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中国历史 > 隋唐气象

中国简史——藩镇割据和宪宗削藩

历史大观园 隋唐气象 2020-06-28 22:56:42 0

关键词:藩镇

唐朝中后期

安史之乱中,唐王朝依靠地方节度使的力量平定了叛乱,地方势力开始抬头。此外,唐朝统治者为了迅速平定叛乱,接受了大批叛军将领的投降,又将其册封为新的节度使,这就导致了地方藩镇林立、中央集权严重削弱的局面出现。唐德宗、唐宪宗时期,地方藩镇叛乱时有发生,严重危害了国家的统治。唐宪宗即位后,全力推行武力削藩的政策,使唐朝出现了“元和中兴”的局面。

藩镇割据

安史之乱是唐代由盛世走向衰亡的转折点。这次动乱之后,唐王朝由统一集权走向分裂割据,地方武将控制的军队由屏藩朝廷的国家军队一变而成为割据地方的军阀武装。特别是在对安史降将如何处理的问题上,唐代宗姑息养奸,轻易地放过了李怀仙、李宝臣(叛将张忠志投降后被赐名)、田承嗣三大叛将,形成了卢龙、成德、魏博“河北三镇”割据一方的局面。李怀仙、李宝臣、田承嗣三人在自己的藩镇内“自署文武将吏,不供贡赋”,所有“法令、官爵、甲兵、租赋、刑杀,皆自专之”,不接受唐朝政府命令,或父子相承,兄终弟及,或军将自行拥立,事后胁迫中央承认,名义上是唐朝的藩镇,实际上是独立的小王国。

中国简史——藩镇割据和宪宗削藩

舞马衔杯纹银壶·唐

这件银壶仿照北方少数民族皮囊的形状,上部安有鎏金的提梁,壶身上纹有衔着银杯的骏马,图案华美异常,生动地再现了唐玄宗时期千秋节舞马表演的生动场景。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河北地区成了藩镇割据的重灾区,而淮西地区的军阀则更为嚣张。建中三年(782),成德节度使李宝臣的族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攻取汴州(今河南开封),自称楚帝,改元武成。与此同时,河北三镇以及淄青、淮蔡各镇爆发了长达6年的大叛乱(建中二年至贞元二年,781~786),牵连在内的有成德节度使李惟岳(李宝臣之子)、魏博节度使田悦(田承嗣之侄)、淄青节度使李纳、山南东道的梁崇义、卢龙节度使朱滔、泾原节度使姚令言、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等人。这次叛乱中,泾原叛军竟攻入长安城,唐德宗仓皇出逃。而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4人甚至相约称王,并以朱滔为盟主。虽然,这次叛乱最终以朝廷和地方藩镇的妥协而平息,但藩镇的气焰变得嚣张。

中国简史——藩镇割据和宪宗削藩

彩绘贴金文吏俑·唐

唐德宗贞元二年(786),李希烈被部将陈仙奇毒死,淮西归降了中央。之后,李希列的另一个心腹部将吴少诚又攻杀陈仙奇,唐德宗无奈,就顺势拜吴少诚为申、蔡节度使。吴少诚死后,其义弟吴少阳杀吴少诚诸子,自立为节度使,朝廷也只得认可。虽然唐王朝表面上仍然是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其实已经分裂为各个由藩镇统治的诸侯王国,唐朝皇帝也只是周天子那样的“天下共主”罢了。

英主削藩

元和元年(806),唐宪宗李纯即位。唐宪宗少年时即钦慕贞观、开元时期的政治局面,有志恢复,故即位后利用德宗以来积蓄的财力,重用主张裁抑藩镇的大臣杜黄裳、武元衡、李吉甫和裴度等人,坚决主张以军事手段讨伐藩镇割据。宪宗是唐朝后期最有所作为的皇帝,被后人称为唐代的“中兴之主”。

元和元年,唐宪宗讨伐抗命的西川(今四川成都)节度副使刘辟,取得成功;同年,夏绥(今宁夏银川)留后杨惠琳拒绝承认朝廷任命的新节度使,宪宗又派兵讨伐,使中央声威复振。元和二年(807),镇海(又名浙西,今江苏镇江)节度使李琦发动叛乱,也迅速被平定,使中央的威信重新树立于东南。元和八年(813)春,经过大军数次征讨,魏博(今河北大名北)节度使田兴归附朝廷,历经4代、割据49年的魏博镇再次回到朝廷手中。

元和九年(814),淮西节度使吴少阳死,其子吴元济匿不发丧,伪造吴少阳的表奏,请以自己为留后。朝廷不许,吴元济于是遣兵焚舞阳、叶县,攻掠鲁山、襄城、阳翟(以上今均属河南)等处,企图要挟朝廷。宪宗在主战派宰相李吉甫、武元衡及御史中丞裴度等支持下,发兵讨伐。当时河北藩镇中,成德(今河北正定)的王承宗、淄青(今山东青州)的李师道都暗中与吴元济勾结,出面为之请赦。因朝廷不许,李师道一方面遣人伪装盗贼,焚烧河阴(今河南荥阳东北)粮仓,企图破坏唐朝的军需供应;另一方面又派刺客入京刺杀武元衡,砍伤裴度(时李吉甫已死),企图打击主战派。但宪宗不为之所动,以裴度继武元衡为宰相,主持讨伐事宜。

蔡州之战

元和十二年(817),朝廷免去作战不力的前线主将袁滋的职务,以太子詹事李愬为唐随邓节度使。初来军前,李愬故意示弱,表示自己是懦弱无能之辈,只是来安定地方秩序,并无心去打吴元济。淮西叛军自认为曾连败唐军,非常轻视李愬,毫不戒备。

针对唐军接连败仗,将士畏战,缺乏必胜勇气和信心的情况,李愬慰问部属,存恤伤病,不事威严,初步稳定了军心。不久,忠武军节度使李光颜率河阳、宣武、魏博、河东、忠武诸镇唐军渡过溵水,进至郾城(今属河南),大败淮西军,收复郾城。为此,吴元济急调蔡州守军主力增援部将董重质防守的洄曲(今河南商水西南)。淮西军的主力和精锐都被李光颜军所吸引,蔡州(今河南汝南)守备非常空虚。这时,力主武力削藩的宰相裴度自请赴前线督师,并奏请唐宪宗全部裁撤诸道监军宦官,加强了军事的统一领导。淮西地区因为连年交战,粮食缺乏,叛军军心动摇。

为进一步瓦解淮西军心,李愬厚待俘虏,大胆重用降将。淮西骁将丁士良、吴秀琳、李祐、李忠义等相继被俘后归降,唐军因之士气大振,连克多城,淮西将士降者络绎于道。李愬委任李祐为六院兵马使,执掌自己的亲兵卫队,并向降将诚恳地询问攻取蔡州之策。李祐等人为之感动,献计说:“吴元济的主力和精锐部队都在洄曲,防守蔡州的不过是些老弱残兵。如果乘虚直捣其城,出其不意,就可以一举擒获吴元济。”李愬深以为然,裴度也支持他们的设想。

中国简史——藩镇割据和宪宗削藩

三彩马和牵马俑·唐

这件牵马俑塑造得极为生动传神,牵马人头戴白色尖顶帽,面相深目高鼻,明显是按照中亚地区的胡人形象塑造,反映出唐代中外文化互动的情况。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十月十五日,李愬利用风雪交加的恶劣天气,命李祐等率精兵3000为前锋,自率中军、后军随后出发。李愬只说挥师向东,除个别将领外,全军上下都不知行军的目的地和部队的任务。东行60里后,唐军趁夜全歼张柴村守军,既防止了叛军烽燧报警,又截断了通往洄曲的道路,李愬这才宣布说,要直入蔡州夜袭吴元济。诸将闻说大惊失色,有人甚至说是中了李祐的奸计。但军令如山,众将只得率部向东南方向急进。此时夜深天寒,风雪大作,旌旗为之破裂,人马冻死者相望于道。但众人都畏惧李愬,无人敢于抗令。唐军强行军70里,终于抵达蔡州城边。近城处有鹅鸭池,李愬令士卒击打鹅鸭以掩盖行军声。自从淮西割据,唐军已有三十余年未到蔡州城下,所以淮西军毫无戒备。四更时分,李祐等降将爬城开门,迎李愬率军入城。吴元济尚在梦中,浑然无知。入城后,李愬派人慰抚洄曲守将董重质的家属,派董重质的儿子前去劝降。董重质看大势已去,就亲自赶到蔡州向李愬投降。此日,蔡州百姓助唐军攻打内城,吴元济投降。申、光二州及诸镇兵两万余人相继降唐,淮西平定。

经过唐宪宗君臣的努力,全国的藩镇至少在名义上复归于大唐王朝的直接管辖之下,四分五裂的唐朝出现了暂时中兴的气象,史称“元和中兴”。然而藩镇割据并不是单独存在的现象,它和宦官专权等统治阶层内部的矛盾一起构成了唐王朝病体上的顽疾,并一直延续到了五代时期。

历史断面

唐三彩

唐三彩是盛行于唐代的铅釉陶器的总称,因为器物上有光亮的黄、绿、白或者黄、绿、蓝等多色釉彩而得名。其实几种釉色互相渗化,又产生许多新的颜色,再加上年代久远,有些颜色发生变化,所以呈现出来的颜色远远不止三种,而是绚烂多彩,富丽堂皇。唐三彩品种多,内容丰富,概括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被誉为唐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唐三彩还是唐代对外交往的历史见证。出土的唐三彩中有许多胡人俑以及活泼可爱的狮子俑,这些都直接反映了外国和中国的文化交流。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zgls/stqx/1571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