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历史 > 帝国时代

世界史纲——查士丁尼大帝和波斯的萨珊帝国

历史大观园 帝国时代 2020-07-01 22:13:11 0


1 查士丁尼大帝

前两章中我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于恺撒和图拉真所缔造的大罗马帝国的西部,在较短的4个世纪里,政治和社会秩序的崩溃。我们也论述了那种崩溃的彻底性。任何有才智而热心公益的人,生活在这时和生活在圣本笃或卡西奥多鲁斯的环境中,的确会感到好像文明的光辉正在黯淡下去,近乎熄灭了。但是用较长远的眼光来研究整个世界的历史,我们就会看到这些阴暗的世纪不过是社会政治思想和理解前进中的一个方面,也许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方面。如果当时有一种黑暗的灾难感笼罩着西欧,我们必须记住,全世界的大部分并没有退化。

欧洲的著作家以他们西方人的偏见,太易于低估集中于君士坦丁堡的东罗马帝国的持久性。这个帝国体现了一种比罗马更古老的传统。如果读者能看看我们所示的地图上它在6世纪时版图的方圆,如果他能想想这时它所用的官方语言已变成了希腊语,他就会认识到我们现在这里所述及的只是名义上的罗马帝国的一支;它事实上是希罗多德所梦想、亚历山大大帝所创立的希腊化的帝国。它的确自称为罗马,称它的人民为“罗马人”,直到今天,近代希腊语就称为“罗梅克语”。君士坦丁大帝也的确不懂希腊语,查士丁尼的希腊语音调不正。这些名义上和形式上的肤浅事物都不能改变帝国实际上是希腊文化的这个事实,在君士坦丁大帝时已有6世纪的历史,当真正的罗马帝国经4世纪之久完全崩溃以后,这个希腊化的“罗马帝国”仍继续保持了11个多世纪——从312年君士坦丁大帝在位时起,直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下为止。

当我们不得不谈到西方的社会好像全然崩溃了的时候,东方却没有这种相似的瓦解。乡镇和城市是繁荣的,农田也耕作得很好,贸易仍然进行。君士坦丁堡在许多世纪里都是世界上最大最富庶的城市。这里我们不谈关于帝王们的名号、昏庸、罪恶和阴谋等等的故事。他们像大多数大国的君主一样,并没有领导他们的帝国,而是受国势所驱迫。我们已在相当长的篇幅中谈到了君士坦丁大帝(312~337年),我们也提到了一度重新统一帝国的狄奥多西乌斯大帝(379~395年)和查士丁尼一世(527~565年)。不久我们将谈到赫拉克利乌斯(610~641年)。

查士丁尼和君士坦丁一样,可能有斯拉夫人的血统。他是一个有雄心壮志而富于组织能力的人,他又很幸运地娶了一个能力相等或能力更大的女人,即狄奥多拉皇后,她青年时曾当过不一定很出名的女演员。但是查士丁尼力图恢复古代罗马帝国的伟大,这也许过于消耗了它的资源。我们已经说过,他重新自汪达尔人手中征服了非洲省,从哥特人手中征服了意大利的大部分,他也恢复了西班牙的南部。在君士坦丁堡,他建筑了宏大而美丽的圣索菲亚教堂,创立了一所大学,并编纂了法典。但与此相反的是他关闭了雅典学校。同时大瘟疫扫荡了欧洲。所以在他死时这个中兴的扩大的帝国好像扎了刺的气泡一样很快就破灭了。他所征服的意大利的大部分已落到伦巴德人手里。意大利这时的确几乎是一片荒地,伦巴德历史家们断言伦巴德人来到了无人之境。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从多瑙河地区南下到亚得里亚海,斯拉夫人定居在今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达尔马提亚,成为现今的南斯拉夫人。此外,同波斯萨珊帝国一场精疲力竭的斗争也在这时开始了。

但是在这场斗争中,波斯人曾三次几乎取得君士坦丁堡,最后因波斯大败于尼尼微(627年),胜负才算决定。在我们谈到这次斗争以前,有必要略述一下帕提亚时代以来的波斯史。

2 波斯的萨珊帝国

我们已把罗马帝制的短短400年和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区域帝制的顽强持久性作了对比。我们也很短暂地看了看在亚历山大所征服的东半部地区繁荣了三世纪之久的希腊化了的巴克特里亚王朝和塞琉古王朝,并叙述了帕提亚人如何在公元前1世纪来到了美索不达米亚。我们已描述了卡利之战和克拉苏的结束。因此有250年之久阿萨栖人的帕提亚朝在东边统治着,罗马帝国在西边统治着,亚美尼亚和叙利亚则介乎两者之间,它们的疆界随着任何一方的加强向东西移动。我们已经指出罗马帝国的版图在图拉真时代向东扩张得最远(见第二十七章第一节的地图),我们也注意到约在同时,印度—斯基台人(第二十七章第五节)拥进了印度。

226年发生了一次革命,于是阿萨栖朝让位于更有力的萨珊王朝,一个波斯本国人所建立的王朝,由阿尔达希尔一世统治。就一方面说,阿尔达希尔一世的帝国同一百年后君士坦丁大帝的帝国呈现出一种出奇的相似。阿尔达希尔试图以坚持宗教上的团结一致来巩固他的国家,因此采用了昔日波斯人信奉的祆教作为国教,我们将在后面更多地提到它。

这个新的萨珊帝国立刻变成了侵略性的,在阿尔达希尔的儿子和继承人沙普尔一世时代,攻取了安提俄克。我们已注意到瓦勒里安皇帝如何战败(260年)而被俘。但是因为沙普尔在一次胜利行进中退到了小亚细亚,他被一个巨大的沙漠贸易中心——巴尔米拉——的阿拉伯国王奥得内塔斯击败了。

在奥得内塔斯当政和以后他的寡妻济诺比亚当政的短期内,巴尔米拉是夹在两个帝国之间的一个相当大的国家。后来它亡于奥雷连皇帝,这个皇帝用铁链把济诺比亚牵到罗马以宣扬他的胜利(272年)。

我们不企图追述萨珊朝此后300年间的兴衰。在这全段时期中,波斯和君士坦丁堡帝国之间的战争使小亚细亚像患了热病似的衰弱了。基督教传播很广而受了迫害,因为罗马基督教化以后波斯君主成了世上唯一的神皇,他认为基督教不过是与他抗衡的拜占庭的宣传。君士坦丁堡成了基督徒的保护者,波斯则成了祆教徒的保护者;422年的条约中,君士坦丁堡帝国同意宽容祆教,而波斯帝国则同意宽容基督教。483年,东方的基督徒从正教教会分离而成了景教,我们已注意到景教的传教士广泛传布到中亚和东亚地方。这个从欧洲的分离,既然它使东方的基督教主教们不受拜占庭大教长的管辖,也就使景教教会免除政治上不忠于波斯的猜疑,从而使波斯的基督教完全得到宽容。

科斯洛埃斯一世在位时代(531~579年)是萨珊朝强盛的末期。他是查士丁尼同时代而堪与匹敌的人。他改革了税收,恢复了正统的教,从阿比西尼亚基督徒统治下夺回了南阿拉伯(也门),把他的权力扩展到了那里,推进他的北部边界到西突厥斯坦境内,并与查士丁尼进行了一系列战争。他作为一个开明的君主声誉非常之高,以至当查士丁尼封闭雅典学校时,最后一批希腊哲学家都来到他的宫廷。他们感到他就是所谓的哲学家王者,就像我们谈过的孔子和柏拉图曾在他们时代所追求的幻想那样。希腊哲学家们发现正统的祆教的气氛甚至不如正统的基督教适合他们的味道,当549年科斯洛埃斯在同查士丁尼签订休战条约时好意地附加一项条款,允许他们回到希腊,并保证他们不因异教徒的哲学或暂时的亲波斯行为而受到折磨。

和科斯洛埃斯有关,我们听到中亚细亚有一种新的匈奴民族,即突厥人,我们知道他们首先同科斯洛埃斯,然后又同君士坦丁堡结盟。

科斯洛埃斯一世的孙子科斯洛埃斯二世(590~628年)经历过极盛极衰的命运。他初露头角时反对君士坦丁帝国而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他的军队曾三次(608、615和626年)到达了君士坦丁堡对面的加尔西顿,他占领了安提俄克、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614年),他又把据说是耶稣被钉死的真十字架从耶路撒冷带到了他的首都忒西丰。(但一些这样或那样的真十字架已经到了罗马。相信这个十字架是君士坦丁的受封为圣徒的母亲“赫伦娜皇后”曾从耶路撒冷带回去的——这故事吉本并不予重视。)619年,科斯洛埃斯二世征服了容易得到的国家埃及。这项征服事业最后被赫拉克利乌斯皇帝所阻止了(610年),他正着手恢复君士坦丁堡被毁的军力。赫拉克利乌斯一度养精蓄锐,避免了一场大战。623年,他奋勇临阵。波斯人经历了一系列败仗,最后以尼尼微之役(627年)的战败而达到了极点,但双方都没有彻底打败对方的能力。斗争的结果,虽然拜占庭的军力在美索不达米亚是得胜了,但博斯普鲁斯海峡仍有一支波斯军未被打败。

628年,科斯洛埃斯二世被他的儿子篡位和杀害了。一两年后,这两个疲惫不堪的帝国之间缔结了一项胜负未决的和约,恢复了两国昔日的边界;真正的十字架被运还给赫拉克利乌斯,他立即以隆盛的典礼把它放在原处耶路撒冷。

3 萨珊王朝时代叙利亚的衰落

以上就是我们简短叙述的波斯史中和拜占庭帝国史中的重大事件。我们更感兴趣而较难叙述的是当时这些大帝国的一般居民生活中所起的变化。作者只略知这个时代的2世纪和6世纪扫荡人间的大瘟疫,其确切性已不可考。肯定这些变化使人口减少,大概也使这些地区的社会秩序解体了,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在罗马帝国和中华帝国的情况那样。

马克·赛克斯爵士——在1919年重感冒流行期间他过早地死于巴黎,这对英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著有《哈里发的最后遗产》一书,其中他生动地概述了我们正考虑的这期间近东的一般生活状况。关于近今时代的头几个世纪,他说:“军事行政管理和帝国财政的方针在人们的心目中全然与实际政府管辖脱节了;尽管不时执掌政权的酒鬼、醉汉、暴君、疯子、野人和被遗弃的妇女等最可鄙的苛政肆虐,但美索不达米亚、巴比伦尼亚和叙利亚人口仍然极多,巨大的河渠和堤坝仍在维修,商业和建筑依然繁荣,尽管有敌对的军队不断前来和掌权者的民族成分不断改变。每个农民的利益都集中于他所属的乡镇,每个市民的利益都集中于他所属城市的进步和繁荣;至于敌军的进入,如果胜利是可靠的,而且履行契约付款是肯定的话,那么,人们有时还会感到满意。

“另一方面,来自北方的袭击必然是一件可怕的事。于是村民有必要到城里避难,他们从城里看烟火起处就能够看出这个地方已被游牧民所破毁和蹂躏。然而只要河渠没有被毁(的确,这些河渠建筑得这样结实和谨慎,使得它们的安全得到保证),就不会受不可弥补的损失的影响……

“在亚美尼亚和蓬土斯,生活的情形完全不同。这些山区居住着凶猛的部落,由有势力的本地贵族率领,受着公认的国王们的统治,而在河谷与平原的和平耕作者则供应经济上必要的资源……西利西亚和卡帕多基亚这时完全受制于希腊的势力,有无数富庶而高度文明化的城镇,此外还有一支相当大的商船队。经过西利西亚到赫勒斯蓬特海峡,整个地中海海岸有许多富庶的城市和希腊殖民地,在思想和语言上全是世界主义性质的,也都有着对于希腊人的本性来说好像是很自然的都市和地方的雄心壮志。希腊地带从卡里亚延伸到博斯普鲁斯海峡,沿海岸远至黑海的锡诺普,到那里这个地带就逐渐不可分辨了。

“叙利亚分裂为一个奇异的百衲被式的许多公侯国和自治王国;从北方说起有近乎野蛮的科玛格涅国和埃德萨国(乌尔法国)。这些国的南边是班比斯国,有巨大的庙宇和僧侣掌权者。朝向海岸处的村镇,人口稠密,群集在独立的城市安提俄克、阿帕米亚和厄麦萨(霍姆斯)的周围;而在外面荒野中,闪米特人的大商业城市巴尔米拉作为帕提亚和罗马之间中立的贸易地正在积累财富而渐臻强大。在黎巴嫩和安替黎巴嫩之间,我们发现赫利俄波利斯(巴勒比克)正在极盛之时,它的残碎的遗迹至今还令人称赞……转向加利利以内,我们发现奇异的格腊萨城和费拉德尔非亚城(安曼),由结实的石砌道路连接起来,并设有巨大的水渠……叙利亚仍有很多这时期的废墟和遗迹,人们不难想见当时它的文明的性质。早就输入此间的希腊艺术发展得富丽堂皇而略带俗气。装饰的丰富,用度的奢侈,财富的夸耀,都足以表示闪米特人耽于淫逸而娴于艺术的趣味自古已然。我曾站在巴尔米拉的柱廊之间,曾在塞西尔旅馆用饭,旅馆虽然是铁建成的,外面涂成假木、假灰、假金、假绒和假石,但效果是一样的。叙利亚的奴隶很多,足以修造结实的建筑物,但艺术精神很庸俗,与机器制造的一般。与城市居民相反的乡村居民,一定是和他们现在住居的情况一样,住在泥屋和石砌的墙壁里;而在远处的牧场中,贝都因人在他们本种族的那巴提安诸王统治下自由地放牧他们的羊群,或者履行大商队经纪和保护的任务。

世界史纲——查士丁尼大帝和波斯的萨珊帝国

世界史纲——查士丁尼大帝和波斯的萨珊帝国

“牧人居地以外有干枯的沙漠,形成了幼发拉底河后面帕提亚帝国无比坚固的屏障和防御,幼发拉底河一带有忒西丰、塞琉基亚、哈特腊、尼西宾和哈兰等大城,还有其他数以百计的大城已经失名了。这些大市镇区靠美索不达米亚丰富的谷物生活,那时有灌溉的河渠,修筑河渠的人名在当时就已经湮没无闻了。巴比伦和尼尼微的盛世已成过去,波斯和马其顿的继承者曾让位于帕提亚,但它们的人民和耕作状况与居鲁士征服者最初征服此地时是一样的。许多城镇所用的语言是希腊语,塞琉基亚有教养的市民也许会批评雅典的哲学和悲剧;但是几百万的农业人口可能对于这些事并不知道多少,就像今天埃塞克斯的许多农民并不知道在首都所发生的事一样。”赛克斯爵士又用7世纪末的事态同这时比较,他说:

“叙利亚这时已成为贫苦之乡,它的大城市虽然仍住着不少居民,但仍然堆满了许多公众财力难以运走的瓦砾。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自身还没有从长久猛烈的围攻中恢复过来,安曼和格腊萨在贝都因人的权力统治下已衰颓成荒村。正如已经提到的那样,豪兰人在图拉真时代也许还存有繁荣的迹象;但这时期简陋的房屋和粗糙的石刻都表示沮丧可怜的衰颓景象。在外面沙漠中,巴尔米拉除了在城堡中一支卫戍部队而外,已成了空旷荒凉的地方。在滨海地区和黎巴嫩之间,还可看见昔日交易和繁荣的迹象;但在北方,普遍呈现了毁灭、荒凉和遗弃的状态,这地方曾陆续遭受定期的侵袭达百年之久,又被敌人统治了15年。农业一定已经衰颓,由于瘟疫流行和屡遭苦难,人口显著减少了。

“卡帕多基亚已不知不觉地陷入野蛮状态;愚鲁的乡下人既不能修补也不能恢复的大会堂和大城市,已夷为平地。安纳托利亚半岛已受到波斯军队的蹂躏和劫掠,各大城市也被掠夺和洗劫了。”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sjls/fjsd/1717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