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热门话题 > 通俗讲史

16世纪末的一场海战 ——露梁海战

历史大观园 通俗讲史 2020-06-24 01:16:01 0

李如松收复平壤城,这是大明抗倭援朝的第一场战争。但是,这场明朝的“抗日战争”并没有就此结束。几年后的一场海战,给了侵略朝鲜的日军更为沉重的打击。

1598年十一月某一天的子夜,朝鲜南部的光阳湾上月色朦胧,风平浪静。

光阳湾是深入陆地的一处海湾,形状口小腹大,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口袋,而这个口袋的口子叫作露梁海峡。

此时,露梁海峡北侧的山石阴影中隐藏着几艘明军战船,甲板上站着一位身披铠甲的老将领,他身形魁梧,须发皆白,鹰一样锐利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远处的海面。

夜有些冷,副将跑来,轻声说:“大人,夜深了,您去歇会儿吧,这里有人守着。”

“无妨,快来了。”老将领腰杆挺得笔直,没有挪一下脚。

这位老将领名叫邓子龙,这一年,他已到古稀之年,戎马征战四十多年。按理说早该退休回家,享享清福,他却不肯,几次坚决请战,来到了这片离家千里之遥的海域。

深更半夜,邓子龙在等什么呢?

不多时,五百多艘日军战舰浩浩荡荡朝露梁海峡开来。

原来,这一年,丰臣秀吉突然病死了,他在临终之前,下令撤军。在露梁海峡的最深处是日军最后一支队伍,现在已经被明朝和朝鲜联军围困,走投无路。这会儿日军派出了一只小船,好不容易绕过封锁,出去求援。这天夜里,日军的援军来了,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只求援的小船是明军故意放走的,为的就是请君入瓮。

眼看着日军战舰驶进海峡,明朝战舰上,一名年轻将官有些按捺不住,问道:“大人,是否出兵?”

邓子龙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等着,直到二更(晚上九点至十一点)时分,日军舰队终于全部进入露梁海域。

邓子龙这才猛然一挥令旗,下令道:“冲啊!杀尽日军!开炮!”

顷刻间,一团团火球划破暗夜,飞向日军舰队。炮轰声、哀号声、落水声……声声震天。

黑夜之间,日军并不知道明军的兵力有多少,但他们知道大明福船的威力。福船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船之一,比日军最大的战船要大上四五倍。福船船身高大坚固,船上还配有佛郎机、虎蹲炮、喷火筒等威力巨大的火器,一旦靠近敌船,还可居高临下地投掷火砖、炸药。

日军战舰小,船上少有火炮,面对明军的福船,只能靠鸟铳、火箭(带有火药的箭)不断还击。眼看就要打不过了,日军想掉头撤退,却发现露梁海峡已经被邓子龙的舰队封死了。

无奈之下,日军首领下令:“加速前进,挺进光阳湾。”

日军舰队迅速向前挺进,试图冲出一个出口,可是冲到哪里,哪里都冒出埋伏的船队。这些船队有的是朝鲜的,有的是明朝的,但无一例外,都给日军重重一击。前行救援是不可能了,日军只得掉头逃走,而他们撤退的唯一通道只能是露梁海峡。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日军舰队疾速向露梁海峡口奔去,疯了一般地撞击明军船队。

16世纪末的一场海战 ——露梁海战

战场的关键点又回到了扎紧口袋绳索的邓子龙身上,一千人,三艘主舰福船,几艘小战船,能挡得住庞大的日军舰队和万余人的兵力吗?

望着疯狂的日军舰队,邓子龙果断下令:“三艘福船一字排开,迅速下碇 !挡住日军退路!”

“大人,我们船大,若是下碇,毫无周旋余地啊!”

“听从命令!”

“是!”

等船一字排开将海峡口封死,邓子龙转头对副将说:“我部交由你来指挥,你带兵死死守在这里!前锋营随我来!”

谁都想不到,邓子龙带着两百名前锋,驾驶两艘小型战船,直直冲向日军舰队。数十艘日军战舰立刻围了过来,将两艘战船团团围住。原来,众寡悬殊之下,老将领是为了吸引日军、拖住日军,为其余的联军赶来争取时间。

火箭疯狂地射向邓子龙的战船,战船迅速燃烧起来。

“大人,火势太大,我们弃船吧!”

“此船乃我守之土,誓死不退!”

熊熊大火中,一拨又一拨的日军跳上甲板。邓子龙立在火光和血雨中,砍瓜切菜一样不停地挥舞长刀,他脚下已经堆起了越来越高的日军尸体。

而与此同时,肆虐的火舌一寸寸将邓子龙吞噬,这位老将领最后大吼一声,轰然倒下。

“为邓大人报仇!”

海面上顿时喊声震天,两国联军把对老将领的敬爱和对日军的仇恨,统统倾注在枪炮刀尖之上。

攻击像海啸一样势不可当,日军节节败退,终于彻底溃散。露梁海峡上,残破的日军战舰和日军尸体铺满海面。

至此,持续了七年的朝鲜战争以日军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正义终究战胜了邪恶,之后,朝鲜半岛迎来了近三百年的和平。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rmht/lstkp/1172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