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热门话题 > 历史悬案

徐福东渡从哪里启航,走的是哪条航线

历史大观园 历史悬案 2020-05-15 23:19:56 0 徐福

说到徐福东渡,人们难免会问:徐福东渡的起航港在哪里?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这一问题其实也是徐福研究中的一个热点问题。

从各方学者所列举的启航地点来看,几乎包括了整个中国海域。不过中心大致围绕在山东半岛所在的渤海、黄海地区,有人说徐福是从江苏赣榆启航的;有人说是从山东黄县(龙口市)启航的;有人说是从徐山启航的;也有人说是从河北饶安(盐山)启航的;还有人说是从山东琅启航的。除此之外,我国台湾学者还提出了从“浙江沿海启航”的说法,日本学者提出了“广东沿海”启航的主张,不过,经过论证,这两种说法的可能性极小,这里就不再论述。

徐福东渡从哪里启航,走的是哪条航线

江苏赣榆启航说。这一说法是建立在认定赣榆的徐福(阜)村就是徐福故里的基础之上的。这一观点为我国地理学家罗其湘、徐福研究专家汪承恭最早撰文提出的。他们认为:徐福第二次出海东渡的起航点,据实地考察,是在离徐福故乡——徐福村不远的海州湾沿岸的岚山或连云港附近。并断言秦始皇三到琅,有两次到过赣榆,秦始皇最后一次东巡(公元前210年),由江南渡江“并海上、北至琅”时,徐福在他的家乡一带,又一次见到秦始皇,并再次受命出海。另外,据赣榆的《徐福故里古遗迹考察材料》称:在赣榆大王坊村附近古河中曾发现了距今2000年的造船木材,认为是徐福造船遗留,继而论证,“徐福在这里造船,以荻水口入海东渡,是有根据的”,并肯定地指出:“在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出游,五六月间,来到秦东门,为秦东门建成和徐福东渡,举行盛大海祭,徐福率队出荻水口,进行东渡,‘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但是,这一观点遭到了有关学者的质疑:首先这一说法是建立在赣榆是徐福故乡的基础上,然而徐福故里是不是这里,如前面已述存在争议,因而这一结论也自然值得怀疑。其次,从《史记》记载看,徐福两次拜见秦始皇都是在琅,并未见记载他在异地拜见过。至于秦始皇的最后一次东巡路线,据《史记》明确记载是自咸阳“至云梦……浮江下……过丹阳,至钱唐……上会稽……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根本就没有经过赣榆,怎么可能到赣榆造船出海呢?再说,古代森林茂密,遍及沿海各地,造船在沿海哪个港口都能进行,赣榆具备的条件,在其他地方也完全可以。至于在赣榆出土的沉积木头是很正常的事情,与徐福造船遗址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况且,数千童男女的征集、训练和给养补给及百工、船员的配备,也是小小的赣榆一地所无法解决的。因此,所谓在赣榆造船、出海之说是不大可能的,更谈不上是定论。

山东黄县(龙口市)启航说也主要是基于黄县可能是徐福故里的论证。龙口市徐福研究专家李永先曾撰文认为:“徐福东渡从琅徐山和黄县北海岸(今登州湾)这两个海港启航,不仅从《史记》中可以找出根据,后来也有许多古籍记载和民间传说。”并指出“徐福第二次东渡是从黄县家乡启航”,“徐福从黄县北海岸东渡,这里就是后来的登州湾”。他还论证说: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再次相信徐福的谎言,为徐福第二次东渡配备了射手。他还亲自在芝罘(今烟台)射死一条大鱼,象征为徐福东渡扫清道路。徐福第二次东渡即在这一海域的黄县北海岸(今登州湾)启航。但是,据青岛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树枫分析,徐福船队在出海求仙期间,为了躲避风浪、补充粮食,而在黄县沿海停泊,在民间留下相关传说的可能性极大,但仅此就确定徐福从黄县启航东渡是没有道理的。如同赣榆启航港的论述一样,黄县是否为徐福故里是徐福船队是否在此启航的主要依据,然而黄县是不是徐福的故里,有待进一步论证。另外,从有关资料分析,当时的黄县只是一个偏僻的县城,不管是从轮船的制造,人员的征集,还是物质的供给等各方面来看,都无法满足大规模远航的要求。事实上,当时在山东半岛只有琅是中心城市和沿海大港,徐福没有道理舍弃琅优越的航海条件,而到荒僻小县的登州湾装备船队、启航东渡。 所以黄县作为徐福船队的临时停泊港可能,作为启航港则是完全不可能的。

河北饶安(盐山)启航说的主要依据是这里有千童县。据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志》记载:“饶安县,北至州九十里,本汉千童县,即秦千童城,始皇遣徐福将童男女千人入海求蓬莱,置此城以居之,故名。汉以为县,属渤海郡。灵帝置饶安县,以其地丰饶,可以安人。”有的学者据此认为徐福当年在盐山县一带招募童男童女,并百工、水手、弓箭手等人,最后乘船经无棣沟入海,辗转漂泊,最后到了日本。针对这样的论述,有的学者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认为,千童城的存在确实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很可能是徐福首次出海时,船队抵达渤海湾后上岸休整时所留下的遗迹。按一般常理,徐福在芝罘(今烟台)与秦始皇别过后,不可能随秦始皇“并海西”,再跑到盐山去筑城休整征发童男女,然后再启航东渡。据此,盐山只能是徐福航海求仙活动中曾停留过的休整地点,但不是徐福东渡的起航港。

徐福自徐山启航说,是流传最久、史书记载最多的少数入海地点之一,影响极大。其主要依据为:北宋《太平寰宇记》引《三齐记》云:“始皇令术士徐福入海,求不死药于蓬莱方丈山,福将童男童女二千人于此山集会而去,因曰徐山。”元人于钦所撰《齐乘》也记载有“又东徐山,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二千人会此入海采药不返。”民国年间成书的《增修胶志》转引《三齐记》也说:“小朱山又东徐山,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二千会此,入海采药不返。”这些记载均证明,徐山为徐福入海求仙之地。从位置看,徐山位于胶州湾南侧,距徐福活动中心琅不远,从此招募童男童女、百工、神射手等起航东渡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从自然条件看,这里有茂密的山林和优良的港湾,也具备制造和停泊船只的条件。但是也有学者指出,徐福从徐山启航东渡的记载主要源于《三齐记》,而此书成书时间不详,可能为晋人所著,而这时已离秦朝有数百年之久,这一说法很可能是源于民间传说,从而以讹传讹。而“徐山”地名的出现,据确切考证最早见于唐代时的《隋书·地理志》,而这时距离秦朝已经近900余年,由此史书上记载的徐福自徐山启航东渡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甚至有学者指出,徐山是因三国徐庶而得名,当地民间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徐庶推车到此,在西山的山洞中住过,故名徐山,至今这里流传有“徐庶不离帽子峰”的谚语。由此,也有人认为徐山称呼的由来与徐福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另外,当时徐山周围穷乡僻壤,徐福没有必要舍弃距离这里不远的琅,而专门跑到这里征集人员、物资,进行东渡。至于良港和山林也并非该地独有,不能作为徐福由此东渡的确证。

琅琊(山东省胶南市西南)是目前多数学者认可的徐福东渡启航港。首先,琅在当时经济发达,人口众多。在春秋时期,琅就一度是强大的越国的都城;战国时,琅更是齐国大邑,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繁荣,是少有的富饶之地;秦统一后,琅仍为当时全国少数政治、经济、文化发达的中心城市之一,亦是36郡中唯一濒海的郡治所在。因此琅拥有雄厚的物质基础,人口资源丰富。而这些条件对“费以巨万计”的徐福东渡物资的筹集、人员的招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其次,除琅山外,附近还有徐山以及大小珠山等,山上有着大量的优质木材,具备打造木船的充足条件。再者,琅自春秋以来就是优良港湾和海军基地,秦统一后,琅港北接齐、燕,南连吴、越,附近属花岗岩侵蚀性海岸地貌,水深港阔,起航条件极佳。从《史记》记载看,琅一直就是徐福海上求仙的活动基地,他第一次向秦始皇上书就是在琅,蒙准后,所有出海的准备工作也自然会在所有条件都具备的琅进行,并由此启航。第二次徐福通过“大鲛鱼”骗过秦始皇后,始皇“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北至荣成山,弗见,至芝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至平原津而病”。也就是说秦始皇和徐福船队一起自琅启航北上到荣成山,没有见到大鱼,一直到“芝罘”,才射杀了一巨鱼,寓意为求仙船队,扫除拦路恶神。之后,他与徐福在芝罘别过,徐福踏上了东渡之路,并从此杳如黄鹤。因此从《史记》记载来看,徐福就是在琅港第二次出海东渡的。这一观点为多数学者所认可,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仍有待进一步论证,以取得一致意见。

如果徐福船队真的是从琅起航的,目的地也假设为日本,那么他们走的是哪一条航线呢?

关于这个问题,目前学术界最具代表性的两种观点是“北行航线”和“南行航线”。支持“北行航线”观点的学者认为徐福船队是从琅出发的,他们绕经辽东半岛南、朝鲜半岛西后,又穿过对马海峡,到达日本北九州和歌山等地的;支持“南行航线”观点的学者又因出发港意见不一致,提出了两条航线:一条航线是从山东半岛的青岛或芝罘出发,横渡大海,再经朝鲜半岛南部到达日本九州等地;另一条航线是从苏北沿海诸港口出发,横渡黄海,或者是到了朝鲜半岛后穿过济州海峡抵达日本九州。

一些专家学者研究认为,从当时的造船技术、航海知识、海洋条件以及考古发现等来看,“北行航线”说比较可信。首先,从造船技术看,琅本来就融会了春秋时期越国和吴国的造船工艺,齐国时候更是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秦始皇统一全国,打破了区域限制,造船业和航海技术进一步交融,无疑得到了更大进步。在这种条件下,完全可能造出具备一定远航能力的大型船只。并且自战国时期就不断有方士出海求取仙药,在长期的航海实践中,必定积累了一定的航海经验。其次,据史书记载,早在战国时期,我国就探索出了一条经朝鲜半岛到达日本的航海线。齐威王、宣王和燕昭王时,就有不少齐燕方士入海寻找三神山,求取仙药。这些方士的入海地多在碣石或山东半岛,入海后可能就有到达朝鲜半岛南部或日本岛的。汉武帝时,曾有从山东半岛发楼船攻打匈奴的记载,其所经之地就是前述北行航线到朝鲜岛西岸之一段。因此,距此110年前的徐福东渡,最大可能也是走这一航线。北大历史系教授刘华祝先生也认为,北行航线上海岛相望,航程中可随时就近躲避风浪,补给淡水、食物等,安全系数大。而南行航线要经过黄海,在当时没有罗盘,船队导航主要靠日月星辰或目视,船行动力主要靠海风和人力的情况下,成功的几率较小。而且这一航线的开通,据史书记载也是南朝以后的事。日本人宫泰彦了也曾指出:“日本海有一种左旋之回流,利用此种回流,可以由朝鲜南部古辰韩地方到达日本山阴。中、朝、日的古代使者曾在这条航线上往来了近千年。北行航线沿岸不断出土有战国时燕齐的刀币,还有青铜剑、青铜戈、铜铎等,说明战国时已开通此航道。”从以上资料来看,徐福东渡很可能走的是北行航线,但事实如何未得而知。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rmht/lsxa/124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