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史

穴山梅雪为什么突然就成为了德川家康的替死鬼?

历史大观园 日本史 2021-11-08 16:17:12 0 德川家康

晴天霹雳

此时的德川家康,已经结束了在堺的旅游,正准备赶赴京城会见信长,以答谢他的这次款待。

为了表示自己的礼貌,他特地让本多忠胜先行一步,以提前告知信长。

穴山梅雪为什么突然就成为了德川家康的替死鬼?

而本多忠胜听话地就上了路,在半道上,突然看到一个人骑着马朝着他飞奔过来,仔细一看,是茶屋四郎次郎。

四郎次郎在忠胜面前勒住马匹跳了下来,双手抓住忠胜的肩膀,气喘吁吁异常激动。

“平八君,你要镇定。”

忠胜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很镇定啊。

“平八君,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镇定。”

忠胜很茫然。

但是当四郎次郎附在他耳边告诉他京城发生的事情后,忠胜也开始跟着对方一起激动了起来。

激动过后,两人一致认定,应该赶紧先告诉家康。

此时的家康一行还在慢悠悠地朝着京城方向走去,远远地看到了赶回来的本多忠胜,似乎很着急要有什么话说的样子,于是便停住了脚步,等他过来说。

但是忠胜却在离家康还有一段距离的一条小溪边站停,然后说道:“大人。”

一边说一边示意家康过去。

大家都有些不理解:你丫的要干啥呢?还说悄悄话?大家都自己人,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不过大家很快就发现,这堆人里还真有一个不是自己人——穴山梅雪。

本多忠胜并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这个外人,因为他觉得穴山梅雪为人比较阴险,万一告诉了他,他很有可能会伙同光秀一起要了家康的命。

而此时的梅雪也比较紧张,生怕这是信长下了密令,要家康取他的性命。

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尴尬。

不过最终家康还是从容地对着穴山说了一句:“稍微失陪一下。”然后便走到了忠胜的跟前。

而其余的三河人,也自发地围在了四郎次郎的身边,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戏剧性的画面:家康和忠胜一对,四郎次郎他们一堆,穴山梅雪一个。

接下来,便是一片死寂。

随着一声“扑通”的声音,死寂被打破了。

家康一只脚踩进了小溪,本多忠胜赶紧上前扶住,同时劝慰道:“大人,一定要镇定呀。”

失魂落魄的家康一脚湿一脚干,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穴山梅雪跟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穴山大人,您可一定要镇定呀。”

穴山很莫名其妙,他非常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走,去京城,去知恩院吧。”家康歇斯底里地命令道。

知恩院是一座净土宗的寺庙,具体算来这寺庙的某代住持是三河松平家的人。家康之所以要去这座先人做过住持的庙,其实是打算去追随信长切腹。

此刻的他,已经彻底绝望了。因为他很清楚,光秀一旦谋反,必定要控制京城周围的所有大小路道,现在自己身边仅数十人,就算能够侥幸冲破光秀的封锁,但若路途中碰上山贼土匪之类,多半也是凶多吉少。

不如,一死了之吧。

三河武士们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主公的意思:君要死,臣舍命相陪。于是大家一致表示要走一起走,要死一块儿死。

在这种共鸣下,三河武士顿时人人两眼发红光,脸上杀气腾腾,穴山梅雪快被吓哭了。

现在似乎已经不光是要杀他了,看这副架势更像是要活吃了他。

于是他几乎是哭丧着询问家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家康这才想起,把这位仁兄给忘记了。

“穴山大人,因明智光秀谋反,信长大人已经在今天清晨遇害了!”

倒霉孩子梅雪

梅雪没说什么,此刻他最关心的是,自己如何在这片混乱中脱身。

就在此时,有人问道:“德川大人去了京都,又能如何呢?”

说这话的人叫作长谷川秀一,是信长特地为家康安排的官方导游。只不过在堺游览的时候,被茶屋四郎次郎抢去了风头,所以才默默无闻了好几天,到了现在这个关头,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长谷川秀一这个人,总体评价就俩字:好人。

他担任信长身边接待各地大名土豪的职务,但从来不为难这些诸侯。诸侯给他礼物的自然不在话下,甚至不给礼物的,他也常常为大家在信长面前说好话。加上他为人本来就诚实本分,温柔可亲,所以人缘极好。

当他听到信长的死讯时,也哆嗦了好一阵,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听到这句话,家康也回过神来了。

对啊,去了京都,跟着信长一起死了,又能怎样呢?这死得真是毫无意义。

“我要回三河,然后起兵给信长大人报仇,这样才能回报我俩三十多年来的情义。”

“既然这样,那就由在下来带路吧。”秀一说道。

这话一出,家康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因为尽管光秀已经控制了大小干道,但是在一些路径错杂的山间,他还是没来得及渗入自己的势力,而正是在这京都周边的山间,有相当数量的土豪跟长谷川秀一保持着很好的交情,若是由他来带路的话,估计那些人对自己一定会开绿灯的。

“那就拜托您了,长谷川大人。”

接着,家康瞅了一眼在一旁的梅雪,说道:“穴山大人也一起来吧。”

然后他又开始劝说梅雪,说两家人交情不浅,现在大难当头更是应该有难同当,携手并肩共闯灾区,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回到自己的领地。

但是梅雪却已经被刚才那伙人的举动给吓怕了,此时的他甚至害怕在路上还没碰到真正的劫匪,这群三河人就会联合起来把他刚从堺买回来的新奇玩意儿给一抢而光。

不行,绝对不能跟这帮人一起走。

于是他说:“在下另有打算,就此别过。”

道别之后,梅雪快马加鞭,没多久就到了今天京都南郊的地方,然后看到了明智家的足轻。

这些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当他们看到梅雪的快马时,各个两眼冒出了碧绿的光芒,如同发现一个纯金打造的猪头一般,纷纷拔刀的拔刀,拉弓的拉弓,嘴里喊着:“来者就是德川家康!”

因为明智光秀早就知道家康今天会从堺赶往京城会见信长,所以特地安排了一道人马等候。

诸葛亮若是地下有知,一定会拉光秀去茶话会,带他去参加“我要打鹿,没想到来了个獐”俱乐部。

倒霉孩子穴山梅雪还没来得及把那句“我不是德川家康”说出口,便死在了乱刀之下。

对于家康来说,梅雪的横死虽然听起来有些可怜,但未必不是件好事。

因为在杀了梅雪之后,光秀的部下向他报告说杀的是家康,于是光秀一听便非常高兴,觉得这次总算又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因此便让原本负责京都周围搜索家康行踪的人马赶赴回来,也因此,家康总算是少掉了一个危机。

遭遇山贼

此刻的家康仍在山城国内转悠,因为大道毕竟不太好走,所以只能经山间小道迂回逃跑。

不过,在山间小道里,是有山贼的。

日本的山贼和中国的不太一样:以梁山好汉为例,那群人是专职打劫的,即便攻城略地那也离不开金银财宝,除了杀人放火抢劫之外基本不干其他职业;但是在日本,在战国,这些被称为“草寇”的人,拿起锄头就是农民,拿起刀枪就是山贼,有时候应大名之征,搞不好就是一帮武士。

他们做山贼,那真是兼职的。

战国时代成天打仗,打仗自然有胜有负。落败的一方逃亡山林之中,对于山贼来讲,这时候就算是买卖上门了,于是几小时前还在拿着锄头修理地球的当地农民,便会自发组织起来,拿着自制的武器,去袭击那些落败的武士(落武者),以便抢夺他们身上的钱财和武器盔甲

说心里话,站在武士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确实够不要脸的。

但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

农民们其实是一群自私自利又缺德的家伙,你别看他们天天哭穷叫贫的,其实他们的地板下哟,藏着满满的清酒、钱币,还有鱼肉。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武士?打仗的时候要征丁抢东西,不打仗的时候要纳税,因为有了这样的武士,才会有那样的农民! ——菊千代(七武士)

我不得不再次重复之前说过多次的话,这是一个悲剧的时代。

什么波澜壮阔,人才辈出,啥乱七八糟的都是扯淡,生在乱世,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不是啥好事儿。

此刻的家康一行还在逃亡中。在这逃亡的队伍里,大家都做了明确分工:服部半藏是家康的贴身侍卫;长谷川秀一负责打通各处土豪的关节,让他们高抬贵手以便大家顺利跑路;本多忠胜则手持名枪(长枪)蜻蛉切,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开道。

蜻蛉切这个名字,也是有一番由来的:据说某日忠胜君扛着长枪四处晃悠,不想飞来了一只蜻蛉,正巧落在了枪尖儿上(真是不长眼,那么多复眼白长了),当场这只虫子就被枪尖切成了两段,故此得名。

至于我们那秀外慧中聪明能干物美身价不廉的家康,任务只有一个——好好活着。

长谷川秀一首先利用他的关系,找到了自己的近亲兼好友——大和豪族十市家,诚恳地表示自己要去三河处通知德川家康大人,希望对方沿途保护。

在这一要求里,秀一为了防止节外生枝,故意隐瞒了家康也在一行人之中的事实。

十市家当主十市常陆介不仅答应了,还给了秀一的面子,又跟其他各地豪族打了招呼,以至于家康连住宿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住在当地土豪的家中。

不过当时情况非常紧张,所以谁也不知道那些留宿自己的土豪是什么居心,故本多忠胜等人彻夜手执长枪腰挎大刀站岗警戒,总算是过了一晚上。

次日,一行人来到了木津川前,坐着十市家弄来的两只竹筏渡了过去。一到岸,忠胜就将竹筏全部捣毁,可见此时大家已经到了高度紧张接近发狂的程度了。

过了河,沿着山道来到了一个村落,转眼间就冲出了几十上百个山贼,手拿家伙逼了过来,形势非常紧迫。

就在此时,茶屋四郎次郎站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废话,看你们这副落魄的样子,不抢你们抢谁啊?

众山贼对四郎次郎的明知故问表示了极大的不屑。

“你们虽然人多,但是不过是些手拿竹枪的农民,我们虽然人少,但各个是身经百战的武士。就算你们能够靠着人多势众打败甚至打死我们,但想必你们也必定会伤亡惨重吧?”四郎次郎接着说道。

领头的那个听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观点,但仍没有收手的打算。

这是当然的,出门在外搞抢劫,那是刀尖上的干活,不死几个人做代价,怎能吃上这碗饭?

“不如这样吧,看你们也不过是为了钱财。只要放我们过去,我就给你们钱,如何?”四郎次郎说着掏出了一把金币丢在了地上。

山贼们眼睛都直了,大家自干上强盗以来,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

啥也别说了,既然肯主动给钱,那也算是省了不少事儿。你们这群人大爷我今天就算高抬贵手了,不过下次可别撞在我手上啊。

看着抢起(其实是捡起)地上所有金币心满意足离开的山贼们,四郎次郎得意地笑了笑:“有时候,商人的钱比武士的刀还要来得有用呢。”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对头了:这是一个武士的时代,商人虽然有钱却没啥地位,现在你在一群武士中间公然鼓吹金钱万能论,这不找砍吗?

但家康却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四郎次郎的肩膀说道:“你说得一点不错,就是这样。”

这场灾难过去后,茶屋便成了德川家的御用商人,在江户开幕后赚足了钞票。

当然,这是后话。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rbs/32247.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