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史

德川家康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夫人和儿子?

历史大观园 日本史 2021-11-01 20:56:12 0 德川家康

新居竣工

这个新年,信长想必是过得非常舒坦的。

在新年里,织田信长殿下从百忙中抽出空来,慰问了奋战在第一线的新城建筑工作人员,并且亲切询问了大家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监工冈部又右卫门表示,自己一定带领大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狠干猛干,争取早日完成工程,让信长大人住得更好更舒坦。

最后,又右卫门表示,在工程中,只有一个小小的困难,那就是缺少大石头。

信长当即表示,缺少大石头不是问题,离这里不远就是二条御所,以前将军住的地方。当年盖那儿的时候用了无数的大石头,现在你可以把它们一块一块地扒下来安在新城上。

在织田信长的直接指导以及广大群众的拼命努力下,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天正七年(1579年)五月,新居城终于竣工了,取名为安土城,意为“平安乐土万年春”。

此城堪称日本中世建筑的经典,总共动用民夫一万多人:城堡位于海拔一百多米的山顶上,七层楼的建筑高六十五米;城下有大道贯穿,沿路兴建民居、寺庙和武将居所;城与丘陵东西相连,西北有安土山;城郭建于突出琵琶湖面的小半岛上,三面围以湖水,因奥岛、伊崎岛而与琵琶湖分开,成为方圆二里许的内湖;城内分本丸、二丸,均建于中央丘陵之上,后面则为长方形的天守阁——信长改了天守阁的旧名,而呼之为“天主台”,意为“天下之主”。

天主台第一层(地下)是石墙,作为仓库放置粮秣;石墙之上建第二层,墙壁贴金,柱数二百零四根,绘百鸟及儒者;第三层,柱数一百四十六根,绘花鸟及贤人像;第四层,柱数九十三根,绘松、竹等;第五层,无绘,为三角形;第六层,八角形,经信长亲自设计,外面的柱漆红,里面的柱则包金箔,周围有雕栏、刻龟和飞龙,外壁绘画恶鬼,内画释迦牟尼与十大弟子说法图;第七层,室内外皆涂金箔,四柱雕龙。

喝的不是酒,是杀气

新城竣工,各地人等前来庆祝,德川家康自然也不例外,他派出家中重臣酒井忠次为使者代表,带领一干人等来到安土城参见了信长,并且表示祝贺。

信长单独接见了忠次。

寒暄过后,信长让上酒。接着两人边喝边聊,信长询问了三河、远江的风土人情,忠次也夸奖了信长的安土城,会见在一片和谐热烈的气氛下进行着。

几杯酒下肚,信长突然开口问道:“我听说,我女婿在家中的名声不太好,这是为什么呢?”

他所说的女婿,指的是家康的嫡长子德川信康,永禄十年(1567年)和织田德姬结婚的那个。

酒井忠次自然很是惊讶:“少主勇猛无比,是谁这么说的?”

信长笑了:“我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于是两人继续喝酒,喝了一会儿,信长再次主动开口:“忠次,听说你以前被我女婿给骂过?”

酒井忠次又一愣,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那是多年前,忠次曾经看上了信康的一个侍女,于是开口向信康要,结果信康不仅没给,还笑了忠次几句,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个……能算骂吗?

不过也难得你信长连这事儿都打听清楚了,你到底想干啥?

此时的酒井忠次,已经完全没了醉意,甚至感到背脊一阵阵地发凉。

“筑山殿还好吧?”信长又问了起来。

筑山殿,也就是关口濑名,家康的正室,信康的生母。因为她的住所是在冈崎城边上一座新建的御馆——筑山馆,所以也被称作筑山夫人。

“夫人很好啊。”忠次非常小心地回答道。

信长又笑了:“随便问问,别紧张,继续喝酒。”

忠次已经喝不下去了。

信长见状,摸出了一封信,丢在了忠次面前,说道:“你看看吧。”

这封信是信长的女儿德姬所写,信中开头明确指出,筑山是一个极其恶毒的女人,信康是一个极其弱智的男人,而正是这两个人间败类,居然蓄意勾结内通武田家,意图灭亡织田家。

接着,德姬小姐用了举例子的表达手法,来加强自己论述的可信程度。这些例子仔细数来,总共十二个,其实也就是控诉信康母子的十二条罪状。

里面包括信康找侧室以及筑山搞外遇的花边八卦,看来光搜集这些资料,也着实费了不少工夫。

据说酒井忠次看完之后,便满头大汗浑身颤抖。

此时信长不笑了,很严肃地问道:“这些说的都是真的吗?”

酒井忠次没说话也说不出话,这种没影儿的事情,鬼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既然是真的,那就把他们给杀了吧。”信长不等回话,便开始自说自话了。

酒井忠次不是织田家的家臣,所以并不知道信长的脾气。事实上信长招忠次来,当然不是请他喝酒,也不是为了询问信康和筑山的事情,其实对于如何处理德姬的这封信,如何处理信康和筑山,信长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决定,之所以叫忠次来,无非是想让他做个见证人兼传话人:去告诉家康,老子要宰女婿了,你们哥儿几个给我做个见证,将来世人问起来,也好证明我信长是光明正大动手的。

接下来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忠次很准确地传了话,家康彻底傻了,傻归傻,但他还是做了一番调查,发现筑山夫人还真是一个恶妇,不但经常虐待儿媳,性格暴躁的她欺负家康的其他侧室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而且确实私通了武田家,不但私通武田家,甚至还要求武田胜赖在灭了德川家之后帮自己另找一个好男人。这武田胜赖估计也是脑子少了根筋,居然真的给她推荐了一个叫小山田啥玩意儿的中年丧妻男子。此外,关于筑山夫人和各种男人搞外遇的情报,也纷纷送到了家康的案前。

而对于信康,尽管他平时为人比较鲁莽,但是有关私通武田家的事情倒也一时半会儿没找到证据,可是他毕竟经常和他娘凑一块儿,实在脱不掉“莫须有”的干系。

于是,家康狠下心来,噙着眼泪,答应了信长的要求,大义灭亲,处死了母子俩。

长期以来,无数历史学家、历史小说家等一群人,无不声泪俱下地述说了这样的故事,并且得出结论:丧心病狂心黑手辣的筑山不但罪有应得,还连累了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成,活着累家人,死了害街坊。

现在我要说的,不是故事,是历史。

背后的玄机

我们先要从德姬的那封信里的十二条罪状入手。

这十二条如下:

1.筑山挑拨我(德姬,下同)和信康之间的关系;

2.因为我只生女儿,所以筑山经常当面嘲笑我没用,甚至还殴打我;

3.筑山和唐人(明朝人,也就是中国人)医生减敬搞外遇;

4.筑山在冈崎城内花天酒地,铺张浪费,滥用开销;

5.筑山曾经说过,要让武田家灭了织田家和德川家;

6.筑山曾经拜托武田胜赖,让他在灭了德川家之后给自己找个老公;

7.武田胜赖答应了筑山的要求,并且推荐了家臣,是一个姓小山田的人;

8.冈崎城的城下町最近流行歌舞,乃是信康所带动起来的,影响很坏;

9.信康曾因手下不会跳舞而将其射杀;

10.信康曾经因打猎回来心情不好而将一个和尚殴打致死;

11.信康曾经以我从尾张带来的侍女“太吵闹”为由将其杀死;

12.信康曾多次和其他女子勾搭,并且娶侧室。

以上,就是这全部罪状了。

那么,就请大家跟我一起,来分析分析吧。

首先,第一、第二条说的是筑山虐待媳妇。事实上,婆媳关系,自古以来,不分东西无论南北,都是一件让人非常头痛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婆媳之间,本身就存在着一些完全不可能调和的阶级矛盾。其中,在东方家庭里,婆婆跟儿子说媳妇不好,以及因为儿媳生不出儿子所以不待见媳妇从而影响婆媳关系的情况,是非常多见的,也是一些小心眼的婆婆为了满足自己某种欲望所使用的常见手段。但若是因为这个就把婆婆定罪,未免过分过大了点。

其次,第三条说的是筑山搞外遇,这真的是没影没边的事情。而且这外遇对象居然还是外国人,婆媳俩不住在一起,德姬断然是没可能捉奸捉双的,所谓道听途说不可当真,怎么能就此给人定罪呢?

再者,第四条,筑山在冈崎城内搞腐败,这怎么可能吗?筑山之所以叫筑山,前面也说过,正是因为她不住在冈崎城内而是住在筑山馆,人都不在里面怎么个腐败法?

接着,第五条到第七条所谓的与武田家私通这就比较危言耸听了,虽说是家康的正室,可是常年深居在后庭,连家康的面都见不上几次的筑山,真的具备这样的外交能力吗?而武田胜赖,真的会相信这样一个形同摆设的女人有能力帮助他消灭德川家甚至织田家从而与其合作么?我想胜赖当然应该还没有天真烂漫到这个程度吧?

以上是关于筑山的罪状,接下来是信康的。

八条和九条是关于那个冈崎城下流行的歌舞,我查了一些资料,仍然不得要领,实在无法从这些资料里得出这些舞蹈的跳法,只知道是一种跳了会让人醉生梦死的舞蹈,还有别名叫“风流舞”。更有传言说,今川家之所以灭亡,就是当主今川氏真沉迷于这种舞蹈所导致的直接后果。

其实好好想一下,应该就能理解:战国乱世,整天你打我,我杀你的,大家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天天吃了早饭或许就吃不上晚饭了,现在难得能够唱歌跳舞高兴一场,这种活动怎么可能不流行起来?这又关信康啥事了?至于扯上今川家,那纯粹就是找茬了,今川家灭亡就是因为今川氏真自己本身能力的问题以及今川义元死后家臣无法齐心,关这舞蹈啥事儿了?而信康杀不会跳舞的侍从一条,也似乎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唯独几条靠谱的,就是第十到第十二这三条:杀侍女,杀和尚,讨小老婆。

杀个侍女,在当时万恶的封建社会里根本就不算个事儿,但关键的关键是,这个侍女是从尾张来的,而且是德姬嫁到三河的时候所一起带来的贴身侍女。这个的确比较麻烦了,正所谓“跟我李大嘴过不去就是和我姑父娄知县过不去,跟娄知县过不去就是和朝廷过不去,跟朝廷过不去就是……”,但再怎么过不去那也绝对不可能构成死罪,甚至连罪过都算不上,最多的处理,也就是忏悔一下,检讨一下,给人家家属点抚恤金,足够了。

再来看最后这两条,对于这两条“罪状”,我只有一句话评述:

如果杀和尚也是一种罪,那你信长已经是罪恶滔天;如果讨小老婆也是一种错,那你信长已经是一错再错。

总体的分析如上,得出的结论也很简单,不管从当时的情理上还是法律上来说,将这母子俩以上述罪名杀死,都是不合理的。

这个道理我明白,你明白,事实上当时的织田信长他们也明白,现在的作家们都明白。

但是,实际上的情况是:信康、筑山两人,依旧被杀了。

所以就衍生出这么一个问题:信长为何要下令杀他们?

首先,我们知道,织田家和德川家是同盟,而且是对等的五五同盟。

所谓对等的五五同盟,指的就是两家在外交地位等问题上,都应该是平起平坐的,绝非一家是另一家的附庸。

但是,这实在是不可能做到的。

当时的织田信长,拥有包括尾张、美浓、越前、近江、伊势、大和、山城、丹波(波多野家已在安土城竣工同年被灭)等大片领土,而且还是日本的中心区域,属于黄金地段。而德川家康虽奋斗多年却仍然只拥有远江、三河两国土地,实力上与信长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而且,在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之后,当年的吉法师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他,是正二位右大臣织田信长,是立志天下布武成为“天主”的织田信长,在他的世界里,将不再有同盟,也不会再有朋友,他所需要的,只有臣民和附庸。

这是一个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位置,从来都只有一个人。

从信长立志天下布武起,德川家康的命运就只有依附着生存、灭织田生存、反抗被织田灭这三条路。

同样,信长也只有让家康依附、灭家康和被家康灭这三条路。

狭路相逢的两人,碰撞出了火花。

信长下令要家康杀儿子,如果杀了,那便等同于家康宣布自己依附于信长;如果不杀,则表示宣战。

家康被信长下令杀儿子,如果杀了,那就等同于宣布自己从今往后便是信长的狗;如若不杀,便是宣战。

接到信长命令的家康,一言不发,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天三夜,粒米不沾,滴水不进。

三天之后,走出房间的他下了决定。

家康的决断

天正七年(1579年)八月二十九日,家臣野中重政来到了筑山夫人的居所,告诉她,德川信康(此时已经被家康下令拘禁)想见她一次。

儿子说想见母亲,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母亲会不高兴吧?筑山夫人亦是如此,当她走出自己的居所,准备跨上轿笼的时候,仰头看着太阳和天空,如同少女般笑着感叹道:“真是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蓝天了呢!”

一行人渡过了浜名湖,到了一个叫作小薮的村子后,轿笼停了下来,迎面走来两个人,分别是石川义房和冈本时仲,都是自浜松城家康处而来。

“你们从浜松城而来?有什么事情吗?”筑山夫人走下轿笼,说出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

接着,野中重政从后面赶上,举起了手中的刀……

遗体就地掩埋,首级被送到了浜松城。

石川义房和冈本时仲其实就是来拿筑山首级的。

当家康看到筑山首级的时候,当着石川和冈本两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他还记得,是这个女人,在他孤苦伶仃留在骏府的时候,给予了她家庭的温暖;他也记得,是这个女人,拼命恳求今川义元,让他在成亲后回家乡看一看;他依旧记得,是这个女人,为他生下了儿子信康和女儿龟姬。

曾经给了他太多太多的女人,自己却什么都给不了她,却还要剥夺她的性命,甚至连比她性命更重要,也同样被自己视作性命的儿子,也要一起杀死。

濑名,对不起……

当筑山被杀之后,有一个人开始着急甚至疯狂了。

德姬压根就没想到,只是一封带有抱怨口气的家信,居然会惹出这种事情,现在连信康都不得不搭上性命了。

她决定亲自去一次安土城,要求自己的父亲放过自己的丈夫。

但是被家康拦住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虽然你是他的女儿,但要是说到对他的了解,你必然是不如我的。这位大人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就断然不会更改,你的这份心意,爹我心领了。”

说完这段话,家康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德姬在背后伏地痛哭。

接着,在二俣城里的信康接到了要求他切腹的命令。

所谓切腹,就是用刀切开自己的肚子然后死掉的一种自杀方式。但是这种方式,一时半会儿是死不掉的,自杀者会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然后慢慢地等待鲜血流尽然后死亡,这段挣扎的时间一般为三到六个小时,最长的记录据说甚至能达到七十二小时。

所以,必须需要一个人,在自杀者刀切开腹部之后的一瞬间,挥刀将其头颅砍下,迅速将其人为杀死以减轻他的痛苦。

这个人,被称之为介错。

一般而言,需要切腹者会找一位自己最亲密的好友、家人、兄弟或是剑道高超的人来执行。

担任此次介错任务的人叫作服部半藏正成。

服部半藏正成,俗称服部半藏,外号鬼半藏,现在人称日本第一忍者,并且成为了一切漫画、小说、动画、游戏中的忍者界精神领袖。

关于什么是忍者,我们放到后面详细说,现在你只要知道,服部半藏他们家,是伊贺(三重县)出身的小土豪,也是当地忍者家族的名门,和百地、藤林两家并称伊贺三忍。他爹服部保长一开始作为将军足利义辉的侍卫,后来投靠了三河的松平清康,从此往后,服部家就开始了代代侍奉松平家的武士生涯。

这一天同时到场的,还有处理后事的验尸官天方道纲。

在信康切腹的前夜,半藏的儿子服部正就找到自己的父亲,说希望能够代替少主去死。

半藏抬起头来,正视着自己的儿子,眼睛里射出的是无尽的愤怒和鄙视。

接着他缓缓说道:“你的考虑很好,我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身为人父,不好主动提出。”

正就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半藏却故作不知,还追问了一句:“你的脖子洗干净了吗?”

正就开始颤抖流汗,结结巴巴地开口道:“我……我是想,如果父亲大人……允许的话……也……”

还没有说完,半藏再也忍耐不住,怒喝一声:“滚!”

此时信康已经二十一岁,而正就只有十五岁,年龄相差用眼睛就能轻易看出,更何况这种织田信长指示,德川家康亲自过问的大事件,要想玩一手偷天换日那是完全没可能的。

服部正就其实也是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故意这么说,好让自己的父亲褒扬自己一番诸如“忠君爱国”之类的话。不过他爹半藏乃是黑白通吃,经历了多年风雨的老江湖,自然一眼就看穿了这套小把戏。

九月十五日,信康切腹自尽。

不过事出蹊跷,刀入腹中却未立时毙命,监斩人天方道纲为了减轻信康的痛苦,没奈何,只得自己挥刀砍下了信康的头颅。

当天,两人回到浜松,给家康看了信康的首级并且详细报告了当时的情况。

家康听完之后,只是对着边说边哭的半藏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你不忍下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一旁的天方道纲听了难过万分,当夜便不辞而别离开了浜松,去高野山隐居了。

信康的监护人平岩亲吉,以及筑山的侍女伊奈,先后自杀殉主。

勇敢的心

事情到此,就算结束了。我们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为何作家们要把很明显的一场冤枉官司给说成一个罪有应得外加连累儿子的悲剧呢?

事实上我在说这段事情的经过的时候,已经解开了这个谜团。

打个比方来说,我让你干掉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你会不会听我的?

你通常不会,不单单因为他们是你最亲近的人,而且一旦你真听了我的干掉了他们,从此往后,你的名声会一落千丈,被人冠上“懦弱”“弱虫”“弱狗”等一系列不好听的帽子。

但是德川家康干出来了。你是人,家康也是人,你这么干,是懦弱,他这么干,也是懦弱。尽管有人可能会质疑说,你小子怎能跟信长相比?没错,可即便我不能跟信长相比,在强大武力胁迫下杀死自己亲人的行为,依旧应该算是懦弱的。老话说:“威武不能屈。”

懦弱的江户幕府初代将军,懦弱的东照大权现。

这并不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形象,所以才会给筑山安上一些帽子,让家康由懦弱转身变成一个大义灭亲的英雄,好让他那一米五六左右的个子一下上升到一米九六。

筑山和信康,说到底,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只是那个悲剧性年代的牺牲品罢了。

但是,家康真的是因为懦弱,才杀了妻儿吗?

我想也并非如此。

当年面对武田信玄数倍于己的大军,家康都丝毫不曾畏惧地出战了,证明他并非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弱之辈。

家康只不过是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这种东西叫作领土和领民。

我相信家康在单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那三天里,一定想到了三方原,一定想到了夏目吉信的那句“大人难道是小卒吗”的质问。

没错,我不是小卒,我是这两国数十万石领地的主人,我要考虑,我要保护的,不只有我的家人,还有我的领民。如果我现在为了图一时之逞,那么信长一定会发兵打来,到时候,三河和远江的国土上,将会出现数以千万的筑山和信康母子。作为一个大名,我必须要明白,什么是应该牺牲的,什么是牺牲一切都要保护的。

这是我的领土,他们是我的子民,从我做人质的时候开始,我的子民就始终坚定不移地相信我。为了回报他们这份信任,我必须保护他们,即使是用我的亲人作为代价也在所不惜,这便是我德川家康的武士之道。

这不是懦弱,这是勇敢,为了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东西不惜担上所有骂名的勇敢。

德川家康,是一个勇敢的人。

这件事发生之后,有一个人非常高兴,那就是武田胜赖同学。

看来,织田家和德川家终于出现裂痕了,自己终于能有所图了。

自长筱大败之后,胜赖无一日不励精图治,不奋发拼命,为的就是能够重振武田家昔日的威名,爷爷和老爹打下的江山,怎么也不能毁在自己手上吧?

于是,在织田要杀亲家母和女婿的时候,胜赖向家康频频暗送秋波,希望家康能够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共同对抗信长。

不久之后,他听到了筑山母子的死讯。

无妨,A方案不行咱就来B方案。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rbs/32177.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