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与传奇 > 沙场飞将

刘邦令刘贾、卢绾开辟敌后战场,效果如何?

历史大观园 沙场飞将 2021-08-17 16:52:06 0 刘邦

沿着古长城徒步,仿佛行走于历史与现实之间。一边欣赏雄浑壮观的边塞景象,一边不断去怀想曾经发生在这片历史大地的过往。今天来讨论“刘邦令刘贾、卢绾开辟敌后战场,效果如何?”的话题,一起感受历史的魅力。

彭越长于野战游击,他趁项羽不在的时机,将楚国的后方搅得鸡犬不宁,闹了个天翻地覆,张狂到声称要攻取徐州。听说项羽亲自领兵前来,彭越不敢造次,虚晃几枪,带领部队撤退,撒丫子又窜回到东郡境内的黄河岸边,躲避锋芒,保存实力。

项羽对彭越的游击骚扰,既恼火又无可奈何。一打就跑,一走他又来,除了自己亲自对付,楚国上下还真是没有人镇服得了这王八蛋。不过,项羽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彭越了,因为西方的战事又开始吃紧。刘邦趁项羽收拾彭越的空子,夺回了成皋,缓解了荥阳之围。

于是项羽搁置彭越,领军西进,再次围困了荥阳。这一次,项羽铆足了劲儿,身先士卒,亲自背负版筑,带领将士猛攻,终于攻克了荥阳城。汉军守将周苛被俘,枞公被杀。项羽看重周苛的忠勇,劝诱说:

“如果肯投降,任命你为上将军,封三万户。”

周苛一口回绝,回答道:“你不降汉,定将被虏,你不是汉王的对手。”

项羽大怒,下令将周苛活活煮死。当时,韩王信也做了俘虏,他表示顺从,得到了项羽的宽恕。

攻克了荥阳以后,项羽再接再厉,开始移军围攻成皋。刘邦见形势不妙,趁楚军的包围尚未形成,脱出成皋城。这一次,刘邦没有西去洛阳、关中,而是开成皋城北门奔黄河方向而去,马车由夏侯婴驾驶,不用汉王旗帜缨饰,轻装简从,行踪诡秘,迅速渡过黄河,静悄悄地抵达河内郡修武县,当晚在城东的小修武馆舍住宿下来,自称是汉王的使者,奉命前来传达书信命令云云。

修武县在现在的河南省获嘉县,地处黄河以北,太行山以南,为一军事重镇。韩信与张耳攻灭魏、赵、代三国后,项羽派遣楚军一部渡过黄河,联合三国的残余势力,配合项羽军主力在荥阳一带的攻势,继续与汉军作战。韩信、张耳为了往来应对新占领地的不稳,也为了声援荥阳一带的汉军,将大军集中在河内郡,隔黄河与荥阳、成皋、巩县、洛阳一线成南北呼应之势。韩信、张耳军的大本营,就设在修武县。

第二天一大早,刘邦一行自称汉王使者,持节奉诏书乘车驰入韩信军军营,径直奔韩信、张耳的住处而来。韩信、张耳二人,尚在睡梦当中,刘邦在夏侯婴陪同之下,先后进入二人的卧室当中,夺取了二人的大印,下令召集部下将领集合听令,重新部署军事,调换各部将领,将大军的指挥权完全置于自己的掌控当中。

被惊醒的韩信、张耳二人,知道是汉王来到军中,大惊失色。待到二人来到刘邦面前请谒问安时,刘邦的军事部署和人事安排已经就绪。刘邦命令赵王张耳巡行赵国各地,安抚地方,守卫国土。任命韩信为汉相国,重新征兵赵国,整编后东进征讨齐国。屯驻修武的大军,通通交还汉王亲自调遣。当然,不放心的刘邦没有忘记继续为韩信配上两名亲信大将,一位是曹参,一位是灌婴。

刘邦得到了韩信军后,军势大振。汉三年八月,大军向南开拔,临近黄河,屯驻在小修武一带。

就在这个时候,躲过楚军锋芒的彭越,瞄准项羽西击荥阳的机会,又出动南下展开攻击,楚军后方又一次陷入不稳。刘邦抓住机会,准备渡河夺回荥阳,与楚军决战。这时候,刘邦身边的一位近臣,郎中郑忠建议在楚国的腹地正式开辟敌后战场。郑忠劝阻刘邦不要急于与项羽争锋,而是坚壁高垒,相持不战,消磨楚军的锐气。同时,另外派遣一支机动部队,渡过黄河支援彭越,从后方骚扰楚国,破坏粮道交通,分散楚军的兵力,使项羽始终处于腹背受敌的困境,无法实施乘胜西进正面突破的战略。

刘邦接受了郑忠的建议,命令刘贾与卢绾,统领两万步兵和数百骑兵,由白马津渡过黄河,与彭越呼应配合,在楚国境内大规模展开游击战和破坏战。

汉军挺进敌后的战术,迅速收到了巨大的效果。楚军后方不稳,后勤供应出现了障碍。特别是彭越,他得到了刘贾和卢绾军的声援后,大肆出动,在旧魏国地区频频展开军事进攻,在燕县(今河南长垣西)击败楚军,一口气攻下了睢阳、外黄等十七座城池。一时间,东郡告急,砀郡告急,荥阳前线的楚军,与首都彭城连通的交通要道——三川东海道被截断。项羽不得不再次回过头来对付彭越。

九月,项羽决定再次亲征彭越,恨不得生擒这恶心的土匪,活活煮了才解恨。经过考虑协商,项羽将镇守荥阳的重任托付骁将钟离昧,镇守成皋的重任托付大司马曹咎。临行之前,项羽对曹咎放心不下,告诫说:“务必谨慎坚守成皋。如果汉军挑战,绝不要应战,只是不要放过汉军东进就行了。我预定十五天内击破彭越,安定东郡和砀郡,随即回来与你会合。”

曹咎是项梁的救命恩人,项氏家族秦王朝时代以来的友人和亲密战友。曹咎本是秦的蕲县狱掾,也就是司法部长。项梁犯法,被拘留在内史栎阳县(今陕西西安临潼北)狱中,曹咎曾经修书请求栎阳狱掾司马欣帮忙,释放了项梁。项梁、项羽起兵后,曹咎前来投奔,成为楚军将领,深得项氏家族信任。巨鹿之战后,曹咎与出任秦军大将章邯之长史(秘书长)的司马欣取得联系,促成了章邯的投降,立了大功。灭秦后论功行赏,曹咎爵封海春侯,官拜大司马,成为项羽帐下的大将。

项羽分封天下,看重旧情新功,封司马欣为塞王。韩信反攻关中,司马欣兵败投降。刘邦东进攻取彭城时,被裹挟在军中参战助威。彭城大战,司马欣临阵倒戈,回到项羽军中,从此与旧友曹咎在一起,出任大司马府长史,成为曹咎的左膀右臂。

得到项羽领兵东去征讨彭越的消息后,刘邦军仍然坚持防守战略,大力加强巩县—洛阳一带的防守,全力构筑新的纵深防线,准备迎接项羽归来后楚军可能发动的新的攻势。对于已经被楚军攻占的成皋—荥阳—敖仓地区,刘邦考虑接受现状,干脆放弃。

对于这个消极防御的战略,郦食其表示反对,他直接面见刘邦说:

“臣下听说,天之所以成为天,自有天道。懂得天道的人,可以成就王业,不懂得天道的人,不可能成就王业。王者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敖仓,是天下的粮仓,是多年转运储藏的所在。臣下听说,敖仓至今存粮甚多。项羽攻克荥阳,不以重兵坚守敖仓,而是领兵东去征讨彭越,分兵镇守成皋,这是天赐良机,助我大汉。臣下难以理解的是,正当楚国易于攻取的这个时机,我军反而退却固守,不图进取,岂不是错失良机?”

郦食其接着说:“同天之下,两雄不能并立。楚汉对峙,长久不能决定胜负,百姓混乱,天下动荡,农夫不能耕作,农妇不能纺织,都是民心无所归属不能安定的原因。臣下希望大王趁项羽东去之机,迅速进兵,全力收复成皋、荥阳和敖仓,然后依据敖仓的粮食供应,在黄河南岸重建成皋—荥阳防线,在黄河北岸维持河内地区的屯兵,强化太行山各个关口的守备,对于联结河内郡与东郡间的重要渡口白马津,更要完善整备,加强控制,用这些积极进取的措施,占据有利地形,向诸侯各国显示出制伏天下的形势。如此一来,天下民心,就知道应当归属于谁了。”

刘邦接受了郦食其的意见,修正了退守巩县—洛阳的战略,开始谋划夺取成皋、荥阳和敖仓。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lscq/scfj/12353.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