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沙场飞将

袁崇焕:英雄的悲哀不在于死,而在于为民族流尽了鲜血,却被当做叛徒

历史大观园 沙场飞将 2020-05-14 17:14:42 0 袁崇焕

当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后金铁骑在努尔哈赤的统率下西服蒙古、东平朝鲜,以区区六万人大败号称四十万的明朝辽东经略使杨镐的部队,陷广宁、克沈阳、下辽阳的时候,大明朝的统治者已经习惯了失败,他们麻木地批着公文:某某总兵弃地私逃,杀;某某巡抚不屈殉节,追封三级;某某经略使损兵折将,斩首,传首九边。总之,逃了的杀,死了的奖,打的都是死人官司。但是有一天,北京城的大小官员们突然发现面前的公文自己不会处理了——宁前道袁崇焕上报,宁远大捷,杀敌数万,击毙敌人最高统帅努尔哈赤。这种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朝野震撼,头头们所能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复查、核实、再核实。

袁崇焕:英雄的悲哀不在于死,而在于为民族流尽了鲜血,却被当做叛徒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袁崇焕的顶头上司让他撤退,他牛脾气上来了:“我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我必不去!”我的官职是宁前道,宁远就是我葬身之处!结果努尔哈赤十几万百战百胜的大军,愣是攻不下几千人驻守的小小的宁远城,大汗怒了,亲临前线指挥,被红夷大炮打伤,不治而亡。

当大明朝的头头脑脑们终于相信这一切确实不是梦后,那种兴奋劲简直没法说了。天启皇帝大奖功臣:“此次大捷全赖朝中各位爱卿领导有方,寡人重重有赏,钦此!”皇帝没有食言,朝中那些连宁远在什么地方都搞不清楚的大员们个个都捞到点油水不说,连魏忠贤一个刚出娘胎的侄孙都封了个伯爵,据说是如果没有魏公公殚精竭虑、运筹帷幄,宁远一战是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成绩的——这就是他们的逻辑,打了胜仗是魏公公领导有方,打了败仗是前线指挥官们贯彻方针不力。既然如此,那个小小的宁前道叫什么袁崇焕的,功劳也就是一般般了,赏他个辽东巡抚——反正这种官没有人敢做,不如便宜他算了——钦此,大家谢恩啊!

金庸先生写过一篇《袁崇焕评传》,认为袁崇焕最大的性格特点,就是广东蛮子不要命的倔犟,认死了的理,几十头牛都拖不回来。袁崇焕拿身家性命赌来的宁远大捷,成了朝中大员们晋升的阶梯。自己仅仅当了个辽东巡抚,他倒是没什么想不通的:辽东巡抚虽然不是什么美差,还随时有性命危险,但总算是方面的负责人——这就有机会来完成自己的理想了。

袁崇焕,明朝名将,字元素,号自如。原为一介书生,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焕”,是火光,是明亮显赫、光彩辉煌;“素”是直率的质朴,是自然的本性。他熊熊大火般的一生,我行我素的性格,挥洒自如的作风,的确是人如其名。这样的性格,和他所生长的那不幸的时代构成了强烈的矛盾冲突。古希腊英雄拼命挣扎奋斗,终于敌不过命运的力量而垮了下来。打击袁崇焕的不是命运,而是时势。虽然,在某种意义上说来,时势也就是命运。像希腊史诗与悲剧中那些英雄们一样,他轰轰烈烈地战斗了,但每一场战斗,都是在一步步走向不可避免的悲剧结局。

又过了一年,皇太极欲为其父报仇,“灭此朝食”,亲率两黄旗两白旗精兵,围攻宁远、锦州,攻城不下,野战不克,损兵折将,连夜溃逃。袁崇焕从此威震辽东,令清兵闻名丧胆。真英雄也!

清军铩羽而归,当上了大汗的皇太极和兄弟们总结,认为明军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在于袁崇焕善于守城,所以得出的结论是,要和明军野战。数年后,后金十几万大军再度西进辽西走廊,进攻袁崇焕把守的宁远、锦州。然而这次攻势最后却以在锦州城下野战输给明军告终。从此,明由战略防御进入了战略相持,辽东的恢复已经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了。

可是这个时候,袁崇焕却因为和后金商讨议和的可能被朝廷撤了职。自南宋以来,中国人就耻言议和,仿佛只要谈议和就是秦桧,只要谈抗战就是岳飞似的。事实上,历史没有这么简单。

袁崇焕的时代,明朝的问题在于内部,明朝的灭亡被今天的人认为是财政的破产而非军事的失败:万历初年明朝的正常岁入是四五百万两左右,可是自从努尔哈赤举兵以来,由此而引发的“三大饷”等加派后来竟征到了二千多万两,如此涸泽而渔,国家怎能不亡?袁崇焕统率的蓟辽军区,就经常搞到没有粮饷的地步,甚至因此发生了士兵哗变。这种情况下如果能用一年二十万两银子换来暂时的喘息机会,更何况对方还有相应数目的回赠礼品,事实上这仅仅是一种对方稍占便宜的经济贸易,和南宋的岁币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而且迫使皇太极对明朝称臣,把敌对性极强的“后金”国号改成了比较中性的“清”,应该说在外交上还是成功的。稳定辽东的局势,何必一定要花每年六百万的辽饷,况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维持费用。南宋的局面是可战而不战,明末的局面是不可战而战,天下事哪有生拉硬扯地对号入座?因为做的事太超越当时人的思想境界,袁崇焕只好回老家待着了——尽管还有不少人又凭着宁锦大捷升官发财,但并不妨碍他们在袁崇焕身上踩上几脚。

直到崇祯当了皇帝,才又想起袁崇焕的好处,委任他为兵部尚书兼蓟辽督师。皇帝年轻气盛,问袁崇焕多少时间可以恢复全辽,袁崇焕答道,五年。下来之后,同僚们担心他把话说得太死,五年以后万一没有克服全辽,皇帝责问起来怎么办?可是这个担心是多余的,皇帝连五年时间都没有给他。

崇祯二年十月,皇太极率领清军再度入侵,他们不敢碰袁崇焕,绕过辽西走廊,从大安口、遵化一带突破长城防线,直抵京师。袁崇焕率所部九千骑兵星夜入援北京,在北京城下与清军铁骑大战数场,稍微稳定了战局。就在这个时候,崇祯皇帝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

首先从袁崇焕的对手谈起。与袁崇焕对阵的就是清皇太极。皇太极与袁崇焕对阵多年,却不能胜。但皇太极是开明之主。他的父亲努尔哈赤对汉人的政策先期是杀光,以弥补女真人口的不足,后期是将剩余的汉人为奴。皇太极开始选拔并重用汉人,他当时的一个政策就是所有女真人家的汉人奴隶都参加考试,官方再从中选拔优秀,家里被选出多少,官方再补多少奴,并有相应奖励。

这里就出现了范文程。据说范文程是范仲淹的后代,后在一次女真人的劫掠中全家成了奴隶。但范文程很快在皇太极的选拔中脱颖而出,凭着他的才华很快受到了多尔衮的重用,并成为多尔衮最重要的近臣,作为最重要的谋臣参加皇太极对袁崇焕的作战。

皇太极对袁崇焕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但始终无法突破,皇太极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了。这时候范文程就向皇太极献上了一条反间计。

袁崇焕到了平台之后,崇祯皇帝并没有同他议军饷,而是当即下令将他逮捕下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话要从头说起。这年十月,后金天聪汗皇太极,亲率八旗大军和蒙古骑兵,绕过袁崇焕的防区,就是山海关、宁远、锦州防线,通过蒙古,突破长城,攻陷遵化,直逼北京。袁崇焕巡视到山海关时,得到了皇太极进攻北京的军报。他心焚胆裂,愤不顾死,急点九千兵马,“士不传餐,马不再秣”,就是行军途中兵不再吃饭,马不再喂草,日夜兼驰,赶在皇太极之前,到了北京广渠门外。

时值寒冬,大营露宿,缺乏粮料,兵饥马饿。而袁崇焕率领援军,在这样极度不利的情况下,背依城墙,先后在广渠门外、左安门外,打退皇太极军队的猛烈进攻。袁崇焕身先士卒,策马迎敌,甲胄上布满箭镞,如刺猬皮一般。当时场面,马颈相交,挥刀厮杀,险象环生。一个后金军勇士一刀砍向袁崇焕,幸亏袁崇焕手下的副官用刀一格,才使他幸免于难。

这里面还要插个一块面饼的故事。袁崇焕治军十分严明,在军队无粮无草、人饥马疲的情况之下,仍明令:不许官兵抢老百姓家的粮食充饥,不许砍伐老百姓的树木点火取暖。但是有一个士兵实在是饿极了,就偷了老百姓家的一块面饼。袁崇焕知道后,为了严肃军纪,含泪把这个士兵当众斩首。军队缺饷已经成为当时的最大问题,袁崇焕急不可待地要入城“议饷”。有的军官提醒说,这里面会不会有别的事情?袁崇焕没有理会。

袁崇焕来到北京城下。北京这时是九门戒严,城门禁闭。城上用绳子吊一个筐子下来,袁崇焕就坐在筐子里被提到城上。堂堂大明兵部尚书、蓟辽督师,居然不能从城门进去,要缒城而入。袁崇焕到了平台之后,崇祯皇帝严肃地坐在那里,没有议军饷,而是下令将袁崇焕逮捕。这件事情,学者张岱在他的《石匮书后集》里面有记载,《崇祯长编》也有记载:“逮督师袁崇焕于狱。”就是逮捕袁崇焕下狱。计六奇的《明季北略》记述较详:“著锦衣卫拏掷殿下。校尉十人,褫其朝服,杻押西长安门外锦衣卫大堂,发南镇抚司监候。”袁崇焕被剥掉官服,身受刑具,押送到锦衣卫大狱。

皇太极与袁崇焕有着难解的仇恨。想当年,他的父亲努尔哈赤就曾受挫于袁崇焕固守的宁远城下,百战百胜的神话就此破灭,不久郁郁而终。还有说法认为努尔哈赤是在宁远城下被袁崇焕的红夷大炮打伤后饮恨而死的。后来,决心雪耻的皇太极又在宁锦战场上败给了袁崇焕。两次兵败的奇耻大辱,父亲丧命的深仇大恨,使得皇太极不能善罢甘休。

在北京广渠门和左安门两战之后,皇太极的八旗大军没有撤退,而是等待时机;袁崇焕也在休整兵马,准备再战。皇太极一面伺机向北京城发动更强大的进攻,一面使用“反间计”,离间明朝君臣。这条反间计简单的可以,就是抓来几个太监头目,然后等这几个太监睡觉的时候,大声聊天说袁崇焕为皇太极立了大功,此时太监假寐听到这个,一想这可不得了,等到放了他们的时候就马上“原文”上报了。

在明朝方面的记录和当时老百姓们的街谈巷议中,千夫所指地说袁崇焕是奸细、是叛徒,直到清人编撰《明史》,把满人自己编辑的档案《太宗实录》拿出来参考修订,才算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我大清设间,谓崇焕密有成约,令所获宦官知之,阴纵使去。其人奔告于帝,帝信之不疑。十二月朔再召对,遂缚下诏狱。”骄傲的胜利者可没有替明朝皇帝圆谎的理由。让我们看看这个“奸细”在大明皇帝的黑牢里都做了些什么吧!袁崇焕被皇帝逮捕后,所部官兵大为惊骇,纷纷逃散。袁崇焕却在牢里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信,语重心长地劝部将祖大寿、何可刚带部队回来,打退清兵,保卫大明朝的江山,“帝取崇焕狱中手书,往召大寿,乃归命”。天下有过这样的“奸细”吗?袁崇焕的悲剧就在于此。英雄的悲哀,不在于死,而在于为自己的民族流尽了鲜血,居然被当做这个民族的叛徒。当袁崇焕被押上刑场的时候,他长叹不已,两年前他出关督师前,对皇帝的顾虑,现在不幸都成了事实,“事任既重,为怨实多,诸有利于封疆者,皆不利于此身者也。况图敌之急,敌亦从而间之,是以为边臣甚难”。

在当时所有明朝人心里,袁崇焕是大汉奸,得知要处死他,那是大快人心!当刽子手割肉时,就有很多民众往刑场扔钱,然后捡割下的肉放在嘴里咬,这些绝非杜撰,是史书记载,只是原文记不得了。到最后袁崇焕就剩一个头了,然后皇帝又令人将头巡视九关,在九个边关展览以示惩戒!老百姓吃袁崇焕,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怨恨,毕竟在那个麻木的时代,大多数人还没有觉悟到要把国家民族的利益和自己的感情取向联系在一起的地步。仅仅是因为袁崇焕那莫须有的叛国罪名,使得士大夫们把吃人和仇恨联系在了一起,并竭力为“吃人”而辩护。袁崇焕的刑场是在西四牌楼,明英宗时一代文臣于谦也是被处死在这里,悲剧就这样一幕幕地上演着。在临刑前的晚上,袁崇焕的部下辗转送到狱中一包鸦片,以图他减轻受刑的痛苦,磊落坦荡的他拒绝了,他怎么承受的这3600刀,“时百姓怨恨,争啖其肉,皮骨已尽,心肺之间叫声不绝,半日而止”。刀刀是汉民族永不愈合、永远作痛的伤口……

虽然我们现在都知道袁崇焕是大英雄。袁崇焕如果泉下有知,对于他的死,他应该怨谁呢?皇太极?多尔衮?范文程?那个太监?还是崇祯皇帝?还是普通百姓呢?我们今天已经无法揣度袁崇焕在刑场上曾想过些什么了,但我想他一定想不到,竟然是他的敌人们肯定了他的历史作用,在一百五十年后为他平了反。

四百年过去了,世人在展望历史的同时该是悲还是喜?袁崇焕当然不是汉奸。他不但不是汉奸,从某意义上说还是一位难得的好官,他抗击外敌功绩累累便是证明,崇祯皇帝抄查他家时发现他这样一位高官竟然家无余财,也是证明。

然而这一切都已然成为历史了,袁将军身系明王朝的安危,明政府上自皇帝,下至大官小官,狗命都握在他手里:他如活下去而展其才,他们就有得吃有得穿,有得威风好耍;他如死啦,他们的下场,已知道矣,皇帝在煤山伸脖子上吊,大官小官被刘宗敏捉住,拷掠金银。然而袁崇焕不但硬是被杀,而且被杀得惨。

可见,袁崇焕不会当官,他不奉承魏忠贤,不迎合崇祯,以至于朝中不少奸臣弹劾他,说他的坏话。崇祯对他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又怕。爱,是他的军事才能,在当时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可以拒清的大将;恨,是他不懂得体谅自己,经常向自己追索军饷;怕,是他的本领太大了,说不定有一天会篡位夺权。

面对着朝野内外的各种猜忌,袁崇焕是无奈的,忠心没有人理解,他根据实际情况主张议和,积蓄力量以后再进攻,却被误为像秦桧和金议和一样,所以,直到被判凌迟之刑时,同样主张议和也是一个重要的罪名。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scfj/117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