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热门话题 > 通俗讲史

住在桃林里的文人 ——风流才子唐伯虎

历史大观园 通俗讲史 2020-06-24 01:18:12 0

在古代,一说到才子,那一般的发展路径是考取功名、踏入仕途、高官厚禄。可是有一个人,他才高八斗、名扬四海,但是却没有做上官,一生坎坷,他住在桃林里,画画桃花、写写桃花,生活困窘。他是谁呢?

1499年,一群书生在北京的一家酒馆里喝酒,美酒佳肴摆在桌上,已是酒过三巡。

“这次会试的题目太难了,往届试题从未如此难答。”

“唉,只怕又要回家苦读了……”

“不知道今年谁会夺得会元啊?”

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个面泛红光、醉意蒙眬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他将酒樽举在半空,春风得意地说道:“诸位不必再猜,我必是今科会元!”

此人就是名满江南的才子——唐寅,字伯虎,这年他二十九岁。人人都知道,唐伯虎天赋异禀、才华横溢,去年乡试已夺第一,却想不到他有如此大的口气。

这年,唐伯虎的目标是连中三元。然而,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一句志在必得的话却带来了一场灾难。

发榜那天,唐伯虎没有等来金榜题名,而是等来了一副镣铐。

原来,有人告发唐伯虎科场舞弊,皇帝下令彻查,结果在未公布的名单里,唐伯虎果然是第一名。

这下就解释不清了,你唐伯虎怎么肯定自己是第一名呢?一定是串通了主考官。

于是,镣铐一套,意气风发的大才子转眼就成了阶下囚。

后来查来查去,也没有证据证明唐伯虎作弊。等案子结了,唐伯虎被放出狱,却被判决:终生不得为官。朝廷给了他一个小吏的职位,唐伯虎一听,哈哈大笑:“我唐寅寒窗苦读,凭的是真才实学,朝廷一句话就可以颠倒黑白、诬陷好人,可笑啊,可笑!什么官什么吏,我唐寅此生不屑再碰!”

唐伯虎出狱后,出门远游了一番便回到苏州,选了一片桃花烂漫之地建了几间茅屋,称为桃花庵。他为什么如此喜欢桃花呢?别人也不知道。总之,唐伯虎就住在桃花庵里,以写字卖画为生。

就在苏州郊外的这片寂静的桃林里,桃花竞相开放,宛如一片粉红色的云霞,染透了半边天。桃树下有几间茅屋,屋外一张石桌,几个石凳,三人坐于其上,不时传出阵阵笑声。

“好你个唐伯虎,一枚铜钱买了两斤酒,人家店家亏大了!”

“不仅不亏,店家赚大了!这两斤酒是拿一枚铜钱和我的一幅画换的。”

“哎哟,那不值得呀,你该换二十斤才对!”

“哈哈哈,无妨无妨!当真卖还不一定卖得出去,换两斤酒喝,乐得自在。”

一阵风吹来,桃花纷纷落下,三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唐伯虎的这两位友人,一个生有六指,名叫祝允明,自号枝山;一个文质彬彬,名叫文壁,字徵明。唐伯虎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吃了上顿没下顿,多亏了祝枝山,文徵明等人的接济,才能勉强度日。

他们是特别好的朋友,“吴中四才子”此三人就占了三个席位,另一个叫徐祯卿。

住在桃林里的文人 ——风流才子唐伯虎

又过了几年,一天,从南昌宁王府里突然冲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边跑边嗷嗷乱叫。春寒料峭,这个人光着身子,跑过大街小巷,所到之处大人小孩忙背过脸去,有人气得破口大骂。

“宁王府怎么出了一个疯子!”

“这可是唐伯虎!”

“管他狮子老虎,疯了就别放出来!”

得知这个消息,宁王脸上挂不住了,心想:“我本想招个才子来替我做事,谁知招来个疯子!”

宁王命人把唐伯虎抓回来,上下打量一番。拨开他凌乱的头发,看到了一张布满污垢的沧桑的脸,而那双原本敏锐的眼睛,变得痴傻、鲁钝、混浊不堪。“罢了,打发他回家吧。”

府门一开,蓬头垢面的唐伯虎再次乱叫着跑了出去,他蹦蹦跳跳,离宁王府越来越远。直到奔到一条偏远的小溪,他才停了下来,到溪边掬一捧水,抹了一把脸。再抬起头来时,那双眼睛,分外清明:“哈哈哈!逃了!终于逃了!”

唐伯虎为什么装疯也要逃离宁王府呢?原来,宁王私自招贤纳士,以厚䘵请唐伯虎出山。唐伯虎受邀之时,原本十分激动,以为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可不久他便发现这宁王有谋反之心,于是装疯卖傻,终于被宁王赶了出来。宁王最终的确发动了叛乱,不过被王阳明击溃了。

唐伯虎回到他的桃花庵,在那里喝酒赏花,写诗画画,兴致来时游山玩水。即使常常食不果腹,他仍旧能写出快乐的诗,画出美丽的画来。

那时,世人眼里唐伯虎疯疯癫癫,狂放不羁,写诗作画还常常卖不出去,经常陷入断炊绝粮的窘境。这样的风流才子,让他们难以理解。可是唐伯虎死后,他的诗、画、书法却价值连城,流传百世。唐伯虎要是地下有知,必定会举起一杯酒,笑嘻嘻地问一声:“值吗?”

世人常爱梅兰竹菊,赞它们坚韧清高。而唐伯虎偏爱桃花,大抵是在他看来,这种花普通却自由,盛开之时肆意舒展、烂漫热烈;凋谢之后酝酿果实、结出甘甜。

他曾写过一首著名的《桃花庵歌》后世有多个版本流传。其中一个版本为:“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首诗是在写桃花,也是在写他自己。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rmht/lstkp/1173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