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习笔记 > 中国历史 > 秦汉精神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历史大观园 秦汉精神 2020-06-28 22:44:35 0

关键词:民族大迁徙

两汉时期

两汉时代,汉朝周边的少数民族不断向中原地区发展。汉朝中央政府基于实力的强弱,或采取和亲政策,或采用军事手段,积极拓展疆域,加强对民族地区的控制,力求实现国家的“大一统”。战争与和平并存,交流与融合共生,从而形成了中国文明的显著特征——多民族、多样化的统一局面。在众多的民族中,匈奴与汉王朝的对抗最为激烈,引发的战争竟绵延数百年之久。

匈奴文明

匈奴具有悠久的历史,是过着“逐水草而居”生活的游牧民族。匈奴人吃苦耐劳、骁勇善战。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玉仙人奔马·西汉

这件玉饰出土于陕西咸阳,塑造了一个飞驰于云端的天马上承载着一个羽人的形象。汉代认为仙人们浑身长满羽毛,因此玉雕的羽人像大多遍身羽毛,肩生羽翼,这符合当时人们心目中的仙人形象。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匈奴金冠·西汉

该物品于内蒙古鄂尔多斯杭锦旗的匈奴墓地出土。冠的主体造型是一只展翅的雄鹰站立在一个刻有狼羊咬斗纹的冠状体上,俯瞰着大地;额圈由三条半圆形金条榫铆插合而成,上有浮雕卧虎,卧式盘角羊和卧马造型,中间部分为绳索纹,这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惟一一件匈奴王金冠饰。现藏于内蒙古博物馆。

匈奴的历史始见于《史记·匈奴列传》,“匈奴”是匈奴对本族人的自称,例如匈奴首领单于曾派遣使者致书汉文帝,书中有“天所立大匈奴单于,敬问皇帝无恙”等语。匈奴人又自称为“胡”,《汉书》曾记载匈奴单于致书汉武帝,书中有“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的话语。因为匈奴人自称为胡,所以秦汉时期,“胡”为匈奴的专称。匈奴政权结构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军制与政制相结合,是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部落联盟的最高首脑,总揽军政及外交大权,由左、右骨都侯辅政。诸大臣由贵族担任,世代相袭为官。左、右贤王是匈奴政权在地方上的最高长官。因为匈奴尚左,所以左贤王是单于的继承人,经常让太子担任。左、右贤王之下有左、右谷蠡王和左、右大将等,他们既是部族首领,也是军事将领。部族首领之下,又有千长(千骑长)、百长(百骑长)、什长等中下级带兵长官,分领数量不等的骑兵,指挥作战。匈奴最强盛的时候,军队由二十四部族组成,各部族的兵力,多者万人,少则千骑,总计有骑兵三十万。这种军事编制使匈奴兵民合一,聚结大量人马,随时可以举国出征。他们对外掠夺和压迫邻近各族,统治被征服地区;对内则保护贵族的私有财产,维护社会秩序。

在生活习俗上,匈奴人“随畜牧而转移”,过着游牧生活。为求得丰盛的水草,匈奴族随着畜群四处迁徙,居无定所。其衣食住行,大多仰于畜牧及相关产品。匈奴族的食物,以畜肉、乳浆和奶酪为主。他们以皮、革、裘等为衣,以毡毯为帐幕住处,其他物品多用皮革制成,如铠甲等。除畜牧业外,狩猎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也占有一席之地;还有一小部分匈奴人从事农业,生产粮食。匈奴人这种以游牧业为主的经济,对自然环境有较强的依赖。如果遇到大的自然灾害,往往畜死人亡。这也决定了匈奴人长期游移不定、力量时强时弱、部族“时大时小、别散分离”的社会特性。匈奴人在战国中晚期进入铁器时代,掌握了冶铁技术,生产铁制工具,冶铁业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有相当规模的手工业部门。从其出土的刀剑与汉式刀剑的相似性来看,匈奴是从中原地区那里接受了铁器文化。匈奴人非常重视与汉人互通“关市”,交换有无,以满足自身生产和生活需要。

根据文献记载,匈奴人只有本民族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即“毋文书,以语言为约束”。匈奴人流行的乐器是胡笳,诚如《胡笳十八拍》中所言,“胡笳本自出胡中”。后来,胡笳传入中原地区,深受汉人喜爱。匈奴人的艺术,在题材上反映了他们的游牧和狩猎生活,例如出土的匈奴物品中,纹饰多以草原常见的动物为主题图案,或鹿纹,或马形等。匈奴人相信死后灵魂不灭,对于一些无法解释的社会现象和自然现象,都认为是鬼神在起作用。其祭祀天、地、日、月系自然崇拜,是为了求得天地、祖先、鬼神的护佑。他们尚“左衽”,多“披发”。一夫多妻的现象在匈奴贵族中很普遍,而收继婚即所谓的“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的习俗也还保留着。

和与战

因为气候条件的变化和对中原财富的觊觎,匈奴向南迁移,侵扰汉朝的控制区域;汉朝为了保护农业文明区域,进而实现天下一统,也积极向周边地区扩张。双方战争与和平并存,交流与融合共生。秦末之际,群雄逐鹿,争斗不已。此时此刻,长城以北的匈奴,也出现了王位更替。王位继承人冒顿射杀其父头曼单于,自立为单于。之后,冒顿单于率众东征西伐,灭东胡,驱月氏,降服楼烦等部,控制河西、西域诸国,并占领河套地区,建立了一个东自辽东、西逾葱岭、北达贝加尔湖、南抵长城的强大草原汗国。

汉朝初年,强盛的匈奴不断攻扰汉朝北方郡县,掠夺人口和财物。高祖七年(前200),刘邦借着平定投降匈奴的韩王信叛乱的余威,亲率大军征伐匈奴,结果被匈奴40万精锐骑兵围困于平城白登山(今山西大同东北)达7天之久。后来,刘邦听从陈平计策,用重金贿赂冒顿单于的阏氏(相当于皇后)才得以脱身,至平城(今山西大同)与汉军会合。经此一役,刘邦认识到还没有实力抗击匈奴,只能忍辱含垢,等待时机。他采用娄敬的建议,与匈奴和亲,把宗室之女当公主嫁给匈奴单于,每年馈赠大量的丝织品、酒食给匈奴,并与匈奴互通关市,以减少侵扰。但和亲政策的作用不大,匈奴仍是不断侵扰,有时烽火警报竟逼近首都长安城。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铜错金博山炉·西汉

这件博山炉是古代焚香所用的香炉,出土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炉身上部和炉盖雕刻成层层叠叠的山峦,点缀有树木、神兽、虎、豹等物,工艺极为精湛。现藏于河北省博物馆。

经过汉初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汉朝国家实力大大增强。武帝即位几年后,认为再也不能执行屈辱的和亲政策,必须以武力对付匈奴,才能一劳永逸地解除北部边患,求得边境的安定。元光二年(前133),汉军于马邑(今山西朔州)附近设下埋伏,企图一举歼灭入侵的匈奴军队。匈奴人发觉汉军计谋,中途撤退,汉军无功而返。自此,汉朝与匈奴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在汉军与匈奴作战的过程中,涌现出一大批卓越的军事将领,如“飞将军”李广、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等,他们精忠报国,留名青史,广为后人传颂。通过漠南战役、河西战役、漠北战役三次大规模的对匈奴作战,汉匈力量发生了改变,战争主动权不再只掌握在游牧的匈奴人手中。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玉猪·西汉

玉猪高5厘米,长13.5厘米,于西安市南郊山门口村出土。猪呈奔跑状,形态逼真。

匈奴的分裂与西迁

自第三次大规模反击匈奴的战争结束后,武帝适时调整国防战略,不再大规模出击,而是在保持军事压力的态势下,采取稳守边塞、和战结合的方针。西汉五凤元年(前57),匈奴终于分裂为东、西两部,这也是匈奴历史上第一次分裂。匈奴分裂之后,东匈奴在呼韩邪单于的率领下,归附汉朝,向南迁徙至长城一带,汉政府对之优待有加。

王莽当政时期,对匈奴实行错误的贬抑政策,汉朝与匈奴关系恶化,匈奴侵扰频繁,又一次成为严重威胁。东汉初年,经济破坏严重,对匈奴只能采取守势。当时由于匈奴也连年遭受旱蝗灾害,草木尽枯,人畜饥疫,死亡大半;又由于匈奴贵族内部争权夺利,内讧不断,又面临东方乌桓势力的逼迫,匈奴日逐王比率其所统辖的南边部众四五千人投奔汉朝。

建武二十四年(48),匈奴南边八部大人商议,拥立比为呼韩邪单于,遣使至五原塞(今内蒙古河套北),向东汉王朝表示“愿永为藩蔽,御北虏”。汉廷正苦于应付匈奴连年之侵扰,便接受了他的请求。匈奴于是分为南、北两部。南匈奴内附,边境得以安定,而原来内徙的边郡居民多陆续返回。南匈奴人入塞居住,缓慢内迁,与汉人杂居,逐步向定居和农耕生活过渡。

东汉和帝年幼即位,窦太后临朝听政,窦氏家族势力膨胀。窦宪凭借外戚辅政之机,仗势欺人,诛杀无辜。罪行被人揭露后,窦宪害怕被太后处置,故上书请求出击北匈奴以赎罪过。当时,北匈奴大乱,又遭遇干旱、蝗灾,部众、牲畜死亡严重。南匈奴也想乘机吞并北匈奴,上书请求汉朝出兵助战,窦太后遂决定讨伐北匈奴。永元元年(89),窦宪、耿秉率兵出征,会合南匈奴,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今蒙古汗呼赫山脉),大败北匈奴,斩首众多,俘获牲畜百万余头,北匈奴归降者约二十万人。窦宪与耿秉出塞三千余里,登上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令班固写铭,刻石颂功而返。次年,汉军又击败伊吾地区的北匈奴。窦宪想乘北匈奴衰落之机,一举歼灭之,于永元三年(91)派军出居延塞,围击北匈奴单于于金微山(今阿尔泰山),终于彻底击溃北匈奴。自此之后,北匈奴余部或降附汉朝,或归附鲜卑,其余大部则离开故地而走上西迁路程。延续数百年的汉匈战争至此基本结束。

中国简史——汉与匈奴的和战

带链双鹿纹铜牌·西汉

铜牌带链全长15.5厘米,双鹿呈交配状,反映了匈奴民族的生育崇拜。生育崇拜是早期社会的普遍现象,目的是祈求人丁兴旺、子孙繁衍。

北匈奴大败之后,北单于逃亡,不知所终。西迁的匈奴人,历经厮杀血战,先到达西域地区,后又迁往中亚、东欧。大约从公元4世纪中后期起,匈奴人开始出现在欧洲大地上,时间是374年。罗马史学家阿密阿那斯·玛西里那斯的《历史》,是最早记录匈奴人的西方史学著作。他说:匈人从顿河以东向阿兰人展开进攻,遭遇顽强抵抗,双方激战于顿河之上。阿兰人以战车为主力,但敌不过勇敢善战的匈人骑兵,结果大败,国王被杀,民众降服。阿兰人被征服的消息传到东欧国家和罗马,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匈人”这个名称,对其骤然来临感到十分恐慌,对匈人掠夺破坏的行为更是心惊胆战。匈人占领匈牙利平原后,逐渐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匈奴帝国,特别是在匈奴王阿提拉时代,积极向外扩张,席卷欧洲大部。直到18世纪后期,法国学者才根据中国的历史记载,指出“匈人”就是中国历史上的“匈奴”。直到今天,大多数匈牙利人还认为自己是匈奴人的后裔。匈奴西迁,由此引起欧洲持久的“民族大迁徙”,也加速了东、西罗马帝国的衰落与灭亡,改写了欧洲历史的进程。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zgls/qhjs/1569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