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史

林肯遇刺后,安德鲁·约翰逊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之前经常说,美国的副总统是地球上最没存在感的人之一,大部分时候要躲猫猫,不能骚包。但是当美国的副总统,又是地球上最刺激的赌局之一,你可以赌总统莫名其妙被爆了头,副总统一步登天,从阴暗的角落直接走向灿烂的中心。

没有哪个总统在竞选时首先考虑自己万一不幸中途翘辫子,自己的副手够不够担当大任的,对于副总统的考量,大多是出于他配合程度的考量。

林肯遇刺,中了头彩的副总统,叫作安德鲁·约翰逊。

安德鲁绝对是配合度相当高的副总统,出身寒微,没受过正经教育,职业生涯最可圈可点的,是一位优秀而成功的裁缝。18岁结婚后,在老婆的鼓励下,一边裁衣服,一边读书,一边涉猎政治,经常到街口站在树桩上演讲,就这么的,安德鲁一步步走进了美国政坛,走向了上流社会,成为州议员,国会众议员,田纳西州州长,国会参议员。

安德鲁的美国梦在南北战争开打后巅峰盛放,作为一个出身南方的民主党人,安德鲁正是应该背上缝纫包加入邦联,帮南军战士补军装和鞋袜,谁知他居然站在了北方共和党一边,成了林肯的支持者。

战端开启时,全美国只有一个南方的民主党政治家站在北方这边,就是我们的安德鲁,他因此成了北方的英雄,引发各种关注,林肯自然而然将安德鲁拉到身边,让他成为自己的副手。

不管是逆袭成功的屌丝或者是一步登天的凤凰男,因为经历太辛苦,难免不留下些不健康的心理痕迹,在林肯连任的就职典礼上,安德鲁借着酒兴宣誓,当众吐槽超越出身的奋斗过程,藐视那些出身良好的政要,让林肯和典礼官一头的瀑布汗,恨不能找根针把裁缝嘴缝上。猜想那个时候林肯就在心里默默念叨:俺可不能随便死了,这伙计接班可不靠谱!

是否靠谱先不说,到现在为止,安德鲁肯定算得上是命数极佳的人。不过,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接下总统之位,他不见得会说自己“命好”。

林肯遇刺前一段,战争结局已定,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考虑南方如何重建,南北方往后如何相处,政治局势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站在一个国家领袖的角度考虑,林肯认为,仗打完了,让叛国者受到教训了,就无谓再扩大隔阂。叛乱各州,选民人数中只要有10%宣誓效忠联邦政府,这些选民就可以重建自己的州政府。南方各州都可以通过这种办法恢复,重回联邦。

10%的效忠就既往不咎了,这个门槛太低了吧?北方部分共和党人不能理解林肯宽恕,对于战后南方的地位,共和党人分成了两派,嗓门最大的是激进派:南部邦联可是竖起战旗跟北方决裂的,如今他们回归联邦,也是被打回来的,可视为北部的武装占领,旧的南方州可以认为不存在了,如何处理南方的土地,要不要让南方诸州恢复,如何恢复,几时恢复,那要等国会商量考虑;南方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别想逃脱惩罚。这一派有两位大佬,一位是萨拉姆,在参议院霸气十足,一位是斯蒂文斯,在众议院一呼百应,这两位激进的大哥,是国会的领袖。

激进派虽然对南方有满腔仇恨,不报仇不能活,但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自己系统的重建办法,只好先把10%这个门槛往上抬抬。

1864年国会通过了“韦德—戴维斯法案”,50%以上的白人男性宣誓效忠,这个州才能召开立宪大会。会上,选民们要赌咒发誓:再用武力对抗中央,天打五雷轰,这样才可以组建自己新的州政府,回归联邦。

不过共和党的大部分人,比激进派温和,比总统代表的宽恕派严厉,他们认为,战争并没有消灭南方各州,虽然千疮百孔,都还在嘛,只是暂时失去了宪法权利,国会要听其言观其行,看看表现是不是幡然悔悟痛改前非,在适当的时候恢复他们的权利,一切照旧。

新上台的约翰逊总统什么立场呢?他对得起死去的领导,他坚持了林肯的路线不动摇,大家别忘了,这伙计说到底,还是个南方的民主党人呢。顺便说一句,此时共和党虽然是一党独大,但民主党并没有消亡,南北两派的民主党倒是比战前团结了,坚定地跟民主党的总统站在一边。

因为战时,1865年的总统权力还是挺大的,约翰逊不管国会激进派的吹胡子瞪眼,趁着夏季国会休会,发起了由总统主导的重建。

总统为所有的叛乱州委任了临时州长,让他们各回各家,找到愿意配合的50%选民,按要求赌咒发誓,而后收拾烂摊子,恢复新生活。新生活有三个重要方面:一、必须通过《宪法第十三修正案》(废除奴隶和强制劳役)。二、废除奴隶制。三、战前和战中联邦欠南方的债务一概不还,作为叛乱的罚款了。

最让总统爽歪歪的,是他的特赦案。南部有些嚣张叛乱分子,不能不小施惩戒。总统发布了对南方的特赦,但是有些家伙不在其中,比如主要作战人员、军事干部、邦联的中央骨干、政府要员,诡异的是,这其中居然还包括纳税财产超过20000美元的南方人。总统的解释是,南方都是些有钱的阔佬控制的,要不是他们无法无天,捣鼓叛乱,怎么会打起来呢?

总统很大度,这些人也不是完全不能原谅,只要他们怀着谦卑的心面见总统,当面敬茶赔礼,约翰逊总统是可以考虑放过他们的。

这一下可热闹了,白宫赶上庙会了,1865年9月,平均每天有100人低眉顺眼到总统御驾前认,有自带眼药水痛哭流涕的,有让老婆出面梨花带雨的,有拉关系走后门的,有加塞插队的,前后有15000人匍匐在总统面前,约翰逊居然赦免了其中的13500人!这些叛乱中坚毫发无伤回到了老地方,预备重新将南方控制在自己手里!

这一幕不光是让激进派,连温和派看着总统都无力吐槽了。约翰逊的行为很容易理解,作为一个出身卑微的小裁缝,当年他穿针引线缝破褂子的时候,看到南方的权贵们,他是何等的自惭形秽呀。如今他一步登天,成了这些权贵们命运的主宰,不让他充分享受一下,好像挺说不过去的。

南方人性本桀骜,被痛扁了一顿,又见身边的繁华顷刻疮痍,此时心里多少有点发虚。但总统是如此怀柔客气,南方人缓解了内心创伤,地主老财的劲儿又有些上来了。

南方被迫解放了奴隶,没有了奴隶,南方有些阔佬,饭都不知道往哪儿吃,更何况大宅子大院子,天天多少活计要做,他们十指不沾阳春水,日子怎么过呢?

而黑人奴隶呢?解放是解放了,他们干吗啊?从出生他们就知道,虽然生活苦点,工作累点,可吃喝拉撒都有主家罩着呢,大部分黑奴还是饿不死冻不坏的嘛。

其实解决这个状况很简单,改变一下雇佣形式,前奴隶主出钱雇佣黑奴劳动就好了。可对前奴隶主来说,雇佣黑奴,给他们发工资,这就等于承认,他们是有正当合理地位的“正常人”了,按月给黑奴发工资感谢他们的劳动,这个景象怎么都不好接受哇!

于是,新恢复的南方诸州颁布了一个《黑人法典》,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部约束黑人的教条。

法典里规定:没有工作的、到处游荡的、贼眉鼠眼的、文盲屌丝的黑人,一概都有罪,要被抓起来,送到私人雇主那里做工代替刑责或者罚款;有些州黑人不能拥有或者租赁农场;有些州,黑人不能从事种养殖或是家仆以外的工作;黑白人绝对不能通婚。

在这项天才的法典之下,南方的黑人生活跟做奴隶时没啥区别,有的甚至更惨,因为好些原本良善的主家,经过战事,对黑奴恨之入骨。

联邦难道不知道这个情况?知道哇,所以联邦派了南下干部,组建了一个“自由民局”。这基本就是个毫无规范的慈善机构,不,它就是个路边的施粥棚子加一个调解办,他们只管给黑人发粮食,安排他们遮阴避雨之地;黑人实在被原奴隶主欺负得厉害,有个说理的地方;黑白纷争闹得太过,这个局出面调解一下。这样不伦不类的单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黑人问题,而且像这样的机构,钱花起来是没数的,南下干部们不趁机捞上一笔,都对不住自己。

一个慈善机构比一项法典的作用,显然太微不足道了,于是激进的国会共和党也弄一部法典,跟南方对抗。“第一人权案”提出,黑人是合众国公民,联邦政府为保护公民的权利,可以干预各州的事务(前面说过,美国宪法规定,正常的州事务独立,联邦是不能随意干预插手的)。

约翰逊总统在潜伏数年后,终于被组织上恢复了身份,他此刻完全是以南方总统的立场对待国会了,对于国会的“人权案”和在南方花钱如流水腐败说不清的“自由民局”,他毫不留情地给予了否决;国会也不示弱,对总统的否决给予否决。

好吧,不管再怎么伪装,总统和国会肯定是公开决裂了,约翰逊不过是捡漏上来的总统,毫无民意基础,激进派决定,抓住有利机会,一举肃清国会内缓慢重生的南方民主党力量,并最终将南方总统踢回南方去!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mgs/31984.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