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家文化 > 历史图解

“天可汗”的疆土:隋唐五代十国时期的疆域与政区

历史大观园 历史图解 2020-07-14 17:43:17 0


1.隋的政区改革与域外拓展/h3>

公元577年,北周灭掉北齐,将北方统一。此后不久,北周的大权即为杨坚所篡夺。581年,杨坚逼周静帝让位,自己当上了皇帝,建立隋王朝,改元开皇,杨坚就是历史上的隋文帝。到589年,隋又将偏踞江南一隅的陈灭掉,终于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近三百年的分裂动荡局面,使天下重归一统。

(1)“罢天下诸郡”

就在隋统一全国前夕的583年,隋文帝完成了一项重大的地方行政制度改革。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在南北朝后期,州郡的滥置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特别是州的大量增设,已使得郡一级的区划名存实亡。面对这种情况,北齐文宣帝在位时,曾有过一次大的整顿,省并了三十三州、一百五十三郡、一百八十九县、三镇、二十六戍,几乎是当时所有郡县的一半数目。但是这种简单省并州郡的办法,并不能抑制日益恶化的政区混乱状态。对地方行政制度的彻底改革,已势在必行。隋朝取代北周之后,大臣杨尚希向文帝上表,他讲道:现在的郡县比过去多了很多倍,有的地方不到百里方圆,居然设立了好几个县,有的地方户数还不及一千,竟然要由两个郡来管理。针对这种非常不正常的现象,他建议要对行政区划进行一番改革,“存要去闲,并小为大”。隋文帝对杨尚希的意见十分重视,但他经过认真考虑之后,并没有采取将州郡省并的简单办法,而是把州郡县三级中的中间一级郡去掉,即“罢天下诸郡”,以州直接领县,简化了政区的层级,使行政区划又重新回到了二级制。隋灭陈后,又将这一举措推行到了全国。实行郡县二级制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使中央的政令容易通达到地方,从而加强中央集权,避免出现地方割据。

隋文帝的这项改革,虽然是成功之举,但是仍然不能彻底解决州县数目过多的问题。经过魏晋南北朝,州、县的数目已变得非常多,州、县的区划也已经变得不能再小了。隋朝初年,仅州的总数就有三百多个。如此庞大的规模,让中央政府来直接管辖,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因此,调整州、县的数目与范围,就成了隋朝中央政权的又一项重要任务。

这项任务最终是由隋文帝之子炀帝来完成的。大业三年(607年),炀帝下令省并州县,随后又把州改称为郡,回到与秦汉相似的状况。经过这次调整,到了大业五年,全国变为了一百九十个郡、一千二百五十五个县,县以上的机构与南北朝时期相比,大大精简了。

隋代郡设太守,并且设置赞务(后改为丞)辅佐太守。之后又在太守之下、赞务之上,增加设立了通守一职,用来牵制太守。各郡在每年年底,都要由太守或上佐进京述职,这在当时称为朝集使。另外,又别置领兵的都尉、副都尉,不属郡管辖,在地方上形成了军民分治的体制。

此外,隋炀帝还很仰慕汉代的制度,因此他又仿照汉武帝当时的做法,在郡之上设立司隶、刺史,分部巡察各地的情况。

(2)域外拓展

东晋以来,由于南北长期处于分裂之中,战争便大多发生在长江与淮河之间。南朝虽然信誓旦旦地声称要早日收复中原故土,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实现。故土尚且不能光复,向域外的拓展就更谈不上了。北朝到了北魏分裂之后,成为东西对峙,也同样出现了南朝那种无暇外顾的情形。这一局面,在隋炀帝时终于被打破了。

炀帝是一个好大喜功的皇帝,当时虽然天下已经一统,但他并不满足于现状,一心想要开拓疆土,扩大帝国的领域。

先来看一下南方。在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派大将军刘方率兵平定了南方的林邑国,林邑王梵志弃城而逃到海上。林邑国在今越南中南部,本是汉朝最南端日南郡象林县的领地。192年,当地人区逵建林邑国,脱离了汉朝。此后林邑国又不断向北扩张,到南朝后期,已将日南郡境全部占据。刘方平定林邑国后,隋在其地设置了荡、农、冲三州。不久,又改为比景、海阴、林邑三郡。在这三郡之中,比景、林邑设在故日南郡地,海阴郡的位置则更南,大致到达了今越南的南圻一带。几个月之后,刘方班师回朝,林邑王梵志恢复了他自己原来的领地,并派遣使节向隋朝谢罪。从此,林邑国朝贡不断。

除此之外,隋炀帝还将海南岛重新收入了中原王朝的版图。在前文曾经提到过,海南岛首次为中原王朝所据是在西汉武帝时,当时,汉武帝曾在岛上设置了珠崖、儋耳二郡。昭帝、元帝时,由于当地人民的反抗,这两个郡只得被先后放弃。三国时的孙吴与南朝的萧梁虽然也曾分别设立过珠崖郡和梁州,但都不是在海南岛上。隋炀帝时,海南岛之所以能够重归中原王朝,与当地俚族首领冼氏的活动密切相关。

冼氏世代为南越的首领,“跨据山洞部落十余万家”,“海南儋耳归附者千余洞”,在当地声望非常高。南朝梁大同初年,高凉(今广东阳江西)太守冯宝娶冼氏女为妻,此人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冼夫人。隋朝初年,冼夫人迎隋将入广州,隋文帝册封她为谯国夫人,统辖六州兵马。海南岛就在这六个州中。谯国夫人去世后,隋炀帝便把冼氏所控制的地方收归中央政府。大业六年(610年),隋朝在海南岛上设置了珠崖、儋耳、临振三郡。于是,海南岛自西汉元帝放弃珠崖郡之后,历经七百五十年的时间,重新又成为了中原王朝的疆土。

再看北部。当时,隋朝主要是与突厥人在争斗。突厥原是匈奴的别支,552年灭掉柔然,建立了突厥汗国。北周末年,沙钵略当上了突厥的可汗,并与北周大贵族宇文招的女儿千金公主结为夫妻。隋文帝夺取了北周政权以后,千金公主极为不满,她劝说沙钵略出兵中原,为北周报仇。开皇三年(583年),突厥四十万军队,大举入侵隋朝的西北边境,掠夺了大量的人口与牲畜。隋炀帝得知这一消息后,派杨弘、高颎和虞庆则等人率领军队,分路出塞进行反击,在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大败沙钵略。之后,突厥内部发生争斗,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东突厥位于阿尔泰山以东的蒙古高原,西突厥居住在阿尔泰山以西到雷翥海(今里海,一说咸海),包括了今天的准噶尔盆地、伊犁河流域和楚河流域。

隋朝对突厥实行离间的政策,把宗女安义公主嫁给了东突厥的突利可汗,反将前来求婚的突利可汗的哥哥都兰可汗拒绝掉,这就加深了他们兄弟二人之间的矛盾,争斗也就变得不可避免。开皇十九年(599年),突利可汗被都兰可汗打败后,只得转而投降隋朝,被封为启民可汗。没过多久,都兰可汗被他的部下杀死,启民可汗便占据了都兰可汗的故地,这样东突厥便全部归服了隋朝。

其时,西突厥的达头可汗一心想要统一东突厥,结果反被隋军打败。大业七年(611年)西突厥的处罗可汗被他的叔叔谢匮击败后,率领部众投降了隋朝。

隋朝降服了东、西突厥之后,乘势占据了河套一带,设置了五原、榆林等郡来进行管理。

下面,让我们把目光从北疆再转向西部边陲。隋朝的西部边境与吐谷浑为邻。吐谷浑本来是鲜卑徙河涉归的儿子,西晋末年,率部西迁,占据了今天青海和新疆东部。后来他们征服了羌人,建立了吐谷浑国。

隋文帝初年,吐谷浑曾进扰边境。后来吐谷浑又控制了西域的鄯善等地,使隋朝通向西域的道路受到严重阻碍。大业五年(609年),炀帝派杨雄、宇文述率兵击败吐谷浑,“自西平临羌城(今青海湟源境)以西,且末以东,祁连山以南,雪山(今甘肃岷山)以北,东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皆为隋有”。隋朝于是在吐谷浑的故地设立了西海(治今青海湖西伏俟城)、河源(治今青海兴海东南)、鄯善(治今新疆若羌)、且末(今新疆且末南)四郡。大业六年,又在脱离突厥控制并已内附的伊吾吐屯设之地建立了伊吾郡(治今新疆哈密)。

上述五郡之地,包括了今天的新疆东部与青海大部地区,中原王朝在如此遥远的地区设立郡县,这还是第一次。

隋朝虽然对政区进行了调整,完善了行政区划的体系,又加上开拓疆域,经过文帝与炀帝两代的发展,国家也呈现出了富庶强盛的景象,但是历史常常演出惊人相似的一幕,隋朝又重蹈了秦代二世而亡的覆辙。

隋朝速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炀帝好大喜功、残暴无道、滥用民力,无疑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大业七年(611年),在今天的山东邹平境内,王薄率先起义。几年之间,大大小小的起义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地兴起,形成了全国规模的起义高潮。隋王朝的统治终于在这场起义大潮中土崩瓦解了。大业十四年,炀帝被禁军将领宇文化及杀死。隋朝存在了三十八年后,宣告灭亡。

“天可汗”的疆土:隋唐五代十国时期的疆域与政区

隋朝疆域图

就在隋炀帝死的这一年,本为隋朝太原留守的唐国公李渊在长安(今陕西西安)称帝,建立了唐朝。

2.贞观十道与开元十五道

唐太宗继位后,在贞观年间先后对西北地区用兵,打败了东突厥、高昌、薛延陀等少数部族国家,使唐朝的西北疆域扩至阴山以北、今天的新疆等地,并在这些地方设置行政机构进行管辖。由于唐太宗对这些归附的少数部族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政策,因此被当地的部族首领尊称为“天可汗”。高宗时又先后破西突厥、降百济、定天山、灭高丽,使唐朝版图臻于极盛(参见《唐前期盛时疆域形势示意图》)。

唐朝开国以后,又把天下之郡改为州,恢复了隋朝初期的州县制。后来在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又改州为郡,到肃宗乾元元年(758年),再一次将郡改回了州。不过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了统治者面前,那就是州的数目在唐朝兼并各割据势力、重新平定天下之后,又出现了大幅的增长。这是因为在隋唐之际,群雄并起,那些率兵占据一方的地方豪杰,只要归降唐朝,唐朝就会在他所盘踞的地方设置州县,并给他一个州刺史的头衔。这样,在不长的时间里,州的数目便自然又膨胀起来。特别是在今天南方的广西、湖南和四川一带的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当地表示愿意听命唐朝的首领很多,出现了许多新的州刺史,因此州的分布也就变得尤为密集。唐朝的第二任皇帝太宗李世民,为了改变这种设州过多的局面,在他继位伊始便着手开始对一些州进行省并,但是调整的情况似乎并不理想。到了贞观十三年(639年),唐朝中央政府直接控制的州还是有三百五十八个之多,这个数目已经大约是汉郡数目的两三倍了。

“天可汗”的疆土:隋唐五代十国时期的疆域与政区

唐前期盛时疆域形势示意图

其时,由于唐朝的疆域比汉朝要大,对地方的统治也比汉时要深入得多,汉唐虽然同样实行的是两级制,但这时唐朝的州数目已不能像汉朝时的郡一样,降回到一百多个了。然而要让中央政府统管这三百多个州,着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生动地说明了这一问题:唐太宗为了做到对每个州刺史心中有数,按他们的政绩好坏,决定奖励或者惩罚,他便想出了一个办法,让手下人把当时三百多个州刺史的大名,一一写在他每日办公大厅内的屏风上,以便在他批阅奏章的空闲,对这些州刺史们有所熟悉。这虽然反映了唐太宗是一个勤勉的皇帝,但从中毕竟透露出对地方大员管理不便的无奈。当时就有大臣从设置官吏的角度提醒当权者,在汉代要想挑选出一百多个好的郡太守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办到的事情了,更何况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要选择三百多个州刺史。这种情况,已使得中央政府不得不考虑在州县二级制的政区之上再设立一级监察区,对各地州刺史的所作所为进行监察,随时将地方官员的情况上报中央。设置监察区的办法,虽说不失为一项行之有效的措施,但是唐朝初年的皇帝已从前代的经验教训中十分清楚地知道,监察区一旦设立,就会存在变成一级正式行政区划的危险,到时再想撤销,谈何容易,于是需要找到一种变通的方法。唐太宗贞观年间设立的巡察使,就是在这方面的一个尝试。

贞观元年(627年),唐太宗下达命令,将全国分成关内(大致相当于今陕西中、北部,甘肃陇东以及内蒙古河套等地)、河南(大致相当于今河南、山东二省黄河以南,江苏、安徽二省淮河以北的地区)、河东(大致相当于今山西全省与河北西北部内外长城之间的地区)、河北(大致相当于今河北长城以南,河南及山东二省黄河以北的大部分地区)、山南(大致相当于今四川东部,陕西、甘肃南部,河南西南部,湖北西部的地区)、陇右(大致相当于今甘肃陇山、六盘山以西,青海省青海湖以东及新疆东部的地区)、淮南(大致相当于今安徽、江苏二省淮水以南、长江以北的地区)、江南(大致相当于今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四省,江苏、安徽的长江以南,湖北、四川江南的一部分及贵州东北部的地区)、剑南(大致相当于今四川中部和云南北端)、岭南(大致相当于今广东、广西二省和越南东北部的地区)等十道,派遣巡察使到各道去负责监察地方的官员。不过,当时巡察使的派出,还是一种临时性质,并不是常制,而十道的划分也更多地体现的是一种地理区划,还不是真正的监察区。

睿宗景云二年(711年),又把巡察使改为按察使,并由原来的临时派遣改为常设官员。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唐玄宗认为贞观十道在划分上还存在着许多不够合理的地方,因此,他又作了一些调整,把地域广阔、经济文化都比较发达的江南道分为江南东道(今浙江、福建二省及江苏长江以南地区)、江南西道(今江西、湖南二省,安徽南部,湖北东部长江以南地区)、黔中道(今贵州全部及其与四川、湖南、广西接壤之地,湖北西南端)。又将山南道分成山南东道与山南西道,以重庆市与陕西省东境作为分界线。另外,分关内道长安附近诸州增设京畿道,分河南道洛阳附近诸州增置都畿道。这样,原来的十道就变成了十五道(参见《唐十五道图》)。每道设置采访处置使(简称采访使),让他们像西汉的州刺史一样,负责检查道内州刺史的非法行为,不仅如此,还让这些采访使们兼任各道重要之州的刺史。于是,道便成为了正式的监察区。

监察区的设立,一方面显示了唐玄宗在开元盛世的繁荣下对形势的高度乐观与自信,以致他无需再像太宗那样,谨小慎微地去考虑监察区可能会导致对中央集权统治不利的变化前景。另一方面,这也是出于对当时监察工作的需要。没有监察区,不仅会给监察工作带来很多不便,而且还使得那些监察官员们疲于在京城与监察地之间往来奔走,不能发挥最佳的监察效果。但是,监察区一经确立,监察官员变为常职,也就很难避免变为行政区与行政官员了。从天宝九载(750年)唐玄宗所颁布的敕令中强调采访使只需要负责察访善恶,而对于郡内的事务则请郡守处理、不要干预的情况来看,其时监察官员干政、成为地方行政官员的苗头已经不小了。

“天可汗”的疆土:隋唐五代十国时期的疆域与政区

唐十五道示意图

3.三种类型的府制

唐朝除了在全国范围内划分为道之外,还确立了府制。这是地方行政区划的一种新创举,对后世府制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按照府的形势与地位,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下面就让我们来分别看一下它们的各自情况。

第一种,京、都及行在所设置的府。从唐玄宗开元元年(713年)起,凡是京、都所在的地方,为了提高它们的地位,与普通的州相区别,而称其为府。最早只有京师长安所在的雍州叫京兆府,东都洛阳所在的洛州称河南府。后来,又把北都太原所在的并州称为太原府,西都凤翔所在的岐州称为凤翔府,南京江陵所在的荆州称为江陵府。还将皇帝到过的地方也升为府,如蒲州升为河中府、华州升为兴德府、陕州升为兴唐府、益州升为成都府、梁州升为兴元府。这样,到了唐代末年,一共出现了十个府。

府的长官称为“牧”,由唐朝的亲王挂名遥领,实际上主持府政的是“尹”。府尹之下的官员有少尹、司录参军事及六曹参军事,这些官员职掌的事务与其他诸州相同,只是规格略微高一些罢了。

第二种,都督府。唐朝时主要设置在国内重要的地区。都督一职起源于东汉,到曹魏时已成为常设之职,并具有了都督区的雏形。东晋以后,都督兼任州刺史,兼管军民,都督区也趋于稳定。到了北周时,都督又改称为总管,唐代初年沿袭了这一旧制。

唐高祖武德七年(624年),又改总管为都督,下辖数州,负责管理军民两政。都督办理公务所在的州,称为都督府,而将属下的其他州称为支郡。在武德中期还规定,凡是辖有十州以上的都督府,则称为大都督府。到了太宗贞观二年(628年),又将大字去掉,只留下朔方一州仍称大总管府。据史书记载,贞观十三年(639年),除了靠近京城附近的九州,全国的所有州县分属四十一个都督府。

到了景云二年(711年),武则天又省并诸都督府,把全国境内的所有州县,置于二十四个都督府的统辖范围之内。都督除兼任一州的刺史外,还是所督各州的军事长官,而且还把本应属于按察使职权范围内的监察刺史以下官员的工作交给了都督。由于当时有很多人对这一做法持反对意见,认为这样一来会使得地方分权过重,不利于中央集权的统治。因此没过多久,二十四都督府之制就被废止了。

开元十七年(729年),唐玄宗又按权力的大小把都督分为上、中、下三等,此时共有都督府四十个。后来随着节度使的出现,都督的权力便被节度使替代,都督的名称也就逐渐消失了。

第三种,都护府。唐时设置于沿边要地,目的是为了加强对那里的少数民族的统治。唐朝前期,国力强大,先后灭掉了东突厥、薛延陀、西突厥和高丽,使边疆少数民族纷纷内附。为了有效地管理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唐朝统治者效仿汉朝设置西域都护府的先例,从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平定高昌设置安西都护府之后,到武则天当政时期,先后设立了安东、东夷、安北、单于、安西、昆陵、濛池、北庭、安南等都护府。后来,随着情况的变化,一些都护府被撤销了,到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只剩下安东、安北、单于、安西、北庭、安南等六个都护府了。下面,我们就来对这六个都护府的具体情况作一下介绍。

安东都护府:这是唐朝在东北边境设置的都护府。朝鲜半岛在公元4世纪,也就是我国东晋时期,已形成了高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局面,其中高丽位于半岛的北部,新罗占据了东南,而百济则位于西南一隅。到了唐朝初年,情况依然是这样。当时,高丽、百济经常联合起来,进攻新罗。新罗便转向唐朝求救。贞观十八年(644年),太宗派兵前去攻打高丽。到了第二年,唐军虽然连下高丽好几座城池,但是在安巿(今辽宁海城南营城子)遇到了高丽军队的顽强抵抗。加上唐军又碰上了天寒粮少的难题,于是只得班师返回。

高宗时,继续对朝鲜用兵。他采取了迂回的战略方针,先令苏定方等人率兵,从成山(今山东半岛东端)渡海,攻灭百济。唐朝在其地设置了五个都督府,让百济人来担任都督、刺史、县令等官职。等到在百济站稳了脚跟,唐朝便对高丽形成了南北两面夹击的态势。

乾封元年(666年),高丽国内为争夺王位发生内乱,高宗便趁机派李勣等率军进攻高丽。总章元年(668年),唐军攻下高丽都城平壤,高丽投降。唐朝将其地分为九个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个县,让高丽人担任都督、刺史和县令,与汉官共同进行管理。然后,又在平壤设立了安东都护府,对这些都督府、州、县进行统辖。当时,安东都护府的辖境非常广阔,大约相当于今辽宁辽河以东、吉林松花江和头道江西南,以及朝鲜北部与西部地区。但不到十年,在高宗上元三年(676年),由于当地民族的反抗,安东都护府便内迁到辽东故城(今辽宁辽阳市)。第二年,又移到新城(今辽宁抚顺北)。后来又迁到了平州(今河北卢龙)。

开元年间,唐朝又在靺鞨族地区设置了渤海都督府与黑水都督府,在室韦族地区设立了室韦都督府,都归安东都护府统辖。又由于高丽故地的南部被新罗占据,于是安东都护府的辖境调整为北起今黑龙江流域和鄂霍次克海,南抵渤海与西朝鲜湾,东到大海和朝鲜北部,西部与契丹接壤。天宝元年(742年),渤海、黑水、室韦三都督府改属平卢节度使,安东都护府的辖区又限于高丽故地,而且这时的都护一职,也改由平卢节度使兼任了。肃宗上元二年(761年),营州(今辽宁朝阳市)被契丹攻陷,平卢节度使被迫南迁,安东都护府便随之被废除了。

安北、单于都护府:这是唐朝在北部边境设置的都护府。唐初,东突厥连年侵犯唐朝北部边境,并曾一度打到唐都长安附近,以致唐高祖想迁离长安。太宗继位后,积极准备反攻。其时,正好赶上突厥连年大雪成灾,诸部内乱,国力转衰。贞观三年(629年),太宗令李靖等人统兵十万,分道进攻突厥。在唐朝的军事压力下,突厥突利可汗等率领所统的部落首先投降了唐朝。第二年,唐军又将突厥颉利可汗擒获,打垮了突厥。从此,从阴山到大漠,都被唐政府统一了。

东突厥失败以后,他们有的投奔了薛延陀,有的逃到了西域,还有十多万人归附了唐朝。唐朝于是在突利可汗所统故地分设了四个都督府,在颉利可汗故地设置了两个都督府进行统辖。

贞观中,突厥别部车鼻接着兴起。高宗永徽元年(650年),高侃率领唐朝军队生擒突厥车鼻可汗。唐政府把归降的突厥众人安置在郁督军山(今蒙古杭爱山),设立狼山都督府来统管。然后,又设置了瀚海都护府,统领包括狼山在内的三个都督府和十四个州,管理突厥部众。而在此之前的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唐朝业已设立了燕然都护府,统辖因回纥等北部十一个少数民族归附而设置的六个都督府和七个州,治所在西受降城(今内蒙古锦杭旗东北,乌加河北岸)东北四十里的故单于台。到了永徽元年,燕然都护府变成统辖七都督府和八个州。

高宗龙朔三年(663年),唐政府把燕然都护府迁到了漠北回纥牙帐(今蒙古哈尔和林西北,鄂尔混河西岸),并改名为瀚海都护府,而将原来的瀚海都护府迁到云中古城(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土城子),改称为云中都护府。这两个都护府以大漠为界线,漠南属云中都护府,漠北则隶瀚海都护府。这样,在今天内蒙古河套、阴山一带,是云中都护府的管辖区域。而从今天的贝加尔湖北部和叶尼塞河上游南抵戈壁大沙漠的俄罗斯南西伯利亚和蒙古国的广大地区,都成为了瀚海都护府的统辖范围。麟德元年(664年),云中都护府改名为单于都护府。高宗总章二年(669年),瀚海都护府又更名为安北都护府。

垂拱元年(685年)以后,同罗、仆固等部族叛唐,突厥又占据了漠北,安北都护府便从漠北迁到了漠南,先是移到了居延海西的同城(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绿园附近),不久又迁到了西安城(今甘肃民乐县西北)。到了圣历元年(698年),为了对付突厥的入侵,武则天下令将单于都护府并入安北都护府,治云中故城。中宗景龙二年(708年),安北都护府又移到了西受降城。玄宗开元八年(720年),唐政府又在云中故城复置单于大都护府。而后来安北都护府又有数次迁移,到天宝十四载(755年),迁到了天安军(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北,乌加河东岸)。此后,又一度更名为镇北都护府。德宗兴元元年(784年),安北都护府废。武宗会昌五年(845年),单于都护府改称安北都护府,五代时废。

安西、北庭都护府:唐朝在西域地区设置的都护府。唐太宗在统一了大漠南北之后,便开始着手进行统一西域的事业。当时,阻碍唐朝控制西域的势力,主要是西突厥与汉族麹氏建立的高昌国(今新疆吐鲁番东)。

贞观十三年(639年),太宗命令交河行军大总管、吏部尚书侯君集等人率军征讨高昌国。第二年,侯君集将高昌平定。太宗在高昌故地设立了西州(治高昌),并建安西都护府,留下一部分唐军来镇守。同年,西突厥叶护可汗屯兵浮图城,因惧怕唐军,也归降了唐朝,太宗又以其地设置了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北)。贞观二十二年,唐军平龟兹,于是将安西都护府移到龟兹的都城(今新疆库车),统领所设置的龟兹、疏勒、于阗、碎叶(今吉尔吉斯坦托克马克附近)四镇。后安西都护郭孝恪被杀,龟兹等四镇失守,安西都护府又迁回了西州。

高宗显庆二年(657年),瑶池都督、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叛唐,据有西域,被唐将苏定方平定。于是分西突厥东部地设立了昆陵都护府(辖境相当于今巴尔喀什湖以东到新疆准噶尔盆地和伊犁河流域一带),分西突厥西部地设置了濛池都护府(辖境相当于今俄罗斯楚河以西抵咸海的广大区域),又在西突厥所控制的诸国和部落地设置都督府、州,全都隶属于安西都护府。显庆三年,安西都护府又迁到了龟兹城,并重新设置了四镇,但是将四镇中的碎叶换成了焉耆。高宗龙朔元年(661年),唐朝又将于阗以西、波斯以东十六国招抚,设置都督、州、县等,也都隶属安西都护府。这样,安西都护府的辖境为东起今阿尔泰山,西抵西海(今咸海,一说里海),包括了葱岭东西和阿姆河两岸诸城国。

高宗咸亨元年(670年),吐蕃攻陷安西四镇。随后,安西都护府被迫又迁到了西州城。九年之后,又移到碎叶。武周长寿元年(692年),王孝杰率领唐军大败吐蕃,再次将龟兹、疏勒、于阗、碎叶四镇恢复,安西都护府又移治龟兹。此后一直到天宝末年,天山以南的龟兹、于阗、疏勒都在唐朝的控制之下。而碎叶则由于天山以北地区局势的变化、突骑施的强盛、后突厥的西征而数次易手。到了玄宗开元七年(719年),碎叶最终成为了突骑施的牙帐驻地,安西四镇又变成了龟兹、疏勒、于阗、焉耆。

武周长安二年(702年),分安西都护府而设置了北庭都护府,治所设在庭州,统领突厥十部、突骑施、葛逻禄等部,辖境东至今阿尔泰山,西到咸海,北抵巴尔喀什湖和额尔齐斯河上游,南到天山。这样安西都护府的辖境仅有天山以南、波斯以东诸城国。

天宝中,葱岭以西被大食占有,安西都护府的辖境又退到葱岭以东、天山以南的四镇地区。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安西都护府又改称为镇西都护府。到了代宗大历二年(767年),又改回安西都护府的旧称。后吐蕃占据河西、陇右,转而进攻安西、北庭都护府。德宗贞元六年(790年),北庭都护府所在的庭州先被吐蕃攻破。不久,安西都护府也被吐蕃攻占。这样两个都护府便先后不存在了。

安南都护府:唐朝在南部边境设置的都护府。隋朝末年,萧铣率众起兵称王,把东起九江、西抵三峡、南到交趾、北到汉川的广阔地区都纳入了他的势力范围。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李靖等人率兵攻破江陵,萧铣投降,交州刺史邱和也归附了唐朝。第二年,宁越、郁林、日南等郡也纷纷归降。这样,唐朝便将隋代的交趾之地完全占据了。于是,唐高祖便在当地设置交州总管府,不久又改为都督府。调露元年(679年),高宗改交州都督府为安南都护府,由交州刺史充当都护一职,治所设在今天越南河内的宋平,辖境大约北面包括今天云南红河、文山两个自治州,东有今广西那坡、靖西、龙州、宁明、东兴等县边境,南到今越南河静、广平省界,西南在今老挝北汕一带。

肃宗至德二年(757年),安南都护府改名为镇南都护府。代宗永泰二年(766年),又改为安南。宣宗大中后,安南都护府的北境逐渐被南诏占据,到唐朝末年,大约以今云南与越南的边界为界。懿宗咸通元年十二月(861年),安南都护府的治所被南诏攻占,两年后虽然恢复,但在咸通四年再次被南诏攻陷,安南都护府只好与交州寄治在海门镇(今越南海防西北)。三年之后,安南都护府旧治又得以恢复。唐政府设置了静海军节度使,以节度使兼领都护之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唐朝灭亡。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上面所提到的这六个都护府,名称虽都以都护府相称,但实际上其性质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其中安北、单于、北庭和安南都护府的下面都统领州县,与内地统领的州县没有什么区别,而安东与安西都护府,则采取军事监护的形式,对所辖区域内的少数民族仍然以其故有的习俗来治理。

4.赤畿望紧上中下

有明确记载的行政区划的分等,是从汉朝开始的。当时以户口的多少作为标准,对政区进行了比较粗略的大小分等,并把首都所在及其附近的郡,用特别的名称与其他的汉郡(国)加以区别,如西汉都城长安所在的郡称为京兆尹,旁边的两个郡则分别叫做左冯翊和右扶风,这三地合起来叫做“三辅”。东汉都城洛阳(今河南洛阳)所在的郡级机构则称为河南尹。到了魏晋南北朝时,都城所在的郡也都叫做尹,地位在其他郡之上。然而对于这一时期的一般州、郡的分等标准,我们很难在现存的历史记载中找到确切的答案。

隋朝的郡虽然分为上、中、下三等,但分等的具体依据,我们依然不得而知。县以上政区分等的具体情况,到了唐朝时才变得清晰起来。唐朝时,不仅依照人口的数量对政区进行上、中、下的分等,同时又把地理位置作为分等的一个依据。唐朝在上州之上又设了辅、雄、望、紧四等,有所谓四辅(京兆府附近的同、华、岐、蒲四个州),六雄(靠近河南府的郑、陕、汴、绛、怀、魏六个州),十望(六雄外围的宋、亳、滑、许、汝、晋、洺、虢、卫、相十个州),十紧(地处交通要道的邠、陇、泾、秦、唐、邓、隰、慈、汾、延十个州)。不过,由于辅、雄、望、紧各个等级的州只是基于其地理位置而进行了划分,这些州的人口数量并不一定很多,在经济上也不一定具有很强的实力,因此,唐朝又专门规定了这些州与按人口数量所作划分的上、中、下三等州之间的关系,即不论人口多少,辅、雄、望诸州与畿内诸州都相当于上州。另外,唐代的府,是在辅、雄、望、紧、上、中、下之上的特别的一等,因为我们在前面已对此有所论述,所以在这里就不多谈了。

唐代的县,同样也规定了分等的标准,以县的地位、户口和所处的地理条件为依据,把首都、陪都等京都所在的县定为赤县,首都与陪都所在的京兆尹、河南府和太原府除去京都诸县的属县,称为畿县。赤、畿两等县之外的所有县,又分为望、紧、上、中、下五等。其实在划分上,赤、畿、望、紧与上、中、下诸县之间,是用了两种分等体系的,前面一种强调的是政治地位,而后面一种则依据的是户口的多少,即经济实力,这种情况与上面我们提到的唐代州的分等情况是相似的。因此,唐朝政府同样作了规定:凡属于赤、畿、望、紧诸县的,无论户口多少,一律视为上县。

到了唐朝后期,赤县的数目有所增加,而且还出现了次赤、次畿的等第。唐玄宗为避安史之乱,曾逃往成都。他的儿子肃宗继位后,就把成都定为南京,成都县的地位于是得以提升,成为了次赤,成都府的其他属县也都成为了次畿。

5.得得失失羁縻州

羁縻府州是唐朝为安置边境地区内附的少数民族部落而设立的一种特殊行政区划,主要分布在南方、西南、西北和北方少数民族地区。“羁縻”中的“羁”,是指用军事手段与政治压力来加以控制,而“縻”则是指用经济和物质的利益来给予安慰。

这些羁縻府州的统辖范围就是原来少数民族部落的领域,羁縻府州的都督、刺史等也都由原部落的首领来担任,这些人包括国王、可汗、叶护、俟斤等各种名称的君长。他们依然保留原来的称号,他们所掌握的权力也丝毫没有减少,至于他们头上的“都督”、“刺史”等官衔,不过只是唐朝所授予他们的一个挂名的称号罢了。另外,大多数羁縻府州也不需要向唐朝中央政府交纳贡赋,这就是说,羁縻府州只是在理论上属于唐王朝的版图。

其实,早在隋朝,对西南的少数民族就采用沿西南边地设置诸道总管进行遥管的办法。到了唐朝初年,高祖李渊即下达诏书,确定了对周边少数民族的羁縻政策。这一策略的中心便是不用武力或行政手段把汉民族的制度强加给少数民族,而是让他们保留原有的生存方式。于是在高祖武德年间,便在幽(治今北京市)、营(治今辽宁朝阳)二州辖区之内的奚、契丹、靺鞨等部落中分别设立了都督府与州。另外,还在今天四川、云南及贵州境内设置了三四十个同类性质的州、县,从属于当地的一些都督府。不过在当时,还没有把这些州、县列为单独的一类区划,与普通的州、县区别开来。

唐朝正式设置羁縻府州的记载是在太宗贞观四年(630年)。这一年,唐朝在西起汉朝的定襄、云中故城,东到云州恒安镇一线与东突厥展开了激战,结果东突厥的军队被李靖所率领的唐朝大军击败,包括东突厥颉利可汗在内的五万突厥人被俘,东突厥汗国灭亡。

唐朝在灭掉东突厥以后,如何安置这批俘获的突厥人,实在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于是唐朝政府采取了就近安置突厥人的方法,在东起幽州、西到灵州的广大地区,分别设置了顺、祐、化、长四州都督府。同时又把原颉利可汗所属之地分为了六个州,东置云中都督府,西设定襄都督府,用来统领突厥的部众。

唐太宗不仅在地域上作了上述安排,而且他还听从温彦博的建议,让这些突厥人保留自己的习俗,依旧按照他们原有的方式进行生活。另外,他为了笼络与集中管理突厥部落的大小酋长,使他们无法再图谋反抗唐朝,便把他们都召到都城长安,大多封给五品以上的高官,让他们长期住在长安。

从此以后,唐朝在边境少数民族地区开始普遍设置羁縻府州,一直到开元年间在靺鞨地区设立黑水都督府止,一共设立了八百五十多个羁縻府州。而相对于羁縻州来说,那些普通的州县也就被称为“正州”。

唐王朝的这些羁縻府州,从设置方式上来看,大约有以下五种:

第一种,是由唐朝政府直接下令而设置的。以这种方式设立的羁縻府州,规模比较大。我们上面所提到的贞观四年平定东突厥之后所设立的羁縻府州就属于这一种。

第二种,是由唐朝政府派使节出访而设置的。显庆三年(658年),高宗派遣使节前往西域,设置了康居都督府等羁縻府州。但是这种羁縻府州由这些使节在当地设立之后,还需要再报中央政府正式承认。

第三种,是由唐朝的军事将领在征讨中所设置的。唐朝东征百济、高丽后所设立的羁縻府州,便是这种设置方式的典型实例。显庆五年,唐朝大将苏定方将朝鲜半岛上的百济平定后,便在当地设立了五个羁縻都督府。随后,他便挟带一万多百济的王公贵族与百姓返回了唐朝本土。于是,除了由刘仁轨驻守的熊津都督府外,其他的四个都督府所管辖的地区都被新罗占据了。总章元年(668年),李勣又率兵将高丽平定,分置了九个都督府、四十二州。以上这些都属于羁縻府州。不过要提及的是,上面所提到的熊津都督府虽然名义上是羁縻府州,但是却由唐将刘仁轨把守,所以实际上熊津都督府只不过是唐朝设在百济的军事要塞,这种形式的羁縻统治是不能持续长久的。因此,在唐军退出朝鲜半岛之后,设在百济、高丽境内的羁縻府州也就废弃了。

第四种,是由边州都督府开置的。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唐将李靖率领军队越过南岭,来到桂州,派遣手下人分别去招抚一些地方上的豪族大姓,授予他们一定的官职,从而将这些人控制的领地归入了唐朝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并设置了一些正州与羁縻府州。两年之后,雟州都督府长史韦仁寿出使南宁州,在当地的蛮、夷地区也设置了七个羁縻州。这种方式设立的羁縻州,主要分布在唐朝的剑南、岭南及江南三道地区。

第五种,是由当地的少数民族酋帅自行设立的。以这种方式设立的羁縻州,数量较少,而且出现在偏远与交通不便的地区。唐高宗时,就曾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的云南白蛮酋帅王仁求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向唐朝请求,将他所控制的西洱河一带设置为二十多个羁縻州。事实说明,采用这种方式设立的羁縻州,不仅对当地的酋帅十分有利,而且也可以使唐朝不费军旅之劳,便得到一大片的领土。因此唐朝政府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都会非常爽快地答应酋帅们的要求。

以上我们列举了唐朝设立羁縻府州的几种方式,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羁縻府州所划分的级别。最高一级的羁縻府州叫做羁縻都护府,这就是在高宗显庆年间平定西突厥之后,在西突厥本国领地上所设置的濛池与昆陵两个羁縻都护府,负责管辖碎叶川以西、以东若干突厥部落及其所隶属的诸胡所设立的羁縻府州。起初这两个羁縻都护府都从属于安西都护府,后来又改属北庭都护府。一直到武则天时,这一地区被西突厥突骑施部占领,濛池与昆陵两个羁縻都护府才废掉。在羁縻都护府之下是羁縻都督府,再之下是羁縻州,最后一级为羁縻县。虽然存在着上述四种级别的羁縻区划,但是习惯上仍然总称为羁縻府州或是蕃州。

从名义上说,唐朝设立的这些羁縻府州大多隶属于边州的都督府或者都护府,在唐初贞观年间所划分的十道中,只有淮南一道没有设过羁縻府州的记录。这些羁縻府州与唐朝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是松紧不一。唐朝政府控制紧的羁縻州,有的与正州没有太大的差别,而那些控制松的羁縻州有的居然只是有一个府州名称而已。我们从下面这则故事中,可以更具体地了解这一点。当时的波斯都督府在唐朝的羁縻府中是最为边远的一个。唐高宗时,波斯国内乱,又遭大食国(阿拉伯)的侵袭,国王也被杀死,王子卑路斯只好长途跋涉来到唐朝都城长安请求救兵,于是唐朝政府便委以卑路斯唐朝波斯都督的名义,派兵护送他回国,但是由于路途遥远,卑路斯最终没有能够赶回波斯,而是中途留在了吐火罗国。龙朔元年(661年),波斯都督府便设在了疾陵城(今伊朗锡斯坦之席翼)的波斯残部内,虽然在两三年之后波斯都督府就被大食灭掉,但是其部族则一直到了玄宗开元、天宝年间,仍然遣使来贡,而该都督府的名号也一直列存在唐朝羁縻府州的名册之中。

中唐以后,羁縻府州已大量撤废或者内徙。

6.天宝十节度

唐代中期以后,为了在边境防御周边少数民族,又形成了节度使辖区(即方镇、也叫做藩镇)的设置。高宗永徽年间规定,凡边境诸州都授予都督,带使持节,用来增加他们的权力。景云二年(711年),睿宗任命凉州刺史都督贺拔延嗣担任河西节度使,正式确定了节度使的制度。此后,凡是都督带使持节者都称为节度使,不带者则不称。到了玄宗开元年间,边地已设置了八个节度使辖区,天宝年间则增加到了十个。这十个节度使分别是:

(1)安西节度使:又称四镇节度使、安西四镇节度使,镇抚西域,治龟兹(今新疆库车),统辖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镇。天宝时高仙芝、王正见、封常清等人曾先后担任过这一节度使之职。

(2)北庭节度使:防御突骑施、坚昆,治所设在北庭都护府(治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北破城子),统辖瀚海军、天山军、伊吾军。天宝时,来曜、王安见、程千里、封常清等人先后为节度使。

(3)河西节度使:断隔吐蕃、突厥,治所设在凉州(武威郡,今甘肃武威),统辖赤水军、大斗军、建康军、宁寇军、玉门军、墨离军、豆卢军、新泉军、张掖守捉、交城守捉、白亭守捉。天宝时王倕、皇甫惟明、王忠嗣、安思顺、哥舒翰等人曾先后担任这一节度使。

(4)朔方节度使:捍御突厥,治所设在灵州(灵武郡,今宁夏灵武西南),统辖经略军、丰安军、定远军、东受降城、中受降城、西受降城、安北都护府、单于都护府。天宝时王忠嗣、张齐丘、安思顺等人先后为节度使。

(5)河东节度使:与朔方节度使形成犄角之势,共同防御突厥,治所设在太原府(今山西太原西南晋源镇),统辖天兵军、大同军、横野军、岢岚军、云中守捉及忻州(定襄郡,今山西忻州)、代州(雁门郡,今山西代县)、岚州(楼烦郡,今山西岚县北)三州郡兵。天宝时田仁琬、王忠嗣、韩休琳、安禄山等人先后担任这一节度使。

(6)范阳节度使:临制奚、契丹,治所设在幽州(天宝时称范阳郡),统辖经略军、静塞军、威武军、清夷军、横海军、高阳军、唐兴军、恒阳军、北平军。裴宽、安禄山等人先后为天宝时的节度使。

(7)平卢节度使:镇抚室韦、靺鞨,治所设在营州(柳城郡,今辽宁朝阳),统辖平卢军、卢龙军、榆关守捉、安东都护府。天宝时的节度使是安禄山。

(8)陇右节度使:备御吐蕃,治所设在鄯州(西平郡,治今青海乐都),统辖临洮军、河源军、白水军、安人军、振武军、威戎军、莫门军、宁塞军、积石军、镇西军、绥和守捉、合川守捉、平夷守捉。天宝十三载又在鄯、廓、洮、河四州西境增置宁边、威胜、天成、振威(吐蕃雕窠城)、神策、金天、武宁、曜武八军。天宝时皇甫惟明、王忠嗣、哥舒翰等人先后为节度使。

(9)剑南节度使:抵抗吐蕃、安抚蛮僚,治所设在益州(蜀郡,今四川成都),统辖团结营、天宝军、平戎军、昆明军、宁远军、澄川守捉、南江军及翼州、茂州、维州、柘州、松州、当州、雅州、黎州、姚州、悉州等州郡兵。天宝时担任节度使的是章仇兼琼、郭虚己、鲜于仲通、杨国忠等人。

(10)岭南节度使(又称岭南五府经略史):绥靖夷僚,治所设在广州(南海郡,今广东广州),统辖经略军、清海军,直辖广管诸州、兼领桂、容、邕、安南四管诸州郡兵。天宝时裴敦复担任五府经略使。

当时以数州为一镇,节度使即兼统此数州。本来唐朝实行军民分治的管理方法,节度使最初只是负责辖区内的军事防御,不干预民政,但是节度使逐渐兼任按察、营田、度支等使,并将各州的州刺史置于他的统领之下,将辖区内的军、政、财、监察大权集于一身,成为了权重位高的封疆大员。又由于边疆联防的需要,常使一人兼摄数镇。安禄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时唐玄宗对这位混血的胡人宠信有加,在天宝年间,虽然安禄山已是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的节度使,但是唐玄宗还嫌不够,又让他兼任了河北道的采访使,这就开创了使道与镇合二为一的先例,使安禄山完全具备了割据一方的实力。天宝末年,安禄山正是依靠着这一有利背景而发动了对唐朝构成极大威胁的武装叛乱。又如王忠嗣,他以河西、陇右节度使的身份,兼知朔方、河东节度事,一身兼杖四节,“控制万里,天下劲兵重镇,皆在掌握”。这些节度使权倾边陲,最终导致尾大不掉之势。

7.“安史之乱”与唐疆域的收缩

唐玄宗天宝十四载(755年),安禄山指挥十五万大军,在范阳(治今北京)起兵,长驱南下,发动叛乱。安禄山死后,他的部下史思明继续与唐对抗,数年之后才被平定,史称“安史之乱”。

在唐朝倾全力对付“安史之乱”时,吐蕃趁机夺取了唐朝西部疆域的许多地方。到代宗广德元年(763年)叛乱平息时,今陇山、六盘山和黄河以西以及四川盆地以西已为吐番所有。最初河西走廊有些政区还是由唐朝的地方官员固守着,但是不久就完全陷于吐蕃。在今西南地区的云南全省、四川南部和贵州西部地区,都已为南诏所有,大渡河成了双方的界河,且西南一带的少数民族纷纷起来摆脱唐朝的统治。这样,至唐代末年,今贵州、湖北西南部、湖南西部和广西西部都已不在唐代中央政权的管辖之下了。此外,随着渤海国的兴起和扩张,唐朝东北的疆域也已退缩到今辽宁中部一带。

至宣宗大中年间,唐朝的疆域收缩情况有所变化。大中二年(848年),沙州(治所在今甘肃敦煌西南)人张义潮(799-872年)聚结汉、回纥、羌、吐谷浑等各族受尽吐蕃压迫欺凌的民众,趁吐蕃内乱发动了起义,驱逐吐蕃守将,收复了沙州。以后又收复了瓜州(治所在今甘肃安西东南)、肃州(治所在今甘肃酒泉)和甘州(治所在今甘肃张掖)。到大中五年,张义潮率领沙、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等十一州归入唐朝,他本人也被唐朝任命为归义军节度使。而在此之前的大中三年,唐朝已经收复了陇右秦原等三州七关。这样,唐朝的西部疆域恢复到了今新疆吐鲁番地区、河西走廊,和陇东、关中又连成了一片。

但由于唐朝国力日趋衰退,对边疆地区已鞭长莫及。特别是到了僖宗乾符二年(875年)黄巢起义爆发后,就更加无法控制河西地区了。因当地汉人实力有限,陇右、河西的土地又陆续被吐蕃和回纥夺去,唯有瓜、沙二州,始终为汉人所据,孤悬于唐朝疆域之外。以后曹议金曹氏政权取代了张氏政权,直到北宋时才灭于西夏。

8.藩镇割据

安史之乱爆发后,给唐朝带来了立国后前所未有过的浩劫,诗人白居易在他的名篇《长恨歌》中对此作了形象的描述:“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唐朝政府为了尽快收复失地,平息这场叛乱,不得不实行战时的紧急举措,对那些出征有功的将军和怀柔反正的降将,都授予了节度使的官职,这样本来只设在边疆的方镇,在内地各处也普遍设置起来,其中都督之权重持节者都称为节度使,主兵事而不授节者称为防御使、经略使或是团练使。大的方镇统领十多个州,小的方镇辖有两三个州。

方镇最初设立之时,是在边境地区,且地位在道以下,形成的是道——镇——州的体制,与此相对应的职官层次则是采访使——节度使——刺史。但是,安禄山发动叛乱后,采访使已无法再统辖方镇,因此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为此,肃宗乾元元年(758年),将开元以来的十五道罢黜,改采访使为各镇观察处置使。从此以后,有的以节度使兼任观察使,有的以观察使兼任防御使、经略使。这样,本来采访使道与节度使方镇属于两种不同的区划,至此合二为一了。名为一道而又已经不仅仅是监察区域,称为一镇而又已经不仅仅是军政区域,于是道(方镇)成为了统辖州县以上的一级政区。隋初以来的州(郡)县二级制的行政区划,变成了道(方镇)——州(府)——县三级制。据史书记载,唐末所设立的方镇数量,在四五十个之间波动,除去首都京兆府和附近几个州及陪都河南府之外,其余的府州全都被方镇占据。这些节度使们拥有重兵,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相互勾结、抗命朝廷,形成割据一方的局面。他们的这些行为与古代的诸侯非常相似,因此当时的人就把方镇又叫做藩镇。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藩镇割据”。

对于这些藩镇,中央政府对他们所采取的态度随地域变化而有所不同。对于分布在今天陕西、四川和江淮以南的藩镇,由于是国家财赋的重地,因此采取了严密控制的方法,一旦发现某些节度使有与朝廷对抗的苗头,便将他们迅速诛灭。代宗时,山南东道(辖境相当于今天重庆涪陵、万州、陕西洋县一线以东)节度使来瑱,在当地专断横行,无视朝廷,结果代宗利用一位宦官谮陷来瑱之机,将他谪贬赐死。另有一位周智光,时任同华节度使(辖境相当于今天的陕西华县与大荔一带),他自以为具有一定实力,可以与中央政府对抗,因此,出言极为猖狂。他叫嚣道,如果他在睡觉时把腿一伸,就可以在顷刻之间把都城长安踏平。对于这样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唐政府便果断地命令大将郭子仪率领军队前去讨伐,将周智光一举消灭。

然而,对于河朔诸镇,代宗执政时的唐政府则采取了姑息迁就的策略。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朝政府无力彻底消灭安禄山与史思明旧部的残存势力,为了安抚他们,便授给他们各自节度使称号,分别统领河朔诸镇。这些节度使是:卢龙(又称幽州或范阳)节度使李怀仙,统辖今河北东北部;成德(又称镇冀或恒冀)节度使李宝臣,统辖今河北中部;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统辖今河北南部、山东北部;相卫节度使薛蒿,统辖今河北西南部及山东、河南各一部。其后田承嗣将相卫吞并,则成为三镇,也就是所谓的河朔三镇。这三镇的节度使名义上虽然服从朝命,实际上割据一方,他们不仅在自己的辖区内自置官吏,而且还不向朝廷交纳赋税。在今天的山东、河南、湖北、山西一带,也有类似河朔三镇的势力存在。面对这些藩镇内发生的情况,唐朝中央政府无力干预,只得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办法,听凭他们的所作所为,以求得暂时的安定。

德宗继位后,由于采纳了杨炎的建议进行赋税制度的改革,推行两税法,增加了政府的财赋收入,因此决定进行削藩。没想到,这一政策不仅引发了河朔诸镇联兵对抗朝廷,各自称王,而且还使得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与泾原节度使朱沘趁势发动叛乱,给朝廷带来很大的威胁。最后,虽然德宗经过努力,采取以藩制藩的方法,控制住了局面,杀死了李、朱二人,也使得河朔诸镇的节度使去掉了王号,但是他也不得不就此放弃了削藩的主张。经过这场朝廷与藩镇之间的较量,河朔诸镇的节度使们更加飞扬跋扈、肆无忌惮了。

到了宪宗时,实行两税法的成效已经凸显出来,中央政府的财政大为改观,并有能力培养一支比较精锐的神策军,于是宪宗采取先弱后强、各个击破的方针,开始削藩。唐军在裴度与李愬的指挥下,取得了与藩镇作战的大胜利。尤其是平定实力强大的淮西节度使之后,在诸镇节度使中产生强烈影响,纷纷表示归附唐朝中央政府。宪宗也因此被称为“中兴之主”。

然而好景不长,这一中兴时期十分短暂,在唐宪宗本人被宦官鸩杀之后,即宣告结束了。在藩镇的根基并未彻底铲除的情况下,穆宗即位后所实行的裁减兵员以节省政府支出的政策,就如同一根导火索,招致了河朔诸镇的再次叛乱。当时朝廷派往成德与卢龙的节度使,也被叛军谋杀或者拘禁,已经病入膏肓的唐朝中央政府只好再一次承认现实,让河朔诸镇自行其是。从此藩镇割据愈演愈烈,诸镇兵变,杀帅易主,也成了家常便饭,这种情况一直伴随着唐朝走向灭亡。

9.五代十国的纷争

由于唐朝末年政府的财赋主要来自江淮、关东地区,使当地人民不堪重负,最终引发了对政府的反抗。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年),王仙芝领导的农民起义在今天的山东省境内爆发,黄巢率领数千人随后响应。在王仙芝兵败被杀之后,黄巢独自一人扛起了反抗唐王朝统治的义军大旗,成为了起义军的最高统帅。唐朝虽然调集各镇士兵围剿,但实际上指挥并不统一,许多节度使反而借机扩充自己的实力。广明元年(880年),黄巢率领起义军攻占都城长安,僖宗被迫逃往成都。后来起义军虽然被唐朝招来的沙陀兵击败,没能推翻唐朝的统治,但却使唐朝中央政权土崩瓦解、名存实亡了。这时在全国又出现了许多新的割据势力,打破了原有藩镇格局的平衡,因此在他们之间时常发生争斗与相互兼并的情况。当时,在北方诸镇中,势力强盛者,无过于割据汴州(今河南开封)、滑州(今河南滑县东)的朱温与割据太原、上党(今山西长治)的李克用。在这两大藩镇的争霸中,朱温最终夺得了先机。

天祐四年(907年),朱温将唐哀帝废掉,自己称帝,改国号为梁,史称后梁。历史进入了分裂动荡的五代十国时期。

所谓五代,是指中国北方先后出现的五个王朝:梁、唐、晋、汉、周。为了与先前已有的同名王朝相区别,历史上就称为后梁(907一923年)、后唐(923-936年)、后晋(936-947年)、后汉(947-950年)、后周(951-960年)。根据史书记载,在五代存在的五十三年中,先后走马灯似地一共更换了十四个皇帝。五代都在今天的华北地区建国,除后唐定都洛阳之外,其余都在汴京(今河南开封)定都。

另外,从唐末开始,江南、岭南、剑南以及河东等道都被一些藩镇的节度使占据。他们有的占领数州,有的据有一道,并称帝称王,先后存在十个割据政权,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十国。这十国是:吴(892-937年)、(南)唐(937-975年)、吴越(893-978年)、楚(896-951年)、闽(897-945年)、(南)汉(905-971年)、荆南(南平)(907-963年)、(前)蜀(891-25年)、(后)蜀(925-965年)、(北)汉(951-979年)。前九个政权都建立在长江以南,最后一个政权则建立在今天的山西境内。

五代十国的出现,是唐朝后期藩镇割据进一步发展的结果,它们的政区也自然沿袭唐朝末年形成的道——州(府)——县三级制。

当时的后梁,势力所及仅故唐的关内、河南、河东、河北、山西、淮南六道,并且多不是全土,相当于今天的河南、山东和陕西、湖北的大部及安徽、江苏、河北、山西、甘肃、宁夏的一部分,是五代之中疆土最小的一朝,用清人顾祖禹在其《读史方舆纪要》中所做的概括就是:“西至泾、渭,南逾江、汉,北据河,东滨海。”在上述六道之下,共辖有七十八州。

在923年,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灭掉后梁建立了唐(后唐)。后唐不但完全占据了后梁的领域,而且还在庄宗时先并岐,后又进军剑南,灭前蜀,得到汉中和两川之地,地域范围在五代之中居于首位。孟知祥据蜀,建立后蜀政权后,后唐还领一百二十三个州,有故唐的关内、河东、河北、山南、陇右、剑南、江南、河南、淮南等九道,相当于今天的河南、山东、山西、河北、北京、天津等省市和陕西大部,宁夏、甘肃各一部分。

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借助契丹的兵力,趁着后唐的混乱,于936年灭后唐,建立了晋(后晋)。石敬瑭当上皇帝以后,为了报答契丹对他的帮助,便将大致相当于今天北京与山西大同为中心,东到河北遵化,北至长城,西界山西神池,南到天津、河北河间、保定以及山西繁峙、宁武一线以北范围内的幽、蓟、涿、檀、顺、瀛、莫、蔚、朔、云、应、儒、新、妫、武、寰等十六州割给了当时的契丹主耶律德光。北宋末年以后,这十六州又被称为燕云十六州。

自从石敬瑭割让了幽、蓟等十六州之后,便使得后晋在北方地区无险可守,给契丹、女真等少数民族入侵中原,提供了便利条件。就连在割让十六州过程中为石敬瑭卖力颇多的桑维翰,在事后也不得不承认,契丹军队都是骑兵,利在坦途,中原步兵,利在隘险。在割让十六州以后,燕蓟以南,便是地平如砥的千里平原,在这样的地带,步兵与骑兵谁更有利,不用比较便可以知道了。果然,后晋最终不免亡于契丹之手。除去幽蓟十六州,后晋的疆域与后唐大致相同,有州一百零九个。

契丹人灭后晋以后,947年,原后晋的河东节度使刘知远,趁契丹军队在中原人民的奋勇抗击下准备北逃之时,在太原称帝,定国号为汉(后汉)。后汉据有后唐的故地,只是西部的秦、凤、成、阶四州落入了当时存在的后蜀政权手中。

后汉朝廷内部争夺权利的斗争十分激烈。951年,时任邺都留守的郭威,凭借军事实力,受后汉禅让,即皇帝位,建立了周(后周)政权。当时后周所占据的疆土,除了今天的山西北部被北汉政权占有外,大体与后汉相同。954年,郭威的养子柴荣继位后,怀着“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的鸿鹄之志,一方面着手厉行改革,一方面开始进行统一的战争。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取得了颇为显著的效果。显德二年(955年),世宗柴荣遣将西征,夺取了后蜀的秦、凤、成、阶四州,使后蜀不敢再轻举妄动。此后,周兵又进行南征,将南唐长江以北的十四州、六十四县的地方尽归己有。显德六年,世宗又在北伐过程中收复了契丹所占据的幽蓟十六州中的瀛(今河北河间)、莫(今河北任邱)二州以及易(河北易县)州和益津、瓦桥、淤口三关之地。后周末年,共有一百一十八个州。

以上是五代疆域政区的情况,下面再来看看十国。

唐末,杨行密取得淮南节度使的位子,占据了扬州。天复二年(902年),昭宗封他为吴王,辖区有与今天的江苏、安徽、江西和湖北的一部分相当的扬、楚等三十州,淮南、宁国等五节度。

927年,杨行密的第四个儿子杨溥称帝。十年之后,徐知诰废杨溥,灭吴,建国号唐,建都金陵(今江苏南京),史称南唐。不久,改名李昪,自称唐宗室后裔。其领域“东暨衢、婺,南及五岭,西至湖湘,北据长淮,凡三十余州,广袤数千里”,大体与今天的江苏、安徽淮河以南和福建、江西、湖南及湖北东部的区域相当,在当时的南方诸国之中,没有比它更为强盛的了。958年,后周南征,南唐尽失长江以北之地,北部与后周以长江为界。975年南唐被宋兵所灭时,有十九个州、一百零八个县。

钱镠在唐末占据两浙地区,自己兼任镇海、镇东两节度使,坐镇杭州。天复二年,唐封他为越王。两年之后,又改封为吴王。后梁建国后,钱镠称臣,被封为吴越王。于是,钱缪将他所控制的辖区划小,分给他的几个儿子做节度使。不过,吴越的领地较小,在国力极盛时也不过才有与今天的浙江与江苏南部区域相当的十三个州,并同时把这十三州置于七个节度使统领之下。978年,吴越降于宋。

唐朝末年,武安军节度使马殷占据潭(今湖南长沙)、衡(今湖南衡阳)诸州。907年,后梁封马殷为楚王。楚国势力强盛时,辖有二十余州,相当于今天的湖南全省、广西大部及贵州、广东的一部分地区。951年为南唐所灭。

王潮、王审知兄弟在唐末占有闽岭五州(相当于今福建全省)之地。892年,唐朝政府封王潮为福建观察使,王审知为副使。四年之后,随着福建升为威武军,又任命王潮为节度使。王潮死后,王审知继其任。909年,王审知又接受了后梁政权封给他的闽王称号。933年,其子王璘称帝。后朝中发生内讧,945年闽为南唐所灭。

唐末,岭南节度使刘隐向后梁称臣,被封为南海王,取得了独霸岭南(相当于今天的广东与广西)的合法地位。他死之后,其弟刘岩继位。917年,刘岩在广州称帝,定国号为汉,史称南汉。971年,宋灭南汉时,得六十州、二百一十四个县。

907年,后梁大将高季兴当上了荆南节度使,驻守江陵。后被封为勃海郡王,后唐又改封为南平王,史称荆南或南平。由于南平地处四战之地,因此在十国之中,南平辖境最小,起初只有荆州一州,后来虽然又领有峡、归二州,但也一共才三州十七县之地,与今天的湖北江陵、公安一带大体相当。963年,宋军兵不血刃便将南平这一弹丸之地夺取了。

891年,王建夺取了剑南西川,之后又攻取了东川。907年,唐朝灭亡,王建在成都称帝,国号蜀,史称前蜀。前蜀辖有东、西二川和山南西道六十四州、二百四十九县之地,并置有十个节度使,范围大体相当于今天的四川和陕西南部、甘肃东南部、湖北西部。吴亡之后,在九国之中,疆土面积仅次于南唐。

925年,后唐庄宗派郭崇韬等人率兵攻灭前蜀。934年,被后唐封为蜀王的孟知祥在成都称帝,也以蜀为国号,史称后蜀。后蜀的辖区范围与前蜀大致相同。孟知祥死后,其子孟昶继位,正逢中原多事之秋,先是有石敬瑭夺得后唐皇位、建立晋(后晋)之后,将幽、蓟十六州割给契丹,后来又有契丹军队南下中原,激起人民的反抗,于是后蜀趁机夺取了秦、凤、成、阶四州,使领域扩展到了极盛。965年后蜀为宋所灭时,有四十六个州、一百九十八个县。

十国之中唯一在北方的是北汉。951年,后周建立后,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刘崇据有河东,在辽(契丹在947年之后称辽)的扶植下,于今天的山西太原称帝,仍然定国号为汉,史称北汉。北汉的领域很小,仅有并、汾、忻等十二州之地,还没有唐的河东道大,大体与今天的山西北部和陕西、河北的一部分地方相当。国力之弱,不需多言。尽管如此,北汉依然设置了不少的节度使,这样就使得这些节度使们每月只能享受三十缗的俸禄。979年被宋所灭。

此外,在五代十国时期,还有先已存在于东北地区的渤海国,新兴于北方的契丹(辽),西南边境的南诏(后称大理)、吐蕃,西北边地的高昌等,也同时并立,并且互相攻伐。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或者相关专家观点,本站发表仅供历史爱好者学习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bjwh/lstj/24956.html

  • 手机访问

站点声明:

历史学习笔记,本站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

Copyright © http://www.historyho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20055648号 网站地图