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史

织田信长和武田胜赖长筱决战的结果如何?

历史大观园 日本史 2021-10-31 20:56:06 0 织田信长

大战前夕

信长军驻扎在极乐寺山,德川军的驻地则是茶臼山。

设乐原位于长筱城之南,是群山环绕中的一片低洼地,北有太山,南有丰川,中夹宽为两公里的平地。织田军就在这一地域,凭借浅浅的连子川,在西岸布阵。此外织田信长还在连子川岸边修建起数道防马栅,并把自己驻扎所在的山坡进行了一番人工改造,将其陡峭程度大大提高。这种布置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最大限度地削弱闻名天下的武田骑马武士的突击力。顺便,也能让自己的三千杆铁炮发挥到最大威力。

按惯例,先阵由当地的德川家康担任,他着阵于坂上的高松山(弹正山)。织田军的泷川左近一益、羽柴藤吉郎秀吉(这孩子自从浅井家覆灭之后,就被封了长浜城,改姓羽柴)、丹羽五郎左卫门长秀三将着阵有海原,直面东面的武田军。同时,德川军、泷川军的阵前也设置了防马栅。

在太山南面的不远处,有一座叫作鸢之巢山的地方,南北相距不到三十町(3300米左右),大野川就从两山的夹缝之间流入设乐原。北面的凤来寺山胁流下的泷泽川(寒狭川)与附近的大野川合流,而长筱城就位于两川汇合点西南的平原地带。

布完了阵,挖完了坑,信长和家康召开了决战前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会议上酒井忠次举手发言道:“如果能给我一支军队,然后去偷袭鸢之巢山,切断武田军的后路,这样岂不很好?”

信长哈哈大笑:“我还当是什么好计策,原来不过如此,你以为这是官兵抓强盗的游戏吗?拜托,我们现在是在打仗耶!打仗!”

酒井忠次当场脸就涨得如同猪肝一般。

织田信长和武田胜赖长筱决战的结果如何?

设乐原决战示意图

看着忠次,信长示意:“滚。”

德川家康自然很尴尬,不过也不敢得罪这位外星大爷,但又实在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

就在纳闷的当儿,信长凑过来悄悄地说:“忠次的计划很不错啊。”

大哥,你是没事儿闲着慌,特地来骂人的是吧?

看着家康那张疑惑的脸,信长笑着继续说道:“让他晚上的时候来我这里一次吧。”

于是,当天晚上,信长首先当着家康的面赞扬了酒井忠次的计划,接着说,会场上有间谍,所以只能故意骂你一顿,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胡说吧你就,就这几个人开会都能有间谍?想骂人就说想骂人),最后说,给你三千士兵,五百铁炮,你去夺下鸢之巢山。

在家康的示意下,酒井忠次拜谢领军而去。

此时此刻,武田胜赖的军帐里也是灯火通明。

胜赖拿出一封信,是织田方大将佐久间信盛写来的。信中表示:织田家对武田家非常惧怕,所以断然不会主动出击,只要胜赖能够前去攻打,自己一定作为内应突然反叛。

对于这么一封信,很多人都认为胜赖是因为它才最终下定主动出击与织田家决战的决心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胜赖为人急躁,而且也不如他爹信玄,这的确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但并不意味着不如武田信玄就等于弱智。佐久间信盛一和武田家没交情,二在织田家混得那么滋润,凭啥无缘无故地投靠过来做内应?

但是这封信最终还是影响了胜赖的判断。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是仍然希望是真的,我们前面也说过相同的话:谁还不盼着个好呢?

所以,当他听到探子前来报告信长里三层外三层地砌墙挖坑竖栅栏,把自己团团包进了防御工事时,胜赖就相信了信盛的一部分内容:信长绝对不敢主动出击。

既然你不敢主动出击,那么就由我来主动打过去,一举将你击溃,就算没能把你一下子打死,谅你也不敢出来咋的,顶多我再想点别的办法。

五月二十一日日出,武田胜赖留下三千左右的士兵继续牵制长筱城,自己则带着一万两千人浩浩荡荡地赶到了设乐原。

甲斐骑士的悲壮末日

决战开始。

率先打头冲锋的,是德川方面的大久保忠世。他和弟弟忠佐带着几百人来到了山县昌景的阵前,一阵铁炮乱击过后,拔腿就跑。

这是诱敌,赤裸裸地诱敌。

你看出来了,我看出来了,山县昌景同样也看出来了。

但是他仍然下令追击。

他的手下,是一身红色铠甲,被誉为武田家最强骑兵的“赤备”,人数在两千左右。对于自己的军队,他充满着信心。

诱敌也好,铁炮也好,今天都给我去死吧!

很快,他冲到了德川阵的栅栏前,迎接他的,是一千支铁炮。

枪声过后,堆起了一堵尸墙,山县昌景军溃败——才怪。虽然打死了不少人,但是山县昌景的冲锋却依旧继续,很快,第一道栅栏几乎就要被冲破了,于是德川家的士兵们便主动出击,迎着昌景直接攻了上来,为首的是本多忠胜

忠胜挺着长枪直逼山县昌景,仅一合,便分出了胜负——本多忠胜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这家伙就是山县昌景!!!”

于是,在这一片混乱中,所有的铁炮都对准了昌景。

山县昌景就这么死在了乱枪之中,时年四十六岁。

随着主将的阵亡,名满天下的武田家赤备也走向了灭亡。

很快,第二波进攻也来了。

发动者是武田信玄的弟弟武田逍遥轩信廉。

但是他的军队却连栅栏都没摸到,便被打得晕头转向,不得已撤退。

第三阵和第四阵的小幡信贞和武田信丰发动的进攻依旧是如同前面一样,丢下了无数具尸体,然后撤退,信贞的父亲信重亦战死。

连续四次冲锋之后,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胜赖连午饭都没顾上吃一口,准备命令发起第五阵攻击。就在这时,传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自己的后方据点鸢之巢山被攻下来了,退路被断了。

断了就断了,只要在此冲破织德联军的防马栅,就是胜利。

第五阵的进攻者,是马场信春,他的目标,是雁峰山下织田信长军的左翼。同时一起的,还有真田昌辉和土屋昌次。

冲到半道,信春突然停止了前行,找了一片树林命令军队就此停步。虽然大家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接着,映入马场军所有人眼帘中的是:因中弹一头摔下马来死在栅栏前的土屋昌次,以及被羽柴秀吉和丹羽长秀迂回上前包围后,被乱枪打死的真田昌辉。

信春叫过一个侍从:“去告诉主公,我方大势已去,敌人很快就会发起反攻,让他赶紧撤退,断后的事,就交给我吧。”

下午三点左右,信长下达了总攻令,德川家以及织田家的武士争先恐后地拥出了防马栅,向着武田军的阵地冲去。

胜赖明白,自己败了。

那就赶紧走吧。

在撤退途中,武田家重臣内藤昌丰战死。而断后的马场信春,在目送胜赖远去之后,带着三十骑突入对方军阵,血战而死,时年六十一岁。

信春自跟随信玄他爹武田信虎以来,历经三代大名,参战总数达七十余次,从未受伤,被称之为“不死鬼美浓”(官居美浓守)。

这是他第一次受伤,也是最后一次。

这场持续了整整八小时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虽然过程比较单调:武田家冲,德川织田家铁炮打退,再冲,再打退,冲了多次之后,冲累了冲不动了,于是联军反攻,武田军败退,大致就是如此。

但是,这场战斗对于三家的意义都是非常重大。

织田家终于消除了长久以来来自武田家的困扰,并且来自武田家的那位亲戚本愿寺显如的压力也大大减轻了,至于扩大领土势力这种理所当然的后话,当然也不必去说了。

德川家也终于消除了长久以来来自武田家的那种困扰,并且夺回了高天神城和二俣城,自此,真正地、牢固地掌握了三河一国。

对于武田家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一仗把家里能打的那几个全都给打死了,以后的砍人质量势必大大地打上折扣。而且,胜赖的声望也一落千丈,以后外交之类的,也理所当然地变得难搞了。

冤大头胜赖

武田信玄,作为日本战国历史上的一个超级大腕,拥有无数的粉丝,这些粉丝中,来自日本的自不必去说了,就连中国、韩国甚至欧美等地,也不乏簇拥者。

而信玄的名言“人是城,人是砦,人是垣,仇恨是敌,情爱是友”这句话,更是被无数人奉为经典。至于信玄的家臣,特别是武田四天王(马场信春、高坂昌信、内藤昌丰、山县昌景)以及武田信玄和大帅哥高坂昌信之间的断袖恋情,更是广大腐女子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因为这样,胜赖成了可怜的娃。

长筱一战,家臣丧失了无数,武田四天王死掉了百分之七十五。剩下的那个高坂昌信纯属运气好,当时不在,若是在的话,估计也难逃吃花生米的下场。

于是,“无能”“不及他爹一个脚趾”“不会打仗”“有勇无谋”之类的帽子便扣向了胜赖,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

自然,我不打算刻意地为胜赖平反,我在做的,只是告诉你历史的真相,顺便摘走一些其实不属于胜赖的帽子而已。

首先,针对设乐原决战,很多人认为这是一场自杀性的战役。对于胜赖明知送死却还要牺牲家臣前去,甚至将老臣们的拼死劝谏置之不理的行为,自然是纷纷谴责其无谋,甚至还有人将他归进暴君、昏君的范围里了。

这是很不公正的。

胜赖之所以敢去设乐原决战,个人觉得那是因为在整个武田集团看来,这是一场必胜的战争。

整场战役总共持续了八小时,在这八小时里,武田军总共发起了五阵共计十九次的冲锋,而织田家的要害就在于那一道道防马栅,十九次的冲锋里只要有一次冲破了防马栅那就是胜利了。这样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而事实上大家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发动进攻,尽管,最后没有成功。

其次,有很多日本的也好,哪儿的也好,在他们所写的关于长筱会战的场面里,都特别写到了“胜赖是因为听信了奸臣长坂钓闲和迹部胜资的谗言,才会断然决定发起这场无谋的自杀性战役”,从而导致了“武田家的老臣马场信春、内藤昌丰等在决战之前喝酒话别,准备送死”一事。这基本上是属于乱说了:第一,长坂钓闲当时根本就不在战场上,他怎么跟胜赖进“谗言”?用QQ吗?还是用手机?第二,迹部胜资这个人,是一个出名的有能力的文官,并非武将,所以不可能对胜赖进行军事上的进言,顶多跟胜赖说说粮食不够了,煤炭不多了之类,而且,并没有关于此人参加武田家军事会议的记录。

那么,这个所谓的“奸臣进谗言”的说法,究竟是从哪儿开始传出来的呢?

关于这点,我翻了不少资料,最终基本断定:该说法起源于一本叫作《甲阳军鉴》的书,书的作者叫作小幡景宪。看完这本书,个人的感觉就是,这位作者估计不是老婆被胜赖抢了,就是他娘死在了胜赖手里,总之,在此作品里,洋溢着一股对胜赖极端的痛恨。其中,同时被恨上的,还有长坂钓闲和迹部胜资,估计这两位是欠了小幡同学的赌债了。

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长坂钓闲和迹部胜资其实只是背了黑锅而已。

《甲阳军鉴》这本书,成书于江户时代。在那个时候,武田家自然是早灭了,而那些武田家臣们,包括小幡景宪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成为了德川集团的家臣,大家又成为了好同事好伙伴。在如此的情况下,他所写的《甲阳军鉴》,是自然不可能得罪其他人的,唯一能作为背黑锅代表的,既够得上一定身份也不会被得罪的,也就是早就不在人间的长坂钓闲和迹部胜资了。正所谓送死也你去,黑锅也你背。

点背不能怨社会

最后,我们再来详细地说一说这场战役的胜负原因。

要打赢一场战争,就如同要追到一个女生一样,需要三样很重要的因素:天时、地利、人和。

对于武田家来说,他们占尽了这三个要素。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前面一直在强调,这对于武田家来说其实是一场必胜的战役。

先说人和:武田家人才济济,从武田四天王,到土屋昌次、真田一族、小幡一族,无不是以一当百的勇将,而武田家的骑兵更是天下无敌。

再说地利:设乐原是群山包围下的洼地,非常开阔,十分适合骑兵冲击作战。

最后说天时:战争开始的时间是和历五月下旬,这时候在日本东部,正是属于梅雨季节的末期,而事实上,就在开战的当天清晨,还下过一场大雨,别忘了,织田家的主要武器是那三千铁炮。

如此尽得天时地利人和,如若不胜,那真是天要亡他武田家啊!

天要亡的,就是你武田家。

对于家康和信长来说,人和,便是那三万大军以及其中的三千铁炮,还有羽柴秀吉、丹羽长秀、本多忠胜等一群强有力的家臣。

接着说一下地利。在几乎所有的小说、漫画、电影里,说到长筱会战通常会是如下画面: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武田骑兵蜂拥而来,一阵阵铁炮声响起,子弹飞出,武田方将兵纷纷落马,然后武田家再次冲锋,再次被铁炮射退,依次反复,终于溃败。

当然,电影毕竟只是电影。

希望你还记得,我前面提到过一点,那就是信长将自己营地所在的山坡给人工改造了一番,增加了它的陡峭程度。

这一个动作,导致了武田家无法直接骑着战马冲过来踏破防马栅,而是必须先下马,再爬坡,然后以步兵的身份去拆栅栏而不是踏破栅栏。这样,就给了织田家铁炮大量的机会。

而信长,为了避免铁炮发射前那烦琐的步骤所造成的时间浪费,特地想出了一个办法:命令铁炮兵站成三排,轮流射击,从而能够造成一张持续不断的火力网,这个战法被叫作“三段击”。

事实上,除了山县昌景和土屋昌次之外,没有第三个武田家的将领是死在防马栅前的,更多的人,是死在了前面的山坡上。

不能骑马的武田骑兵,与步兵无异。八千爬坡的步兵VS三万八千以逸待劳的步兵(包含三千铁炮和八千远江德川军),谁胜谁负,自然一目了然了。

最后再来说天时。事实上,这天清晨确实下了大雨,可是下完之后,却是万里晴空艳阳高照,连风都没怎么吹。

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怪社会。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总体来评价的话,那也就是一句话:脑子不错运气超烂的武田胜赖,败在了脑子超棒运气奇好的织田信长手下。

打完了,那就回家吧。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rbs/32175.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