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历史 > 文明起源

文明启示录——狩猎者时代:旧石器时代

历史大观园 文明起源 2020-07-01 11:30:33 0


最早的人类靠采集可食用果实、猎捕巨兽为生。他们以小群体形式聚集一处,每群多在20~60人之间。领导权掌握在骁勇果敢、熟知猎物习性和捕猎技巧的男性手中。每一组都在严格划分的区域里捕猎,很少遇见陌生人。这些群落很可能有固定的宿营地,便于晚归栖息。但因食物难觅,整群人有时需要迁徙到别处,寻找下一个狩猎场。

这种生活虽让人心满意足,但饥饿和恐惧从未远离。感染疾病或摔断腿极有可能危及生命。人们随时有可能遭遇猛兽,即便是最骁勇的猎手也可能难逃一死。或者,陌生人突然闯入,夺走狩猎场,迫使整群人不得不做出抉择,是坚决反击,是走为上策,还是握手言和。

群落活动

女人终其一生,不断劳作。她们的主要任务是寻找食物:种子、浆果、草根、树根、昆虫,以及其他能吃的所有东西。女人还用树枝和草编制篮筐,守卫宿营地,看护婴儿,教幼儿听话、守规矩。忙碌之余,还得随时盯着,防范危险来临。

男人承担着需要体力和耐力的任务。比如,制作或修理矛枪、刀子,以及其他由尖锐岩石和木质手柄拼凑而成的工具;跟踪猎物。这些猎物跑得比猎手快,有的比人高大强壮,防御能力高出人类。因此,捕猎这些猎物不仅要有耐心,还需要众人同心协力,所以花费时间更长。猎手在猎物关键器官裸露的状态下,猛力给猎物突然一击,既要勇气当先,还要有精准的肌肉协调能力。

猎杀之后,一片欢腾。猎手各自炫耀战绩,回味着征战厮杀的每一个环节,对每一位猎手的行动或赞扬,或指责。猎物在猎手和家庭间分配,由此,群组成员更加团结。享用肉食后,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充满节奏感的动作表达和巩固着团结之心,弥合了白日发生的个人摩擦或不快,让每一个人都酣然入梦。一两天后,这一循环重新开始。宿营地上还留着上次捕杀的猎物的骨头,它们被啃得干干净净。

史前信仰

远古狩猎者很可能认为神灵无处不在。我们不知道,人类从何时开始相信神灵一说,只能靠研究当代狩猎者的行为方式,考察远古狩猎者遗留下来的些微证据,对远古人类的信仰做一番猜测。

迄今为止,关于这方面最为确凿的证据当属法国中南部和西班牙北部的岩洞壁画。大约15,000年前,远古艺术家在这些地方画出了动人心魄、栩栩如生的动物,记载下了他们所捕杀的猎物。这些画作位于地下深处,走上半千米才能重见天日。绘画者可能想要安抚被猎杀的动物神灵,或者是想让“地球母亲”生产鹿、水牛、猛犸象等野兽,供人类猎杀食用。

我们可以这样猜测,不论在世界哪个地方,当人们看到四季更迭,猎物迁徙,月亮阴晴圆缺,人体生长衰亡,技能增强退化之时,都会感到神秘。

旧石器时代的工具

目前看来,法国和西班牙的岩洞壁画独一无二。在世界很多地方,我们发现了大量经过磨制的石头工具,散落在远古宿营地或岩洞周围。为了对这些工具分门别类、排序列位,专家学者对岩洞地面表层出现的鱼叉头和鱼钩进行研究,发现制作这些工具的人比使用矛枪和刀具的人来岩洞的时间要晚。矛枪和刀具是在地下深处发现的,样式与鱼叉头和鱼钩不同。再向深处挖掘,会发现更粗糙的工具,应该是由更早一些的人类制作的。

这种精确的排序列位工作最早由考古学家对多尔多涅河谷岩洞遗迹对比后完成。多尔多涅河谷位于法国中南部,离岩洞壁画不远。因为对其他地方了解甚少,所以我们不应该假定,在法国发现的以序列呈现的工具类型与世界其他地方情形相符。

但不管怎么样,现代学者掌握了足够证据,认为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在世界各地,随时日迁移,狩猎者使用的工具越来越多,性能越来越强。这一点在骨头、鹿角、生皮等新材料使用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但通观狩猎者时代,学者发现基本工具一直都是利刃工具。制作方法是:找到一块易碎的石头,一点一点地凿刻,直到凿出合适的形状和尺寸为止。在欧洲和西亚,狩猎者从一大块石头中敲下一片,再不断凿刻,最终成型。在东亚,狩猎者持续敲击岩芯,再把岩芯塑造成最终样式。这种技艺上的不同持续了上万年之久。因此,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人类做事方式的不同由此开始。

不过,无论远古狩猎者使用石片还是岩芯制作工具,最终产品都差不多。他们不用费多大气力就可以制作出尖锐好用的矛枪、箭头和刀片。我们现在仍然可以找到许许多多这样的工具,制作轻易程度可见一斑。如果旧刀片丢失或损坏,手边又有现成的石头,一个熟练的狩猎者花不了几分钟就能做出一个新刀片。

人类后来学会把石头磨成光滑的形状。正是基于这种显而易见的差别,最早研究远古工具的学者将工具类型分为旧石器和新石器。这种差别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我们即将要看到,人类是在找到新用途的情况下,才打磨石头工具的。毕竟,旧石器时代简单快速凿刻出的刀片完全可以满足远古狩猎者的需要。因此,工具设计变化进展得非常缓慢。

如果我们假定,人类群落是在100多万年前发展起来的,则人类在地球上近99%的时间里,差不多都按上述模式生活。即便将人类出现的时间往后推,我们仍可认定,人类在地球生涯的4/5的时间里,都在按照这种方式生活。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很少有迹象表明人类谋生方式发生过任何改变。实际上,直到现在,我们的本能和天生行为特质都与狩猎采集小队伍的日常轨迹相契合。文明社会常常需要审视的问题是,如何在远古狩猎者必备的暴力习性和大规模复杂群落所需的和平有序之间达成和解。

现代人类的出现

到更新世第四冰川期时,人类已经走过漫漫长途。随着气候变冷,一些狩猎队伍学会了缝制兽皮,制作衣服,御寒取暖。有了衣服,即便没有动物皮毛保暖,几乎所有人类也可以在气温降到零摄氏度以下的地区生活上几个月。为抵御寒冷,人类还需要建造更加精巧的栖居场所,或是住在山洞里,或是搭建兽皮帐篷,或用泥巴和木头搭建房屋。

气候变化可能也促使人类大规模迁徙。有了更精良的工具,又具备了建造房屋、缝制衣服御寒保暖的技巧和知识,人类就能开拓地球新区域,尤其是欧亚大陆部分地区。这块大陆北以冰川为界,南有高山为屏。人类穿过覆盖白令海峡的坚冰,到美洲大陆定居。关于南半球人口分布变化,我们现在知道得比较少。很早以前,人类就曾乘船、坐独木舟前往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那时的情况可能是,大量海水冻结在冰川中,缩短了澳大利亚和东南亚之间的距离。

这一时期在欧洲和旧世界的其他地方出现了新人种。其中以尼安德特人最为世人瞩目。该人种骨骼最早在德国尼安德河谷被发现,因此得名。尼安德特人矮小敦实,勾腰驼背,前额低,须发浓密。他们生活在岩洞里,以挨过冰川时期的严寒。

随着冰川消融,“现代”人类移居欧洲,尼安德特人消失。可能有两种原因:第一,新来者将原有人种捕杀殆尽;第二,两类人种杂合而居。但第二种可能性不太大。因为从“现代”人类后代的骨头上看不出任何尼安德特人的特征。

在现代人种分散于地球各地、繁衍生息大约三百代以前,狩猎队伍掌握了在各种气候条件下生存的本领,学会了猎取种类繁多的动物。但在自然平衡中,他们的人数相对稀少。他们四散各地,因食物匮乏,族群规模一直不大。而且猎手人数增多,意味着食物变少。换句话说,特定区域出产的动植物品类和数量已有界定,当时的人类仍受自然平衡摆布。

几万年里,这种由自然平衡设置的局限似乎绝对固定、不可逾越。但人类在下一个阶段取得的伟大进展让他们跳脱出了这种局限。人类学会了培植作物,饲养牲畜,自觉改变了自然平衡。这样一来,可支配食物来源大大增加,人口随之增长,为后世所有文明发展奠定了根基。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sjls/zqwm/16855.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