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秦汉精神

史学文纵——汉与西南洋交通

历史大观园 秦汉精神 2020-07-12 17:37:19 0


世界之交通,塞于陆而通于海。亚洲之东方与西方,中间以重山及沙漠,故其阻隔尤甚。张骞之通西域,史家称为凿空,可见汉朝是时,与天山南路,尚绝无往还。然邛竹杖、蜀布,业经身毒以至大夏者?《史记·大宛列传》言:武帝使张骞发问使出駹、冉、徙、邛、僰,以求大夏。其北方闭氐、笮,南方闭巂、昆明,终莫得通。然传闻其西可千余里有乘象国,名曰滇越,而蜀贾奸出物者或至焉。参看第五章第四节。此乘象国,当在今缅甸境。邛竹杖、蜀布之入身毒,疑自此途。昆明之属无君长,善寇盗,辄杀略汉使,此固汉使之所畏,而非商贾之所畏也。然则自蜀通印、缅海口之道,其开通,固早于自秦、陇通西北之道矣。至交、广之域,则海道交通尤畅。《货殖列传》言:番禺为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珠玑、犀、玳瑁、果品等,为南海所饶,固不俟论。布疑即木棉所织。赵佗遗汉白璧一双,翠鸟千,犀角十,紫贝五百,桂蠹一器,生翠四十双,孔雀二双,固亦海外之珍奇,非陆梁之土产也。

《汉书·地理志》言:“自日南障塞徐闻、汉县,今广东海康县。合浦汉县,今广东合浦县东北。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谌离国。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民俗略与珠崖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献见。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所至国皆禀食为耦,蛮夷贾船转送致之。亦利交易,剽杀人。又苦逢风波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下。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己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都元,日本藤田丰八谓即《通典》之都昆或都军,在今马来半岛。邑卢没,即《新唐书·南蛮传》之拘蒌密,在缅甸缘岸。谌离,即贾耽《入四夷道里》中之骠国悉利城。夫甘都卢,即缅之蒲甘城。黄支,即《西域记》达罗荼毗之都建志补罗。据冯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其说当大致不误。据此,先汉译使,已至印度矣。《后汉书·西南夷列传》云:永元九年(97),徼外蛮及掸国王雍由调遣重译奉国珍宝。《纪》云:永昌徼外蛮夷及掸国重译奉贡。永宁元年(120),掸国王雍由调复遣使者诣阙朝贺。献乐及幻人。能变化,吐火,自支解,易牛马头。又善跳丸,数乃至千。自言我海西人。海西即大秦也,掸国西南通大秦。《纪》云:永昌徼外掸国遣使贡献。案其事亦见《陈禅传》。禅言掸国越流沙,逾县度,掸国之来,未必由此,盖指海西人言之也。《顺帝纪》:永建六年(131),日南徼外叶调国、掸国遣使贡献。叶调,冯承钧谓即爪哇。掸,《东观记》作擅。《后汉书·和帝纪》及《西南夷列传注》。今暹罗人自号其国曰泰,其种族之名则曰暹。说者谓泰即氐,暹即蜀,亦日史学文纵——汉与西南洋交通曰叟,亦即掸也。暹罗之称,由暹与罗斛合并而得。罗斛即古之獠,今之史学文纵——汉与西南洋交通狫云。案后汉时之哀牢夷,本系越族,而文明程度颇高。见第六节。可见汉世西南夷,近海者开通,在内地者闭塞,掸国殆亦在今缅甸境,而由海道与西南诸国交通者也。

《史记·大宛列传》言:“张骞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下文除此诸国外,又述乌孙、奄蔡、安息、条枝、犁轩、身毒,凡六国,盖即其所传闻。奄蔡临大泽无涯,盖即黑海。条枝在安息西数千里,临西海,盖即波斯湾。犁轩,或云即亚历山大城,或云指叙利亚,未能定,要必大秦重镇,而大秦之即罗马,则似无可疑也。《大宛列传》又言:“骞之使乌孙,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阗、扞罙及诸旁国,后颇与其人俱来。”又云:“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于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所过数十城,人民相属甚多。汉使还,而后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献于汉。及宛西小国史学文纵——汉与西南洋交通潜大益,宛东姑师、扞罙、苏薤之属,皆随汉使献见天子。伐宛之后,汉发使十余辈至宛西诸外国求奇物。”此先汉之世与西域陆路交通情形也。《大宛列传》云:“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西王母而未尝见。”《汉书·西域传》同。又云:“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余日,近日所入云。”《后汉书·西域传》云:“或云大秦国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处,几于日所入也。《汉书》云:从条支西行二百余日,近日所入,则与今异矣。前世汉使皆自乌弋以还,莫有至条支者也。”盖汉时流俗,习以流沙、西王母为极西之地,随所知之极西,则以为更在其表,此可见汉初通西域时,尚未知有大秦也。《后书》云:“大秦国一名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国。”犁鞬即犁轩,《汉书》作犁轩,并无大秦之名,而《后书》忽有之,似非即大秦之都,特属于大秦而已。《后书》又云:“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和帝永元九年(97),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渡。若还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还。”此即总叙所云“班超遣掾甘英穷临西海而还”者,其为《史记》所云条枝临西海之西海可知也。《后书》又云:“大秦王尝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采与之交市,故遮阂不得自达。至桓帝延熹九年(166),大秦王安敦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生于西元百二十一年,殁于百八十年,约自后汉安帝建光元年(121)至灵帝光和三年(180)。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牙、犀角、玳瑁,始乃一通焉。”盖陆路之隔阂如此。然汉张掖有骊轩县。《说文·革部》靬下云:武威有丽靬县。严可均云:“《两汉志》,骊靬属张掖,《晋志》属武威。此亦云武威者?《武纪》:元鼎六年(前111),分武威、酒泉地,置张掖、敦煌郡。许或据未分时图籍。不则校者依《字林》改也。”案许无据未分时图籍理。谓后人以《字林》改《说文》,亦近億测。盖《许书》说解,原系裒录旧文,此所据者,尚系元鼎六年(前111)以前之旧说也。然则犁轩人之东来旧矣。合邛竹杖、蜀布之事观之,可见国家信使之往还,实远较民间之交通为后也。《尔雅·释兽》:贙,有力。《注》云:“出西海大泰国。有养者。似狗,多力,犷恶。”大秦之兽,中华至有养者,可见来者非少。《后书》又言: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其事亦见《和帝纪》永元九年(97)。两国皆无地理、事迹,无由考其所在,然亦必在安息之表也。

《后书·天竺传》云:“和帝时,数遣使贡献,及西域反畔,乃绝。至桓帝延熹二年(159)、四年(161),频从日南徼外来献。”则西域未绝时,印度亦自陆路通中国也。其佛教入中国事,别见第二十章第七节。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zgls/qhjs/23278.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