些话,很快传遍了天京城。

东王府里的军队基本上被杀光了。但东王麾下的军队分散驻扎在城内其他地区,天王对他们发出了赦免令。韦昌辉和秦日纲在受鞭刑,东王旧部奉命前去观看。

“大概是要让人们泄泄愤吧!”

“就是把北王脊背打破了,我们的战友也不会死而复生。”

东王旧部虽这么说,还是朝鞭打北王的地方走去。他们共约五千人,聚集在两座朝房里。所谓朝房,是指在广场上举行重要典礼仪式时专为那些没资格参加仪典、而又要让他们观看的人建造的建筑,是一种带屋顶的野外观览台,可容纳多人,能清楚地看到广场。

鞭刑已经开始,这绝不是事先合谋好来骗人的,执行者使劲儿挥动着鞭子,韦昌辉和秦日纲伸开手脚,俯伏在地,每当鞭子挥下,他们都发出痛苦的呻吟。背上的皮肉破了,渗出鲜血,血痕不断扩延,脊背很快被鲜血染成一片通红。鞭打二百下后,执鞭的人也显得有点疲累了。

悲剧在这之后发生。

北王的兵团悄悄包围了两座朝房。在执行鞭刑时,监刑人大声地数着数。事先已规定好,以三百五十为信号,数字一到,就开始第二次斩尽杀绝的战斗。

“若没有这条规定,我会朝北王脑袋放它一枪的。”在存放武器时,有个士兵道。他旁边的伙伴笑道:“因为有你这样的家伙,才有了这样的规矩。”

五千将士赤手空拳。进朝房时不得携带武器,以防混进暴徒。

“三百五十!”监刑人尖利的嗓门儿这时已变得有点嘶哑,当他那故意拖长的尾音刚一消失,只听到处传来一片呐喊声。

“杀!杀!”

北王的将士胳膊上缠着白布作为标记,发出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喊声,冲进朝房。他们虽是照命令来杀人,但他们也明白这样杀人毫无道理。他们喊叫,是为了把自己的良心暂时驱出自己的躯壳。

“听起来就像在哭。”有人后来回忆道。

“杀了我吧!”那些身负重伤的人疼痛难忍,甚至向屠杀者哀求。

此时,广场上的四百鞭刑已经结束。

天王府的一个女官劝西玲去看鞭刑。

西玲道:“我可没有这样低级的嗜好!”她一直忐忑不安,心惊肉跳,“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不好的事?什么事?”天王府的女官吃惊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发生什么样的事,我也不会吃惊的。因为有好多次,我都看见了地狱。”在西玲脑海里,闪过鸦片战争时广州郊外的情景。时间已过了十五年,过去的那一幕惨景已很少浮上她的心头。但这并不说明过去的事已经消失,只不过是她不愿回忆罢了。

“我也看见过地狱啊!”那个女官道。

她是武昌人。太平军占领武昌时,曾把城里的妙龄姑娘集中起来,从中挑选美女。姑娘们给自己脸上抹上锅烟灰,但入口处放着脸盆。她当时看到这情况,感到“一切都完了”。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也以此为傲,但当她站在洗脸盆前时,她开始诅咒自己的美貌。她被迫离开父母,从武昌被带到南京。她所谓的地狱,就是当年面对洗脸盆时的情景。

“你多大了?”西玲问这可爱的女官。她曾听说过女官的身世,但不知道她的年龄。

“当时十六岁。”女官道。自在武昌被选中后,她感到自己已不再属于自己了,所以也就把自己的年龄永远停留在当时的年岁上。

“如果没有那样的事,今天翼王也就不至于这么辛苦了。”西玲道。

现在翼王石达开正为武昌的防守而艰苦战斗。

清军纪律松弛,在附近烧杀掠夺,失了民心。但太平军也并非完全获得了武昌的民心,他们没有烧杀掠夺,但选美女、拉壮丁已在武昌百姓心中结了疙瘩。尤其是选美女,百姓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素来提倡军纪严明、宗教信仰和无私奉公的太平军,怎么会做出把女孩从父兄身边夺走这种事?若能完全赢得民心,武昌的战斗或许会打得轻松些。

西玲凝视着眼前的女官。

“你叫什么名字?”西玲问。

“余彩容。”

“你看到的地狱,跟我看到的低于,简直无法比。我们这些见过地狱的女人,想要活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遇到任何事都要打起精神。”

“也许吧。”

交谈期间时,一位军官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我有紧急事情要报告,请看这个。”军官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将一张准许直接谒见天王的符拿给传达官看。

“你可以进去。”传达官准许。

那军官小跑着进了里面。

“他很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传达官问站在一旁的传令官的随从。

“去看北王受鞭刑的东王军队,在朝房里统统被杀了。太残忍了!”随从皱眉道。

“统统被杀?”

“嗯,现在还在杀!”

“进朝房的人都不能带武器吧?”

“不错,都手无寸铁。是一开始就策划好了的。我一直觉得奇怪,北王竟愿受惩罚,这太不可想象了。”

西玲待在只隔着一张帘子的休息室里,随从的话清楚地传进她耳朵。

她感到一阵窒息般的难受,余彩容面色苍白,红唇更显得鲜艳。

“果然如此!”西玲自言自语,她感到一阵晕眩。也许是上了年纪,猛地起身时就容易头晕眼花,但现在的晕眩,不知是由于身体不适,还是由于听了随从的话。

“您怎么了?”余彩容担心地问西玲。

“没什么,有点儿不舒服。女人到了这年纪,经常这样。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西玲坐到带靠背的椅上。她的内心无法平静,休息了一刻钟,她又起身走动。

“不要紧吗?”余彩容冲着西玲背后问道。

“谢谢你的关心。没什么。”西玲答话时,一个传令军官在走廊上跟她擦身而过。

她走到院子里。一阵凉风吹来。西玲深深吸了一口气。不一会儿,身着黄袍的天王出现在对面走廊上。相距不远,天王的表情都看得十分清楚。

西玲把吸进的一口气暂时憋住,没有吐出来。

天王在笑!

天王确实在笑,笑得十分开心。

难道是天王和北王合谋搞了这次斩尽杀绝的阴谋,以消灭东王的军队?西玲心头涌起一团疑云。西玲极力警告自己不能产生这样的怀疑。可是,天王刚刚在笑,即使他没有同北王合谋,肯定也为这结果感到高兴。当北王要求惩罚时,天王很可能已觉察到北王是什么意图!

天王拐过走廊,消失了。一个男人跟在天王后面道:“是呀,除了亲人,谁也不可信啊!不管怎么说,总还是亲人嘛。你总算是明白了……”这些话清晰地传进了西玲的耳朵。

石达开接到天王的密诏,急忙从鲁家港登了船。东王专横跋扈,翼王当然很不高兴,但要是率军队去天京不太妥当。翼王二十六岁,遇事沉着冷静,但毕竟是个理想主义者,对于很多事都抱着几分幻想。

“毕竟是同甘共苦的伙伴,好好谈谈,应当能理解。”石达开这么想,所以他只带了少数部下。这样做,一方面是想尽量避免同室操戈互相残杀,另一方面是武昌前线正在打仗,要是抽出大量部队东去,这种异常的行动一旦被发觉,是相当危险的。

石达开在顺长江而下的船中,反复告诉自己,绝不能和自己人打仗,去天京只是为了商谈。

先行出发的幕僚张遂谋传来消息:

“东王已经被杀,东王府死了很多人。”

“东王旧部五千人遭暗算,全部被杀。”

“北王发疯似的,正在搜查东王残党,挨门挨户,弄得人心惶惶。”

“跟东王稍有关系的人都胆战心惊,四处躲藏,窝藏他们的人一旦被发觉,立即处死。”

“已经不是正常人所干出的事!”

大多是极坏的消息,张遂谋劝翼王:“再看看情况,暂时别进天京。”

另一个任丞相之职的幕僚曾锦谦也劝道:“北王之危险,已远超我们的想象,一个正常人怎么也不会干出这种事!”

“朝房的事可能不确实。”石达开还抱着幻想,觉得流传言总喜欢把事实夸大一些,也许事实并没有像张遂谋听到的那么严重。

“不,这是确切消息。”

“也许确有此事,但我认为在人数上可能有夸张。”

“无论是五千人,还是十个人,哪怕一个人,做这种事都是无法容忍的。”

“若情况属实,那我更应当去。你们为我担心,我很感谢,但我跟东王一向关系不好,这一点北王也是知道的。你们不必为我的安全担心。”

石达开进入天京城,先奔天王府。

“北王之残忍,比东王更甚!”洪秀全道。

“这么说,果然像传言那样……”石达开是打着翼王的大旗,从码头进入城门,直接来到天王府的,他坐在轿子里,看不清街上的情况。

“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不过,确实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事了。只要跟东王稍有点关系的人,不分男女老幼,统统不放过。”

“还在进行吗?”

“还在进行……唉,你来晚了。”

“您不是太平天国的最高领导吗!为什么不动用您的力量阻止这场残酷的杀戮?”石达开想这么说,但他忍住了,低下头说道,“我马上就去北王那里,跟他好好谈谈。”

“他要是谈谈就能明白就好了。你务必小心!”洪秀全轻轻摇了摇头,他的眼圈有一道黑影。

“我会拿出诚心说服他。”

“可是,我说达开呀……”洪秀全用了金田村时期的称呼,这让石达开感到温暖。

“您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还是要有学问啊!跟没学问的人相处太难了……我最初以为宗教信仰和学问没有关系,现在才深深感到要建立信仰,必须要有学问。东王连字也不识,北王虽识字,但学问浅薄……不是浅薄,是什么学问也没有。在太平天国中,有很深学问的,只有你啊!我能依靠的也只有你啊!”

“惭愧!”石达开出了天王房间,带着张遂谋,准备离开天王府。

“达开先生!”

石达开听到一个女人叫自己,回头一看,西玲从长廊柱子后面走出来。两人在桂平洗石庵时就认识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石达开问。

“我想死你了啊!”

“为什么没头没脑说这样的话?”

“是我受秀全先生的委托,去南昌叫回了昌辉啊!昌辉却肆无忌惮地乱杀人!”

“太残忍了。”

“秀全先生呼来了昌辉也不对,而我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去当了他的使者,我也太愚蠢了。”

“使者没有责任。”

“我并不是天王臣子,本可拒绝这使命的。而我却按照天王的意思去了,结果弄成这样……我比您白长了二十多岁啊!”

“要设法说服北王冷静,我马上就去北王府。”

“还是不要去吧。即使没有天王的命令,昌辉也可能要杀死秀清的。昌辉是不能容忍有人在他之上的,你也很危险啊!”

“我在北王之下呀!”

“但是,就在太平天国中的威望来说,您比他要高得多,所以很危险。现在北王认为挡他前进道路的人,主要是您,而不是秀全。”

“不管怎样,不能就这样下去。我去和北王谈谈。”石达开紧咬嘴唇,快步走出天王府。

“您一旦觉察到危险,就立即逃出来!”西玲冲着石达开喊道。

“你是要跟我说教吗!”韦昌辉脸涨得通红。

“是想跟您谈谈,这一连串的事件,也该告一段落了。”石达开道。他并没有避开对方的眼睛。四目相对,韦昌辉的眼中露出凶光。

石达开心想,这样的目光,是不是意味着发狂?对方若真是个疯子,根本无可商谈!

“一连串的事件?”韦昌辉吐着唾沫星子,“是因为有罪才诛杀他们,是处刑!”

“东王——不,杨秀清确实有罪,诛杀罪人是应当的。不过,他的部下有什么罪呢?出桂入湘,最后进鄂,他们并非自己要求编入谁的部队,几千人只是偶然分配到杨秀清下面,进而驻扎在东王府里。他们究竟有什么罪!”石达开激动起来。

“住口!你这个狂妄的家伙!”韦昌辉大声吼道。

石达开意识到,对方已把假面具彻底抛掉了。

韦昌辉平常对人态度和蔼,从不开口骂人,但他笑脸下隐藏着阴险与狠毒。现在他杀了杨秀清,消灭了杨氏一派,假面具已经没有必要了。

“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好吧,如你所愿,我不说了。我这就回去。不过我还会再来的,我希望慢慢地……平静地跟您谈一谈。”石达开从椅子上站起,行了个礼,再次说道,“以后再来拜访。”

“还能来的话,那就来吧!”韦昌辉回道,语气有些狠。

石达开一边往外走,一边想起了往事。韦昌辉爱记仇,坚守“以牙还牙”的原则。杨秀清对下面的人一向专横跋扈,韦昌辉也曾受他的欺侮,虽然他一向俯首帖耳,极力忍受,但他从未忘记仇恨。他是“仇恨的怪物”。如今,韦昌辉露出了真面目,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家伙。

石达开出了北王府,走到轿子边,只听有人小声道:“上轿子,转过那边拐角时立即下轿。那里有一棵同样的槐树,向槐树旁的小巷里逃!有危险!我是谭七。”话声从一棵槐树后面传出。谭七的话,不会有错。

“老张,你也这么办。轿夫们该怎么办,我刚才已经教给他们了。”话声一消失,槐树后面迅速闪动了一个人影。拐角上果然有一棵大槐树。跟随轿边步行的张遂谋弓着身子,小声说道:“就在这儿!”然后跑进小巷。石达开从轿里跳下来,紧跟着张遂谋。

“从这门进来!”那是一家民房的后门,谭七仅从门里露出一张脸。

两人进了后门。五分钟后,谭七、石达开、张遂谋三人已来到一家民房楼上。楼前有个小凉台,凉台上放着一口大咸菜缸,他们藏在咸菜缸后面,俯视着下面。轿夫们已被北王府的军队包围。

“五千岁(指翼王)说他想起一件事要办,要和张大人从巷子里抄近道去。是……是在那里下的轿。这轿子是空的。”轿夫战战兢兢地说。这些话都是谭七教的。

“什么!空的?”一个队长般的汉子用脚踢着轿子。

轿子翻倒了,轿帘掀开,里面果然是空的。

“哪条巷子?”队长用手中棒子杵着地。

“是……从这里看不到,是……有棵槐树的地方。”轿夫一屁股跌倒在地,缩着身子。

“追!”北王府的军队有二十来人,跟在队长后面,朝相反方向跑去。

“好险呀!”石达开闭上眼睛。

“是呀。我本想半路上阻止您进北王府,没来得及。”谭七道。

“谢谢你。不过,完全想不到啊!”

“现在天京不正常了。”

“该怎么办呀?”

“回翼王府等于送死。”

“我还有家人呀!”

“只好听天由命了。现在只能考虑如何逃出天京,北王会全城戒严的。”

“密布罗网吧!”

“朝小南门去吧,那儿基本上没有北王的部下。他很快就会配备人去的,要逃就马上走。”谭七催促石达开。

韦昌辉发狂了,原因在于争权。或许也只能这么解释。无论是事儿,都要听自己的话,都要向自己低头。伙伴们回想起过去的韦昌辉——和蔼可亲,谦虚谨慎,不善耍弄权威——如今夺取权力的宝座,也变得极其残酷无情。

得知翼王逃走,韦昌辉当晚就包围了翼王府。石达开的主要部下在武昌前线,但还有一部分人留在翼王府里,韦昌辉杀了石达开的娇妻和幼子,还有留守翼王府的这些人。

石达开经芜湖去了宁国府,那里驻有他麾下的部队。他听到了全家被杀的消息,不由得感慨悲叹:“如果罗大纲还活着就好了!”

太平天国的权力结构建立在微妙的势力均衡基础之上。石达开跟罗大纲一向性情相投。罗大纲身经百战,石达开在南昌得以吸收大批从广东北上的天地会会众,扩大兵力,靠的是罗大纲。石达开曾与罗大纲联手,在九江大败曾国藩。只要这二人能紧密携手,韦昌辉肯定无隙可乘。可惜罗大纲去年战死了。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了。

石达开从宁国府来到安庆,这里集结着他麾下的大军。他向各地太平军发出檄文,要求“回师清君侧”。杨秀清的部下当然无条件地响应石达开的号召。尽管东王与翼王关系一向不亲密,甚至曾经暗暗对立,但现在情况彻底变了,他们都把北王当作不共戴天的仇敌。

罗大纲的军队也同一向友好的石达开军联合。桐城忠王李秀成的军队,大部分参加了石达开军,但李秀成暂时中立,杨秀清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的军队也被看作是准东王派。

石达开纠集了十万大军。

韦昌辉获悉石达开逃出天京后,决定让燕王秦日纲率一万五千军队追击,计划在石达开纠集各地军队前就把他打垮。秦日纲离开天京后,在芜湖前西梁山打败翼王的小股部队,但没有继续推进。北王人品太坏,东王人品确实不佳,人们对他专横跋扈亦大皱眉头,但现在,韦昌辉的恶人形象更为突出。何况追击石达开并非天王之意,人们对翼王的评价本就很好,现在他又成了天京的悲剧人物,声望甚高,秦日纲不得不深思。

“我若进攻石达开,一定会被人看作和韦昌辉是一丘之貉,遭到彻底的孤立。得啦,进攻清军吧!”秦口纲改变了目标。不管天国内部怎样混乱,清军仍是首要敌人。秦日纲进攻清军,自然不会引起石达开的反感。

李鸿章此时回到故乡安徽,率志愿兵收复了巢县东关,立了军功。进攻各地清军的秦日纲,等于为石达开向天京进军扫清了道路。

韦昌辉如坐针毡,焦躁不安。

石达开的密使已进入天京,要洪秀全处死韦昌辉和秦日纲,还附带一个条件,若要求不能实现,则率兵进攻天京,以自己的力量来惩处他们。

“这样下去,天国会亡的!”在天王府院子里,西玲不住地摇头。

“也许我还能回到武昌,虽然我已完全绝望。”余彩容道。

天京南边聚宝门外的大报恩寺宝塔,人称“天下第一塔”。

有文献记载,塔高三十二丈九尺,若果真这样,意味着高度超过百米。《大英百科全书》中记载,实际测量为二百六十英尺,也就是约八十米。总之,这座塔要比西安大雁塔和钱塘六和塔高得多。它不仅是江南名胜,亦被视为中国的象征。《南京条约》的草案就是在这大报恩寺塔下制订的。当时来中国的洋人都要参观这座塔。

天下第一塔眼下正遭到破坏。命令是北王韦昌辉下的。由于被炸药炸了好几次,天下第一塔的内部已被破坏,但外形仍完好如旧。

“爬到塔上去,从上面把塔一层层削掉!”韦昌辉下令。

石达开大军已经逼近,为了不让石达开利用城南这座巨塔作为攻城基地,他想事先把塔毁掉。以前太平军进攻南京时,清军也曾想过毁掉这座塔。太平天国毁坏佛寺宝塔当然不会招致反感,但这塔是当时中国的一个象征,是艺术品。南京的老百姓看到宝塔被毁,都在暗暗叹息。这倒不是出自宗教信仰,天下第一塔是他们的骄傲。

这座塔是明成祖永乐帝敕令建造的,永乐十年(1412年)动工,宣德六年(1431年)才建成。宝塔共九层,八角形。永乐帝建大报恩寺是为了供奉他的生身母亲。按史料记载,他的母亲是明太祖洪武皇帝的正妻马皇后。但实际上,他的生母可能是后宫里的一个高丽妃子。据说当时后官里有个高丽妃子身怀龙种,孩子一出生,马皇后立即将婴儿夺去收养,并令妃子自尽,这孩子就是后来的永乐帝。永乐帝长大当了燕王后,终于知道了真相。传说真伪难以确定,也许是因为大报恩寺宝塔太雄伟、漂亮,因而人们编造了这样一个可以与它相媲美的故事。

天下第一塔的表面是用白琉璃砖砌成的,有着独特的风情。九层塔顶则是五色琉璃瓦,色彩鲜艳,极其华丽。建塔之地,传说正是三国孙权建造阿育王塔的地方。

“佛教虽是印度妖教,但毁掉那座塔也太过分了!”洪秀全道。他的两个哥哥终日跟在他身边,可谓形影不离。

洪秀全本名仁坤,在三兄弟中最小,大哥仁发,二哥仁达。杨秀清极力不让天王兄弟参与政务,也达到了目的。杨秀清掌握着“天父下凡”这绝对的武器,仁发和仁达若过于露面,立即就会受惩罚。因此,这两兄弟整日里胆战心惊,主动置身于太平天国的政治之外。杨秀清一死,“天父下凡”没了,天王的两个哥哥也就没必要害怕谁了。而在天王看来,东王专横,北王跋扈,不知还能信任谁。“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家人好。亲哥哥是可以信赖的!”这两个庸碌的哥哥常在天王耳边这么说。

“不行啊,毁掉那座塔,一定会受到惩罚的。韦昌辉的日子不会长久。”洪仁发道。

“我就要对他施加惩罚,对他施加惩罚的是我!”天王道。

愚蠢的洪仁发听到弟弟说的话高兴得了不得,把这话在天王府里传开了。天王府中的厨师、杂役,混杂着北王的奸细。于是,这两句话当天就传到了韦昌辉耳里。

“是吗?惩罚?”韦昌辉冷笑,“先毁掉那座塔,接下来我还有非干不可的事呢!”他要袭击天王府,杀死天王,做天国的首领。

石达开的密使带来的要求,韦昌辉也知道了。天王的两个哥哥天真地以为天王府就是个密封的世界,什么话都说。洪仁发在厨房高声谈论:“那个在洗石庵里待过的蓝眼睛女人说得没错。万岁慨叹没有直属的军队,那女人就说,全天京的军队本来都应该听天王的命令呀!不错,只要一发命令,谁敢违抗圣旨!”洪仁发就喜欢厨房。

西玲并不是给洪秀全鼓气,她只是如实说而已。

“北王军队不多,秦日纲已带一万五千兵出了天京。”

“尽管北王在不停搜查,东王残党仍潜伏在天京城内,等待时机报仇。”

洪秀全意识到形势对自己极其有利。阳历十月中旬,他向天京附近的部队首长发出密诏。

东王堂弟杨辅清在江西,石达开同族石镇吉在镇江,他们对北王恨之入骨。天京附近的太平军正向天京靠近,韦昌辉当然知道,他已四面楚歌。

秦日纲率大军出了天京,却不攻打石达开,一味地跟清军作战。必须要把秦日纲叫回来。可是,无论派出多少使者,秦日纲就是不愿回天京。秦日纲十分了解天京的形势,现在回天京,下场十分不妙。他打算把战场当成避难所,等待着暴风雨过去。

“这小子根本就不想回来!”韦昌辉说罢,吐了口唾沫。秦日纲指望不上了,只有尽快袭击天王府。“什么时候动手呢?”他抱着胳膊,抬头仰望着已毁坏一半的天下第一塔。

“已经尽量集中爆炸,再有一两次就可以连根干掉!”

听到爆炸负责人的报告,韦昌辉暗中打定了主意:“好!塔倒之日,冲进天王府!”

阳历十一月的第一天。

韦昌辉从早到晚都注视着天下第一塔。塔座部分很棘手,爆破了五次,宝塔才从世上永远消失。

天王府抵抗之猛烈,远超韦昌辉的预想。天王府里有许多女官,这些广西女人没有缠过脚,力气很大,她们都武装起来战斗了,据说她们比江南的汉子还善战。

北王军队的士气之低,也超过了韦昌辉的预想。他稍一不注意,就有大批士兵逃跑。以前袭击东王府时的情况跟现在大不一样,北王部下长期咬牙切齿地忍受着杨秀清的专横,袭击东王府时,士气自然高涨。但现在袭击天王府,他们根本没有这种心情。天王深居天王府,很少露面,一般人都觉得他似乎在受东王压迫,虽身居高位,却十分可怜。进攻一个既不暴戾也不残忍的君主,士兵当然没有热情。而且在袭击东王府以后,士兵们也觉得“搞得太过了”。整整进攻了一天,未能攻进天王府。

韦昌辉决定暂时休战,第二天再发动进攻。就在那时,突然传来一片呐喊声,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从包围天王府的韦昌辉军背后猛扑过来。

“镇江的军队现在不应该到呀!”韦昌辉早就分析研究了城外的情况,附近的部队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达。

“是傅学贤!”传令兵跑进来报告。

“这小子果然还在!”韦昌辉紧咬嘴唇。他连日来搜寻东王残党,其中最不好对付的傅学贤一直下落不明。有消息说他已逃出天京,这令韦昌辉一直很担心。

“多少人?”韦昌辉问道。

“不清楚。很多,大约有两千,不,三千吧。”传令兵眨巴着眼睛。

“不准信口胡说!”韦昌辉大吼一声。

传令兵见韦昌辉大发雷霆,以为要杀自己,一溜烟跑掉了。既然被起用为传令兵,当然是得到韦昌辉信任的人,可是,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在破坏天下第一塔期间,傅学贤一直在悄悄召集东王残党,他欢迎无所属的士兵和一般的老百姓。有人注意到傅学贤的活动,但谁也没去向韦昌辉报告。韦昌辉完全失去人心。

天王府大门打开,从里面冲出了御林军。韦昌辉只有两千人,前后受到夹击。没有人愿帮韦昌辉从这里逃出去。他已是孤家寡人,一个人盘腿坐在天王府前广场上,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

“喂——!北贼在那儿!”

韦昌辉平时动作敏捷,现在连逃跑的气力也没有了。他被俘后,受“肢解”之刑——先砍下脑袋,然后把身体砍成碎块。

“首级送到石达开那儿去!”洪秀全道。

东西南北四王全部死了,现在这个国家只有依靠地位仅低于四王的翼王石达开了。要取得石达开的欢心,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比韦昌辉的首级更为有效。韦昌辉的身子被割成二寸见方的肉块,悬挂在城内各处。肉块旁立着牌子,上写:“此乃北奸之肉,准看不准取。”

西玲早就想回上海了。“你看到了另一种地狱啊!”她说。

余彩容使劲儿点点头。

“我要把你从这儿带出去。武昌现在正在打仗,先去上海吧!”

“真的?我能从这里出去吗?”

“嗯,已经跟万岁爷说了,他准了。”

“真的?”彩容的眼睛闪闪发亮。

“简直像做梦啊!不过,万岁爷还是准了。”

“我和他是老朋友,特别要求他,他就准许了。”

西玲没有告诉余彩容,她是怎么说服洪秀全的——“我希望天京永远不会告急,但做好准备还是必要的。有一个问题必须考虑,是否把子嗣全都放在天京。已经出生的孩子这么可爱,您恐怕不忍他们离开吧……但至少,今后出生的孩子……我想把余彩容带到上海去,她已怀了您的孩子……”洪秀全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彩容怀孕的事,是西玲编造的,她只想把彩容从这牢狱般的地方带出去。

杀死韦昌辉的一部分军队立即被派出去逮捕秦日纲。秦日纲的一万五千名士兵爽快地交出了他们的总司令。

“天王圣旨的威力就是这么大!有了它,什么都能办到。”洪仁发高兴地叫嚷着。

韦昌辉和秦日纲的首级用盐腌着,送到了石达开那儿,同时还送去了一封诏书,要求石达开“归京辅佐天国”。

石达开从安庆出发回天京。西玲带着余彩容,在南京城下登上了去下游的船。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ysxl/lsgs/2670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