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文人墨客

王安石:不修边幅的邋遢宰相

历史大观园 文人墨客 2020-05-15 08:45:39 0 王安石

我们都知道,王安石是北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改革家,官当到宰相,名列“唐宋散文八大家”,更是被列宁誉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但就这么一位辉煌灿烂、光环绕身的千古风云人物,却没有一点阳春白雪的贵族范儿,反倒是个地道的邋遢鬼。

王安石:不修边幅的邋遢宰相

《宋史·王安石传》记载他:“性不好华腴,自奉至俭,或衣垢不浣,面垢不洗。”《石林燕话》记载他:“性不善饰,经岁不洗沐。”也就是说他个人卫生一塌糊涂,极度地不修边幅,长年累月不漱口、不洗头、不洗脚、不洗澡、不换衣服,搞得整个人酸臭难闻,简直就是北宋版的“犀利哥”。

韩琦担任扬州知州时,王安石刚中进士,在他手下担任签书淮南节度判官厅公事。王安石酷爱学习,经常整夜整夜地读书,困了就在椅子上打个盹眯一会儿,天亮了,来不及洗脸刷牙,就蓬头垢面、哈欠连天地去单位上班了。

韩太守是很注重仪表的,看不惯他的邋遢相,以为他经常流连花街柳巷,搞不好还是个网瘾、毒瘾青年,就严肃地批评他说:“我说小王同志,老熬夜玩乐算啥玩意儿,年轻人要积极进取,没事要多读书充电,夜生活还是要节制的!”王安石性格本就很执拗,上司误解他,他也不解释,认为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只是下班后跟同事吐槽:“老韩不了解我!我也懒得跟他解释。”

后来,王安石当上宰相,因政见之争把韩琦赶去了外地,还在日记里埋汰韩琦:“老韩没啥优点,也就长得帅点,就一花瓶。”当然,吐槽归吐槽,王安石对韩琦的德才还是很认可的,认为他“德量才智,心期高远”。

由于常年不注重“面子工程”,王安石脸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垢。家人看他面似锅底,以为是病,就找来医生。医生拿手指甲往王安石脸上一划,脸上出现一道白印,顿时松了口气,说:“宰相脸黑不是病,是灰。”

一次,王安石的铁杆粉丝吕惠卿向他建议说:“老王,脸黑不是病,黑起来要人命,你去做做美容吧,用澡豆可以洗白。”王安石还挺嘴硬:“不洗!爹妈给的纯天然肤色,天生就是这样的。”吕惠卿说:“洗洗吧!澡豆能把你这黑炭头漂干净。”王安石倔得不行说:“老天爷生就我一张大黑脸,用什么都没用,费那劲干啥?”坚决不洗,将黑脸进行到底。

由于经常不洗澡,使得王安石身上难免滋生了些副产品。一次,高层开会,最高领导宋神宗正在做重要发言,一抬头竟发现有只虱子从王安石的领口钻出来,一路溜溜达达着蜿蜒而上,爬到他的胡须上闲庭信步。宋神宗知道这货平常不爱干净,可没想到他邋遢到这种程度,忍不住笑出声来。王安石被笑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咋回事。

会后,王安石问同事王珪:“头儿刚才笑啥呢?”王珪指着还在他胡子上观光旅游的虱子说了缘由。王安石当场就要捏死那虱子。王珪连忙阻止:“千万别啊!大人养的这只宠物十分不凡,曾在宰相的胡须间漫游,又亲历过皇帝老子的检阅,这么牛的神虱怎么能随便捏死呢?还是给它一条活路,放生了吧!”王安石听得满脑门黑线。

对于头顶有头屑、身上有汗臭、衣服有油渍、裤子有破洞的“四有臭人”王安石,同时代人也不待见,文学家苏洵专门为他写了一篇《辨奸论》。在文章中,苏洵跳着脚地大骂王安石不讲“五讲四美三热爱”的邋遢行为:“成天穿得像个囚犯,吃着猪不吃、狗不啃的伙食,居然还在那牛烘烘地论诗谈史。这合乎人之常情吗?”老苏据此得出结论:王安石是为了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明显可以看出,这已经近似于人身攻击了。

然而,王安石的邋遢也并非一无是处,他的老婆吴夫人有洁癖,因为个人卫生问题没少跟他闹别扭。北宋时期政府规定,官员调任或退休时,不得带走任何公家物件。

王安石离休后,吴夫人把一张自己惯用的公家藤床带回了家。有关部门派人来追讨,王家人不敢做主,就向王安石请示。王安石也不敢轻易招惹泼辣的“母老虎”,就想了一个损招——光头赤脚地躺藤床上反复做仰卧起坐,半天不肯下来。吴氏看到后,一阵恶寒,连叫下人把藤床赶紧搬走,于是藤床得以完璧归“公”。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wrmk/118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