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上古遗韵

为什么说周厉王和周幽王是暴君?他们做过哪些事?

周厉王(?—前828) 名胡,周代第十位天子。周穆王的远游,表明周王朝在政治、经济上还有很强的实力。但在他以后,周朝便逐渐衰微,共王、懿王、孝王、夷王四代,由于周围戎狄的不断侵扰,王朝陷入长期的战争之中,国力消耗很大,不得不加重对民众的剥削,国内矛盾日益尖锐。连属于统治层的贵族有的也开始破产,而表现出对现实的愤懑。长期的矛盾逐渐积累,使王朝产生了深刻的危机。在这种情况下继位的周厉王,不仅不采取安抚民众、发展民生的措施,反而大肆挥霍,变本加厉地剥夺和压制国民,使矛盾发展至更加尖锐的程度。

为什么说周厉王和周幽王是暴君?他们做过哪些事?

厉王一继位,就以善于谄谀的荣夷公为王朝的卿士,并由其主持兴建豪华的夷宫,耗费了大量钱财。不久,淮夷向宗周袭来,厉王派虢公长父前去镇压,竟大败而回。然而,厉王仍不断发动对外的征伐,使许多诸侯感到害怕。早在周夷王时,楚国君主熊渠见王室微弱,有的诸侯竟不去朝见而互相征伐,就乘机发展势力,兴兵讨伐庸和杨粤,一直攻取到鄂(今湖北鄂城)。熊渠自认为是蛮夷,不愿与中原的诸侯用一样的名号,于是封自己的长子熊康为句亶王,二儿子熊红为鄂王,小儿子熊执疵为越章王。周厉王即位后对诸侯的暴虐使熊渠十分畏惧,恐怕厉王因此伐楚,于是自己悄悄地将三个儿子的王号撤销了。

生活奢侈和连年对外征战,使王朝的财政更为紧张,荣夷公迎合厉王所好,建议王朝垄断山泽的利益。本来,山泽地区允许民众开辟耕种,而不纳税。民众垦辟山泽得到私田,收益大增,从而在公田上的生产积极性削弱,使王室的收入减少。荣夷公的办法,是对山泽开垦出的私田进行丈量,按亩数征收租税,以增加王朝的财政收入。这一做法,遭到王朝大臣的反对。芮良夫对厉王说:“王室大概要衰颓了!这个荣夷公感兴趣于专山泽之利,却不知道会给王朝造成大难。利是万物所生天地所成,人人都可取用,王朝怎么能垄断呢!这样做必然引起许多人的不满,却不加以防备。这样来教王做事,王位能持久吗?天子的责任,是疏通利源,上奉神祇,下养庶民,使神民对百物各得所需。就这样,天子还要日日警惧,担心民怨天谴。所以,《颂》中说:‘遥想有文德的后稷,功德可以配享上天;他使万民得以自立生存,没有人比他的功劳更大的了!’《大雅》中也说:‘普遍给民众赐福,成就了周的大业。’这不就是在普施恩德的同时,先王也畏惧大难的来临吗?因此文王能创立周业,直至于今。如今,天子却要垄断山泽之利,能行得通吗?普通人垄断物利,人们都要称他为盗,君王如果这样做,拥戴的人就很少了。君王假如继续重用荣夷公,周朝就要衰败了!”厉王不听芮良夫的劝阻,更加信任荣夷公,让他全面负责国家事务,在都城周围强制推行专山泽之利,按亩征税。

专山泽之利和厉王暴虐的统治,引起民众的广泛不满,尤其是居住于镐京一带的国人,更是议论纷纷,指责厉王的不是。召公对厉王说:“民众已经不能忍受你的政令了!”厉王感到愤怒,就找来卫国的巫师,让他去监视议论的人,随时告发,将其杀害。以后,议论的人少了,诸侯们也不来朝见了。厉王在位十二年时,对民众的监视和杀戮更加严厉,国人们不敢讲话,只能在路上用眼神示意,表示不满。厉王高兴地对召公说:“我能消除议论,民众再也不敢讲话了!”召公回答道:“你不过是堵住了民众的嘴罢了。堵住民众的嘴巴,比堵塞河流的后果还要严重。堵塞的河水决口,一定会伤害许多人,民众也是这样。所以,治水的人要疏通河道,使其通畅,治理民众的人要开导他们,让他们讲话。由此,天子处理政务,让公卿到士人进献有劝诫作用的诗篇,让瞽人进献反映民意的歌曲,让史官进献有借鉴作用的史书,让乐师进献箴诫之文,让盲人弦诵,让百工劝谏,让庶民能传进意见,让近臣尽其规劝的责任,让亲戚加以注意和补充,让瞽史教诲,让老臣汇集整理,最后由君王亲自斟酌取舍,这样做事就能不违背常理。民众有嘴,就好像大地有山河,财富用度都从其中产出;就好像大地有平衍肥沃的田土,衣服食物都从其中生成。让民众说话,政事的好坏得失就能反映出来;好的加以推行,不好的加以防止,这是王朝增加财富、丰足民众衣食的好办法。民众想在心里,说在嘴上,成熟的意见加以推广,怎么可以堵塞呢?如果非要堵塞民众的嘴巴,能有几个人支持你呢?”厉王不听从召公苦口婆心的劝谏,一意孤行,于是国人再也不说话了。

三年以后,国人们忍无可忍,串联起来,进行暴动,袭击厉王,厉王狼狈地逃出镐京。听说厉王的太子静躲在召公家中,暴动的人们又将召公家包围起来。召公说:“当初我多次劝谏君王,他都不听,终于遭到了这样的灾难。现在要是王太子被杀了,君王会以为我是出自私怨的发泄!事奉君主的人,即使处在危险中也不能仇恨君主,即使受到责备也不能愤怒,何况是事奉天子呢!”于是他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去,冒充太子去死,使太子得以脱身。

国人暴动以后,厉王逃到彘(今山西霍县),国政由召公和周公两位相共同执掌,号称“共和”。共和元年,相当于公元前841年,我国的历史从这一年开始,有了确切而且连续不断的纪年。

共和十四年(前828),厉王在彘地死去,太子静已经在召公家中长大成人,二相于是拥立其为天子,他就是周宣王。在两位相的辅佐下,宣王整顿朝政,严格约束臣下,不许欺压庶民,不许鱼肉鳏寡,不许沉湎于酒。宣王放弃了一年一度的亲耕籍田的活动,又抗御犬戎的侵扰,诸侯们重新来镐京朝贡,人称为“宣王中兴”。宣王五年(前823),猃狁攻周,一直打到泾水北岸。宣王派尹吉甫率兵反攻,一直将猃狁赶到太原以外。宣王三十九年(前789),宣王亲自率兵进击对周王朝威胁很大的姜戎,千亩(今山西介休南)一战兵败,宣王本人都差点儿被俘。为了补充军队,宣王在太原清理民数,仲山甫进行劝阻,他也不听。王朝的威望重又下降。

为什么说周厉王和周幽王是暴君?他们做过哪些事?

周幽王(?—前771) 宣王在位四十六年死去,太子宫涅继位,是为幽王(?—前771)。当时,天怒人怨,王朝的危机进一步加深。幽王二年(前780),镐京地区发生地震,泾、渭、洛三条河都震动,源塞流竭,岐山崩塌。太史伯阳甫认为,这是阴阳二气失序、周朝即将亡国的征兆。就这样,幽王还派遣伯士去进攻六济之戎,结果伯士兵败而死。幽王三年(前779),幽王亲自带兵讨伐褒国,褒人知道幽王是个好色的君王,于是将美女褒姒献给幽王。褒姒很快得到幽王的宠爱,并且生了一个儿子,名伯服。褒姒与执掌王朝政事的卿士虢石父勾结起来,在幽王面前说申后和太子宜臼的坏话。大夫尹氏和祭公更诱导幽王胡作非为,朝政一片混乱。

褒姒不爱笑,幽王想尽了方法,褒姒还是不笑。幽王建筑有烽火台,设置了大鼓,有敌寇来时,就燃起烽火,擂响大鼓,让诸侯们见到警报就带兵来援。有一次,幽王命人点燃了烽火,诸侯们带兵赶来,不见敌寇,沮丧万分,褒姒见状开心地笑了。此后,幽王为了博得褒姒一笑,竟多次点燃烽火。诸侯们上了几次当,对烽火警报不再相信,逐渐不来勤王了。

虢石父善于谄佞,又好营利,很受幽王的信任,却使国人深受其害。幽王宠爱褒姒,多次听到褒姒和虢石父所进谗言,终于在幽王八年(前774)正式下令废去申后和太子,另立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太史伯阳甫叹息道:“大祸就要来了,有什么办法呢!”宜臼害怕被杀,逃到了母舅之国申国。

申后的父亲申侯对幽王废除王后、太子极为愤慨,于幽王十一年(前771)联合缯国和犬戎的军队,进攻镐京。幽王点燃烽火向诸侯报警,竟没有人前来援救。犬戎将幽王杀死在骊山之下,掳走褒姒,大掠周王室的财宝,焚烧宫室民居。

秦襄公和卫武公带兵前来救周,将犬戎赶出镐京。他们到申国找到太子宜臼,将他立为天子,是为周平王。这时,镐京受兵火洗劫,残破不堪,犬戎的军队还在郊外,严重地威胁着王室的安全。平王元年(前770),在晋文侯、郑武公和秦襄公的护卫下,平王东迁至洛邑王城。洛邑在镐京以东,历史上将此后的周朝称为东周。

评:厉王和幽王是周代两个著名的暴君,他们胡作非为,不仅自己下场悲惨,还葬送了西周的基地,使平王不得不迁都洛邑。两个暴君给后人的最大教训,就是要让民众讲话,而不是千方百计去堵民众的嘴。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是这一教训的总结。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zgls/sgyy/2714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