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热门话题 > 历史悬案

徐福东渡究竟到了什么地方,徐福到日本了吗?

历史大观园 历史悬案 2020-05-15 23:19:57 0 徐福

徐福东渡究竟到了什么地方,无疑是诸谜中最惹人注目的一个。我们知道徐福等人出海的初始目的是为了到渤海中寻觅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向山上神仙求取长生不老之药,但是古代渤海的海域概念与今天所指大为不同,它不仅包括了今天的渤海,还包括黄海,乃至东海。而我国东面的大海中,有今朝鲜半岛、我国台湾岛、菲律宾的吕宋岛、日本群岛等。司马迁只说“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而这“平原广泽”究竟是什么地方呢?徐福究竟到了哪个岛呢?

徐福东渡究竟到了什么地方,徐福到日本了吗?

针对这一疑问,也有多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说徐福东渡到了朝鲜半岛,还有人认为徐福到了舟山岛或者台湾或者吕宋岛。这两个观点的支持者只不过是从方位上做的判断,都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所以观点相对勉强。

这两种观点的反对者倒是举出了一些史料进行了批驳。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中对徐福东渡的目的地有这样的记载:公元230年,孙权曾派遣将军卫温、诸葛直率领士兵万人,出海寻找“夷洲及洲”。而“洲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世相承有数万家,其上人民。时有至会稽货布,会稽东县入海行,亦有遭风流移至洲者。所在绝远,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数千人还。”从陈寿的这段叙述可以断定,洲绝对指的不会是台湾,因为卫温和诸葛直已经到了台湾(夷州);也不会是吕宋岛,因为陈寿说洲有人口“数万家”,而吕宋岛至元世组时仍旧“民不及二百户”;更不可能是舟山岛,因为该岛离大陆较近,容易到达,谈不上“所在绝远”。因此,司马迁所记载的“平原广泽”不可能是上述列岛。

那么,这里的洲到底是哪里呢?关于这一点,前已有述,五代后周的义楚和尚在所著《义楚六帖》中记载了公元927年渡海来到中国洛阳的日本僧人倡弘大师所说情况:“日本国亦名倭国,在东海中,秦时徐福率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于此国。”他还说,日本有座富士山,又称蓬莱山,徐福定居于此,其子孙至今皆称秦氏。当然,“洲”就是日本的说法在三国时候就已经有了。法国人希格勒在《中国史乘中未详诸国考证》一书中也明确指出洲即日本岛。

近代的中日学者最初也都肯定了此说。他们支持“洲”就是日本的说法,不仅是因为前面的史料,更是因为至今日本九州半岛的佐贺县还有“徐福上陆地纪念碑”以及徐福的石冢和祠堂等遗迹。徐福还被当地人尊为司农耕、蚕桑和医药的大神,并长时间被大规模地祭祀。在该县金立山神社供奉的主神就是徐福。在日本的史籍文献中,关于徐福东渡日本的记载更是多得不胜枚举。

日本学者奥野利雄先生还考证,徐福东渡后主要活动地域在日本九州、熊野一带。研究《富士古文书》的权威铃木贞一先生甚至认为徐福是70岁去世的。这些观点无疑都认为徐福当年确实到了日本。

1950年,台湾学者卫挺生在专著《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中,进一步提出一个石破天惊的观点,认为徐福与日本传说中的神武天皇是同一个人,就是说日本的开国天皇就是徐福。这一观点提出后,在日本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日本学者于当年便自发组成了“日本民族头骨指数测定会”,由文部省补助经费,让日本各地大学的解剖系教授对各大学男女生的头骨进行测量,测量的总人数多达六七万人。5年后,这些集中代表了全国280个县市居民的头骨测量数据,由日本体质人类学权威长谷部言人博士进行整理分析,并同日本周围民族的头骨指数进行了比较研究。结果表明,现代日本人大多数的头骨指数与中国浙江、江苏、安徽、福建等省人的头骨指数完全相同,与上述省份外的居民部分相异,并由此得出了“日本史前时代的祖先,曾经留住在中国的东海沿岸”的结论。这一结果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徐福东渡日本的可能性。

20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大陆、港、台以及日本徐福研究热的兴起,对徐福是否东渡日本的研究更加深入。台湾学者彭双松于1975年至1981年间,先后八次赴日本实地考察。据他统计,日本各地与徐福姓名联系在一起的墓、祠、碑、宫、庙、神庄等遗址有50余处,登陆点20余处,传说故事30余个。在取得了大量调查资料的基础上,他于1982年6月发表了《徐福即神武天皇考》一文,进一步论证了卫挺生的观点,认为:“昔日中国的徐福,就是日本开国第一代神武天皇。”此后,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赖长扬先生在1985年著述的《港台的徐福研究及其在日本的影响》一文中则记载:昭和天皇之弟三笠宫就表示过赞同“徐福即神武天皇”的观点,1975年“香港徐福会”成立时,他在贺词中肯定“徐福是我们日本人的国父”。1980年4月29日,九州岛佐贺县在日本“天皇诞生日”举行了隆重的“徐福大祭”,祭歌中有这样的词句:“二千余年悠久的历史啊!欢欣庆祝神社的祭典,奉到秦皇的命令,率领童男和童女,徐福一行在明海的寺井湾登陆,劈开茂密的芦苇向前迈进。”

此外,据考证,在认为最有可能是徐福登陆地点的日本歌山县(纪伊半岛)熊野河口(现在的新宫市),至今还有“秦住”、“秦须浦”的称谓,相传为徐福时相沿至今。这里还有被认为是当时徐福等人住过的草屋模型,新宫市还遍布着一种叫“天台乌药”的老草药,相传就是徐福要找的长生不老之药。一些学者还考证认为,在日本除“秦”姓外,“羽田”、“钿”、“波多”等姓氏的读音也与“秦”的读音相同,而这些姓氏多为徐福后代,或者至少与徐福有一定的关系。如前日本首相羽田就称自己是徐福的后裔。据说,当时与徐福一起东渡蓬莱的人为了免于秦始皇的追杀,才改了这么多姓氏的,但是故土难忘,都带着秦的读音。另外,新宫市内还有不少姓“东”、“西”、“南”、“北”的居民,据当地人传述这些姓氏也为徐福的后裔。日本民间流传,徐福率领三千童男女仓促到达日本后,由于这些童男女都是被秦始皇强行征调的,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只能问出他们是住在哪一个方向的,住在东边的就让他们姓“东”,住在西边的就让他们姓“西”等。这些人的后代也就顺其自然姓“东”、“南”、“西”、“北”了。目前住在新宫市的居民中,有大量这类姓氏的人,虽然没有人直接承认他们是徐福所率童男女的后代,但都奇怪地聚集在徐福登陆的新宫市一带。

日本有许多关于徐福的传说,但徐福真的到过日本吗?

以上资料充分论述了徐福东渡确实到了日本,甚至有可能他就是日本传说中的神武天皇。但是,必须承认仍有部分日本学者对徐福东渡日本的观点表示怀疑。他们认为,按当时的造船技术和航海知识,徐福的船队无法战胜海洋上的狂风恶浪,只能停留在中国千里海岸的某个港口或沿海大小岛屿上,并逐步向中国内陆移居;再说传说中徐福到达的三神山,只是渤海湾的小岛,并非日本境内。其次,从时间上考证,徐福东渡的说法,产生于十世纪左右的日本,以前并没有记载,很可能是当时随着中日交流的频繁,东渡到中国的日本和尚牵强附会地带去了有关徐福的传说,不辨真伪的义楚和尚将其载入《义楚六帖》中,并且经过以讹传讹,到了宋代乃至今日,人们对此更加深信不疑。退一步说,即使徐福带领大批童男和童女到达了日本,为什么当时没有把汉字传入日本,而是直到公元二世纪才传入日本呢?甚至还传说徐福把造纸术也传到了日本,但事实上,中国当时还在使用竹简写字,这种说法岂不荒谬?据此,他们认为,日本国内史料的记载以及现存的有关徐福的遗迹,是当时的僧侣为了将徐福树为中日友好的旗帜而伪造骗人的;至于日本神武天皇,只是日本历史上神话时代的人物,根本无法与徐福挂钩;徐福日本后裔之说,更是捕风捉影,无稽之谈。

不过,这些否定徐福到达日本的说法,大多被认为是极其牵强的。徐福东渡日本一事,由于时代久远,难免会有谬传,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的文献记载,实地物证以及日本徐福墓址,甚至徐福被称为农神、蚕桑神、医药神的史实证明了徐福东渡确实到了日本列岛,这仅仅用后来作伪者使然,是难以解释清楚的。而且事实上,秦朝时期,我国沿海齐国等地的造船技术和航海知识已经有了相当发展,徐福第一次出海又顺利归来,就证明了他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航海技术。至于汉字,秦始皇时才逐步统一规范,后来又有不少变化,徐福没有把汉字带入日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总体来说,中日的学者大多倾向于徐福确实到达了日本。不过由于年代久远,史料过简,加之论者所处角度不同以及对史料理解的歧异,甚至带有政治色彩,使得这一问题在许多方面都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也因此,对于徐福东渡是否到达日本,注定还要在不断地论证和反驳中,继续下去。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rmht/lsxa/124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