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热门话题 > 历史教训

东汉的建立及其开国规模

历史大观园 历史教训 2020-05-26 11:02:15 0 刘邦

新朝倒塌后,革命势力的分化和冲突、乘时割据者的起仆、一切大规模和小规模的屠杀和破坏,这里都不暇陈述。总之,分裂和内战持续了十四年,然后全中国统一于刘秀之手。

刘秀成就帝业的经过大致如下。他起初追随其兄刘縯之后。昆阳之战后不久,刘縯为更始所杀。时秀统兵在外,闻讯立即驰往宛城,向更始谢罪,沿途有人吊唁,他只自引咎,不交一句私语。他没有为刘縯服丧,饮食言笑一如平常,更始于是拜他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是年,更始入驻洛阳,即派他“行大司马事”,去安抚黄河以北的州郡。当他渡河时,除了手持的麾节外,几乎什么实力也没有。他收纳了归服的州郡,利用他们的兵力,去平定拒命的州郡。两年之间,他不独成了黄河以北的主人,并且还把势力伸到黄河以南。在这期间,更始定都于长安,封他为萧王。他的势力一天天膨胀,更始开始怀疑他,便召他还京。他开始抗拒更始的命令,并开始向更始旗下的将帅进攻了。最后在更始三年六月,当赤眉迫近长安,更始危在旦夕的时候,他即皇帝位于鄗南,改元建武,仍以汉为国号(史家称刘秀以后的汉朝为后汉或东汉,而别称刘秀以前的汉朝为西汉)。

先时,有一位儒生从关中带交他一卷“天书”,上面写着:

刘秀发兵捕不道,

四夷云集龙斗野,

四七之际火为主。

是年,赤眉入长安,更始降。接着,刘秀定都于洛阳。十二月,更始为赤眉所杀。赤眉到了建武三年春完全为刘秀所平定,至是,前汉疆域未归他统治的,只有相当于今甘肃、四川的全部和河北、山东、江苏的各一部分而已。这些版图缺角的补足,是他以后十年间从容绰裕的事业。

刘秀本是一个没有多大梦想的人。他少年虽曾游学京师,稍习经典,但他公开的愿望只是:

作官当作执金吾,

娶妻当娶阴丽华。

执金吾仿佛京城的警察厅长,是朝中的第三四等的官吏。阴丽华是南阳富家女,著名的美人,在刘秀起兵的次年,便成了他的妻室。他的起兵并不是抱着什么政治的理想,而做了皇帝以后,他心目中最大的政治问题似乎也只是怎样巩固自己和子孙的权位而已,他在制度上的少数变革都是朝着这个方向的。他的变革举措如下:第一是中央官制的变革。在西汉初期,中央最高的官吏是辅佐君主总理庶政的丞相、掌军政的太尉、掌监察的御史大夫,这三人共为三公。武帝废太尉设大司马,例由最高的统兵官员“大将军”兼之。成帝把御史大夫改名为大司空,哀帝又以把丞相改名为大司徒。在西汉末期,专政的外戚例居大司马大将军之位,而大司徒遂形同虚设了。刘秀把大司徒、大司空的“大”字去掉,把大司马复称太尉,不让大将军兼领。同时他“愠数世之失权,忿强臣之窃命,矫枉过直,政不任下,虽置三公,备员而已”(东汉人仲长统语)。他把三公的主要职事移到了本来替皇帝掌管文书出纳的尚书台。在官职的等级上,尚书台的地位是很低的,它的长官尚书令禄只千石,而三公禄各万石。刘秀以为如此则有位的无权,有权的无位,就可以杜绝臣下作威作福了。第二是地方官制的变革。西汉末年,刺史改称为州牧,秩禄从六百石增到二千石,但职权并没有改变。州牧没有一定的治所,每年周行所属郡国,年终亲赴京师陈奏。他若有所参劾,奏上之后,皇帝会把案情发下三公,由三公派员去按验,然后决定黜罚。刘秀定制,州牧复称刺史,有固定治所,年终遣吏入奏,不用亲赴京师,他的参劾也不再经三公按验,而是直接听候皇帝定夺。这一来,三公的权减削而刺史的权提高了。第三是兵制的变革。刘秀在建武七年三月下了一道重要的诏令:

今国有众军并多精勇,宜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

这道诏令的意义,东汉末名儒应劭(曾任泰山太守)解释道:

(西汉)高祖命天下郡国选能引关蹶张、材力武猛者,以为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常以立秋后,讲肄课,试,各有员数。平地用(轻)车、骑(士),山阻用材官,水泉用楼船。……今悉罢之。

这道诏令使得此后东汉的人民虽有服兵役的义务,却没有受军事训练的机会了。应劭又论及这变革的影响道:

自郡国罢材官、骑士之后,官无警备,实启寇心。一方有难,三面救之,发兴雷震。……黔首嚣然,不及讲其射御……一旦驱之以即强敌,犹鸠鹊捕鹰鹯,豚羊弋豺虎。是以每战常负。……尔乃远征三边,殊俗之兵,非我族类,忿鸷纵横,多僵良善,以为己功,财货粪土。哀夫!民氓迁流之咎,见出在兹。“不教民战,是为弃之。”迹其祸败,岂虚也哉!

这段是说因为郡国兵不中用,边疆有事,每倚靠雇佣的外籍兵即所谓胡兵;而胡兵凶暴,蹂躏边民,又需索犒赏,费用浩繁。应劭还没有说到他所及见的一事:后来推翻汉朝的董卓就是胡兵的领袖,凭借胡兵而起的。

郡国材官、骑士等之罢,刘秀在诏书里明说的理由是中央军队已够强众,用不着他们。这显然不是真正的理由。在征兵制度之下,为国家的安全计,精强的兵士岂会有嫌多的?刘秀的变革无非以强干弱枝,预防反侧罢了。郡国练兵可以为叛乱的资藉,这一点他是亲自体验到的。他和刘縯当初起兵,本是想借着立秋后本郡“都试”——即壮丁齐集受训的机会,以便号召,但因计谋泄露而提早发难。当他作上说的诏令时,这件故事岂能不在他心头?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rmht/lsjx/2454.html

上一篇: 两汉的社会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