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与传奇 > 沙场飞将

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

历史大观园 沙场飞将 2021-12-07 22:55:28 0 司马懿

探索历史足迹,讨论历史话题,关于“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的相关问题,相信大家都很感兴趣。

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

走的人潇洒地走了,却让活着的人更添烦恼。

大司马曹休死后,魏明帝心里便已在暗暗祈祷,希望大将军曹真不要再出事,可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曹真这位叔叔还是死了。

曹真之死对魏明帝曹叡的打击更大,有曹休、曹真两位叔叔在,魏明帝可谓高枕无忧,现在想睡个好觉都难了。

短短几年之中,张辽死了,于禁死了,徐晃死了,曹休死了,夏侯尚死了,现在曹真也死了,魏明帝想,难道天欲亡大魏不成?

曾经虎将云集的曹魏,如今竟遭遇到“将荒”,名将纷纷凋落,不要说培养新接班人的工作跟不上,就连找一个合适的人临时顶上去,也很困难。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由谁来接替曹真承担起西线作战的重任,是摆在魏明帝面前的一个头疼问题。

在西线战场,守将之中资历最老的无疑是左将军张郃,自跟随夏侯渊守汉中起,他一直在西线与蜀汉作战,经验丰富,熟悉情况。

除张郃外,在西线还有安西大将军夏侯楙。他是夏侯惇之子,娶的是自己的姑姑清河长公主,因为与文帝关系要好而受到重用。但几次下来魏明帝发现这位姑父养尊处优可以,把半壁河山交给他,魏明帝想都不敢想。

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

魏明帝十分器重张郃,上次出征之前亲自为张郃把酒壮行。但是,魏明帝觉得以张郃的资历骤然授予大任,恐难服众。

魏明帝把手下重臣看了一遍,觉得陈群和司马懿是相对合适的人选。他们是四位托孤之臣中仅剩的两位,关键时刻能压住阵脚,一个担任过镇军大将军,一个担任过抚军大将军,有军事方面的经验。

若对他们二人的情况进行比较,魏明帝更倾向于陈群。

虽然近年来陈群偏向政务,很少过问军事,但他精明勤奋,恪尽职守,最关键的是他的忠心无可怀疑。而司马懿,魏明帝对他的认识一直很模糊,此人军事才干突出,在军中的威望与日俱增,对朝廷也小心谨慎,从不逆旨行事。但是,因为一些说不上来的原因,魏明帝一直对他不放心。

用司马懿,西线可保无虞,但有纵虎成患的危险;用陈群,可以让自己放心,不会担心养出个权臣来,而且若陈群势力壮大,对司马懿将是一个有力的制衡。但如果陈群当不了大任,曹魏的半壁江山岂不成了赌注?

这几天,魏明帝特别想找个人商量商量,但眼前这些人,包括刘晔、蒋济等人在内,显然都不适合谈这个话题。

魏明帝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吴质。

当年吴质与陈群、司马懿皆为“太子四友”之一,也是父皇生前最为信赖的大臣之一,只是这些年来有点沉寂。父皇登基之初,命吴质以中郎将的身份都督河北诸军事,掌管幽、并二州的军政大权。但这两个州面对的是北方少数民族部落,近年来颇多归顺,没有大的战事,故而也没有机会让吴质一展怀抱。吴质性情孤傲,不与乡里、朋友来往,声誉亦不佳,在北方一待就将近十年。最近身体不好,曾上疏希望去职养病。魏明帝一直忙于军务,也没有认真想过这件事。

魏明帝于是下诏,改任吴质为侍中,回洛阳养病。

吴质回到洛阳,魏明帝急切召见,与之长谈,谈话的重点是对陈群和司马懿二人的看法。就吴质而言,这二位过去都是亲密战友,相当知根知底,而他远离中枢十年,如今身处闲职,与他们二位已没有任何利益关联,魏明帝相信吴质的看法一定会客观公正。

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

吴质这个人在曹魏历史上影响不大,生前人们对他就有颇多议论,很多人对他评价不高,甚至有点烦他。其原因在于他的性格。史书上记载了一件事,可以看出吴质身上有着鲜明的性格特点。

吴质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臭脾气,不过这样的人通常也是个直肠子,说话直言快语,不怕得罪人。对于魏明帝的询问,他没有耍模棱两可、罔顾言他,他的观点很鲜明。

吴质对魏明帝说:“大将军司马懿忠智至公,社稷之臣也。陈群是一个从容之士,但非国相之才,处重任而不亲事。”

吴质详细分析了陈群、司马懿二人的特长和不足,魏明帝深表同意(甚纳之)

可能是吴质的话对魏明帝最终的决定发挥了作用,魏明帝下诏,由司马懿接替曹真,都督雍、凉二州诸军事,统率关中、陇右各军,防守曹魏的西线战场。

魏明帝给司马懿的诏书中有这样一句话:“现在西线战场有了麻烦,只有您去才能摆平(西方有事,非君莫可付者)。”

司马懿接诏后不敢怠慢,交接完荆州的防务后即刻赴长安上任。为避免魏明帝的猜疑,此赴长安除随行少数贴身侍卫外,他没有从荆州带走什么人,但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牛金。

与曹营的众多名将相比,牛金的名气实在不大,史书上甚至没有关于他的单独的传记,他的事迹零散地记录在别人的传记或者杂史里。但是,这绝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牛金长期跟随曹仁,是一员虎将。但不知什么原因,尽管他战功卓著,职务却升得很慢,此时连杂号将军都不是。

曹仁一直负责曹魏中线战场,牛金前期基本上活跃在荆州、南阳一带。司马懿担任中线总指挥后,对于人事一直很谨慎,他知道中线大大小小的将领多是长期跟随曹家、夏侯家出生入死的嫡系,自己初掌军权,根基不稳,凡事宜静不宜动,与将领们私下接触这类敏感事情也越少越好,以免魏明帝疑心。

但经过观察,司马懿发现牛金是可以信赖和栽培的人,他性格直爽,没有多少心眼,敢说敢做也敢得罪人,职务不高,能力却很强。于是,司马懿破例对他给予格外关照。

曹真死后,谁来接替魏国大将军的位置?

此去长安,吉凶未料,司马懿决定把牛金带上。牛金当然乐意前往,从此他便一直追随司马懿。

走到半路上,魏明帝又突然派使臣送来诏书,司马懿吃了一惊,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接过诏书一看,却是一件极微不足道的小事。魏明帝下诏,为了奖掖功臣,以示优宠,特征召司马懿的长子司马师、次子司马昭为郎。

郎,是皇帝的侍从,在汉魏职官体系中准确地说还不算一种正式的官职,算是实习公务员。不过,他们实习的地方很特殊:皇宫。

虽然在为期不长的实习期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只是在皇宫里站站岗、跑跑腿,但因为他们与天子的距离很近,直接服务于天子本人,所以他们也算是“天子门生”。

太学生毕业大多数先为郎,再任官吏,太学生也就成为郎官最主要的来源。汉魏时期的太学不仅入学考试严格,竞争激烈,而且要拿到毕业证也非易事,所以能先入太学再为郎,对开启自己的仕途来说,无疑是一条最佳道路。除此之外,皇帝也会征召王公大臣的子弟为郎,有点“特招”和“保送”的味道,以示优待。

在天下承平年代,入宫为郎一来可以得到历练,二来有了在皇宫工作的机会,与天子建立某种特殊联系,便于日后飞黄腾达。司马师那年23岁,司马昭20岁,他们并不是太学生,现在被直接征召为郎,不仅体现魏明帝对司马懿的尊崇,也对他们二人日后走上仕途开了一个好头。

然而,接到这份诏书,司马懿内心里却充满了说不出的苦涩。他想到的不是家族的荣耀,也不是两个儿子的光明前程,而是赤裸裸的两个字:人质。

如今,自己即将奔赴西线战场,手中握有曹魏三分之一以上的兵权,其中包括曹魏一半以上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在这个时候,不早不晚,魏明帝向自己发出了这份诏书,其用意不用细品即可体悟。如果换成文帝发布这样的征召,司马懿一定会认为那是文帝对自己的眷顾。文帝对自己信任,魏明帝则将信将疑。

司马懿不敢耽搁,立即上疏谢恩,并即刻命司马师返回洛阳,嘱咐他到家后立即带上弟弟司马昭到少府报到。

除此之外,司马懿并不想再做任何表白。

司马懿只能用战绩表现自己的能力,用行动表现自己的忠诚。他相信有一天魏明帝会完全信任自己的。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lscq/scfj/11956.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