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中国历史 > 魏晋风度

三国时期的朝贡与中国皇帝的正统性

历史大观园 魏晋风度 2020-05-21 14:09:52 0

越南与朝鲜

三国时代的政治形势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受魏、蜀、吴三国关系的影响,也被三国周围的各民族、国家的动向所左右。同时,三国之间的抗争,实际上也给周边各民族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也就是说以三国为中心的东亚地区整体的复杂的相互关系,决定着这个时代的变化。卑弥呼所统治的邪马台国当然也是其中的一员。

从中国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东、南面临大海,而西、北则怀抱沙漠和高山与外部世界隔绝。中国自古以来延绵不断地保持着自己独自的文化,进而形成了一种视自身为世界中心的中华思想,与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在这种闭塞的环境中,比较容易联系的外部世界是位于东北和西南的朝鲜和越南。这两个地区从陆路或海路都能很容易地到达。从山东半岛北部出发,经由散在于渤海的庙岛群岛北上,能够到达辽东半岛最前端的旅顺(今大连市),从旅顺再沿海岸东进就到朝鲜半岛的平壤了。南边,从广东沿海南下,就能到越南首都河内的外港海防港。自古以来这两个地区就与中国有着密切关系,现在越南和朝鲜半岛对中国来说还是最亲密的,因为亲密所以也是关系特殊的外国。

公元前110年,汉武帝消灭了势力范围在今广东到越南北部一带的地方政权南越,在今越南北部地区设置交趾、九真、日南三个郡。接着,又在公元前108年,消灭了朝鲜半岛北部的地方政权卫氏朝鲜,在此地设置乐浪、临屯、真番、玄菟四郡。不久废临屯和真番两郡,玄菟郡亦撤回北方,朝鲜半岛仅剩乐浪郡。总之,整个汉代,朝鲜半岛北部和越南北部这两个地区基本上都在中国的支配下。

中国的混乱与独立政权诞生

但是到了后汉末期,中国本土开始混乱,这两个地区重又建立了独立政权。一个是势力范围以辽东半岛为中心,涵盖包括朝鲜半岛北部和山东半岛北端环渤海地区的公孙氏政权,另一个是越南北部的士燮政权。公孙氏和士燮在表面上分别服从于魏和吴,但两个政权却对各自的地域保持着实质上的支配,对三国时期的政治状况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公孙氏曾与吴有过接触,士燮也不是等闲之辈,当雍闿在蜀国南部叛乱企图勾结吴国时,士燮曾从中牵线。汉朝初期以来,这两个地区的历史展开可以说非常相似,但也还是有不同的地方。

位于越南南部的林邑、扶南等国以及其西部东南亚一带,在中国文化传入以前已经受到西方印度文化的强烈影响。因此中国文化的南下到越南北部就止步了,反倒是佛教等印度文化从这里又传向中国。相比之下,朝鲜半岛以东不存在能够与印度匹敌的文明国,所以在中国看来这里还属于野蛮的不开化地区。孔子曾说如果自己的理想在中国不能实现,就要乘筏东渡。结果正如他所说,这个地区一经传入中国文化,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渗透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这种文化渗透使这一地区很早就出现了一些模仿中国国家体制的类似于小中国的国家。相反的越南脱离中国支配,形成独立国家,要到更晚的十世纪了。

而且从后汉末期到三国时期,为了躲避本土的战乱,大量流民移住到这两个地区。当时越南北部客居了大批文化人,产生了牟子《理惑论》这样的阐述中国文化与印度文化交流的著作,而在北方,虽然也有邴原、管宁等少数学者避难辽东,但是更往东的乐浪就完全找不到文化人的行迹。对当时的人们来说,朝鲜半岛是一个只有官吏、军人、商人以及流放者才去的未开化地区。而更远的日本,完全还是一个未知之地。

此外,中国西北部,也就是西域的沙漠地带有许多绿洲都市国家,这些国家自古就以丝绸之路而闻名,汉武帝时张骞开辟了交通通道,后汉初期又经班超的努力,汉朝的势力范围逐渐扩大到这一地区,可以说自古以来就一直与中国内地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种关系到三国时代也基本上没有变化。佛教最早也是通过这条途径传进中国的。与匈奴、乌丸、鲜卑这些给中国带来无限烦恼的北方游牧民族的侵略和反乱相比,上述三个地区,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一直是中国和平外交的对象。

三国的朝贡比赛

所谓和平外交关系,对于汉代以后的中国来说,不外乎册封朝贡关系。因为中国皇帝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统治者,所以不可能和外国君主平起平坐。对于鞭长莫及的那些地域,只要其君主承认中国皇帝的正统性,表示服从,并朝拜纳贡,中国皇帝就承认他对这一地域的统治权(册封)。这样,平和的外交关系才能够实现。

所以对于中国皇帝来说,只要有外国朝贡,就能证明自己是正统的皇帝。如果对方主动来朝贡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如果不来,则不惜向对方去要求。而对朝贡一方来说,朝贡所带来的朝贡贸易对朝贡国极为有利,而且又可以借助中国的权威来吓唬自己的国民或者周边地区,所以一般都愿意积极地朝贡。不管怎么说,皇帝每一次都要向前来朝贡的各国使节表示盛大欢迎,并向臣下和国民显耀。直至今天,我们看中国的电视新闻,只要有外国元首访问,头条报道大多是中国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国元首的场面。虽然现在已经和朝贡没关系了,但是从有必要大力向国民宣传很多外国都跟中国保持良好外交关系这一点上,古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也许是不得不统治一个领土广大的多民族国家的中国政治的宿命。

三国时期的朝贡与中国皇帝的正统性

98 三国志写本残卷(东京书道博物馆藏)1924年新疆鄯善县出土“吴书”的局部,为现存《三国志》最早的写本。1965年在吐鲁番市发现基本上同时期的写本

让别国朝贡对于任何统一王朝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更不用说同时有三个皇帝存在的时代了。尽可能多地招到朝贡国,不但能向国内还能向敌国显示自己的优越地位,有时还能带来军事或外交上的直接利益。辽东公孙氏前来朝贡,孙权欣喜若狂,就是这个道理。下边就从这个视点来看一下上述三个地区的情况。

首先西域可说是魏的势力范围。文帝黄初三年(222),鄯善(后为楼兰)、于阗(和田)、龟兹(库车)等各国朝贡,随后太和三年(229)大月氏国王波调派使者来朝,魏封波调为亲魏大月氏王。景初三年西域诸国献上火浣布。但是如果诸葛亮文集中记载的建兴五年(227)“凉州诸国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余人诣受节度”可信的话,那么就说明蜀国在此地也有某种权益。刘备曾对孙权许愿说,如果夺取了凉州,就把荆州还给吴。这说明刘备一直有这个野心。虽然没有可证实的资料,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蜀应该向西域做了不少工作。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魏也肯定不会坐视无睹。

正统性与外交战

相对而言,南方的越南北部因为地理关系,只能是吴的独家买卖。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过,黄武五年(226)士燮死去,吴将吕岱乘机消灭了士氏政权,当时吕岱就要求扶南、林邑、明堂各国向吴进贡;赤乌六年(243),扶南王范旃派使者献上戏乐人(曲艺和乐师)及方物(地方土特产)。《三国志》的记载虽然只有这一件事,但是恐怕朝贡不止这一次。而且吴国的这个独家买卖也并不是就没有受到魏和晋的骚扰。蜀灭亡后(264年),交趾的吴将吕兴反乱,魏授予都督交州诸军事称号,重派交趾太守前去镇压,但是却以失败告终。四年后的泰始四年(268),晋终于成功占领这一地区,于是向吴朝贡的林邑和扶南就又转向向晋朝贡。但是后来经过激战,吴国又夺还了这一地区。

最激烈的争斗当然要数魏吴之间围绕辽东和高句丽的争夺战。对于魏来说,这一地区就像是头顶上的屋檐,其重要性远远超出远离自己的西域诸国。当这两者在孙权的外交攻势下倒向吴国时,虽然只是一时的,但对魏的刺激却很大。不难想象,魏肯定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策动两者回心转意,结果是两者都向魏献上了吴国使者的首级。即使这样魏还是不放心,刚一腾出手来,司马懿就在景初二年(238)灭了公孙氏,接着将军毌丘俭又把高句丽痛击得体无完肤。

总之,围绕三国周边诸国以及诸地区的外交战,也是三国之间外交战的重要一环。

这里的问题是,比辽东半岛和高句丽更远的朝鲜半岛,特别是南部的三韩诸国,还有隔海相望的倭国,这些地区是否真的就像《三国志》所记载的那样,只有魏在这里搞独家外交?还是说吴也有所参与?或者像吴插手辽东和高句丽时那样,魏对吴插手这一地区的可能性是否有深刻的认识?这些问题对于我们理解邪马台国以及三国时代的政治形势,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zgls/wjfd/150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