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隋唐气象

唐朝帝国——被看成异族的佛教徒

历史大观园 隋唐气象 2020-07-07 09:44:54 0


除了使者、商人、艺人和士兵,唐朝另一个颇为重要的外国元素是佛教僧侣和香客。印度和中亚绿洲城镇早已提供了博学多才的僧侣和学者,他们将密宗和其他教义引入中国,尽管这些宗教已不再像以前一样具有影响力。更为重要的是,大量朝鲜和日本的佛教徒涌来拜访中华名刹宝寺,并在著名寺院学习。他们的游历使得坐落着许多寺院的农村和遥远山区也出现了外国人的身影。祆教(马兹达是其最高神)、摩尼教和景教的信徒,以及犹太人也以商人和传教士的身份进入中国,不过佛教仍是最重要的外来宗教。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唐代佛教在多大程度上保持“外来”宗教的性质?在过去几个世纪中,佛教已经与中国文化紧密缠绕,曾经在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中促进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东亚文化圈的形成。此外,在唐代,在中国发展的本土佛教宗派开始成为主导,大部分民众庆祝佛教节日,以佛教形式祭仪死者。然而,在某些方面,与道教和儒教这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相比,佛教对于许多人而言仍然是一种外来宗教。佛教的起源就显示了它的外来性,一些艺术把佛陀和他的追随者们描绘为外国人(图18)。反佛论者同样强调佛陀是一个蛮夷之人。最极端的反对声是道士傅奕在7世纪20年代提出排佛的呼吁表文《请废佛法表》:

碧海无夷之神……共遵李孔之教,而无胡佛故也……降斯已后,妖胡滋盛,大半杂华……儒士学中,倒说妖胡浪语。曲类蛙歌,听之丧本……劳役工匠,独坐泥胡……在西域胡人因泥而生,是以便事泥瓦塔像……封周孔之教,送与西域,而胡必不肯行……然佛为一姓之家鬼也,作鬼不兼他族,岂可催驱生汉供给死夷?

唐朝帝国——被看成异族的佛教徒

图18《佛祖之死》壁画局部,其门徒为胡人形象

诸如此类的抨击遭到了来自佛教核心集团的反对、大多数朝廷官员的蔑视和皇帝的否定。不过自从皇室家族宣称其血统来自老子并支持把道教列为首位,傅奕愤怒说出的一种弱化说法成为可被接受的朝廷学说。

这篇表文是将奉儒教为正统的中国和信仰佛教而非中古先贤教导的中亚外部领域对立起来的世界观的一个早期例子。借鉴中国宗教的基本分类法,傅奕强调佛陀并非可以从信徒那里任意得到供物的“神”,而是只能从其自己亲属那里得到合法供品的鬼魂或祖先。这个论点将适于中国人的信仰与适用于蛮夷的信仰区分开来,论证了虽然信奉佛教对于印度人而言是合理的,却不为中国人所接受。

一些儒士也攻击佛教,称其为一种野蛮的输入品。其中最为人知的是韩愈的《论佛骨表》:

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流入中国,上古未尝有也……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

在这篇表文中,韩愈明确地将佛陀和充斥首都的外国贡使联系在一起,呼吁对佛教和那些久留长安的外国使节强行驱逐,这些使节靠唐朝供养维持着舒适的生活。尽管韩愈的语气与傅奕相比更为克制,没有民族仇视的用词,而是替换为由朝廷实际实行的约束异族出入的愿景,但将佛教定为一种外来信仰仍是其中心论点。

有些人强调佛教的外来起源,另一些人则强调其外来的教义和实践。最显而易见和最常被谴责的是僧侣剃度的惯例。这违背了一项基本的儒家规范,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剃度也将佛教与一些胡人联系在一起,尤其是突厥人,他们将头发全部或部分剃光(以后在清朝时也会由满族人强加给汉人)。在对佛骨圣物的公众朝拜活动中的严重而狂热的伤残身体行为,如焚烧或切掉手指,也类似于在非汉族的哀丧仪式中以严重自残方式表示悲伤。

甚至佛教徒自身也常常接受这个宗教的外来特征。一些人将印度置于世界的中心,把中国降到边缘位置。其他人将佛教描述为与儒道平行的信仰,它们都在不同文化中表达了此类真理。尽管这些模式都认为佛教是优于或平等于中国思想和教义的,但他们也都接受佛教是外来的观点。重要的朝圣者,著名的唐早期的玄奘和唐晚期的义净和尚,也认为佛教是外来的。这些和尚经过长途的艰险跋涉到达印度,在异国待了数十年,因为他们相信佛教的终极真理可以在那里找到(图19)。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他们途中的见闻在中国能找到一位听众,例如太宗皇帝对玄奘的热情接待,这是因为他们提供了外部世界的信息,而不是因为他们提供了关于佛教的信息。寻求佛教经文,建立与外国人的联系与实行中华外交政策之间的紧密联系再次确定了佛教的外来性质。

唐朝帝国——被看成异族的佛教徒

图19敦煌壁画。描绘了一位朝圣者从印度带回经书卷宗,身边还有一只老虎相伴

但是,佛教外来性质最明显的证据是胡僧的存在。非汉人僧侣在中国文学中变得令人瞩目,成了晚期帝国文学的重要主题。关于胡僧最普遍的描写刻画之一是“采花贼”,热衷于劫持、贩卖或者密谋引诱良家妇女。另一个刻板印象是外来僧侣们会法术,这个印象混杂了对胡人的猜疑与来自遥远国家的人拥有独特能力的想象,为许多文化所共有。一些故事强调了被正直的儒家官员揭露或挫败的僧侣法术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在佛教徒的宣传中,一些形式的法术被当作领悟佛法的证明。后来从印度来的一些密宗佛教徒,包括不空和金刚智,通过为统治者和国家施法在朝廷获得巨大影响。其他的故事则将胡僧描绘为某种非人类生物,这也是对胡人的普遍描述。因为“胡”和“狐”都发“hu”音的事实助长了认为他们是狐妖的观点。在813年流传的一个故事中,一个亚洲内陆的和尚本是一匹骆驼。

这样的书面攻击只与受过教育的精英有关。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僧侣的外来特质显示于他们奇怪的容貌和衣着上,正如在沿着佛教朝圣路线的主要城镇可以看到的那样。随着一个完全中国化的佛教和作为东亚佛教世界中心的中国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外国僧人以学生和香客的身份来到唐帝国这个圣地。饶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佛教逐渐增加的中国特性使大多数人看到了佛教的外来性。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zgls/stqx/20243.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