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历史 > 古典时期

斯巴达,最早的军国主义国家,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度

历史大观园 古典时期 2020-05-11 14:27:02 0 梭伦

特洛伊战争之后,希腊历史进入“荷马时代”。

斯巴达,最早的军国主义国家,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度

当时那批侵略特洛伊的迈锡尼诸国被同属希腊的多利亚人乘虚入侵,迈锡尼文明就这么被毁灭,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多利亚人继续南侵伯罗奔尼撒半岛,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原住民阿卡亚人被迫迁往山区或边远之地。随后,多利亚人又越海征服了克里特、罗德斯岛和小亚细亚的西南角。

这时,爱琴文明又回到氏族部落的阶段。希腊文明出现倒退,但也为城邦文明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我们可以看到,战争是如何影响人类文明的进程。人类文明的消亡和诞生都与战争息息相关。特洛伊之战不仅毁掉了特洛伊文明,也毁掉了迈锡尼文明,整个希腊退回到原始文明阶段。不过,在荷马时代,制度虽然倒退,经济却有所发展,希腊人的工具开始由青铜器变为铁器。

荷马时代没有国家,各部落实行军事民主制。公元前8世纪到前6世纪,希腊奴隶制城邦开始形成,这一时期又称为古风时代。在古风时代,希腊有二百多个这样的城邦,其中著名的城邦有底比斯、达尔斐、米利都、爱非斯、雅典、斯巴达、亚格斯、科林斯和麦加拉等城邦。

希腊人的城邦是由部落发展起来的,城邦不只是一个群体、一个城市,对于希腊人来说,它有更重要的含义:城邦是高于家庭、村落、部落的公民集合体。这些城邦都比较小,最小的如厄齐,只有100平方公里,像斯巴达这样的大城邦也只有8400平方公里。最著名的城邦如雅典只有2550平方公里,在雅典的全盛时期,公民也不过40万。

其中,斯巴达城邦就是由毁灭迈锡尼文明的多利亚人建立的。斯巴达是最早形成国家的城邦,在不断对外殖民的过程中,斯巴达的军事组织逐渐完善。它的国家机构由四部分组成:国王、公民大会、长老会议、检察官。比较特别的地方是斯巴达有两个国王,分别由两个家族世袭,斯巴达是一个经常征战的国家,战争时,往往是一个国王领兵打仗,一个国王在家处理内政。

斯巴达是古代最早的军国主义国家,他们的一切宗旨都以战争为先,所以他们崇拜强者,对于弱者没有丝毫同情。他们不仅大肆屠杀外族,而且对内也实行非常残酷的制度。为了造就一支强大的军队,斯巴达国家实行了一套严格的军事训练体制,每一个婴儿刚出生时,都必须交给长老检查遴选,只留下健康健壮的婴儿,抛弃那些体弱畸形的婴儿。从7岁开始,男孩就必须接受严酷的训练,18岁到20岁要在军队里实习,20岁正式成为军人,30岁结婚,60岁退伍。妇女也必须按规定进行体育锻炼,以便生出更强壮的婴儿。

凭借着强大的军事力量,斯巴达取得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霸权地位,组成了一个伯罗奔尼撒同盟,斯巴达居于盟主地位。

雅典的发展路线和斯巴达完全不同,公元前八世纪左右,雅典取消国王,改由执政官掌权。最初的执政官是终身制,后来改为十年一任,再后来变成一年一任,而且执政官人数增加到九人,不过执政官仍是从贵族中选取。对于雅典人来说,这样的制度仍然不够公平,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最终爆发了一系列的斗争和反抗,雅典的政治体制面临一次严峻的考验。

公元前594年,梭伦以“调停人”的身份当选为执政官,梭伦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改革,有效地缓和了当时的阶级矛盾。但由于改革的不彻底,梭伦两面不讨好,最后被逐出雅典。雅典随后经历了僭主统治,直到克里斯梯尼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民主改革,才真正进入民主时代。在伯里克利时代,雅典的民主步入了黄金时代。

但是在雅典进入黄金时代前,却经历两次生死攸关的考验,雅典的文明危在旦夕,他们最终克服了危机,证明了民主政治的优越性。不过,民主在当时世界只是一小股潮流,所谓孤掌难鸣,最终必然被专制帝国吞没。

雅典文明所开放的这朵奇葩无法改变世界的潮流,但是它却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以至于雪莱说:“我们都是希腊人。”

古希腊文明对现代文明的影响无所不在,现代的政治、科学、艺术、思想、哲学、体育等等无不受到古希腊文明的渗透。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sjls/yfowm/1088.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