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世界历史 > 文明起源

世界简史——追忆苏美尔城邦文明

历史大观园 文明起源 2020-06-28 14:06:24 0

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1000年

关键词:城邦文明

在肥沃的新月地带,朝气蓬勃的小男孩——苏美尔城邦,洋溢着少年的活力,漫步在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留下了一个个小小的脚印,为近东文明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初兴的城邦文明

世界简史——追忆苏美尔城邦文明

苏美尔男神石雕像

苏美尔是最早建立城市的民族,早在公元前5000年就诞生了世界历史上第一座城市——埃利都。根据考古学上的乌鲁克文化期,约公元前3500年,位于幼发拉底河岸边的乌鲁克城市中已出现了大规模的神庙、宫殿建筑,神庙中分有神殿、仓库、生活区等,多级寺塔是整个城市的制高点。出土的泥版中有人类最早的文字记录,这些象形符号多是用来记录物品的名称和数量,据此可以推测那一时期的商业贸易活动应该很频繁。到公元前3100年,神庙里出现了专门的祭司阶级,这表明此时国家已经形成,国家的职能已有了较详细的分工,苏美尔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城邦文明。

在两河流域南部,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出现了十几个城邦,它们组成一个城邦群——著名的有埃利都、乌尔、乌鲁克、拉伽什、温玛、基什等,这些小国基本上是以一个城市为中心,联合周围村镇而形成的奴隶制国家,我们称之为城邦。苏美尔人千里迢迢来到南平原后,逐步摆脱了原有的氏族部落格局,以地域为原则的城市国家取而代之——初期城邦规模不大,人口也不多,但各城邦都有王、祭司、军队指挥官、法官等,城邦文明由此可见一斑。

世界简史——追忆苏美尔城邦文明

乌尔徽牌立面
乌尔徽牌可以说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最为重要、最为著名的一件工艺品。整个徽牌以贝壳、天青石和红色石灰石镶嵌而成,描绘的是战争结束以后庆祝胜利的宴会场面。

城邦的经济说到底是奴隶制的国家所有制,土地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是神庙土地,另一部分是地域公社的土地。当时各邦的神庙经济很强大,它从公社中独立出来以后,雇用许多自由民和奴隶耕种土地,神庙则付给他们一些实物供应或小块粮田。依附者们平时为神庙劳动,战时还需要服兵役。国家规定爆发战争时,神庙要向国王提供一支由依附人员组成的军队。久而久之,神庙势力越发膨胀,还垄断了青铜制造业等重要的手工业部门和国家的商业,成为全国经济活动中心。这样,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以国王为首的王室经济与神庙经济的分庭抗礼,但是国王利用他作为城邦主神代理人的身份,逐步取得对神庙经济的管理大权,最终击败神庙祭司,将神庙经济全部纳入王室经济中。至于公社的土地,很早就划归为几个大家族所有,世代沿袭。后来土地买卖现象频繁发生,城邦失地严重,公民的境遇每况愈下。

最早的民主城邦

一提到城邦,我们就会想到民主、自治。的确,早期苏美尔城邦的国家权力主要掌握在恩西、公民大会和长老会议3个机构手中。恩西是城邦的国王,或称卢伽尔(霸主的称号),是神的人间代理,负责代神理财、保护本国公民的福利。他主持城邦会议,统率军队,负责修建水利设施、城墙宫室,还握有司法行政大权,统治者一般均为终身制和世袭制。

公民大会和长老会议在初期对国王的权力有一定的限制作用,在《吉尔伽美什史诗》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基什王阿伽派遣使者来到乌鲁克,向国王吉尔伽美什提出“挖井”的要求,即让乌鲁克人承认基什王的霸主地位,并愿意为他效劳。吉尔伽美什立即主持召开了长老会议和公民大会,商讨降战的问题。国王发表了自己决心作战的言辞后,长老们纷纷加以反对,主张向基什王投降。而民众回答说:“我们不要向基什家族投降,我们要用武器打它。”吉尔伽美什根据公民大会的决定准备作战,后来两个城邦以议和结束战事。由此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乌鲁克城邦的3个管理机构——国王、长老会议和公民大会,国王个人没有决定战与降的最高权力,而人民的意志有较高的威信。

但在不断争霸的过程中,王权日益强大,而以神庙祭司为代表的贵族势力却日渐衰退,尤其是当神庙经济变成王室经济后,祭司贵族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君主政体逐渐形成。

奴隶制城邦的典型

20世纪之后,伴随着重大的考古发现,苏美尔城邦文明再次震惊了世界。轰动一时的乌尔王陵重现了4000多年前的乌尔城邦。

世界简史——追忆苏美尔城邦文明

乌尔王朝军旗
这是一幅乌尔王朝时期的军旗上的画面,描绘的是战争后的场面。

从1922年开始,英国考古学家查尔斯·莱昂纳德·伍利在两河南部的乌尔展开了长达13年的考古发掘,最后共发掘出1800多座墓穴。其中有17座陪葬丰富的大型王陵,与简陋狭小、陪葬品少而粗糙的平民坟墓形成天壤之别。王陵中出土了许多贵重物品,有黄金头盔、黄金短剑、大马车和马具,还有七弦琴、船形竖琴等乐器。在王后墓中也有许多黄金饰品,还有天青石、玛瑙项链等艺术珍品。可见当时的乌尔手工业相当发达,特别是冶金业,苏美尔人精湛的技艺令人惊羡。

同时,这也反映出商业贸易的繁荣,因为乌尔的金属、木材、石料都很匮乏,需要从其他地区“进口”。墓葬中更为引人注目的是大批人殉的发现,在著名的苏巴特王后墓中,有59名殉葬者,包括戴头盔的战士、乐师、舞女等。这与中国的早期墓葬习俗相同,都认为死后的世界仍与生前一样,国王、王后自然需要仆从、近臣的伺候,殉葬也就是理所当然的。这充分暴露出了乌尔城邦早期奴隶制的残暴性、野蛮性,到公元前30世纪后期,人殉制度才逐渐被废除。

最早的社会改革家

拉伽什是另一个闻名于世的苏美尔城邦,在这个城邦中有一位目前所知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改革家——乌鲁卡基那。拉伽什曾称霸苏美尔南部200多年,它从建立政权以来,多次与邻邦温玛发生战争,在基什王的调解下,双方言归于好,并立碑为界。后来温玛王越界占领了拉伽什的土地。卢伽尔安达做王之后,夺回了被侵占的土地,向南北远征,成为苏美尔的一大霸主。

接连不断的战争给国内人民带来很大的负担,苛捐杂税繁重不堪,百姓衣食难保。走投无路的人民发动起义,推翻了国王的统治。约公元前2378年,拥立反对暴政、以恢复城邦旧制为旗号进行改革的乌鲁卡基那为王。

乌鲁卡基那上台后,为巩固自己的政权,颁布了一系列保护平民利益的改革诏令。他废除了过去的各种弊政,禁止各级官吏豪强以强凌弱,欺压百姓;改善平民的处境,提高他们的地位,颁布扩大公民权等政策,使公民人数增加了10倍。

世界简史——追忆苏美尔城邦文明

乌鲁克城出土的合金兵器

乌鲁卡基那的改革引起了邻邦温玛贵族的恐慌,他们又重新挑起战争,并联合乌鲁克进犯拉伽什。公元前2371年拉伽什被洗劫殆尽,城败民亡。正当温玛与拉伽什苦战之时,北方的基什王萨尔贡一世乘机崛起,逐步统一南北各邦,击败温玛,在苏美尔北部兴建阿卡德城作为首都。萨尔贡一世的统一结束了苏美尔的城邦文明时代,开启了西亚中央集权的奴隶制国家时期。

苏美尔城邦文明不仅是美索不达米亚早期文明的辉煌篇章,也是东方大地上永远闪耀的文明之光。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sjls/zqwm/1547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