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观园 > 历史与传奇 > 沙场飞将

孙膑和庞涓的智勇角逐,一场同窗好友间的快意恩仇

历史大观园 沙场飞将 2020-05-14 16:34:38 0 孙膑 庞涓

进退博弈就是进退对策,算敌用计不仅要选择恰当的对策,还要算准对方用什么对策。把握信息,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把对手蒙在鼓里,就是高明的对策。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是说没有完全封闭的消息,所以抢先占有可靠的消息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记住,消息是博弈交锋中的筹码!

孙膑和庞涓的智勇角逐,一场同窗好友间的快意恩仇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似乎在人们眼中,强者之间的争斗必然要以鲜血和生命作为牺牲来画上句号。但问题是,为什么“二虎”一定要相争?一个最简单的解释,是“一山不容二虎”。在某个区域或者某个领域之内,绝对的霸权只能有一个,这种霸权的确立又要靠血拼来实现。那么,我们应该追问一句,为什么一定要确立一个霸权,而不是互不干涉,就像老子所说的那样“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呢?

霸权的确立要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排他性的资源占有。这种对资源,上至统治权、司法权和行政权,下至山川土地人口牲畜的垄断,并非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要靠征服和掠夺得来,所以,称霸之心一起,争端也就在所难免。只不过,有的霸权是建立在对百姓的掠夺之上,有的霸权是建立在对阻挡自己称霸的其他强者的征服之上。

强者之间的对抗是征服与被征服。那么,争霸的过程中,互相厮杀所造成的家仇与争夺资源所产生的国恨就会交织在一起,而国恨家仇盘绕在一起,催促着强者向对手讨还血债的同时还要尽情盘剥,这就是二虎相斗最为残酷的关节点。因而,争霸之心一起,便再无安宁,也再无仁德的存在。比如,孙膑智斗庞涓。掌握资源掌握对手的一切,巨细无遗,包括性格和才能。

魏惠王也学秦孝公的样,要找一个商鞅式的人才。他花了好些金钱招徕天下豪杰。当时有个魏国人叫庞涓的来求见,向他讲了些富国强兵的道理。魏惠王听了挺高兴,就拜庞涓为大将。庞涓真有点本领,他天天操练兵马,先从附近几个小国下手,一连打了几个胜仗,后来连齐国也给他打败了。打那时候起,魏惠王更加信任庞涓。庞涓自以为是了不起的能人,可是他知道,他有一个同学齐国人孙膑,本领比他强。据说孙膑是吴国大将孙武的后代,只有他知道祖传的《孙子兵法》。

孙膑与庞涓都是鬼谷子的学生,学成后鬼谷子为他们举行毕业考,毕业后即可下山发展自己的事业,考题是:鬼谷子坐在屋内由学生想尽办法,把他请出门外,谁成功就算及格。

庞涓先试试自己的功夫,他以户外美丽的风景引诱屋内的师父出来欣赏,但鬼谷子不为所动,庞涓于是表示,既然用请的请不动那就放把火把屋子烧了,师父总会离开屋子吧!鬼谷子回应说:“这招不行,在你尚未点火时,我就会出面制止了。”庞涓只好退出考场。

换孙膑上场时,他对鬼谷子表示:“这种考试对庞涓来说不太公平,因为他先试了一阵子,让我见习了许久,为了公平起见,不如换个题目,请师父在屋外,由我想办法把师父请到屋内。”鬼谷子心想,也有道理,于是表示:“好啊!我就到屋外让你请进来,还不是一样。”

鬼谷子一出去,孙膑就哈哈大笑地说:“师父,你出的题目我已经解了,你被我请出外面了。”

有智慧的人用柔的方式完成一件事,斗智比斗力的层次高了许多,在教育上则是要求学习创造思考,处事不要拘泥不变、只想到以老套来解决问题。庞涓的方式不但老套且是暴烈、激进的,请不动师父,就要用火烧的,孙膑是智慧人物,知道换个柔软方式来过关。

人到七老八十时,最硬的牙齿可能不在了,但软的如舌头依旧在,所以硬碰硬是办不好事的,以柔克刚的方式常更能奏效。

魏惠王也听到孙膑的名声,有一次跟庞涓说起孙膑。庞涓派人把孙膑请来,跟他一起在魏国共事。哪知道庞涓存心不良,背后在魏惠王面前诬陷孙膑私通齐国。魏惠王十分恼怒,把孙膑办了罪,在孙膑的脸上刺了字,还剜掉了他的两块膝盖骨。幸好齐国有一个使臣到魏国访问,偷偷地把孙膑救了出来,带回齐国。齐国大将田忌听说孙膑是个将才,把他推荐给齐威王。有一天,齐国大夫淳于髡出使魏国。孙膑设法偷偷地会见了他,向他诉说了自己在魏国的悲惨遭遇。淳于髡知道孙膑是个有才能的人,就秘密地把他藏在车中,带回齐国。从此,改变了孙膑的厄运。

孙膑回到齐国,先隐居在齐将田忌幕下。田忌发现他是个精通兵法、足智多谋的人,所以很器重他。当时齐国的国君威王很喜欢赛马,时常同贵族们赛马赌输赢,而且下的赌注很大。田忌家里也养了不少好马,但是每次比赛,总是输。齐国的大将田忌,很喜欢赛马,有一回,他和齐威王约定,要进行一场比赛。他们商量好,把各自的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赛的时候,要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马强得多,所以比赛了几次,田忌都失败了。田忌觉得很扫兴,比赛还没有结束,就垂头丧气地离开赛马场。这时,田忌抬头一看,人群中有个人,原来是自己的好朋友孙膑。孙膑招呼田忌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刚才看了赛马,威王的马比你的马快不了多少呀。”孙膑还没说完,田忌瞪他一眼:“想不到你也来挖苦我!”孙膑说:“我不是挖苦你,我是说你再同他赛一次,我有办法准能让你赢了他。”田忌疑惑地看着孙膑:“你是说另换一匹马来?”孙膑摇摇头说:“连一匹马也不需要更换。”田忌毫无信心地说:“那还不是照样得输!”孙膑胸有成竹地说:“你就按照我的安排办事吧。”齐威王屡战屡胜,正在得意扬扬地夸耀自己马匹的时候,看见田忌陪着孙膑迎面走来,便站起来讥讽地说:“怎么,莫非你还不服气?”田忌说:“当然不服气,咱们再赛一次!”说着,“哗啦”一声,把一大堆银钱倒在桌子上,作为他下的赌钱。齐威王一看,心里暗暗好笑,于是吩咐手下,把前几次赢得的银钱全部抬来,另外又加了一千两黄金,也放在桌子上。齐威王轻蔑地说:“那就开始吧!”一声锣响,比赛开始了。孙膑先以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第一局输了。齐威王站起来说:“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孙膑先生,竟然想出这样拙劣的对策。”孙膑不去理他。接着进行第二场比赛。孙膑拿上等马对齐威王的中等马,获胜了一局。齐威王有点心慌意乱了。第三局比赛,孙膑拿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又战胜了一局。这下,齐威王目瞪口呆了。比赛的结果是三局两胜,当然是田忌赢了齐威王。还是同样的马匹,由于调换一下比赛的出场顺序,就得到转败为胜的结果。三场赛完,田忌果然以二胜一负赢了齐王。当田忌把此次取胜的原因告诉齐威王后,齐威王立即召见孙膑。齐威王与孙膑谈起兵法,孙膑果然讲得头头是道,对答如流。于是齐威王便任用他做了齐国的军师。

齐威王也正在改革图强。他跟孙膑谈论兵法后,大为赏识,只恨没早点见面。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齐威王就拜田忌为大将,孙膑为军师,发兵去救赵国。孙膑坐在一辆有帐篷的车子里,帮助田忌出主意。孙膑对田忌说:“现在魏国把精锐的兵力都拿去攻赵国,国内大多是些老弱残兵,十分空虚。咱们不如去攻魏国大梁。庞涓听到了,一定要放弃邯郸,往回跑。我们在半道上等着,迎头痛击他一顿,准能把他打败。”孙膑不赞成这种硬碰硬的战法,提出了“批亢捣虚”、“疾走大梁”的策略。他说:“要解开乱成一团的丝线,不能用手硬拉硬扯;要排解别人的聚殴,自己不能直接参加进去打。派兵解围的道理也是如此,不能以硬碰硬,而应该采取‘批亢捣虚’的办法,就是撇开强点,攻击弱点,避实击虚,冲其要害,使敌人感到形势不利,出现后顾之忧,自然也就解围了。”

田忌虚心采纳了孙膑这一“批亢捣虚”的作战建议,统率齐军主力迅速向魏国国都大梁挺进。大梁是魏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此时处于危急之中,魏军不得不以少数兵力控制历尽艰难才攻克的邯郸,而由庞涓率主力急忙回救大梁。这时候,齐军已将桂陵作为预定的作战区域,迎击魏军于归途。魏军由于长期攻赵,兵力消耗很大,加以长途跋涉急行军,士卒疲惫不堪,面对占有先机之利、休整良好、士气旺盛的齐军的截击,顿时彻底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困境,终于遭受到一次严重的失败。其已经占据的邯郸等赵地,至此也就得而复失了。战国中期,魏国的实力要胜过齐国一筹,其军队也比齐军来得强大,所以荀子说过:“齐之技击不可遇魏之武卒。”然而齐军终竟在桂陵之战中重创了魏军。原因无他,就是齐国战略方针的正确和孙膑作战指挥艺术的高明。在战略上,齐国适宜地表示了救赵的意向,从而使赵国坚定了抵抗魏军的决心,拖住了魏军;及时对次要的襄陵方向实施佯攻,使魏军陷入多线作战的被动处境;正确把握住魏、赵双方精疲力竭的有利时机,果断出击。在作战指挥方面,孙膑能够正确分析敌我情势,选择适宜的作战方向,进攻敌人既是要害又呈空虚的国都大梁,迫使魏军回师救援,然后以逸待劳,乘隙打了一个漂亮的阻击战,一举而胜之,自始至终都牢牢掌握住主动权。

另外,主将田忌虚心听取意见,从善如流,也为孙膑实施高明作战指挥,夺取胜利提供了必要的前提。至于魏军的失败,也在于战略上未能掌握诸侯列国的动向,长期顿兵坚城,造成将士疲惫,后方空虚,加上作战指挥上消极被动,让对手牵着鼻子走,终于遭到挨打失败的命运。魏军虽在桂陵之战中严重失利,但是并未因此而一蹶不振,而仍具有蔚为可观的实力。到了公元前342年,它又穷兵黩武,发兵攻打比它弱小的兄弟之邦——韩国。韩国自然不是魏的对手,危急中遣使奉书向齐国求救。齐威王一如当年那样,召集大臣商议此事。邹忌依然充当反对派,不主张出兵,而田忌则主张发兵救韩。齐威王征求孙膑的意见,孙膑便侃侃谈了自己的看法:既不同意不救,也不赞成早救,而是主张“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即首先向韩表示必定出兵相救,促使韩国竭力抗魏。当韩处于危亡之际,再发兵救援,从而“尊名”、“重利”一举两得。他的这一计策为齐威王所接受。

韩国得到齐国答应救援的允诺,人心振奋,竭尽全力抵抗魏军进攻,但结果仍然是五败,只好再次向齐告急。齐威王抓住魏、韩皆疲的时机,任命田忌为主将,田婴为副将率领齐军趋大梁。孙膑在齐军中的角色,一如桂陵之战时那样:充任军师,居中调度。魏国眼见胜利在望之际,又是齐国从中作梗,其恼怒愤懑自不必多说。于是决定放过韩国,转将兵锋指向齐军。其意图不言而喻:好好教训一下齐国,省得它日后再同自己捣乱。魏惠王待攻韩的魏军撤回后,即命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将,率雄师十万之众,气势汹汹扑向齐军,企图同齐军一决胜负。

这时齐军已进入魏国境内纵深地带,魏军尾随而来,一场鏖战是无可避免了。仗该怎么打,孙膑胸有成竹,指挥若定。他针对魏兵强悍善战,素来蔑视齐军的实际情况,正确判断魏军一定会骄傲轻敌、急于求战、轻兵冒进。根据这一分析,孙膑认为战胜貌似强大的魏军完全是有把握的。其方法不是别的,就是要巧妙利用敌人的轻敌心理,示形误敌,诱其深入,尔后予以出其不意的致命打击。他的想法,受到主将田忌的完全赞同。于是在认真研究了战场地形条件之后,定下减灶诱敌、设伏聚歼的作战方针。

战争的进程完全按照齐军的预定计划展开。齐军与魏军刚一接触,就立即佯败后撤。为了诱使魏军进行追击,齐军按孙膑预先的部署,施展了“减灶”的高招。第一天挖了十万人煮饭用的灶,第二天减少为五万灶,第三天又减少为三万灶,造成在魏军追击下,齐军士卒大批逃亡的假象。庞涓虽然曾与孙膑受业于同一位老师——鬼谷子先生,可是水平却要相差孙膑一大截。接连三天追下来以后,他见齐军退却避战而又天天减灶,便不禁得意忘形起来,武断地认定齐军斗志涣散,士卒逃亡过半。于是丢下步兵和辎重,只带着一部分轻装精锐骑兵,昼夜兼程追赶齐军。

孙膑根据魏军的行动,判断魏军将于日落后进至马陵。马陵一带道路狭窄,树木茂盛,地势险阻,实在是打伏击战的绝好处所。于是孙膑就利用这一有利地形,选择齐军中一万名善射的弓箭手埋伏于道路两侧,规定到夜里以火光为号,一齐放箭,并让人把路旁一棵大树的皮剥掉,在上面书写“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字样。庞涓的骑兵,果真于孙膑预计的时间进入齐军预先设伏区域。庞涓见剥皮的树干上写着字,但看不清楚,就叫人点起火把照明。字还没有读完,齐军便万弩齐发,给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魏军顿时惊恐失措,大败溃乱。庞涓智穷力竭,眼见败局已定,遂愤愧自杀。齐军乘胜追击,又连续大破魏军,前后歼敌十万余人,并俘虏了魏军主帅太子申。马陵之战以魏军惨败而告终结。

马陵之战是我国历史上一场典型的示假隐真、欺敌误敌、设伏聚歼的成功战例。齐军取得作战胜利,除了把握救韩时机得当,将帅之间密切合作,正确预测战场和作战时间以外,善于示形、巧设埋伏乃是关键性的因素。所谓的“减灶”就是这场战争中“示形”的主要方式。它实际上就是孙武“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以及“以利动之,以卒待之”等诡道原则的实战体现。齐国在桂陵之战,尤其是随后的马陵之战中的大获全胜,从根本上削弱了魏国的军事实力。从此,魏国一步步走下坡路,失去了中原的霸权。而齐国则挟战胜之威,力量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强大国家。打这以后,孙膑的名气传遍了各诸侯国,他写的《孙膑兵法》一直流传到现在。

如果说庞涓是因为嫉贤妒能加害孙膑而导致最后的兵败身亡的话,倒不如说是孙膑充分抓住和利用了机遇实现了抱负获得成功。

同为谋士,同事一君,就当时群雄逐鹿,皆欲称霸天下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庞涓之为是有其原因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他之行为有悖于传统道德观念罢了。因为古人曾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也有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说”。当然,这种不健康的人生观,我们并不提倡。

反观之,孙膑虽然“两足皆断”,且当时被庞涓监视、软禁,但他并没有放弃对成功的追求,没有至此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废人,他蛰伏于地,等待绝地反击的机会,历史证明,正是他的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和善于把握机会的能力帮助他获得了最终的成功,并根据长年的征战经验写就了闻名于世的《孙膑兵法》。

倘若当年庞涓不害孙膑会有以后的灭顶之灾吗?这样的问题其实是用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小人嫉贤妒能之心是不可改变的,必欲坏之而后快。而君子之厌恶小人之心更深,必欲灭尽天下龌龊之人而后快。君子、小人实在是水火不相容,若相容则君子不为君子,小人还是小人,道消魔长。

正有许多小人以攻击正人君子为乐,其多少鬼魅伎俩,简单而有效,正人君子无不中招倒地。有人会问,为什么正人君子不坚决反击呢?岂不闻有“投鼠忌器”之说,君子自爱其器,故退避三舍的多,反击的少,遂使小人之道行于天下。有以君子之身而坚决反击的,他日,小人到处宣扬,某人攻击我了,真是无耻至极,无法叙述。

皎皎者易污,君子处世,也不适宜太过高洁其行。所以人们对于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十分赞赏,然而世上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呢?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www.historyhots.com/lscq/scfj/117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