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话题 > 亦正亦暖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历史大观园 亦正亦暖 2020-05-31 19:17:19 0


在中国老百姓的传统观念里,“皇帝”,是“只有他不想做,没有他不能做”的代名词。所以,当他们知道一个曾经的皇帝居然会“离婚”,而且是“被离婚”,该是多么意外和惊诧?

1

1931年10月23日,一桩离婚案轰动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从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开始,中国老百姓的观念已经逐渐开放,对原来被看作石破天惊的“离婚”,已经渐渐司空见惯。

但这一桩离婚案,还是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谈资。

因为离婚的两个主角,一个叫文绣,一个叫溥仪。

一个是当年皇上的妃子,一个就是当年的皇上。

而且,这场离婚,还是妃子主动向皇上提出的。

尽管清廷早已退位,但妃子和皇帝闹离婚,对当时的所有中国老百姓来说,还是太劲爆了。

2

要说这个故事,还是要先说说妃子文绣。

文绣出生于1909年12月20日,其家族在清朝八旗中属于上三旗的镶黄旗,父亲做到过内务府(掌管皇家事务,下设50多处,管3000多人,正二品机构)的主事。

文绣8岁的时候被送入私立小学读书,受到良好的教育,各个学科成绩都很优异。

1922年的春天,虽然已经退位,但依旧居住在紫禁城以及保留清室帝号的“末代皇帝”溥仪,已经16岁了——按照规矩,应该要结婚了。在一大堆“选妃”的照片中,文绣的五叔悄悄把文绣的照片也塞了进去,送给了“选后委员会”。最后,这张照片连同一批照片一起,被送到了溥仪面前。

按照溥仪在自传《我的前半生》中的回忆,他当时觉得照片里每个人长得都差不多,不过还是圈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文绣。

不过,身边的“皇亲国戚”们立刻发表了不同意见,大意就是文绣家中贫寒(当时文绣的家族已经没落),长得也不好看,要选个富户的女儿。最终争论的结果,就是选了正白旗郭布罗氏荣源家的女儿,婉容。

但因为文绣也是被“皇上”圈定过的人,就不适合再嫁给平民了,所以一起选入宫。

于是,16岁的婉容成了“皇后”,13岁的文绣成了“皇妃”,封号“淑妃”。

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初入宫的文绣和溥仪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因为被选入宫中,文绣中断了学业,溥仪还让人请了汉文和英文的老师帮文绣补习。溥仪带着“一后一妃”在宫内骑自行车、学拍照,去宫外爬景山、放风筝,气氛还算融洽。

虽然文绣的家境不如婉容,但脾气也是很倔强的,在相处中,渐渐感受到了“皇后”与“妃子”之间的地位差距,比如入宫,她就要比婉容早一天,以便第二天能“跪迎”皇后。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左图为婉容,右图为文绣

不过,那时按照当年和袁世凯的约定,清室保留在紫禁城居住的权利,每年还有400万银圆的津贴,所以溥仪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一后一妃”的矛盾也暂时没有爆发出来。

只是,好日子哪会一直过下去?

3

1924年10月23日(也是10月23日),一场政变发生了。

在“第二次直奉战争”期间,原本应该在前线“讨逆”的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杀了个回马枪,直扑北京,监禁了当时的总统曹锟,一举获得了北京的控制权,史称“北京政变”。

深居紫禁城的清室,随之大难临头。

一直痛恨封建帝制的冯玉祥,授意当时临时成立的“摄政内阁”通过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

当初袁世凯答应的,我冯玉祥不答应了,皇上您赶紧收拾收拾,滚出紫禁城!

1924年11月5日,溥仪带着婉容和文绣,拿着匆匆收拾的细软,搬离了紫禁城,暂时住到了自己父亲的居所醇王府。

北京的政局变化很快:冯玉祥怕自己压不住场面,请出了“三造共和”的段祺瑞当总统,而势力开始膨胀的奉系军阀张作霖也开始打起了“进京”的主意,段祺瑞借着张作霖打压冯玉祥,又安抚着冯玉祥对抗张作霖。

而在溥仪这边,他自己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日本人盯上了。经过一番周折,11月29日,溥仪经过日本人的运作,躲进了在北京的日本驻华使馆。

对于投靠日本人势力,文绣是一直持反对意见的,并曾指出这是“引狼入室”。但当时确实走投无路的溥仪,实在难以拒绝日本人开出的各种诱惑条件,最终还是把婉容和文绣都从醇王府接了出来。

1925年2月,溥仪一家住进了天津日租界的静园,由此开始了长达七年的天津生活。

也正是在这七年的时间里,文绣的命运发生了变化。

4

在天津,文绣过得一点也不开心。

溥仪在静园的居所,是一幢小楼。溥仪和婉容住在二楼,而文绣作为“妃子”,是没有资格和他们住同一层的,只能住在另一层的偏屋。

虽然失去了“皇帝”的尊号和象征权威的紫禁城,但溥仪还是处处要维持作为“皇帝”的规矩——人越是缺少了什么,就越是需要通过一些有仪式感的东西找回尊严。抛开感情不论,“后妃有别”也是溥仪找回“皇帝”仪式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体现在居住、饮食和话语上,连每个月给婉容和文绣的零花钱也是不同的。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天津的静园

和内向的文绣不同,婉容还是比较外向的,性格也很刚强。皇后和妃子的明争暗斗,本来就是“宫斗”的重头戏。虽然现在连“宫”都没了,“斗”的必要性也大大减弱,但要让婉容对文绣“同病相怜”乃至“情同姐妹”,也是不可能的。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住进租界的溥仪和婉容,从精神到行头,已经西化了

在天津的这段时间,溥仪明显和婉容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对文绣几乎到了不管不问的地步。

如果这些只是让文绣感到不开心的话,那么还有些事,就让文绣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有一次,溥仪的英文老师庄士敦在回英国前,来向从小教到大的溥仪告别。庄士敦提议临别前,大家一起照张相。

兴奋的文绣赶紧回屋子里去换衣服,但等换完衣服出来,发现他们三个人已经照完了——没人等她一起来照。

还有一次,文绣路过婉容房间的院子前时,吐了一口痰(也不排除是故意的),婉容气得立刻向溥仪告状,溥仪叫了个老太监来当面训斥文绣“失礼”,关照她一定要“尊重皇后”。

真正的导火索,发生在有一年的除夕。

那个时候,文绣因为和婉容赌气,经常不上楼和他们俩一起吃饭——但她万万没想到,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居然也没人叫她上去一起吃。

耳朵里听着楼上的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文绣抄起身边的一把剪刀,朝着喉咙就戳。

还好文绣身旁正好站着一位太监,眼疾手快,夺走了剪刀。

事后,太监把“淑妃”除夕夜要自杀的消息告诉了溥仪,而让文绣真正心寒的,是溥仪听到后的反应:“谁知道是真想死假想死?让她死死看,死了也就死了。”

就在心如死灰的文绣走投无路的时候,两个女人出场了。

5

这两个女人,一个叫文珊,一个叫玉芬。

文珊是文绣唯一的亲妹妹,嫁给了当时一个叫载振的王爷的儿子,也居住在天津。清末的八旗子弟,多不务正业,流连烟花柳巷,文珊的日子也过得非常苦恼。两姐妹一聊,同病相怜,暗自垂泪。

文珊还给文绣介绍了另一个女人,叫作玉芬,是文绣一个远房表姐的女儿。玉芬是民国代总统冯国璋的孙媳妇,见过世面,也颇有心计。因为遇见了玉芬,文绣一生的命运由此改变。

在了解到文绣的处境之后,玉芬提了一个当时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建议: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

这是文绣从来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玉芬给出的理由却很让文绣心动: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是民国!溥仪在静园里你们当他是个皇帝,走出来就是个普通的中华民国国民!上了法庭,也是普通老百姓,你为什么不能离婚?

玉芬的话,给文绣内心打开了一道从没打开过的门。

几次交谈之后,文绣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了1000银圆交给了文珊和玉芬。

那是拜托她们请律师的钱。

6

一场由三名女子精心策划的行动,由此展开。

那一天,文珊找到了溥仪,说姐姐心情不好,想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那个时候,溥仪和文绣基本上连话都不说了,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只是派了个老太监跟随。

文绣和文珊上车后,直奔天津的国民饭店,到了饭店就径直走向37号房间,在那里,除了等候的玉芬外,还有三个男人。

那三个男人是张士骏、张绍曾、李洪岳,是玉芬和文珊为文绣找来的三名大律师。

跟随的太监一看就知道苗头不对,忙问文绣是怎么回事。文绣告诉太监,回去告诉溥仪——这时候连“皇上”都不叫了——我不回去了,还要和他在法庭上见。

太监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文绣随他一起回去。文绣随即避而不见,三名律师交给太监三封信函,里面是给溥仪的信以及离婚协议,表示不日将和溥仪打离婚官司。

太监无奈回去告诉了溥仪,可想而知溥仪的震惊程度——一个妃子,居然敢和皇帝闹离婚?!

溥仪当即就派人寻找文绣,但文绣早就离开了国民饭店,找了一个隐秘处躲起来了。无奈之下,溥仪只能请律师去和文绣的律师谈判,表示“与淑妃伉俪情深,绝无虐待之事,请不要误会”。

但这时候,文绣早已没有回头之意了,而新闻媒体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天天爆炒,全国轰动。在文绣的离婚主张里,还有一句“侍帝九年,未蒙一幸”,这更让街头巷尾的老百姓们兴奋起来,开始对皇上的“龙体”议论纷纷。

这些,都是溥仪最不愿意发生的事。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当时的报纸对溥仪离婚事件的报道

7

就在双方陷入僵局的时候,有人写了一封信,在报纸上公开发表。

这个人叫文绮,是文绣的一个族兄,不过,他的那封信并不是声援自己族妹的:

惠心二妹鉴:

顷闻汝将与逊帝请求离异,不胜骇诧。此等事件,岂是我守旧人家所可行者?

我家受清室厚恩二百余载,我祖我宗四代官至一品。且漫云逊帝对汝并无虐待之事,即果然虐待,在汝亦应耐死忍受,以报清室之恩德。今竟出此,吾妹吾妹,汝实糊涂万分,荒谬万分矣!

……

今竟出此,汝清夜扪心自问,他日有何颜面见祖宗于地下……

若听兄之劝,请即回溥府,向逊帝面前叩首请罪……吾妹思之。吾妹再三思之。

很快,文绣就写了一封回信,同样在报纸上公开发表:

文绮族兄大鉴:

妹与兄不同父,不同祖,素无来往,妹入宫九载未曾与兄相见一次,今我兄竟肯以族兄关系,不顾中华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条及三百二十五条之规定,而在各报纸上公然教妹耐死。又公然诽谤三妹,如此忠勇殊堪钦佩。

……

查民国宪法第六条,民国国民无男女、种族、宗教、阶级之区别,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妹因九年独居,未受过平等待遇,故委托律师商榷别居办法,此不过要求逊帝根据民国法律施以人道之待遇,不使父母遗体受法外凌辱致死而已。不料我族兄竟一再诬妹逃亡也、离异也、诈财也……理合函请我兄嗣后多读法律书,向谨言慎行上作工夫,以免触犯民国法律,是为至盼。

这封回信一出,全国轰动,称这场离婚为“刀妃革命”(大家都知道了文绣试图用剪刀自杀)。这封回信也体现了文绣的才华和观念,舆论纷纷一边倒,支持她离婚。

溥仪非常关心报纸上的报道,文绣的回信他也仔细看过,看过后才知道,无法挽回了。

1931年10月23日,溥仪的律师和文绣的律师最终达成了协议:

第一,双方解除婚约;

1931年,皇帝陛下离婚了

溥仪离婚案的报道

第二,溥仪一次性付给文绣5.5万银圆生活费(文绣律师当时开出的价码是50万银圆。不过即便是5.5万银圆,按大米购买力,也相当于现在的100万银圆以上);

第三,允许文绣带走日常衣物和物品;

第四,文绣回娘家居住,永不再嫁;

第五,双方不能做出有损对方声誉的事。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皇帝离婚案”,就此落下帷幕。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离婚协议达成后不久,溥仪通过报纸又发了一条通告,称是“上谕”,大意是文绣怎么怎么不好,所以“贬为庶人”。

这条“皇帝的谕旨”,不是发在报纸的头版,也不是发在二版,是发在广告栏里的。

8

最后,再说说文绣后来的生活吧。

文绣离婚的时候,只有22岁。离婚后,她确实搬回了母亲家。但那时候母亲已经过世,家里的老宅又被人卖掉了,无奈之下,文绣只能去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居住。

至于离婚分到的那笔钱,文绣支付了律师费用,又答谢了几个帮助过她的人(赠送文珊和玉芬各5000银圆),已经只剩下一半了。后来玉芬说要做生意,又找文绣借了5000银圆,直到玉芬去世都没有归还,成了一笔烂账。

无奈之下,文绣只能出去找工作。她恢复了自己小时候的名字“傅玉华”,在北京的一所小学当了一名老师,教授国文和图画。文绣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才华的,学生很喜欢她的课,她自己也做得挺开心。

但纸包不住火,文绣曾经的“皇妃”身份很快被传开了,各路媒体纷纷赶来,而她的小学门口每天也开始车水马龙,好事的老百姓和各路人等,都想来一睹那个和皇帝打离婚官司的“皇妃”。甚至还有人在校门口专门贴了一首打油诗:

“宣统皇帝小妃子,就在本校教国文。欲睹花颜甭买票,上班时刻守此门。”

在这样的情况下,文绣无奈在1933年底辞去了教师职务,用所剩不多的积蓄在刘海胡同买了一处宅子,和妹妹文珊一起隐居起来。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文绣的日子过得越发艰难起来。文珊改嫁后搬出去了,而一些日伪警察、保长开始不断登门,要么调戏吃豆腐,要么就是敲诈勒索——他们认为皇妃肯定有很多宫中的奇珍异宝,要她拿出来为“大东亚圣战”做贡献。

文绣又只能搬出了刘海胡同。那个时候,文绣身上几乎已经身无分文了,无奈之下,她只能干起了体力劳动。她在家糊过纸盒,去瓦工队做过苦工,还去街上叫卖过香烟——文绣是唯一做过老师的皇妃,也是唯一上街卖过香烟的皇妃。

1945年,抗战胜利结束。经朋友介绍,已经36岁的文绣进了国民党的报纸《华北日报》,做了一个校对员。文绣工作认真,文字功底又好,深得当时的社长张明炜的器重。在张明炜的牵线搭桥下,文绣嫁给了一位年过四十的国民党退役少校。

那名少校叫刘振东,人非常正派,且性格善良。文绣漂泊半生,终于找到了一个好人家,从此安定生活。

但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文绣的生活再次发生改变。

因为做过国民党少校,刘振东被判为“反革命”,不过政府没有让他入刑,也没有处罚,只是对他进行监督管制。1951年,刘振东因为表现良好,就被解除了管制,分配到北京市西城区清洁队当了一名清洁工人。

重新恢复平静的生活,文绣也没享受多久。1953年9月17日,文绣因为心肌梗死发作,猝然离世。

刘振东所在的清洁队帮忙打造了一口薄木棺材,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文绣的遗体就被拉到北京安定门外的公义墓地埋葬了。

“末代皇妃”一生未育子女,终年44岁。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rmht/lswd/3437.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