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习笔记 > 中国历史 > 宋元文明

蒙古征服——工匠、技师和伎乐人

历史大观园 宋元文明 2020-06-29 21:58:55 0


尽管蒙古军及其家眷离开了蒙古草原,但也有其他的人群迁入(常常是非自愿的)。商人和传教士蜂拥进入蒙古草原,是希望行大运或者想到哈剌和林向大汗传教以拯救人们的灵魂,另一些人则成为帝国的劳动力。当蒙古人攻下一座城市或者王国时,如果他们发现了有技能的人,例如工匠、手艺人或技师等,这些幸运的灵魂就能免遭屠戮,而被送往特定的地点,为蒙古人工作。他们可能会加入蒙古军中,并成为炮兵或技师。不过,其他工匠则被派去为蒙古宫廷制造物品,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金银匠巴黎人威廉·比希耶(William Buchier),据鲁布鲁克记载,他曾在哈剌和林设计并制造了著名的银制酒喷泉。

除了哈剌和林,最著名的地方是镇海城。镇海是蒙古朝廷中的一名高官,他于 1212 年在蒙古草原的中西部建造了这座城,起初是作为军事据点。这座城市逐渐扩张,城中有一座颇具规模的作坊,里面有汉人工匠,其中很多人在 1265 年左右被允许回到华北,在大都和上都附近工作。 这可能是忽必烈战胜阿里不哥并拒绝给予海都等人技术资源的一个结果。另一座城市拜八里(意为“富饶之城”)建于色楞格河畔,成为珠宝与金器的设计和制造中心。在蒙古草原上建立这些制造中心是个合乎逻辑的选择,这也使后勤制度的建立变得必要,以向居民供应食物和工作。当然,这也增加了前往蒙古草原的交通运输。

而蒙古草原并不是唯一的工业生产地。蒙古人在叶尼塞河上游支流沿岸建立了一座丝织品制造中心。 西伯利亚在历史上并不以产丝闻名,但是这显示了蒙古人的能力,不仅迁移了工人,也给他们提供原材料,由此控制了奢侈品的生产。这里和其他一些地方生产的主要产品是蒙古宫廷极为热衷的织金锦,又称“纳失失”。生产这种织物需要大量的丝和黄金。丝基本上来自中国,而生产中心则设在蒙古草原和西伯利亚,相对靠近蒙古草原西部的阿尔泰山和叶尼塞河流域的金矿。这样一来,就降低了制造纳失失的成本。1 盎司黄金能够变为长 80 千米的线,缠在一条基线上,则可以产出长 1,600 千米的线。 尽管生产纳失失所需的黄金并不多,但是使纳失失生产中心靠近更为昂贵的黄金的产地是说得通的。丝也十分昂贵(确实是丝而不是黄金成了元帝国通货的准备金),但是用驼队运输大包的丝显然比运输小包的黄金更加容易,因为黄金比丝更容易消失。

当然,要想获得黄金,除了强力的后盾还需要有技术的劳动力。蒙古在列格尼茨战胜波兰和条顿骑士团等势力的联军之后,蒙古诸王不里带走了所获的俘虏,其中有数量很大的一队日耳曼金矿工人。这些战俘在中亚度过了余生,在距今塔什干东北约 270 千米处的塔剌思附近为不里工作。 蒙古通过入侵花剌子模帝国一战,也获得了数以千计的技术工匠。尽管我们不应完全相信拉施特的估计,他说蒙古人将 10 万名工匠迁往“东方之地”(bilad-i sharqi),但毫无疑问,到来的工匠确实是数以千计的。

荨麻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位于今北京附近。荨麻林迎来了 3,000 名撒马尔罕织工,而北京以西的弘州 则迎来了 3,000 户中亚织工以及 300 户金朝织工。确实,考虑到日耳曼矿工的困境,蒙古人似乎是将获得的工匠迁到他们有需要的地方。 我们知道,哈剌和林的工匠人户是被绑定在其职业上的。蒙古人也将这一政策移植到中国,以确保商品和服务的持续生产,这可能也应用于所有的工业中心。

尽管蒙古人倾向于在帝国内部迁移工人以满足蒙古朝廷的需求,但是他们也明白那条谚语:“只工作不玩耍,聪明孩子要变傻。”诚然,就像今天一样,摔跤一直是蒙古人最喜爱的娱乐活动。尽管在成吉思汗的早年生涯中,摔跤手的竞技是为了娱乐和政治的目的, 但在帝国时期,摔跤成为取悦大汗的一种重要表演。窝阔台侧近的摔跤手中既有蒙古人,也有钦察人和汉人。 绰儿马罕甫一征服伊朗和外高加索地区,窝阔台的摔跤手中就加入了伊朗人和谷儿只人。摔跤如此流行,以至于成吉思汗后裔诸王甚至在出征期间安排了洲际冠军赛。蒙哥派出他最好的摔跤手(一名蒙古人)挑战旭烈兀的属下。旭烈兀最终找到了一名亚美尼亚人,打败了蒙哥的冠军。 正如爱尔森所指出的,考虑到蒙古摔跤手旅行了 4,500 千米之遥,那么成吉思汗系的摔跤联盟(如果我们可以这样称呼它的话)就是史上第一次“真正国际性的(甚至是完全世界性的)体育比赛”。

其他的娱乐工作者也在穿越帝国而移动,包括舞者、小丑、杂技人和伶人等。其中一些是作为贡品进献而来的,另一些则像其他时代一样是前来谋求工作的。应用七声音阶的元代北方杂剧 由于蒙古人的支持,其流行程度超越了南方的戏剧形式。 音乐不仅是一种基本的娱乐形式,也出现在宫廷和官员商议政事的场合,蒙古帝国时代的数位旅行者都观察到了这一点。 在大汗举行宴饮之时,乐手们便在现场奏乐。在帝国东部,我们可以看到波斯乐手,而在帝国西部,我们也能听到中国旋律。在一些地区,我们还能看到由各种乐手组成的乐团。当然,将来自帝国各地的乐手和乐器组合起来,可能会引发潜在的不和谐。不过,乐手们找到了改编旋律的方法, 并带来了技术和乐器的交流。

一定不能被排除的就是对女性的获取。正如成吉思汗的奋进和繁育所证实的,蒙古人并不厌恶性。 他们将女人带回,充当妃妾和奴隶。有些女人成了仆人,或者入侍贵族家庭。帕莎(Pascha,也被称作 Paquette of Metz)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匈牙利被掳并被带到了哈剌和林,成为一位蒙古诸王的侍女,之后获许嫁给了一名命运相似的罗斯人。 女人被视作战利品来瓜分,而大汗当然应该得到最美丽的女人。随着蒙古人建立起统治,女人便成了纳贡的一部分。据说,蒙古人要求安提阿投降之时,索要的贡品中便包括 3,000 名处女。

元朝宫廷获取贡女的方式则变得更加复杂,有专人负责筛选进入大汗后宫的女子。 在元朝后期,高丽女子较受偏爱。但这些横穿帝国的女子,并非都是为了满足蒙古人的性欲或者担任劳力。婚姻也是很关键的,进入蒙古宫廷的高丽女子不仅成为妃妾,还能成为正妻。 此外,蒙古女子也成为各个地方统治者的妻子。如果一名女子出自成吉思汗系,那么她的丈夫就拥有了“驸马”的头衔。成吉思汗系的公主统治着自己丈夫的领土,或者保障其领土的稳定。联姻也为那些未臣服的统治者提供了一些安全保障,一个例证便是月即别汗的第三位妻子拜占庭公主巴牙伦(Bayalun)。 尽管拜占庭帝国从未臣服于蒙古,但是在蒙古人眼中,君士坦丁堡可能已经是一个属国了,因为伊利汗阿八哈娶了拜占庭公主玛莉亚·德斯匹娜(Maria Despina)。同等重要的是,妻妾们能够对蒙古的政策产生影响,例如宗教方面的事务,但有时也有文化方面的影响,从而造就了世界文化更大范围的传播。

随着蒙古的大规模军事征服,军事知识的传播不可忽视。尽管突厥人中不仅有参加蒙古军队的,也有加入蒙古敌方军队的,但是在蒙古帝国全境都进行着军事技术的传播(前文已有讨论),同时也有族群的扩散。在蒙古的军事机器中,除了蒙古人和突厥人,还有其他族属的人们在服役,他们都远离自己的家乡。例如,曾有 1,000 名汉人技师随旭烈兀来到帝国西部,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些人后来回到了家乡。中亚和中东的技师则前往东亚服役。在元朝皇帝的怯薛侍卫中,我们可以看到斡罗思人和阿兰人, 而西蒙古的斡亦剌人则在中东作战,并最终投靠了马穆鲁克。 在蒙古帝国解体之后,并非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有些人得以回乡,并带回了更为广阔的世界观。

最后,我们不能无视蒙古帝国中知识分子的地位。正如第 7 章中所论,许多宗教学者和苏非的迁徙,助力了伊斯兰教的传播和新的知识中心的建立。这同样发生在其他宗教身上,例如景教,列班·扫马(Rabban Sauma)和玛·雅巴拉哈(Mar Yaballaha)由元朝前往伊利汗国,并在那里成为景教的高级领袖。 此外,我们还能看到横贯蒙古帝国的世俗知识分子。蒙古的精英阶层允许有知识、有抱负的人(例如马可·波罗)与中亚人一起在东亚的政府中供职,伊本·白图泰也能在他的旅程中找到工作。通过其旅行记的出版,我们得以知道他们在帝国之外发挥了怎样的影响。至于另外一些曾穿越帝国的旅行者,他们没有留下详细的旅行记,但肯定也讲述了很多故事,点燃了人们的想象力。

被迫的迁徙和逃亡改变了欧亚大陆的人口状况,也有一些人则是自愿的。这些人对于人口状况的影响不大,但可能正是他们对文化、思想和物品的传播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zgls/sywm/1620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