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怪才狂士

王闿运:当狗钻入金貂群

历史大观园 怪才狂士 2020-05-15 12:10:35 0 王闿运

袁枚有诗曰:“金貂满堂,狗来必笑。”这本是在讽刺当时的社会现象——达官贵人穿着金貂皮的华服,平头百姓想见他们,必须打通各种关节,就像一条狗钻入金貂群中,忍受别人的冷眼。晚清名士王闿运却自诩为闯入金貂群的狗,认为自己“来去倏忽,乃有神龙之势”。

王闿运:当狗钻入金貂群

王闿运生性特立独行、玩世不恭,其行事风格饱受争议。钱钟书之父、古文学家钱基博在《近百年湖南学风》中写到他,开篇就以“名满天下,谤满天下”这两个反差极大的短语来概括其一生。有一次,王闿运去拜访曾国藩,曾国藩正好有事没时间接见他。第二天,曾国藩派人去请他吃饭。王闿运极不爽,很傲娇地说:“好讨厌哦!我大老远的过来,就是为了吃他一顿饭的吗?我是那种随意就能打发的人吗?”坚决不去!打点行装就坐船走人了。连曾国藩这样在晚清政局中举足轻重的非凡人物,他都不放在眼里,更别提一般人了。

一天,湖南巡抚陈宝箴随口跟王闿运说起湖南人杰地灵,言下之意貌似很羡慕。这显然是廉价赞美,湖南人王闿运听着极不顺心入耳,瞅瞅旁边伺候着的仆人,神秘兮兮地对陈宝箴说:“那确实。你别看这些小崽子现在卑贱,穿布衣,干粗活,指不定哪天就走了大运,也能弄个总督、巡抚啥的干干了。”这话绵里藏针,早年参加湘军出身的陈宝箴臊了个大红脸。

几年后,另一位湖南巡抚端方也受了王闿运的气。一次,王闿运在端方家闲坐。端方拿出一个珍藏多年的异形古瓷瓶,跟王闿运炫耀,嚣张得不行。王闿运拿着把玩了半天,来了句:“这古瓷瓶真不错,有年头了,见过不少世面,的确是古董,只可惜……”端方忙问可惜什么。王闿运憋着坏说:“可惜这货既不端也不方,真叫人没辙。”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端方有火没处发,气得很想转身挠墙,将王闿运的祖宗八代问候十八遍。

1912年,王闿运八十岁大寿那天,他在饭店大摆生日宴,一身清朝装扮,招待宾客。湖南省长兼督军谭延闿去给王闿运贺寿,一看老寿星居然身穿马褂,头戴红顶,还挂着朝珠,就调侃他说:“清朝都亡了,你还穿成这模样,唱大戏呢你?”王闿运也逗,上前拽了拽谭延闿的西装袖子,诙谐地打趣说:“彼此,彼此,一笔写不出两个‘闿’字。咱哥俩穿的都是洋皮子,正所谓豁子吵嘴——谁也别说谁!”谭延闿当时就囧了。

1914年,袁世凯聘请王闿运担任国史馆馆长。老爷子到北京就职时,有人问他:“您老都一把年纪了,不在家颐养天年,何苦大老远跑来当这个芝麻官?”王闿运捋着胡子,慢悠悠地说:“这世上最容易的事,就要数当官了。我年轻时,啥事都能干,现在老了,啥都做不了了,只好来当官啰!”

王闿运到京后,袁世凯召集百官为他接风洗尘。吃喝已罢,袁世凯殷勤地陪他喝茶、聊天,王闿运照单全收,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总统”的服务,还一口一个“大侄子”地称呼袁世凯。在返回住处的路上,王闿运对随从吐槽说:“嘿,这袁小四还挺会来事儿!”

为讨好王老爷子,袁世凯派专人陪他游览京城各大名胜古迹。一天,导游带着王闿运到处游玩,经过内阁总理衙门,老爷子指着大门就喊:“快看,快看,动物园耶!”导游一愣神,回道:“老爷子,您老确定眼睛没花吧?这里是总理衙门,哪是动物园啊?”

王闿运斩钉截铁地说:“我看得清楚着呢!这就是动物园。你瞅瞅,这里面有内阁总理熊希龄,他是湖南凤凰人,凤凰是飞禽,而熊(熊希龄)、猿(袁世凯)是走兽,有飞禽还有走兽,不是动物园,是啥?”国宝级的老爷子如此戏谑国家高层领导,让导游很是无语。

后来,随着袁世凯称帝脚步的加快,王闿运对他的反感与反对有增无减,甚至在国史馆门上贴上一副对联: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横批:旁观者清。将袁世凯狠狠损了一通。

王闿运平生最喜“搭天梯骂人”,在晚清风云际会、诡谲多变的动荡时代,他滑稽玩世,庄谐杂出,对达官贵人讽刺一针见血,不愧其“狗入金貂群”的自喻。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gcks/120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