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历史 > 文明起源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历史大观园 文明起源 2020-07-01 21:46:08 0


1 人类还在分化吗?

现在必须坦率地讨论一下“人类的种族”这一个常常使用得很轻率的习惯用语的意思。

从上面已经说明了的情况看来,人类分布得如此之广,因而受到极不相同的气候影响,在不同地区所吃的东西各不相同,又被不同的敌人所打击,很明显他们一定常常发生相当多的地方性的变异和分化。人类有如生物的其他种类,经常倾向于分化成若干种类;凡是有一部分人被岛屿或海洋、沙漠或山岭把他们和其他人群隔离开来,必然很快会开始发展独具的特性以专门适应当地的条件。但是,另一方面,人通常是一种游动的和有进取心的动物,对他来说没有克服不了的障碍。人和人互相模仿,互相战斗和征服,互相交配。千万年来,有两种力量同时在发生作用:一种是倾向于把人类分隔成许多地方性的异种,一种是把许多异种在确立成特种之前重新混合和掺和在一起。

这两种力量较过去所发生的作用相对说来也许时有轻重。例如,旧石器人也许比起后来的新石器人更为游动,往来于更广阔的地区;他不那么固定于任何如家园或窝居的地方,他所有的东西较少,因而也少受牵累。作为一个猎人,他必须跟随他的日常猎物游动迁移。在一些不良的季节里,他可能要跋涉几百英里之遥。因此,他们可以混杂的范围极广,而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发展了少数不同的种别。

农业的出现倾向于把人类的共同体固定在那些最适宜于耕种的地区,因而有利于分化。混合或分化并不依赖于文明阶段的高低;很多野蛮部落至今还是往来移动在几百英里范围的地区里;另一方面,很多英格兰的农民在18世纪从没有离村远过8或10英里,他们以前的祖祖辈辈也是这样。狩猎的人民活动范围一般极广。例如,拉布拉多地方的居民只有几千个印第安人,他们追踪大群驯鹿,这鹿群为了觅食每年北上然后又南下。这一小撮人来往的地方就像法兰西那么广大。游牧的人们活动范围也很广阔。有些卡尔梅克部落据说从夏季牧场到冬季牧场要走近千英里的路。

旧石器人的遗迹到处出奇地划一。可引约翰·伊万斯爵士的话:“遥远地方的工具在形式和特征上和不列颠所见的样品如此之相同竟如出自一人之手……在尼罗河的河岸,在比现在的水平面高出好几百英尺的地方,发现过欧洲式的工具;在索马里兰,一个离海面很高的古代河谷里,H.W.塞顿-卡尔先生曾收集到大量燧石和石英所造的工具,按它们的形式和特征来判断,它们可能是从松姆河和塞纳河、泰晤士河或古代的索伦特海峡的漂积堆里发掘出来的。”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即使是这样,在更新世的末年人类主要的种族已经在出现了。在东北亚洲,有一线导向蒙古利亚种族。地中海周围,除了身材高大的克罗马农人外有身材比较矮小、匀称的地中海种族的祖先和可能是属于尼格罗种族的格里马耳底人。布须曼人的波斯科普祖先以及另一种有点像澳大利亚土著的人都在南非出现了。

在人类历史上,扩张和混杂的阶段可能是和定居以及专门化的阶段交替发生的。但是,很可能自从旧石器时代之末直到几百年前人类大体说来至少是在分化过程中。这一种类在此期间分化成为数很多的种别,其中有许多和其他种别相混杂,它们又扩张和继续分化,或者沦于绝灭。凡是在环境上具有极其显著地方特点和在相互混杂上具有限制的地方几乎必然出现人类的种别。

在种种对混杂的阻碍和干扰中有一些主要的障碍,如大西洋、中亚的高原和现已消失的海洋等等,曾经把一大群种别和另一大群种别长期分隔了。这些被分隔的各群在种别上很早就产生了大体上相同或相异的特点。现在东亚和美洲人类的各种别大多但不全是在这些方面是相同的——浅黄色的皮肤、黑而直的头发和常常突出的颧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土著居民大多但不全是黑色或浅黑色的皮肤、扁平的鼻子、厚嘴唇和卷头发。北欧和西欧很多人是金发、碧眼珠和淡红色的皮肤。地中海周围白皮肤、黑眼珠和黑头发的人较多。这些暗白皮肤的人似乎是一大群人的一个中心,向北、向东和向南几乎觉察不出地逐步变成特别白的、黄的和分离出去的黑的人们。许多这些暗白种人的黑头发是直的,但从没有像黄种人的头发那样硬而没有波纹。东方人的头发要比西方人的更直一些。在印度南部我们见到带棕色和较黝黑的人,他们的头发是直而黑的;我们向东方走去,这种人就被更明显地是黄种的人所代替了。

在分散的太平洋诸岛和新几内亚,我们见到另一系列的黑色和带褐色的较为粗犷类型的人,他们的头发是拳曲的。

但是必须记住,这些是很粗略的概括。亚洲某些地区和被孤立的人群也许曾经具有类似欧洲地区的情况;有些非洲地区反而和亚洲相似而异于非洲的一般类型。我们在日本见到一种浪纹头发、白皙、白色皮肤的种族,称阿依努人即虾夷。他们的面形近于欧洲人而不近于周围黄种的日本人。他们也可能是漂流来的白种人,也可能完全是另一种人。我们在安达曼群岛见到原始的黑种人,离澳大利亚很远,离非洲也很远。在波斯南部和印度的一些地方都可以找到尼格罗种人血统的痕迹。这些是“亚洲的”尼格罗种人。

很少或没有证据说,一切黑种人,如澳大利亚人、亚洲的尼格罗种人和黑人,是同出一源的,而只是他们曾长期生活在相同的条件之下。可能人类较古的种族都是棕色的或白色的,而黑色的是新的。我们不应假定,亚洲东部地区的人们都向同一方向分化,而所有非洲的人们则向另一方向分化。倾向于一个方向的主流固然存在,但也有停滞的、回旋的、混杂的、再混杂的,还有从一个主要地区流入另一个主要地区的渗漏。一张表示种族分布的世界彩色地图不会只是四块不同颜色的地区;它将涂上无数深浅不同的颜色,有些地方简单些,有些地方则混杂和交错重叠。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欧洲新石器早期——约1万或5 000年前——智人已在世界各地繁殖,已分化成若干类别,但一直没有分化成不同的种。从人分化出来的一个种,即尼安德特人,在历史时期开始时已经绝灭。我们必须记住,在生物学术语里“种”不同于“类别”之处是,在不同类别之间可以杂交,而不同种之间不能杂交,即使杂交了,所生的子体也不能生育,有如骡子。所有人类都能自由杂交;都能学习去了解同一语言,都能合作共处。在目前的时代,人类可能全然不再分化了。现在,再混杂是比分化更为强大的力量。人们越来越混合在一起。从一个生物学家的观点来看,人类是动物中正处在分化受阻和可能再混合的状态下的一个种。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2 人类主要的种族

把不同类别的人看作是缠结在一起的最近已经停止或仍在进行的分化作用的产物只是过去五六十年来的一种看法。在这以前,研究人类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到诺亚和方舟以及他的三个儿子闪、含和雅弗的故事的影响,倾向于把人种分成三个或四个大的种族,他们愿意把这些种族看作是原本就分隔的东西,各自出于不同的祖先。他们忽视了种族间的混合和特殊地方性的孤立和变异的极大可能性。分类是有相当变化的,但都倾向于假定人类一定可以分成三个或四个主要集团。人种学家(研究种族的学家)对于一大堆人数较少的集团究属这个或那个原来的种族,或是“混杂”了的,或是旁出于某些早期形式等等问题,陷入严重的争论。但是所有的各族多多少少都是混杂的。无疑有四个主要集团,但是每个都是个混合体,而且还有些小的集团四个中一个都归不进去。

作出了这些保留,明确了解了我们所说的这些主要区分,并不是简单和纯粹的种族,而只是一些种族的集团,讨论时这些保留也就提供了方便。遍布欧洲和地中海地区和亚洲西部,现在有的、几千年来也一直有的一些白种人,通常称作高加索种人;它又可分成两支或三支:一支是北方金发白种人或诺迪克种族,另一支是南方暗白种人,即地中海或伊比利亚种族,还有一支被认为是中间种族,但很多权威还有疑问,即所谓阿尔卑斯种族。遍布亚洲东部和美洲的第二个种族集团是蒙古利亚种人,一般说来,是黄色皮肤、直而黑的头发和结实的身材。非洲一带是尼格罗人,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地区是皮肤暗淡的原始澳大利亚种人。这些都是方便的用词,读者要记住,它们并不是有正确定义的名词,它们只表明某些主要的种族集团所具有的共同特点,它们不包括许多人数较少的人群,这些人群严格地说来并不属于这些分类中任何一类,它们也不属于这些主要集团交错地方常常发生的混杂的结果。

“高加索”种族是否可以分为两支或三支,取决于骨骼特别是头盖骨形状上的某种差别所具有的分类价值。读者在进一步阅读时会经常遇到提及圆头(Brachycephalic,头形指数较大)和长头(Dolichocephalic,头形指数较小)的人。从上面看下去,没有人的头盖骨是完全圆形的,但是有些头盖骨(长头形)比起其他的较近于长方形;头宽等于头长的4/5或在4/5以上的称作圆头型,头宽小于头长的4/5的则称作长头型。

有些人种学家认为圆头型和长头型的差别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基本差别,另一学派却不同意,而把它看成只是次要的差别,本书作者必须承认完全同意后一种看法。看来一种人的头盖骨的形状似乎可以在特殊环境中在相当少的几代里发生变化。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弗·皮特里爵士说,伦巴德人的头盖骨的形状在几百年里从长头型变成了圆头型;博厄斯声称已看到进入美国的移民在一代中头型发生了变化。我们不知道使头形发生变化的影响是什么,正如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澳大利亚的达尔文地区的不列颠人后代(“玉米梗”)长得特别高,或是为什么在新英格兰他们的颚骨似乎变得小了些,以致他们的牙齿挤得紧些了。

即使在新石器时代在同一遗物群里可以找到长头型和圆头型的头盖骨,它们常常埋葬在一起,现在许多地方的人还是这样。有些地方的人,有如中欧山区的人,圆头型百分比较高;有些地方的人,有如斯堪的纳维亚的人,长头型较为普遍。新石器时代的不列颠和斯堪的纳维亚最早的古墓(坟堆)都是长形古墓,后来的古墓是圆形的;在前一种墓穴里找到的头盖骨常常是长形的,在后一种墓穴里常常是圆形。这也许指明西欧在新石器时代在种族上曾发生过兴替,但也可能指出了在饮食、习惯和气候上的变化。

但就是这种头形的研究,使得许多人种学家把高加索种族分为三种,而不像赫胥黎那样分为两种,即北部的金发白种人和地中海及北非的暗白种人或浅黑白种人。他们把他的金发白种人一分为二,区别为一个是北欧型,金发长头,即诺迪克人;另一个是地中海或伊比利亚种族,暗白人,黑发长头;在这两者之间,他们又辨别出第三个种族,圆头种族,即阿尔卑斯种族。

与此对立的学派把被认为的阿尔卑斯种族作为诺迪克人或伊比利亚人(暗白人)的地方性圆头变种。伊比利亚人是长形古墓里的新石器人,看来最初曾遍布欧洲大部和亚洲西部。他们支配了早期历史。诺迪克人出现较晚,来自北欧的森林和西部、中部海岸和亚洲。

3 暗白人[浅黑发白种人]

高加索种族的地中海或伊比利亚分支早期分布较广,不像诺迪克人那样特殊和明显的类型。它在南方和尼格罗人种的家园,在北方、东方和亚洲蒙古利亚人种的家园都不容易划出分界线。威尔弗里德·斯科恩·布伦特说,赫胥黎“曾长期怀疑埃及人和印度达罗毗荼人有共同来源,可能在很早的时候从印度到西班牙有一个褐色皮肤的人的长条地带”。

这个赫胥黎的“地带”,即暗白和褐色皮肤的人的地带。这种暗白-褐色人的分布甚至超过印度;他们到达太平洋的海岸,他们到处是新石器文化的原来拥有者,是我们所谓文明的创始者。很可能这些暗白人,就算这么说吧,是我们现代世界的基本人民。他们的来源,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是在地中海以东的某些地方。

蒙古利亚人种看来无疑已在亚洲东北部发展了它的独特的特征。蒙古利亚人种最典型的矮小结实的身材、平扁的面形似乎是适应于抵御严寒。从这里他们向南和向西扩张进入亚洲,向东进入美洲。他们的祖先也许是早期的白人,他们原种的一支日本的阿依努人是延留下来的残余。有些权威主张澳大利亚人种和已绝灭的塔斯马尼亚人是来自这早期的白人的原种。

霍拉宾先生和本书作者曾煞费苦心地绘成一张综合所有这些有关人类种族情况的表解,我们设法使它在欧洲、亚洲、澳大利亚和北非的范围内几乎可以叠印在地图上来阅看。我们已提供了一个系谱(见本书118页)表明智人和亚人的主要诸种的血统关系。

然后,我们插入一个可以说是关于克罗马农和格里马耳底类型的注解。这是根据欧洲的一些旧石器时代遗骸的某些差别,可能有些夸大。格里马耳底人的骨头具有尼格罗人的特征。它们暗示比克罗马农人较近似于更原始的和有点像布须曼人的波斯科普种族。可能这两个主要种族是在同一地域里游动:一个是黄白人的原种,一个是黑人的原种。因此读者将注意到尼格罗人种和黑人诸种族在表上绘成从主干上分出来的最早的一支,然后当以暗白人所代表的人类作为主体时,有两支分离了出来,一支走向北方的森林,另一支走向东北亚洲的风沙地区,分别发展成诺迪克和蒙古利亚的类型。

如果读者再看一遍前面的一节,你将看到你可以为从暗白人这主干上分离出去的分支的起点作出很不相同的挑选。这并不暗示,不论哪一个类型,诺迪克或蒙古利亚,也许除了斯堪的纳维亚人和爱斯基摩人的例外,曾经是完全保持“纯粹”的。在图表里有些分支转回来和其他分支结合在一起,这表示种族的混合。

此外,我们在图表上还加上一些有胡椒味儿的问号,这样调起味来可能比起生硬的和严格的种族分类更接近于种族关系的实际情况。

4 所谓“日石”文化

在人类历史的某一时期(埃利奥特·史密斯的《早期文化的移动》中提出)似乎有一种特殊类型的新石器文化在世界上分布很广。它有一套特征那样地古怪和那样地不像地球上各地区的独自发展,迫使我们相信这是一种传播的文化。它传到了一切暗白的地中海种族居住的地区,并超过印度传到印度之外,直达中国的太平洋沿岸,最后它越过太平洋传到了墨西哥和秘鲁。

这种新石器文化的特殊发展,埃利奥特·史密斯称之为日石文化,包括许多或全部下列的古怪做法:(1)割礼;(2)产翁,即生孩子后为父的卧床的怪俗;(3)按摩;(4)木乃伊(防腐的尸体);(5)巨大石碑(例如石栅);(6)青少年缠头以改变头形;(7)文身;(8)太阳和蛇相联系的宗教;(9)用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字形象征好运气。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人们竟会重复两次发明这一古怪的小小象征。更可能的是人们转相抄袭的。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埃利奥特·史密斯在整个地中海—印度洋—太平洋的广大地区里追踪这些像星座般结集在一起的习俗。只要其中有一个出现,其余的大多也会出现。它们把布列塔尼跟婆罗洲和秘鲁联结了起来。但是这一套习俗并没有在诺迪克或蒙古利亚人的原始家乡露面,向南传播也没有越过赤道非洲好多。

从公元前1.5万到公元前1000年,有好几千年之久,这一种日石的新石器文化和具有这种文化的各种人也许曾经通过较暖的地区,乘着独木船常常漂浮过广阔的海洋,在全球流行。当时它是世界上最高的文化,它维持了最长久和最高度发展的人们共同体。它的起源地也许如埃利奥特·史密斯所提出的是在地中海和北非地区。

一代复一代,这日石文化慢慢地移动着。它一定曾传播到太平洋沿岸,以岛屿为踏脚石到达美洲,那时它的起源地早已进入了其他的发展阶段了。当东印度、美拉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在18世纪被欧洲航海者所发现时,这些地方的人依旧在这个日石文化的发展阶段。埃及和幼发拉底-底格里斯河谷的最初文明也许是直接从这个传布极广的文化中发展出来的。我们以后还要讨论中国文明是否出于另一来源。

阿拉伯沙漠的闪米特游牧民似乎也曾有过一个日石文化阶段。

5 美洲印第安人

第一批跨越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移民浪潮可能和东北亚洲原有的淡黄人种相去不远。后来的移民浪潮里的人所具有的蒙古利亚种人的特征却越来越显著。

也许(虽则这是人种学家需要讨论的事)人口中新的成分和新的达到日石水平的文化观念是越过海洋到达美洲的。

如果美洲人口中具有这些后来进去的成分,他们不是没有携带小麦就是麦种消失了。玉蜀黍是新世界的谷物,和旧世界所知道的植物完全不同。但是美洲人的宗教生活却透露出相同于在旧世界新石器时期盛行的那一套播种和人祭相联结的观念。

美洲大陆大部分地区的部落停留在新石器未开化阶段的水平上。在春来草长的地区,他们成了游动的人,跟着北美野牛游动。在遥远北部地区,他们跟着北美驯鹿游动。(美洲大陆上在有人住的时期并没有马,直到欧洲人把它引进。)在热带森林里美洲印第安人成了捕捉鸟类和小动物的猎人。但是在一两个肥沃地区,如下面将要提到的,他们发展了比较复杂的社会秩序,灌溉土地,建造石头的重要建筑物,并雕刻上精美的富于传统性和常常是古怪有趣的图案。他们还建立了城市和帝国。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世界史纲——人类的种族

由于移民一浪复一浪地相继在新世界扩散,当然会发生很多的移动和混合。那些复杂的社会结构也许主要是属于后来进去的更具有蒙古利亚人种特征的人的。定居的、务农的美洲部落总是比起以渔猎为生的部落在外貌上更加属于蒙古利亚种人。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sjls/zqwm/17159.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