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森兰丸

森兰丸(日本战国武将)

森兰丸简介

森兰丸:森兰丸(もりらんまる,1565年-1582年6月21日)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家系是清和源氏,即以源义隆为祖先而开创的森氏。父亲是织田信长的家臣森可成,兄长有森可隆、森长可,弟弟有森坊丸、森力丸、森忠政(后来的津山藩初代藩主)。一般资料所见的本名为长定,但也有成利、长康等说法。在当时留下的史料里,还有将他称为乱丸、乱法师等纪录。在本能寺事变中兰丸与信长一起战死,葬于阿弥陀寺,戒名月江宗春居士。

森兰丸传记——

人物经历

天才神童

在信长晚年巅峰时期不可不提的人物之一就是传说中的绝世美少年森兰丸。

森兰丸是信长早年十分信赖的家臣森可成之子,森可成在浅井倒戈时与长子二人都为了信长而战死,信长十分心痛,之后对于森家的遗孤也特别照顾。兰丸自幼有神童之誉,特别是有数理方面的天赋(在战国时期颇为罕见),箭术号称天下第一。自十二、三岁起到信长身边担任小姓,令人惊讶的是,小小年纪的兰丸与性格难以捉摸的信长却格外投缘,信长心想之事,时常不待说出口,兰丸就已处理妥当,让信长对他总是另眼相待。

十四岁时,信长开始让兰丸处理政事,十六岁出任“诸事奉行”、“奏事”﹐总揽信长身边大小事物,举凡各地使者接见、公文往来和信长的生活起居,都由森兰丸一人负责,职位相当于独裁君主下的总秘书长,且有副署信长书状的权限。能被惟才是用的信长如此重视,兰丸的才能必然非凡。甚至也有地方史料推测,兰丸可能是继其父森可成之后,负责信长安全的忍者首领。

森兰丸是织田信长的小姓,天正十二年(1582年)在甲斐武田氏灭亡后,被任命为美浓国岩村城(另有他说)的城主。本能寺之变时与信长皆战死,据说当时信长命令兰丸在本能寺放火。兰丸葬在阿弥陀寺,戒名为月光宗春居士。

现今大家一般所说的森兰丸,在历史上确曾出现,不过其正确的名字应是森长定。森长定生于永禄八年(1565年),卒于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终年十八岁。永禄八年森长定在美浓的金山城出世,其父为金山城主――织田信长部将森三左卫门可成;其母为森可成重臣林新右卫门通安(常照)之女阿盈。森长定的乳名为乱法师,森可成的第三子。有关森长定在历史上所记载的事迹不多,最早的记载事迹始于天正五年(1577年)四月,森长定以十三岁之龄出仕信长作为信长的小姓(一说出仕时间为天正七年(1579年)四月上旬(《森家先代实录》))。

美貌

据说森兰丸长得相当俊美,曾有外国使臣晋见信长,结果为兰丸的外貌而感到震惊。在日本古代,武士家庭的男子幼时留发,元服时剃去前发作月代头,信长觉得太可惜了,就命令兰丸不许行元服之礼,因此他在17、8岁还是少年发式(日本古代男子13岁便可行元服之礼),也由此可见兰丸外貌出色。森兰丸17岁时,他就已经是拥有两座大城池的大名了。不过这种封赏基本上也没什么意思,因为森兰丸一直是信长的小姓,根本没有时间去掌管自己的封地,所以也是有名无实的大名。织田信长虽然杀人不眨眼,却是一个俊美的男子。一次众将庆功,信长迟迟不来。不久,忽见一绝色妇人径直坐上信长的位置,居然是信长乔装改扮而成。四十九岁时,也就是在信长死前不久的一次骑射表演上,史家记载形容其风姿卓绝,无人能比。至于兰丸之美,据说见者无不惊为天人。曾有外国使者晋见信长,看到兰丸时惊艳得失语。信长十分宠爱兰丸。日本少年留长发,行成人礼时必须束起。信长因爱兰丸垂发的模样,特别颁发命令不许他行成人礼。每次打仗兰丸都被信长留在后方,而赏赐最厚。十七岁时,兰丸已经是两座城池的大名。兰丸甚至知道信长随身佩刀上的菊花瓣数,信长如厕时总是把佩刀交给兰丸,足见性命之托。明智光秀发动本能寺叛变,也和兰丸不无关系。明智光秀某次听到信长对兰丸许下承诺,三年后将把兰丸父亲的旧领地志贺赏给兰丸。志贺城当时正属于明智光秀。时间过去了三年,惴惴不安的明智光秀唯恐信长对自己动手,终于先下手为强了。据说,在本能寺的抵抗中,直到最后时刻,信长对兰丸说,帮我挡一下,然后进入寺里从容就死,兰丸等人随即放火烧寺,追随而去。

误解

后世对于森兰丸的印象大多视其为信长的男宠,其实这对于兰丸和信长来说是极大的误解。森兰丸之所以一直是服侍信长左右的小姓,是因为森兰丸很有才能,他处理事务的能力很强,像信长这样不是人才就绝对不重用,是人才怎样都要招揽重用的人,如果森兰丸没有才能只是绣花枕头,那么信长根本不会让森兰丸长留在身边。

史料上也尚未发现证据能够证实兰丸或其他任何小姓是信长的男宠,兰丸不论是在军事还是生活上都为织田信长提出了很多建议,如同秘书一样处理了许多杂事,使信长减少了许多琐碎压力。这点与他的出身也有关系,森兰丸的父亲本身也是服侍织田一家的家族重臣之一,而且为织田家尽忠战死,因此兰丸是以一位臣子的身份辅助信长,而并非是男宠。另外据史料记载,森兰丸长于数理,那个时代的人会数理,是相当难得的,可见森兰丸的头脑之好,这才是他能长久跟随信长并得到充分信任的根本原因。

人物前传

森兰丸长定是金山城主森三左卫门可成的第三个儿子,他于永禄八年(1565)秋降生在美浓金山城。这一年,织田信长为了褒奖森可成在经略东美浓过程中所立下的卓著功勋,将美浓鸟峰城赐与可成。可成选了九月的一个吉日,率领一族郎党从尾张莲台村迁居鸟峰城。在这一行人中有森可成的父亲森可行、弟弟森可政、二公子森长可以及可成的妻子。此时她正怀着兰丸并且已经临近产期(可成亡故之后,她落发为尼,世称“妙向尼”)。可成入驻以后,将鸟峰城改名为金山城。

可成入主金山城那年的秋天,兰丸诞生了。《金山记全集大成》中写道:“同年秋,如玉一般的男子诞生,可喜可贺之事越来越多,大将(森可成)见此甚悦,给其取名兰丸”。常照寺保存有兰丸的母亲妙向尼的画像,画像之上写有“宽保三癸亥(1743)年十月付《胜寿寺妙向尼公画像缘起》鸟峰下梵生奥翁彪士书”的字样。森家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十一世纪的平安时代后期。相传,朝廷将相模国的“森庄”(一说毛利庄)赐予源义家的第六子源义隆,源义隆舍弃了“源”姓,改用“森”这个苗字,这就是森家的缘起。自源义隆以后,森家的历代当主都使用“森冠者”的称号。源义隆死后,源赖朝收回了森庄,作为补偿他赐给了义隆的长子第二代森冠者一块新领地,尽管失去了森庄,“森”这个苗字还是被义隆的后任世代沿用了下去。不过,真正开创了森家的历史是兰丸的父亲森可成。

天文二十二年(1554)五月,织田信长与叔父守山城主织田孙三郎合谋杀害了尾张守代织田彦五郎,夺取了他的居城清洲城。这是森可成第一次以信长部下的身份参战。此后,在弘治二年(1556)八月二十四日的稻生合战和永禄元年(1558)七月十二日浮野合战当中,森可成均有不俗的表现。而后,森可成在永禄三年(1560)五月的桶狭间之战当中立下了大功。永禄三年之后,信长和斋藤义龙之间的几度交锋拉开了织田家美浓攻略的序幕。在美浓平定战中,森可成转战东美浓各地攻下了无数的城砦。金山城正是信长对可成功勋的褒奖。永禄十一年和永禄十二年,森可成跟随主公织田信长两次上洛,确立了织田家在畿内的霸主地位。

元龟元年(1570)四月二十五日,在攻打朝仓家手筒山城的激战当中,可成的长子、年仅十八岁的森可隆不幸战死。同年五月,织田信长任命可成为近江国宇佐山城城主,宇佐山城位于今天的大津市,是维系畿内与近江交通的重要据点。信长将此重镇托付给森可成,足以反映他对可成的依重。然而,作为敌手的浅井、朝仓两家对宇佐山城重要性也是一清二楚的。九月十六日,浅井、朝仓联军三万余人自湖北南下,兵锋直指森可成驻守的宇佐山城。驻守宇佐山城的森军不过一千三百余人,加上九月十九日赶到的织田信治所部援军亦不过三千三百余人。面对从苗鹿、雄琴、乳野、仰木、衣川、坚田各路蜂拥而来的敌军,森可成命令部将武藤五郎九卫门、肥田彦左卫门死守城池,自己亲率五百精兵在坂本町邀击敌军的先头部队,获得小胜。之后比叡山延暦寺的数千僧兵也加入对织田的进攻,面对不断攻来的联军,织田军展开殊死搏斗,森可成也在次日的混战中力尽身亡(一同战死的还有织田九郎信治、武藤五郎九卫门、肥田彦左卫门),享年四十八岁,安葬在近江阪本采迎寺,法号净翁。受到森可成死战的鼓励,士兵们并没有放弃宇佐山城,依然奋勇战斗,最终支撑到织田军本队的到来。森可成的首级为浅井长政的家臣石田十藏所得,享年四十八岁,他的遗体被近江国来迎寺的僧人厚葬,该寺也因此免遭信长的毁灭。

可成亡故之后,信长让他年仅十三岁的次子森长可继任城主,此时兰丸六岁、坊丸五岁、力丸四岁。满怀丧夫痛苦的妙向尼命儿子长可厚礼延请高僧荣严和尚在金山城边开创大龙山可成寺,可成的灵位就被供奉在寺中。她在这里落发为尼并皈依了一向真宗,法号“妙向”。

天正三年(1575)十一月,织田信长将岐阜城和织田家家督之位让予嫡子信忠。翌年一月,他命丹羽长秀为奉行开始修筑安土城。兰丸出仕信长,担任信长身边的小姓是在信长让渡家督之位一年零六个月之后,即天正五年(1577)四月,兰丸当时十三岁。

史料记载兰丸事迹最早是在他仕官两年之后。《信长公记》卷十二中有:“四月十八日,信长公赐盐河伯耆守银子百枚。以森乱为使者,中西权兵卫为副使”的记载,这是兰丸在《信长公记》当中的首次出现。天正七年五月,信长迁居安土城。兰丸在安土城的居馆位于安土城本丸的西北和津田信澄比邻而居。居住在兰丸附近的还有德川家康、羽柴秀吉、织田信忠、堀政秀和长谷川藤五郎等织田家重臣。天正九年(1581)七月二十五日,信长的嫡子三位中将信忠从岐阜来到安土。信长派出迎接的使者就是兰丸,他奉信长之命将正宗作的肋差送给信忠,将北野藤四郎作的肋差送给北畠中将信雄和织田三七信孝。也是在这一年,信长赐兰丸江州五百石扶持地。

本能寺之变

天正十年(1582)年五月,围攻备中高松城的羽柴秀吉向安土城的信长求援。于是,信长命令丹波龟山城城主明智光秀为援军的前锋、近江日野城主蒲生贤秀留守安土城。五月二十日,信长在安土城总见寺款待上洛游玩的德川家康。负责接待家康的明智光秀因为准备不足而受到了信长的非难。据说,光秀谋反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这次所受的侮辱。五月二十九日,织田信长仅带了百数十名近习匆匆离开了安土城,当天晚上在京都四条西院的本能寺留宿。与此同时,信长的嫡子信忠也带了少数人马进驻妙觉寺。六月一日,兰丸奉信长之命前往信忠居住的妙觉寺致意,当他回到本能寺的时候已是日落西山的黄昏时分了。

六月二日卯刻(清晨6点)明智军的水色桔梗旗已经遍布京都各处,作为用兵老手的明智光秀派兵封锁了大津、山科、宇治、伏见、淀、八濑、鞍马、出云路等各处交通要隘。将本能寺团团包围的明智军在铁炮的掩护下攻入了寺中。太田牛一在《信长公记》中是如此记述“本能寺事变”这一日本历史的转折点的:“······信长正在床上安枕,突然被外面的声音吵醒。起初信长和小姓们都以为是部下争吵斗殴,正在狐疑,传来了铁炮的轰鸣声,信长这才警觉起来:“这是叛乱!是什么人?”值宿的森兰丸回答道:“我看到是明智。”

《德川家康第四部:兵变本能寺》第二十四章有描述森兰丸战死经过:森兰丸为了掩护信长自尽,与安田作兵卫激战,并被砍掉一条腿。信长放火自焚后,安田作兵卫怨恨森兰丸的阻扰,使他没有获得信长的首级,遂将怒气撒在森兰丸尸体上,并砍去了他的头颅。

当本能寺的战火熄灭之后,兰丸兄弟三人的遗体被京都上寺町净土宗莲台山阿弥陀寺的住持清玉上人安葬,也有说被葬于大德寺的三玄院。兰丸身后的法号是月光宗春居士,坊丸是祐月宗徳居士,力丸是花月宗泉居士。

人物轶事

•史料中记载的森兰丸被描写为能力很强的事务官,就像是织田信长的秘书一样。

织田信长常在自己的家臣和亲近的大名面前夸耀自己拥有三件宝物。其一是奥州献上的羽毛上有白色斑点的雄鹰;其二是因不管在怎样的沙地和碎石道上奔跑都不会跌跌撞撞而被称为龙马的青色骏马;其三就是森兰丸。

众所周知,兰丸受到信长重用的原因在于他的顺从伶俐。有关他机智、聪明的轶事在江户时代的文学作品多有收录,以下几则是其中流行最广的:

1、有一次,信长剪指甲。他把剪下的指甲放在席子上叫小姓扔掉。小姓就这样捡起来扔掉了。换了另一个人来做也是这样,扔掉指甲之后再回来站着。信长无论叫什么人都是这么做的,但是当他命令兰丸扔掉的时候,兰丸把指甲一片一片的捡起来站着不动。信长感到奇怪,他问兰丸:“为什么还不扔掉?”兰丸答道:“还有一片在那里。”果然,信长抖抖袖子掉下来一片指甲。兰丸把指甲用纸包起来出去扔掉了,在场的家臣们都跟着去一看究竟,他们看到兰丸挖了一个坑把指甲埋起来了。

2、信长曾跟小姓们说谁能猜中自己最喜爱的刀——不动行光的拵上有几个刻,就将这把刀送给他。小姓中只有兰丸一言不发,信长询问其原因,兰丸说出自己曾在信长如厕时数过刀拵的刻,不想装作不知道欺骗信长,信长赞赏兰丸的诚实,将不动行光赠与了兰丸。

3、一天,信长让兰丸把隔壁房间还开着的门给关上,但其实隔壁房间的门已经关上了,兰丸便把门打开,再关上。回去与信长报告后,信长问道为何本已关上的门还会有关门的声音,兰丸答信长说了门是开着的,如果实际上门是关的就会被其他人认为是信长的疏忽因此才用关门的声音来向其他人证明门就如信长所说是开的。

从这几则这些逸话当中,人们可以看到兰丸的出众智慧和善解人意,当然这些逸话有着一部分后人杜撰的可能,这也说明兰丸遗留下来的事迹很少,即便如此,有关他的轶事、传说还是一代接着一代的地流传了下来。

人物评价

小说《森兰丸》的作者泽田子氏在他的著作当中如此评价兰丸:“森兰丸给织田信长的生涯添加了一幕噩梦。一想到他名字的人,马上就会联系到歪曲的“男宠”二字。”但是这类评价无不是出自野史和民间传说,通过对森家的家史和有关兰丸的正式史料的研究,就可以得知,兰丸并不是男宠。织田家在兰丸的出生地美浓金山城的经济活动不仅增加了信长的经济实力,也令兰丸从小便养成了实用主义的人生观,可是这位原本拥有锦绣前程的十八岁青年,尚未一展抱负便死于非命,着实令后人唏嘘不已。有关兰丸真实事迹的史料寥寥无几,严肃的历史研究几乎无从谈起。然而森兰丸的名字肯定将在日本流传千古,这也又一次体现了日本人对悲剧人物的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